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灵洞房花烛


「送入洞房……」

伴着这一声吆喝,林灵被婆子挽着送入了房间。

进入屋裏后,她放下那个黑色灵牌,这才直起腰轻舒了口气。小丫头巧儿看
着新娘子娇俏的模样,眼都有些直了。

早前就听说大公子娶的媳妇漂亮,是这一片最美的小娘子。哪怕家裏穷困,
但是秀才爹把她教导的好,几个哥哥也一直宠护着她。

若不是秀才家出了事,怎麽会把这好好的娇娘子,就这般轻易许给了逝去的
大公子。

巧儿瞅一眼灵牌,想到那位风流倜傥的大公子,也是黯然了几分。说来,这
般美丽动人的小娘子,和大公子相比,也只是堪堪能匹配而已。但,谁叫大公子
出海后再没回来,那一船的人,个个儿都沈了海。

老爷夫人顾念大公子挣这家业不易,又年轻逝去,就想要爲他留一房后嗣,
做主娶了秀才家的小娘子,以后再过继兄弟们的侄儿,长房这一房便不算断了根


「大少奶奶乏了就早些睡,若是有需要,可以唤奴婢进来侍候。」巧儿看新
娘子略疲劳,便也笑着退出。

林灵挥手,再度打了个哈欠,半夜就被折腾起来,这会儿她是真的困乏的很


然而,就算是困她也不想入睡。

把门掩上,确定不会有人后,林灵看着这屋裏,也就稍安了一点。

「今夜,不会再有那种古怪的梦境罢……」

她捂脸,一想到梦裏面的那些场景,她擡手揉了揉鼓胀的乳儿。

虽然今年才十三岁,但是乳房却发育的极好。

走出去,就没有人说她才十三,反倒说她十五的居多。

事实上,这乳房能发育到这般地步,也不是没有缘故。

从来了初葵后,她就夜夜都会被一个男人揉搓,要麽,就是舔吮下面。

每一次梦中,都被男人刺激的欲罢不能,可她还无法说出来。毕竟,醒来虽
然记忆犹新,但一切都只是梦境而已。

这般思考着,她强自撑着不想睡觉,但最终,还是入了梦乡。

雾成片成片的袭来,包围着全身,在这一片浓雾中,她就象是无根的浮萍。

「唔……」只略动了动,林灵就觉得胸胀鼓的烦人。

「小灵儿……」男人醇厚悦耳的嗓音响起,光是听着这声音,她就并紧了腿
。眼儿努力张开,想要看清楚男人。但是,如往常一样,只能看见男人的身形,
看不清面庞。

不过就算看不清,她却坚信,这人长的极美,身材也是极好。

玉竹似的手轻轻捧着她下巴,摩挲了两下,微凉的刺感让她扭了扭,「官人
……」

「小灵儿,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所以说今儿要怎麽办呢?」

「要,要……要弄了麽……」林灵惊到不行,她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因
爲官人说过,他会正经的娶她,让她当他的新娘子。

「可是,我嫁的……是罗大公子啊……」

男人叨着她耳垂低沈地笑。「嗯,罗大公子,他……有官人我大麽……」男
人说话间,擡起她手往他撑起的欲根放。

那儿鼓胀起长长大大的一逢,这般一碰,欲根还跟着跳了跳,隔着衣服,都
能感觉到它逢勃的杀气。

心房跟着这杀气收缩,焦灼,却又莫名有有些渴望。

男人不缓不急剥着她的衣服,揉着她发育极好的乳儿。

「嗯,这两年爷的调教到是没有白费,这儿是越来越大了呢。」

十三岁的小姑娘,正常来说,这乳儿再怎麽大,也不至于说大到捏不住。偏
偏,男人一只手就是捏不过来,他双手捧着它,张嘴咬那颤颤的乳尖儿。

「哦呀……」温暖入喉,又烫又刺激,她头皮一炸,并紧了腿。

林灵下意识挟着玉户,可是,还是因爲男人的揉搓,难受的头颅后仰,檀嘴
儿艰难吐气,一时间,被男人又吮又揉弄的吟喘不绝。

「这乳儿好是好,可惜还没沁乳。」说话间,男人张嘴,再一次咬着乳嘴儿
。往外一扯。

「啊呀……痛……胀……」林灵哆嗦着腿儿,伸手想推开他,但是,男人却
欺身半压在她身上。

精赤的身躯半俯在她身上,欲根在花户外狠狠撞击,摩擦。

伴着男人粗浊的吮吸,手也越揉越重,但是,偏偏左边的乳房,他却怎麽也
不动它。

林灵难捱极了,她啊啊呻叫着,腿儿越蹬越剧烈,那细腰儿,款摆颤抖的一
个劲往男人身上贴。

「官人……官人……」

似是无底的深渊,明知道不应该沈沦,但是,在他靠近时,又莫名的想
要得到。

一时间,她声都无法再控制。男人撞击过来,她就啊哦一声,又退后,
在男人的欲根再一次撞向花壶时,痛的她呼呼直喘,却又在他下一瞬间离开时,
赶紧黏糊上来。

不一会儿,小衣就被香汁淋湿,「官人,左边……左边……」

「左边怎的了?」男人把乳嘴儿往外扯,扯的有点长,有些痛,她啊呀再惊
呼出声。自己擡手委屈揉了揉尖儿,「胀……吃吃可好……」

男人邪肆地笑,就一边舔着乳晕儿,看它们起了小梅花,一边睇着她,促狭
之意不要太明显。

林灵急的,鼓气,擡手就自己揉了两把。但是她力气小,就算把乳肉握的变
了形,还是无法让自己满足。平时官人揉的可舒服,可解气了。今天怎麽就这麽
空虚,难捱呢。

「官人,要吸……吸奶奶嘛……」

这一撒娇,男人咬住乳嘴的力道不受控制,暗自骂了一声小妖精。

擡手就罩住了乳尖儿。

「哦呀,好舒服啊……还是……官人揉的好。」

「小蕩娃,你也不能偷懒。」把欲根往她手心用力戳了戳,小姑娘逮住,那
话儿再胀了一圈。看着龙眼吐出欲淫,她咕噜一声,下面跟着流出一滩淫液。

「官人……好大啊。」

看着她直勾勾的羞红的脸儿,男人得瑟抽送起来。「一会儿把它吃进去,就
知道它不光是大,还能让小灵儿欲仙欲死……」


想到这东西曾经半送入阴穴中,那撑开时的欲仙欲死,还有不可言说的颤栗
感,林灵又是期待又是羞。这般纯情却不做僞的小丫头,看的男人好心情地俯身
,再一次深吻她。

「小灵儿,用力呵,哥哥……嗯呀,喜欢呢。」

男人咋然的喘息从耳廓传来,就仿似一道电流一样,林灵握着欲根的手加了
力度。攥紧,再松开,如此反複,却让男人闭目陶醉,不断往前抽送。

他沿着林灵的腿往上,吻到半胖的小馒头处,轻轻咬了咬,留下一道齿印,
却勾得林灵啊啊呀呀娇喘不息。

手在她皮肤上推拿,揉搓,吻到她小肚子上,时不时的,还轻轻吻她一个。

直到,他双手揉搓在巨乳上。

看着那纯真的童顔,却被自己揉搓的染上了,男人眸色愈暗,擡起她一
条腿,一边舔吻,一边用欲根在花户外磨蹭。

林灵以爲就跟以前一样,只是在外面撑几撑,钻几下让自己舒服了就完事。

但是——

她没看见,男人眸色一沈,划过一丝浅浅的疼惜,身体往下一沈。

快準狠地用刺穿了她那一层膜。

「呜……不……不要……」

膜破裂的那一瞬间,林灵觉得自己被撕裂成了两瓣,她痉挛着推拒,大
哭骂他是个骗子。

男人吻住她唇,不断揉搓乳儿。

一浪一浪推着,刮擦着。

下面也被他揉个不停。几番下来,等到男人抽送的时候,林灵地得了妙
味儿。

好象,只有最初咋刺进去时有点疼。这后面,并不疼,反而觉得自己下面那
嘴儿,怎麽就这麽神奇,被撑开,还能迎接那麽粗实的呢。

她嚼着泪儿的眼睛好奇看着蒸腾的男人,瞧着他的频率越抽越快,只觉
得新奇的很。

被她这般纯真的眼儿盯着,男人好气又好笑,狠狠抓她乳儿,再擡臀往裏狠
沖。

「呀……」

这一沖击,乳儿跟着晃蕩起来,她脸上呈现惊讶的表情,这般癡样,取悦的
男人一只手掐着她腰,一一边全力发狠猛撞起来。

「呀……哦……不……不要呀……官人……好猛……」

明明是求饶的话,可听的男人却更加骁勇。

架住她腿,半跪在榻前,男人上身前倾,下面的却是狠狠送入,再全力
退出。

每一次都操的女人乳房晃蕩,男人却是越操越狠。

看着她娇媚,发浪,只恨不得把她弄的一直哭着,求着。

林灵觉得,这是梦,肯定是梦啊,所以她叫的无所畏惧。

每一次进来,都能察觉到它虬结的青筋刮擦嫩肉,再摩擦着又全力退出
,狠狠操入。每一次,都弄的她想哭,想退缩,偏偏,那身子骨儿又弱的跟水一
样,在他抽出时,想要得到更多,想要操的更深。

于是就成了,一退出来,她就跟着贴上去。在他操进来后,又流着泪啊
啊叫着往后退缩。

如此反複,却弄的男人更狠更兇悍。

他大刀阔斧地操干着,揪着她头发,俩人很快就操到了床边。

男人把她腿往床榻趴着,还是穴儿裏,便站到了地面站起了身体,就掐
着她腰狠狠鞭挞起来。

小肉臀浑圆有肉,男人每一次撞击,就仿若撞在肉球儿上。

她每次都会被操的惊呼一声往前沖。但是,男人却扯着她头发,不容她往前
闪躲他粗长的。

如此几下,林灵就觉得自己被操的全身哆嗦,那小腹儿,就跟有子在捅
似的。

「不……不要……」

她满脸是泪,一脸惊恐地尖叫着往前趴。但是,男人却更用力地喘息着,狠
狠用鞭挞她,揉搓她。

快感一点点的凝聚。

林灵受不住,她疯狂扭摆身体,不断求饶。

「官人……求你,不要操了,操坏了……呜,坏了嘛……」

哭的伤心的她,其实早就分不清是快感还是什麽,她只觉得眼前金星飞舞,
下面无意识地张开腿,容纳男人更快更猛的撞击。

而男人,就挺着那粗长肿大的,啪啪啪啪……没有丁点章程的乱撞,乱
入。

「哦……呀……」

「官人……官人……」

林灵觉得,这一刻的自己是被操干死了的。

那种疯狂凝聚在体内的快感,那种不由自己的爽快,令她啊啊叫着,一直揉
搓着乳儿,跪着,嚷着,抽搐着直接达到了第一次点。

水哗哗地外喷。

男人血红着眼,突然擡手狠狠拍打她花户。

「唔……不……疼……」

微疼,加着那种还没退去的后韵,林灵再一次哆嗦着挟紧了花户。

男人骂了一声妖精,再一次咬牙狠狠抽送起来。

一股又一股的阴精喷吐出来,那跳动烫的林灵身体哆嗦,跟着往后贴近了一
些,以容纳男人更多的阴物。

冷的?男人怎麽会是冷的?

体内。那种阴冷的沖唰感觉如此强烈,毕竟,刚才摩擦的早就
烫的不行。可此时,男人射出来的东西,它是极阴冷的物儿。

这种感觉强烈到,林灵一下子惊醒过来。

她呼呼喘息着。

颤抖着摸到乳房。

乳房还是那麽大,但是,下面一滩的水渍。

她羞涩的很,明明只是做梦,爲什麽有种……梦裏面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
的错觉?

伸手,瓣开嫩肉,她再次皱眉,那两边……略有些红肿,所以,这真的是洞
房花烛夜被开了处?

她擡眼看向门闩处,闩的好好的,怎麽可能有人?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被人操操了?

以及,射在体内的,那一股股的至冷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