医院里的特需服务

最近可能是工作太累,加上性生活过频,导致有点ED,正好趁着十一放假,来到某市生殖健康中心医院,想好好检查一下。
十一放假前一天,我来到医院,进入医院大门,门口站着两位漂亮的女,我本来还有点忧郁,一个用甜美的声音对我说:「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我说:「我想看ED。」
「性功能障碍吗?」
「请填上姓名,随我来。」
她递给我一个病历本。我填上姓名后,跟着她来到三楼的,男科诊室。诊室里面有个男医生,和两名年轻的女。我本来想男科都是男医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女,如果当着这些小姑娘的面,谈性方面的问题,还真是不太好意思。
我有点迟疑地走进诊室,那位男医生姓黄,送我来的那个叫他,黄主任,他看见我便热情地叫我坐下,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看了看旁边的两个女,两个人个头都不高,一个瘦瘦的,长的蛮漂亮地,另一个稍微有点胖,脸上总带着微笑,感觉也很舒服。我鼓足勇气,说:
「最近性生活的时候感觉时间短,而且的硬度不够。」「你结婚了吗?」黄医生问到。
我说:「结婚了,孩子都一岁了。」。
「这种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他接着问。
「大概2个多月了。」
「检查一下吧,做个前列腺彩超,再看一下血流,取个前列腺液化验一下。」于是他给我开了票,让我去交款,说:「交款回来先取前列腺液。」那个胖陪我去交款,我在路上问她,取前列腺液不痛吧,她笑笑说:
「不痛,你不用紧张。」
她的笑真的很可爱,让我的紧张解除了许多,其实以前曾经看过一些报道,说取前列腺液挺痛苦的。
交完款回到诊室,黄主任让我进里屋,我还是有点紧张的,发现屋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于是把预先准备的200元塞进他的衣服里,「麻烦您帮我好好看看,我听说取前列腺液挺痛的。」他看了看我,说:「放心吧,小伙子,经过治疗你一定会满意的。」然后他让我把裤子都脱掉,然后双手扶在床上,把双腿劈开。我看他,带上一个胶皮手套,然后一个手指在一个小瓶里沾了一下,(以前听说过,是石蜡)。
然后对我说,别紧张,要出来的时候告诉我。他把手指从我的里伸了进去,感觉他在里面乱扣,MD光个给个老男人扣,真不舒服。
以前看过一些文章说,前列腺会很舒服,其实他们的都是狗屁,一点也不舒服,有点痛,「有一种东西要出来了。」我喊到,他说:「再等一下。」「流出来了!」他把手拿了出来,用一个小玻璃片沾了沾我上的液体,说:「拿到四楼去化验吧,顺便把彩超做了,我在这等你。」我提上裤子,拿着玻璃片,刚走出来,外面那个胖就说:「我送你去吧。」她看了看我手中的小玻璃片,微微一笑。我想她一定是在偷乐,我跟在她后面走,看着她扭动着的,忽然有一种冲动,真想上去顶她两下。
到了四楼,送了化验,我又随她来到彩超室,里面是两个年轻的女医生,都蛮漂亮的,高窕的身材。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么多人在这里能治疗好疾病,原来有这么多美女,哪能不激发性欲呀。其中一个女医生叫我躺下,把裤子脱到膝下。她在我的小腹上涂了许多黏液似的东西,然后那个探头在上面滑动,边动边问我:「怎么了?」我说:「医生让我检查一下前列腺。」
她说:「为什么要检查,有什么异常反映吗?」「非让我说我吗,才要来检查前列腺吗?」我心里骂道。我说:「最近性生活不是很好,您帮我好好检查检查好吗?」她还真认真,搞了好长时间,然后说:「应该没什么事,好了,可以起来了。」我刚要起来,旁边那个一直在做记录的女医生突然大叫起来:「别动,还要检查血流。」我又躺好,那个医生一只手把住我的,另一手用探头在我上滑动。
我是第一次被我老婆之外的女人握住,心想,这下可不「纯洁了」。
她力度很轻,但是我的已经开始稍微有点反应了,看着,这样的一个美女,拿着我的,感觉很刺激,慢慢地勃起了,她发现了我的变化,脸上泛起了微红,我在想,她们每天都不知道接触了多少的女人,也会害羞,心里越发地喜欢她了。她微笑地说:「血流没问题。」旁边那个女医生又说话了,她笑着说:「都这么硬了,能有问题吗,呵呵。」给我做检查的女医生冲她笑了笑,回过头看了看我已经勃起的,说:
「总这样充血不好,还是平静一下,起来吧。」我躺了一小会,穿上裤子,起来问她:「我没什么毛病把?」她把检查结果单给我,说:「一定是你性生活过频了,搞的不行了,以后多注意点吧。」我说了声谢谢,出了门,取了前列腺液化验结果下楼去见黄主任。
黄主任看过检查报告和化验单,对我说:「小伙子,有点前列腺炎,可能和你的生活不规律,着凉……有关系。进行一段治疗,你会得到很好的效果的。」我问:「怎么治疗。」他说:「抗炎,短波治疗前列腺炎,再进行性功能恢复治疗,不用太长时间,你就会得到很好的效果的。」我说:「只要能治疗好,那就治吧。」
他给我开了单子,我一交款,才知道上了贼船了,一个短波就要400块,一个性功能康复治疗100块,还有一个特需服务300块,我还搞不懂这些名目到底是什么项目,一个一个看着来吧,自己心里嘀咕着。
我被带到一个理疗室,里面一个男的助理医生,见我进来,让我躺在一个仪器上,让我把裤子脱掉,身上手机,卡什么的金属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一边,说仪器有磁性。他把仪器调整好位置,正对着我的前列腺,然后说开始了。
我感觉到稍微有一点热,但是很舒服。心里想,这个还挺舒服,400块睡一觉,虽然有点贵,也行了。就这样,我小憩了大概一个小时,那个医生叫醒我,说完事了。
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刚走出门,迎面来了位女,对我说:「找你好长时间了,快来,该做性功能康复治疗了。」我端详了一下面前的这位女,1米6的个头,身材苗条,瓜子脸,大眼睛,皮肤白皙,很标志的一个美女。
我说:「在哪做?」
她说:「跟我走吧。」
于是我跟在她后面,她的身材真的很好,粉红色,得体的服,衬托出她优美的曲线身型。此时的我的开始又有点感觉了。我们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小屋,里面没人,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对面是一个仪器,上面还有个电视。她在椅子上铺了一个一次性布,然后让我脱了裤子坐下。
我面对这样的美女,还真不好意思脱裤子,她看了看我,笑了一下,说:
「还不好意思呀!」
我说:「哦,没有。」
我把裤子脱了一点,她看了看,说:「不行,要都脱掉,这天又不冷,你还怕冷呀。」我只好把裤子都脱掉,然后坐下。她在我的足底和肚皮上放了几个电极,说是穴位,然后她拿了一个塑料做的大的套桶,直径大概5,6厘米。然后插上进水管,和出水管,一手拿起我的,熟练地吧包皮褪下来,说:「你的包皮稍微有点长,应该做手术。」然后把套桶套在我的上,让手按住套桶。开始放水,水差不多灌满套捅了,她按动按钮,套桶里的水开始有规律的运动起来,并且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的,一下,一下地抻拉,不一会我的就完全勃起了。
她把对面的电视打开,里面开始播放一些性教育节目,好多都是以前在网上下载的那些姿势教学节目,里面男女主角模拟各种姿势和,让我的觉越来越强烈。
「天哪,难道这就是性功能康复治疗,太爽了!」忽然我想起,我还有一个300块的特需服务,现在真想马上知道那会是什么。那个美女,一直看着我,感觉她看到我勃起硕大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我看她的名牌上写着刘丽,我说:「刘,我能叫你小丽吗?」她看看我,微微一笑,「有事吗?」我说:「我想请教一下,我的单子上还有个特需服务,是什么呀?」她愣了一下,感觉好象有点惊讶:「哦,我还没注意呀!」她拿起单子,然后说:「呵呵,你不提醒,我还真没注意,主任还对你真好呀。」我感到很迷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
她笑了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打开了话题,之后我们开始闲聊起来,我索性给她讲了几个身边同事的笑话,她听后笑了很长一阵,说我很幽默,她问我结婚了吗,我说结了,还有小孩了,突然感觉她眼里好象有点失望。
半个小时之后,性功能康复治疗结束了,虽然一直勃起,但是力度适中,所以没有想射的感觉。小丽帮我把仪器挪开,用纸巾把我的擦干净。然后对我说:「稍等我一下。」我说:「好。」
她走到门口,竟然把门给锁上了,我想,她想干什么,干吗还要锁门。
她转过身,面对着我,对我说:「你躺下吧,现在开始特需服务。」我躺在床上,她用手开始抚摩我的,一边说:「主任对你真好,现在很少人能有这种待遇了,这种特需服务,是治疗对男性性降低的,我刚才看你那么快就勃起了,应该不是性欲低吧。」我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呀。」
她继续说:「对于性欲低的男性,最好的治疗就是异性的直接刺激。这种治疗方法,在现在还不能完全公开,所以就称为特虚服务,当然,你要把这种治疗方式和社会上那种不正当的易区分开。」我急忙说:「当然,当然,你们是正规医院嘛。」她继续熟练地套弄着我的,经过刚才的性功能康复治疗仪的磨练,我现在的不但坚挺,而且不管她怎样套弄,我一点想射的感觉都没有,充分享受她温柔的小手带来的。
大概套弄了10多分钟,她两个手都换来换去好几个回合了,感觉她有点累了,她笑着说:「你这么强,还来看什么性功能障碍呀,来骗人的吧。」我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见到你这样的美女忽然就这么行了。」她说:「要不换个方式吧,这样会累死我的。」我说:「怎么办?」她低着头,对我说:「我看你这人挺好的,今天就破例一次,你别对别人说就行,你要发誓。」我说:「当然不会了,怎么了?好好,我发誓。」她转过头去,开始把她粉红色的服脱去,我在想,今天不会我这么幸运吧,这么一个美女竟然对我这样,我简直是在做梦。
她脱的只剩下文胸和,她的内衣很漂亮,黑色带雷斯花边。她爬,坐在我的小腹上,开始从头开始抚摩我的全身,我瞪大眼睛盯着她那双上下飘动的MM,她看着我,不好意思地说:「看什么看,还看不够呀,闭上眼睛。」这样的美景,打死我也不闭呀。我冲她不怀好意地笑着,「谁让你这么漂亮呢。」她纤细的小手,划过我的前胸,慢慢向下移动着,她稍微向后挪动了一下坐资,刚好她的会阴部顶在我的JJ上,我轻轻发出「澳」的一声。
「弄疼你了?谁让你一直这样挺的,呵呵。」
我说:「没事,挺舒服的。」
「是吗,那你可别再出声了,一会让外面人听到可坏了。」我双手抚着她的双腿,轻轻地向上移动,「可以吗?」我问到。
「别太过分呀!」她调皮地一笑。
我胆子大起来了,开始抚摩她的腰,一只手向上移动,直捣她美丽的双峰,手慢慢伸进她的内衣里,手指轻轻拨动她的乳头,另一直手向下抚摩她的臀部,她的皮肤像孩童般的嫩滑。抚摩乳头的手开始加重了力度,我用两个手指夹住乳头,向外抻拉。
她从颈部开始向上起了潮红,臀部也开始扭动,不时的摩擦着我的JJ。我开始将整个手都覆盖住她的乳房,揉搓着,另一只手伸进里面,用两个手指开始揉搓着她的和。她微闭着眼睛,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扭动也越来越快,在这种情况下,感觉自己又恢复了男人的本性,我的病好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