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Z的性事

我是X,31岁了,跟老婆Y结婚2年了,Y28岁,育有一女,刚满三周岁,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便由我父母带回老家照看,我们便轻松了下来。

我们夫妻俩是在恋爱刚好满7年的那天结婚的,算算从恋爱至今已有11年的性生活了,怎么说呢,试想一下,各位朋友们如果操了一个女人三年,估计你们就会有别的想法了,或者是感觉没有了吧。

我自以为是一个长情的男人,跟Y结婚后才有了无力,或者说无的感觉。然而,我没了太大的性欲,但是年近30的Y却还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我们有时一周一次,有时一月都没有一次了。

Y是个在性方面很保守的女人,但是如今却很贴心的用她并不认同的方式来满足我,比如:说些很的话语;任由我我把她拖拽到落地窗的阳台,那对豪乳贴着窗户深情的娇呼;去人少的地方车震;在KTV脱掉内衣,任我抠挖。

甚至在前年夏天,我的兄弟Z和Z嫂外出旅游,他俩拜托我们帮他们浇花,给了我他家的钥匙(Z35,Z嫂33,比我们大一些)。

之后我便每天拉着Y去Z家在他们的床上疯狂,墙上是Z和Z嫂大大的结婚照,而我们却在他们平日的床上疯狂着。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拉着Y去Z家,在床上,我每次都会跟Y说“小骚货,我给你再找个大J8好不好?”Y开始每次都不回答,但我感觉到每次我在这么说的时候她的都会缩紧。

而后的几天,Y也慢慢的有所回应,说“好,好,啊!!!快,老公,我要你找个大J8操我,让他我!!!”但事后Y又说, “你怎么那么,竟然想找别人的老婆。”我也没有说什么,只说“调节一下气氛嘛,你看咱俩看着Z和Z嫂的照片,在他们战斗过的战场上驰骋,多刺激啊!”Y也觉得是很刺激,而且也感觉到我跟平日的不同,竟然每天都要。

在那些天,Z家的卫生间,浴室,客厅,沙发上,电视机前,书房,电脑桌上,餐桌上,厨房,甚至Z家的阳台上,都成为了我们的战场。

再有一天Z和Z嫂就要回来了,我们也是最后一次在Z家了,我们又回到了他们的床上,疯狂过后,我和Y便相拥闲聊。当说到Z这些年在外找了小3,Z和Z嫂也因此吵了好多次,Y便狠狠的说“Z真是个坏男人,让Z嫂伤心,小3有什么好的,好好过日子多好啊。”讨论开始“Z在外面有了小3,是Z性欲太强,而跟Z嫂也由于冷淡下来满足不了,所以才出去找寻小3,小4,小5的。”Y说,“性欲强可以用的别方法解决啊,而且不是有Z嫂在么,想的时候跟Z嫂不就行了。”“行倒是行,但是你也知道,他俩从恋爱,结婚,至今也都有了十多年了,操了那么久了,不就腻了么?”“那他俩没结婚的时候Z不也是在外面找过小3么?”我说“那不是Z的性欲太强嘛!”Y很不认同的哼哼了两声。

随后我俩去浴室清理身体,我用沐浴乳帮Y打着沫,双手便不老实爬上了Y的双乳,不停的揉搓着,顶进了Y的臀间,在沐浴乳的润滑下,上下挺动着,Y也迷离着闭上了双眼,左手爬上来摸着我的手,右手便伸进胯间,慢慢的揉搓着。

我凑近Y的耳边“明天Z就回来了,以后咱俩要是还想来可就难了。”“在自己家做不也一样么?干嘛非要来这里?!”“呵呵,小骚货不说实话啊,这些天你的表现可跟往日不同哦。”我调笑着。稍迟疑一会,Y便轻声的说“在这确实刺激很多,Z和Z嫂每天生活的地方,这里每处都留下了我的水水,好刺激啊。特别那天在餐桌上的时候,你一边操我,我一边想到Z和Z嫂每天都坐在那里吃饭,感觉就像他们看着咱俩一样,好羞人啊!”我听了之后同样感觉很刺激,Y又说“那次我来了两次呢,平常都只有一次的。但那天你要是再坚持一下下,我马上就又要到了!”

毫不迟疑,我马上搂着Y,走向了餐桌,马上跑回去取了一个浴巾铺上,把Y抱上了餐桌“那我们 继续吧,让Z和Z嫂再看看我是怎么这个小骚货的。”

说完,我便把两把餐椅抽出放好,并做了下请的手势,拱拳道“Z,Z嫂请坐,你们要仔细看好我是怎么操Y这个小骚货的啊!”

Y不敢睁开双眼,双颊羞红,没有说话。我用双手架起躺在餐桌上Y的双腿,把她拖至合适的位置(我身高1米85,站在地上,正好对着Y那早就泛滥成灾,并混着沐浴乳的)。

毫不受阻地挤了进去,由缓至急的起来。

“爽么?小骚货?爽不爽,Z和Z嫂看着我在他家餐桌上呢?”

“啊,啊……爽,老公,老公我爱你,快点,快点啊,差一点,差一点,快……”

在我逐渐变快的下,Y瞪大了双眼,双手紧抓自己的乳房,身体微僵,紧缩,就像马上就要吹爆了的气球一样紧绷着,期待着那爆炸瞬间的快感。

“吼,我不是你老公,我是Z,你老公累了去那边休息了,让我过来!操,你个小骚货。告诉我,Z操的你爽不爽?”

我得寸进尺的低吼道。待我吼完差不多两秒,Y的瞳孔忽然放大,失神的喊了出来“爽啊,爽,Z要我了,啊……呜……呜……”

更加紧缩的让我知道Y到了,我马上把如铁棒般的全根没入那,不再。

待Y慢慢放松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也一缩一缩的跳动着,的吸允着我的。

“老,老公,哈……你怎么,怎么能让Z来操我呢,呢……”Y配合着我。

我俯下身,“来”Y默契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我一挺腰,把Y抱了起来,走向卧室,随着走动,J8微微在的着。

潮红着脸的Y眨着眼看着我,说“Z,你要干什么啊?”

极尽挑逗,我竟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加快脚步,把Y按到Z的床上狠狠的起来“你说呢,小骚货,Y,你说Z要干什么,你告诉我,Z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不知道”

“不知道?哈哈,你看,Z的大J8在哪呢?”

“在,在我的骚B里,啊,Z,Z在操我呢!老公,Z在的小骚B,Z在操我,老公,你怎么能让Z操我呢?怎么……”

我更加疯狂的着,每次都深入到底,直呼其名“吼!吼!Y,我当着你老公的面,操的你爽不爽?是我的J8大还是你老公的大?我俩谁操的爽?”

“爽啊!你跟X的J8一样大,不过你没我老公操的爽,啊……啊……”的中,Y调笑着回答道。

我听后微微失望的停顿了一下,抽出J8,跳下了床,把Y翻转过来,让她跪在床边,让Y翘起肥臀,用在口转了一转,慢慢塞入,那已经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床单上,而我并没有深入,而是插入一半,慢慢的左右插着,Y的扭着,向后靠着,想要我插入的更深。

“怎么?我没有你老公操的爽是吧?”

Y没有说话,不停的扭动着。

接着,我九浅一深的抽动起来,每次深入,Y都啊的一声欢快淫叫,但Y很倔强的没有服输。

我很知道那如倔驴的Y,便开口“Y……Y!”

“嗯?”Y回应了一声。

“爽不爽?”

“嗯……”

我一看Y这是逐渐清醒了,不再似之前的疯狂,便性致缺缺的次次深入到地快速,并把射入了那深处。

可是心里并没有之前的那种快感。

拥着那慢慢平复急促呼吸的Y,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说呢?”

“额……就是忽然觉得这样不好。”Y红着脸道。

我开导道“你看,咱俩跟Z家是很好的关系,为了他们家庭的和睦,为了不让Z出去再寻找345,你给Z操操,又满足我的刺激感,又满足了你自己,同时又解决了Z的性欲,这不是三全其美么?”

Y很不接受这种说法,“我们两家关系既然好到这种程度,如果跟Z发生了关系,会非常非常尴尬的,那样,以后也无法面对Z嫂。而且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啊”

“别人知道怎么了?跟他们有毛关系!我都同意,他们谁啊,凭什么管我的事。就算他们真知道了,我都不在意,你怕什么。”

Y看着我,“就算你不在意,那以后咱们来Z家玩,或者平常见面,我怎么面对Z?多尴尬。Z嫂万一知道了,那不疯了么?”

“Z嫂知道?Z嫂知道不了的。就算Z嫂知道了,有我负责说服她。Z平常出去找女人,而且之前有一次都染病了,Z嫂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吵,为啥不离婚算了。是因为Z嫂爱着Z,所以她只能忍受着,默认着,只要她没发现就行了。她不计较而已。只要Z还爱着她就行了。你看,上次Z嫂发现后吵都没跟Z哥吵呢。”

说了些无用的话,我俩把整个房间打扫了下,但是床单上的淫液痕迹还是隐约可见,明天Z就回来了,今天也不可能洗,要不没有说辞,也只能这样了吧。

之后开导很多次,Y都不能接受我的这种想法。

但是我跟Y说,我自认为是个好男人,不会为了刺激而出去找别的女人,只能想从Y的角度出发,让她出去感受下除了我外其他人的性,而刺激我对她的性欲,这个观念,我知道99。9%的男人都 接受不了,但是我爱她,不想她因为我在外有了别的女人而伤心,而我的性观念是很开放的,只要Y在感情上不背叛我,那我便可以接受Y跟其他男人发生性关系。Y问我,想不想操Z嫂,我很郑重的告诉她,不可能,虽然Z嫂的唇让我很喜欢,但还没有到想要操她的程度。并告诉Y,如果真的Z嫂发现了,我会说服她,之后可以让她跟Z嫂一起伺候那个大男人性格的Z的。Y还是接受不了那种情况发生。

既然这样,我决定让Y先去感受一下其他男人给她带来的受。

她不能接受Z跟她发生性关系,那么慢慢来吧。

我们的生活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而且经常性的一个月都没有一次。

去年Y生日前4个月,我跟Y进行了一个很深层次的沟通,阐述了一下我们现如今的性生活状态,她也觉得是出了问题。

既然出了问题就要解决问题。

我提议,在Y生日那天,我准备带Y去女子会所感受一下的快感,当然去会所,是因为去那里一是相对安全,二是不会牵扯感情,使Y没有太大负罪感,再者我和Y以前一起看黄片时,她对的片子特别感兴趣,这是一个潜意识的表现,她想感受一下那的感觉,但无奈,小狼X并没那个本事。

我跟Y说,我不介意,甚至是双手赞成,打心底赞成她能感受一次那翱翔于性的极致快感,所以要带她去女子会所,感受那spa带来的极致快感。

Y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下,决定可以接受一次疯狂,但前提是要恢复怀孕前的身材,否则她便没有自信,哈哈,当然我也欣然的同意了这个条件。

时间过去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我没有任何督促,Y自觉少食,多运动,很快便恢复了身材。我知道,她打心底想感受一下的感觉。

身材恢复了的Y,在之后一个月里,并没有得到我的滋润,算来没有滋润的日子已有四个月了。

之前跟Y说过,等你被会所的技师操到后,我再来感受一下你那被别的男人操到的是个什么样子。

Y生日前一天晚上,我挑逗着Y,跟她说着我的幻想,对第二天的幻想,Y的下面湿的一塌糊涂,但我硬是咬紧牙根没有插入,半夜更是到卫生间打了一发,Y也在我睡着后到了。

第二天,我驾车驱往之前联系好的会所,名字这里自然不能提,毕竟在我们的生活圈子里,有些损友还是上S8的,让他们看到这篇文章很可能联想到我们。

出发前,Y很精心的打扮,甚至穿上了透明的内衣裤,画了一个淡妆,并精挑细选了一套连衣裙。但怎么现在还紧张起来了呢?我安抚着Y,告诉她不要担心,并教Y进入会所怎么说,要哪种服务,进入房间后就一切听技师的就OK了。

我之前在得到Y同意后,跟那会所联系了好久,当然是以Y的身份,会所是不接受男人服务的。

随着漫长的路途,Y渐渐平复了紧张的心。

我把Y送到了那个会所,亲吻了下她微颤的双唇,告诉她,我爱她,很郑重其事的说:我爱你!Y缓解了心情缓步走向那个会所。

等我在车上内心忐忑(你们知道是怎样的忐忑么?)的度过3个多小时之后,Y双颊泛红,貌似很虚弱的回到了车上。

我之后迫不及待的驱车前往附近早已定好的宾馆。途中问了下Y是否,是什么感觉,爽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到了宾馆,迫不及待的留下押金,小跑般的进入房间。

刚进入房间,我就反锁上房门,霸道的吻上那泛红的双唇,一件一件的剥落Y身上仅有的几件衣物,狠狠的把Y扔到床上,把舌头伸进Y的嘴里,右手下探,轻车熟路的把中指插入那早已泛滥而微松的。

爱抚五六分钟后,我微微颤抖的脱下仅剩的,翻身上马,长枪直入,感受到了那一紧一紧的紧绷感。

疯狂的抽查,咆哮的怒吼“被操的爽不爽?他操了你几次,爽不爽?几个人操的你?”那跟平常不一样的给了我不寻常的刺激,一收一缩,明显是兴奋到极点的反应。不到两分钟,我便狂吼一声,射入了那被别的男人驰骋过的深处。

紧紧相拥,一股股喷向那深处。

Y并没有到达,可Y好像并没有失望的感觉。

微微冷静下来,我便问了Y离开我后的细节。

接下来是Y跟我说的,其中90%是她的表述,10%是我的幻想。

Y进了会所,在会所接待的引领下,颤颤巍巍的走至前台,声音微颤的告诉前台,她要做至尊spa,而前台很平静的给她介绍资费,并安排了房间,由一个服务员带至房间里。

服务员沏了茶后便询问Y“美女,有没有熟识的技师”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下,便询问“您对技师有什么要求呢”

Y便怯怯的把我告诉她的要求说了出来“我想要健壮,阳光一点的可以么?”

“当然,我们会所可以满足顾客的任何要求。”

服务员告诉她,先去沐浴,spa时要穿的衣物在浴室门口。

然后在Y沐浴后穿上了会所给准备的一次性内衣和浴巾,不久便传来敲门声。

服务员带着8位仅穿着紧绷的阳光技师进入房间让她挑选。

老婆脸色羞红的坐在床沿边,选了一个全身肌肉发达,鼓涨的帅小伙后,服务员就带着其他7位退出房间,并带上房门离开。

老婆告诉我,之所以选他,是因为其他的人长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要不就是因为体型太过健壮,有些让人害怕,就这个感觉不会太过狂暴,又顺心。

那个小伙走过去反锁了房门,回来点上了香薰,播放了一首轻音乐。

之后郑重的自我介绍“我姓H,您叫我小H就可以,您选择的是至尊spa,选择了我,我很荣幸,一定会让您满意,有哪里不满意,请您提出。”

之后小H拿出一个本子走到很是纳闷的Y面前让她阅览,上面竟然是这周的体检表,Y很诧异的翻了翻,发现所有指标均是正常值范围内(体检表上有正常值范围),Y更加坚信这种高级会所的安全性,看了各种体检项目,Y更是害羞,因为所有体检项目都是跟性有关系的。

小H让Y趴在床上。

Y里面穿着内衣,外面裹着浴巾,小H伸手摸了摸Y裸露在外的皮,便开始调试精油,一边调试,一边用很轻松,不似之前郑重的语气介绍着他所配置的精油,告诉Y是完全按照Y的肌肤现状所调试最适合Y的精油,并询问Y怎么称呼,Y便告诉小H我早已为她准备好的说辞,“我姓L,你叫我L姐就行。”

跟小H轻松的闲聊着,Y的心神 便慢慢放松下来。

之后小H精油摸至掌心,两手摩擦,熟练并轻柔的把满是精油的双手按在了Y的颈部,一边聊天,一边着,小H跟Y说要解开浴巾,做背部,Y也轻嗯了一声,在享受着这无边轻松的生活,慢慢完全放松了下来。慢慢小H的双手移到了Y的双臀上,时而轻柔,时而用力的着Y那丰满的臀部,Y有有了丝丝紧张,小H感觉到,告诉她,放松心情,享受生活。臀部往下,小H按到了大腿,Y又紧绷起来,因为小H的双手不时的划过那美丽的裂缝,带来若有若无的刺激快感,但并没有深入,慢慢Y就有了微微的喘息声。

然而没过多久,小H的双手又向下划至小腿,Y紧张的肌肉又是慢慢放松下来。但心中又有如蚂蚁啃咬的失望感。

小腿按完,小H让Y翻身平躺,Y大方的翻转躺了下来,向上拉了拉那盖在身上的浴巾。

小H又是从颈部开始。待双手下移,伸进浴巾内至乳房边缘时,忽有忽无的向双峰位置进攻,这时,小H跟Y说,“L姐,下面是,这个内衣要脱下来的”

Y嗯了一声便闭上双眼。

小H轻柔的掀开浴巾扔向一边,并撕开那纸质内衣,紧接着双手便按在了那双峰之上,慢慢揉搓,一会揉搓,一会紧抓,Y的乳头都立了起来,十分钟后才不舍的离开这双峰。

因为老婆Y的双峰很丰满,差不多D罩杯,小H还是很贪婪的享受着那柔软触感的。

双手顺着腹部下移,这次小H并没有询问Y,直接撕开了那纸,便按在了Y 的耻骨上。

Y轻啊了一声,便紧绷起来,耻骨揉搓了差不多两三分钟,小H的手才继续下滑。

“额……”

小H用手掌覆盖了Y的,整个手掌在口揉搓着,Y的双腿微微分开,以迎接那快感的到来。

小H慢慢的揉搓着,这时Y不时但压抑的着,差不多十分钟左右,Y的慢慢变大,身体不停的扭动起来。

小H不失时宜的将食指和中指插入那早已泛滥成灾的中,手指插入的瞬间,Y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嘶喊着。

“啊……啊……老公……啊……”

小H的手指不断,抠挖着,大约差不多五六分钟过后,小H凑近早已迷离的Y耳边轻声暧昧的问道,“L姐想要我用哪种方式呢?L姐可以选择继续这样,或者让我用身体的。”

Y靠着那仅存一丝的理智说,“用手吧。” (老婆毕竟保守,虽然到这种地步,她也并不希望真的就跟别人发生关系)小H听后微微迟疑一瞬,随后那原本的双指飞快跳动起来,Y嘶喊着,右手不自觉伸进侧躺在自己右边小H的里紧抓着那如铁的粗长。

“啊……呼……啊……快……快!快”

几分钟后Y便到达。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H的手停了下来,但并未拔出,极缓的着。

小H搂着Y,在Y的耳根耳垂处不停亲吻。

Y慢慢平息着,这时小H的魔手又慢慢抽动起来,本已差不多平息下来的Y又开始急促的娇喘。

大约十分钟后,Y已抛开一切的高喊着“快,快,快用你的大J8操我,操我!操我!啊……”

小H这时并没有一丝迟疑,用另外一只手退下早已紧绷的,那跳跃而出,稍微反转身体。

小H将那置于Y的唇上,右手不停的抠挖着那,Y双眼迷茫的张开双唇,把那含入口中,上下套弄着。

过了几分钟,小H抽出,身体反转回来,抽出右手,用摩擦着那,Y渐渐疯狂起来。

“你的真大,真大,比老公的大,,吧,求你!啊……”

小H听到这里,微微一笑,才把那一插到底,随手拿过一个枕头垫于Y的臀下,斜着向前的刺激着Y的G点,时快时慢,时深时浅,时左时右。

大约半小时,在Y又密集的了三次之后,疯狂的起来,那速度跟狗狗交配差不多少,每次都会刺激到Y前端,那老公没有重点攻击过的一个点。

感受着那一阵阵从没有感受过的麻酥感,充实感,Y忽然喊道,“不!!!不要!!!停!停下来,!停……我受不了了,啊……我要尿尿了!啊……快点停!啊……快点……停!!!……”

Y嘴里拒绝着,但双臂并没有放松的抱着小H。

小H经验老练的置之不理,仍然的疯狂着,淫液飞溅着,肉体碰撞声不断,Y睁大双眼,上半身向上翘起,双手松开,揉搓着自己的双乳,同时一边喊着“啊……啊……停!停啊……啊……”

几秒过后,随着Y歇斯底里的叫喊,“啊……啊……啊……老公……老公……啊……”小H的被挤出体外,同时肉缝如尿道似的喷出一股股的清澈淫液,小H也同时骑上Y的上半身,那淫液喷的小H后背都是,混着着汗液滴了下来,滴在Y的腹部。

同时小H的对着Y大张的嘴,右手快速撸着那如铁的,一股浓稠的射在了Y的脸上,流进嘴里。

这时小H也低沉的嘶吼着“吼……吼……爽么?爽么……吼……”

Y的瞳孔放大着,空洞的看着上方,呼吸停止了差不多有二十秒钟,才如释重负的垂下了身体,松开了抓紧双乳的手,重重的呼吸,并不自觉的吞下了口中的浓稠。

急促的呼吸声自两人的口中传出。

小H毫不迟疑地把还硬如铁棒般的又塞入到Y的嘴里,并不用力。

Y失神的舔舐着那,并用双手无力的抓着它,好似怕它忽然消失了一般。

“呼,好粗……呼……好长”

小H这时拔出,向下又插入了那湿的不能再湿,滴着水的。小H霸道的吻上了Y的唇,慢慢,缓缓加速,Y渐渐搂紧小H,指甲插入了小H的背。在Y又来了两次过后,才将拔出,又一次把依然浓稠的射在了Y的双乳上面。

Y已经没有力气睁开双眼,小H起身走到Y的身边,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下Y的双唇。

“L姐,您满意么?”

Y无力的“嗯……”了一声,便没了声音,自顾自的轻喘着。

小H为Y轻轻的盖上了浴巾,便悄然离去。

大约休息了二十分钟的Y无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心挂在外面等着自己的老公,双腿颤抖的扶着墙去清洗了下身体,但并没有清洗,然后穿上自己的衣服来到前台,签了字,付了款,双眼半睁,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等着自己的老公。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