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婆一个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肖敏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些风声,开始偷偷地留心起刘雄和鲍捷的动态,终于在半年后的某天,把两人堵在了床上。

肖敏气得浑身发抖:“你们两个,一个是我丈夫,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居然这样对我,你们……你们……简直不是人!……是禽兽!”

刘雄一言不发,鲍捷却说:“好了,肖敏,大家都是成年人,感情的事嘛说不清道不明的。现在刘雄已经喜欢上我了,为了不伤和气,我劝你离婚算了,这样大家好说好散,免得以后见面象仇人似的。”

肖敏气得几乎昏过去了,冲到鲍捷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死死地按着,并用另一只手不停抽打鲍捷的脸。她边打边骂:“我打死你这个骚货、。”

鲍捷猝不及防,一下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可她反应不慢,一手秏住肖敏的头发,一手不停地掐肖敏的腹、腰。腹腰是的要害,被掐当然很痛,肖敏见鲍捷不仅还手,还下如此狠招,勃然大怒,拳头像连珠炮似的向鲍捷身体各个部位招呼,活脱脱一个“女星矢”。

刘雄看的钢钢的硬,也不顾眼前打斗的人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是自己,拼命用手折磨着自己的,没多久便腰脊一麻,一股股又浓又腥的阳精喷到肖敏和鲍捷的身上。肖敏和鲍捷没想到刘雄见到她们打斗竟如此兴奋,不由得同时一呆,停了下来。但看到竟有别的女人分享自己心爱男人的精华,双方又红了眼,再次扭打在一起。

这次两女是平分秋色,各自的右手用力扯住了对方的头发,左手不住地往对手身上招呼。两女不断地旋转着,不一会就挤到了角落里,于是她们都抓住对方的头发,把对手的头往墙上撞。“砰、砰、砰……”撞了几下后,肖敏和鲍捷都感到剧痛和晕眩,四肢俱软,都一坐在地上。

由于两个人并非面对面,因此,想要攻击对方的身体有些困难。她们不停地向自己的侧面踢腿,却只能踢到对方小腿的高度。此刻双方的鞋早就不知道甩到哪儿去了,只剩下四条互相攻击。

鲍捷穿的是黑色,肖敏穿的是肉色。因为刘雄喜欢女人穿着和自己,所以肖敏和鲍捷都有时不脱袜的习惯。现在在互蹬互踢的过程中两人的脚趾互相抠住,阻挡了两个人的移动路线,结果是使两个女人的僵持了一下,然后就脚底相对的顶在了一起。

“臭!让我老公看看,咱们谁的腿更!”肖敏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信心。

“骚婆子!比就比,雄哥肯定更喜欢我的腿!”鲍捷针锋相对。

两人的双腿摇摇晃晃地不断往上升起,肖敏和鲍捷都咬紧牙关,双手撑地维持身体的平衡,使得双方的身体构成了一个颤抖的“W”形。两人的脚指头互相的向对方方向使力,已经张开到了很夸张的形状,双方的小腿也绷得直直的,将力量用到极限。

刘雄见到此情此景,兴奋得再次挺起,他气喘吁吁、面红耳赤地又打起了飞机,由于发射过一次,所以此次没有早泄,时间长一些。但在这种让人流鼻血的比拼中,刘雄哪能坚持太久,套了五十多下后,他的阳精再度喷发,绝大部分落在四条上。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已陷入强弩之末的肖敏和鲍捷一个分神,四条都无力地耷拉下来,纠缠成一堆,夹杂着她们沉重的喘息声。肖敏和鲍捷稍稍调整身体,变成了面对面的态势。她们本能地拿脚对踢着,只是力度大不如从前。由于两人的本就光滑,再加上刘雄的阳精,一个错位,双方都踢向对手大腿的内侧,正中两个。

“噢……………………………………”肖敏和鲍捷在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叫声中又激动起来,两个人的大腿都紧紧的夹住对方的一只脚,互相交织着,被夹住的这只脚前面的已然破损,露出了双方的大脚趾。

“贱人,看我不插穿你的!”肖敏恶狠狠地说着,脚一伸,大脚趾划开了鲍捷档部的,窜入了她的里。

“啊!你这个,敢惹我,我要踢爆你!”鲍捷立刻还以颜色,同样将自己的大脚趾捅入肖敏的蜜。

两个人双手撑地,身体尽量后仰,双腿尽可能的劈开,紧绷脚趾前后进出着对手的。这样比拼了没多久,她们又用另一只脚在对方的乳房上大力摩蹭着,同时口中都发出声,将自己的拼命向前顶,倒似跟对方一般。

刘雄的第三度高挺怒胀,颜色变成深红色,微微跳动着。他也瘫坐在地上用手套动起来。肖敏见状,将自己摩蹭对方乳房的脚伸过来,在刘雄的上摩蹭着。鲍捷反应也不慢,同样把脚伸了过来。两女脚底相对,随着互奸对方的频率互相挤压刘雄的。刘雄哪受得了这个,比第二次喷发稍微持久一点就“梅花三弄”。可怜他已经没有什么了,只流出一点点润湿了挤压自己的两个脚尖。

见刘雄已经无力回天了,肖敏和鲍捷将注意力全部用在了互奸上。她们的动作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响。两个人的面部显示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刘雄知道,她们的要来了。

突然,肖敏停止了一切动作,僵在那儿,刘雄看见一股白色的淫液从肖敏的小屄中流出,顺着一直流到鲍捷的脚脖子处。鲍捷见自己赢了,连忙爬起来,将自己的凑到肖敏的嘴巴上面磨蹭了几下,将自己的淫液全部喷在肖敏的脸上。

三人全部瘫倒在地,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才一一爬起。鲍捷对肖敏道:“你今天输了,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吧?”

肖敏道:“你这个贱人,我不会轻易认输的,一个月后咱们再比一次。如果我再输了,马上和刘雄离婚。”

鲍捷大笑道:“很好!很好!这一个月你就不要和雄哥有任何接触了,自己找个位置去练吧。一个月后我一定奉陪到底,说话可要算数哟。”

肖敏恨恨道:“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咱们走着瞧。”说完,她稍微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刘雄本想对她说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呆呆地看着老婆从眼前消失。

鲍捷哼了一声:“怎么,舍不得?”

“哪里哪里。不过一夜夫妻百日恩嘛,一下子还适应不了。”

“等着吧,我会彻底征服她的,也会征服你。”

“嘻嘻,你早就征服了我。”

两人洗漱一番,倒在床上昏沉沉地睡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