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风月事

我上过的女人多,总有人问我怎么搞到的,首先最重要的是会聊天。上大学的时候就爱看书,积累了一些词汇和段子,有一定的语言组织能力。刚开始不会发挥,聊得多了,驾轻就熟。当然了,有成功就有失败,聊100个女人,可能只有10个,所以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个失败的案例。
自从和第一个女人上了床,尝到了性的滋味,犹如黄河止水一发不可收拾。分手之后,我立马开始寻找新的目标,如法炮制,某信的附近人还是唯一猎场。在附近人遇到一个已婚的小媳妇,二十岁,老公跑运输,她做玫L凯的什么推销,算不上个正经工作,平时也挺闲的。她朋友圈里有特别多,个头不高,微胖有肉的类型吧。
刚加上某信,已经是晚上8点了,先开始套近乎,简单的了解情况,闲聊天。然后循序渐进,靠近主题,问她是否想找个情人,我说我喜欢她,觉得她好。
其实这女人啊,有的时候能知道男人说的是假的,但她还就吃这套,聊聊就喜欢上了?我自己都不信。
目的表明了,就开始死皮赖脸模式,各种我是真的好喜欢你,好想和你在一起,云云。她说,你要疼我才行,舍得为我花钱。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说什么都好,就为了忽悠到手。一直这样聊到半夜两点,我说咱们天亮去开房吧,她说不行,说要让我给她买首饰。呵呵!
我说那行,我给你买,她说要和我一起去,要买四叶草的白金吊坠,不贵,也就1000块。我心理想,去,老子还是个学生,一个月生活费能多少,给你买?(她不知道我还是学生)但聊都聊上了,走一步,看一步。我说咱们明天先见面吧,她同意了。
因为她家所在小区就在我大学附近,我们就在附近逛逛,还是冬天,去哪好呢,她说饿了,去吃麻辣烫吧。但并没有发生一碗六块钱麻辣烫,一夜打了七回炮的故事,就只是吃了麻辣烫,然后跟我逛着,非要去面包店,说她姑娘喜欢吃什么面包,要买,还是我付的钱。顿时,我就觉得这女人太恶心了。是穷疯了吗?一个几块钱的面包,还得我付钱,咱俩刚认识,你好歹也装一下啊。
接着我软磨硬泡要去开房,她死活不同意,就要买吊坠。其实,当时我都想了,要不要一咬牙一跺脚买一个,以后能长期的在一起也行。但慢慢的接触让我觉得这女人太丑陋,女人拜金可以,但是吃相不要太难看吧,小事几块钱的东西都得等着陌生男人给你付?这让男人心里真的很不舒服,好像你要穷的吃不上饭似的。
她的心里就是,老公挣钱少,她还爱美,爱花钱,所以想找个钱包。这事吧,我都觉得她老公屈。他老公在外边出苦力打工挣那么点钱,是少,但也不容易啊。你背着他这样一个爱你的男人、一个尽责的父亲戴绿帽子,有半点廉耻吗?
虽说我是经常偷人妻,但大多数人妻都是家庭不幸、夫妻不和、感情破裂、无性婚姻、形同守活寡,像这样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还不知道珍惜的女人,我也嗤之以鼻。对这样的女人我没有太多尊重,多了一分戏谑。既然不同意开房,那就往她家走,有了和之前那个女人楼道里啪啪的经历,我打算如法炮制。
可惜,她家是老旧居民楼,那种6层楼,没有电梯。那也挡不住我胯下银枪的怒吼,就在一楼缓台的位置,把小壁咚在墙上,上下齐手。起初还有点抗拒,但骚货的本质,促使她迎合着我,我要吻她,不让!说刚吃完东西,嘴里有味。那我就摸她的乳房,把她的文胸从后边脱掉,捏着一个看看说,有点小呢?她说小吗?我马上改口,不小。然后就一口含着吮吸起来。
这个小的乳房也不算小了,比之前那个人妻的大,但是因为她身材矮小,所以整体上并不大。她的乳房软软的,一看就是哺育过婴儿的,这样的女人,被孩子吃奶后,乳房会有点下坠、还会有些扁。
乳房越吸越上头,紧跟着我就把手往她裤子里伸,她拦着我不让,就在这扭扭扯扯的功夫,单元门突然被人打开!我们立马分开,我往前走提裤子,她也赶紧躲避,提裤子,穿好衣服。
进来的人是一个老太太领着孩子,不知看到没有,也无所谓了,回去我就把这女人删了。

我想的是找一个固定的炮友,但炮友和情人的界线很不好区分。近日在撩的女人还问过我,怎么算情人,怎么算炮友,我说这全取决于女人。因为女人因爱而性,男人因性而爱。男人想做炮友,上过几次床,乳沟没点感情,有的女人会说,你把我当泄欲工具,几次就不理了。要想做长期固定的炮友,就要稳住女人,难免有感情纠葛。
有些时候,我也分不清,到底算情人,还是炮友。比如现在陪在我身边这个,最初我们相遇,就是因为彼此都处于性饥渴状态,约了两次,啪啪啪特别合拍,发展到现在一周固定啪两次。转眼已经一年了,感情就变得复杂了,偶尔会一起吃吃饭、看电影、谈心。
嗨,红尘纷扰,何必太纠结!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