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是我的奴

五月一假期妻奴之肉便器开发。我是一个S,妻是我的奴,之前我是一个刑主,玩的比较专一,偏向穿刺、穿孔和SP方面多一些。因为结婚后发现玩刑会比较过,涉及太多现实家庭工作,影响到我的生活了。我尝试着从刑主向性主方面改变,尝试着将妻奴也从刑奴转变到方面。她很听话,但是不主动,也不怎么说话。这让我有了这次活动的初衷,比较性和刑还是有差别的,刑奴是对主的命令达到绝对的服从不应该有过多的主动性,但是需要奴主动一些。只是这次的假期调教有一些超出我的掌控,也让我很纠结,我自己算不上绿帽,但是想让妻奴转变成,这个过程貌似少不了。所以让我有一些反复,不过好在起码看来调教的成果还不错,或许有些过,亦或许是妻奴本来也有这样的属性,只是之前我不曾接触,也未曾向这方面引导,现在有一些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4月30号我们和那两个约的去体检中心做的体检,做了血检、核检、尿检、还有性病检查。大家都OK,约到5月1上午10点出发。

5月1号下午到温泉酒店,傍晚一起泡温泉。

(晚上我一时兴起,让妻奴陪我玩玩,晚上点的外卖,好穿个超短的连衣裙去酒店大堂拿外卖。)(我喜欢操的时候玩窒息,现在调教的母狗妻奴也喜欢上了、基本每次这个姿势必玩窒息。)(妻奴玩的迷离了,让她,另外两个口一个,手一个。自己主动要求的,还让我拍的漂亮点。)2单男加我,妻奴被操24次,期间有在路途中车震的不过当时我在开车没拍。

五月2号下午五点到家,本想休息媳妇说晚上再约一个单男,我开车加玩累的,非要晚上8点再出去约一个单男。回家叫了外卖随便吃了几口就匆匆忙忙的赶着8点去酒店约单男,5月2号晚上8点到5月3号中午12点。我确实有些累了,丢了6次不说,来回路程大多还是我开车。不过考虑到我的目的就是的肉便器开发她主动要求算是好事,还是去了。

截止到5月3号中午12点,妻奴被操27次,这三次全是单男贡献,我实话真的不想玩,也没那么多精力,妻奴要求我就拍几张也算是记录这个调教的过程。剩下的时间我大多在外屋的沙发床上睡觉(影视套房),太累了,不管是这几天玩的,还是开车,真的精力跟不上。

5月3号中午12点退房,在酒店楼下随便吃了两口,我说回家吧,妻奴说不用她说她又新约了一个单男,还是这个酒店对方开好房间了下午2点来,吃完饭直接开房间就可以,5月3号下午2点至5月3号下午6点多。我听到这个时候我都懵的,她下边都有一些红肿了,吃饭坐都不实,还玩,我觉得有些过了就要求回家,妻奴跟我说对方已经开好房间了,而且跟我说是我要求她变成的,这句话怼的我有点无奈,这时候让我感觉超出了掌控,也变得纠结了。不知道是好是坏。

(单男一进门就要求人家去洗澡,人家单男还买的一些奶茶过来,本来想聊聊,弄得进门就让人家去洗澡,洗完就自己摆好姿势让人来操的。)(主动拦着人家脖子,抬起让人对准操她。)(妻奴被操的一直,性瘾上来了,各种求操。)(这是第三次,前两次是躺着操,第三次单男说想后入,妻奴也答应了。)(截止到现在妻奴被操30次,说实话这个单男年龄有一些大,妻奴以前很看颜值,这次事后我问她,她说她现在明白自己是肉便器是,别人给钱就能操她,不应该在看颜值。说这些玩的钱都主动上供给我,我觉得调教的挺成功的,但是就是心里有些别扭。)5月3号晚上6六点多单男走的,我看她逼有些充血了红肿有些厉害,她走路也不太对,就没在回家,酒店开了一天的到明天中午,就想着在酒店直接休息了,晚上8点多点了一些清淡的外卖吃了点。我俩躺床上在宾馆电视是投屏看王牌对王牌,看到9点多吧,她突然跟我说她还想做,逼又疼又痒,我说我下边也疼了而且她逼都红肿着我说休息休息吧,她说让我上夫妻Q问问有没有来操她这个的,第一次感觉我满足不了她,以前真的很少单独玩性,多是刑,我说你问问吧,有就玩,没有就算了,给几个之前想约我们的单男私发了几条消息,刚发出去就有一个单男回复说能来,大概11点到能玩到第二天早上,不过第二天一早就要走要上班。

(晚上十点半,坐在高椅上等单男,说单男为啥还不来,说心烦,故意装的忧伤的样子让我给她拍,说白了就臭美,经常给自己加戏。)(晚上11点左右单男来的,倒还算准时,来了媳妇就让对方洗澡,洗完就让人家躺床是主动给人家口,弄得人家也有一些尴尬。)(不过玩上就还好,单男应该也是个老手了,玩起来也就放开了,主动要求舔我妻奴的。)(的时候有意思,单男开始操的时候妻奴一个劲喊疼,单男都不敢用力了,妻奴又说用力操,插快点,弄得人家单男一会快一会慢的。囧。)(最后俩人都累了,折腾1点多,洗完澡我妻奴要去尿尿,单男说想尝尝,我妻奴本来是想抬腿的,后来逼红肿的太疼了实在抬不起来,弄了个椅子,单男说要喝尿。)(截止现在被操32次,快两点了,单男突然说明天早上走可能赶不上上班,就晚上赶回去了,让我们也早点休息吧。)5月4号早上10点多起,真的是一觉睡到白天,总算缓过来一点精神,醒了也不想下床,找了个新出的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看了看,还行吧,看了一会点了个永和豆浆的外卖,打算去洗漱。妻奴跟过来就求她,还挑逗我,在后边抱着我不是对着我耳朵吹气就是舔我耳朵。

(看我鸡鸡硬了,就直接不让我刷牙了,自己掰开逼,把我放进去,用力往里顶,顶了没几下她疼的呲牙咧嘴的,站都站不住,我说实话也疼,她每往后顶一下我就感觉包皮那里疼。)(我跟她说就这样吧,别玩了,疼的都站不住了,她说不行,说这两天都没服务我,说自己是下贱的母狗,自己主人肯定要好好服务,不用管她疼不疼,让我拽她头发和胳膊用力操她的,其实我也也疼,只是我不说,说了感觉自己很弱,有时候男的就会这样,其实自己很累了,不行了但是还不能说不行,女人真的比男人要有耐力,男人丢过几次基本都会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连续和短时间的恢复能力真不如女的。)(我也不说那么绝对,我就一个正常人,5月1到5月2号丢了6次,加上开车线号早上在要真的会疼了,也可能我到了年龄比不上从前了。其实有感觉的,到了30岁很直观的就感觉不如20来岁的时候。妻奴被操33次逼充血加红肿的,她肯定疼,但是这都要性欲很强,女人来性欲的时候比男人更疯狂。我疼的时候真的就算硬了可能也没那么想要,当然也可能是我本身就对单独的性兴趣不大,比较我是从刑转性。不过还是有一些感触。)(5月4号中午1点多退房,回到家2点多了,直接倒床就睡了,我大概五点多被我妻奴叫醒,跟我说她上夫妻Q又约了一个单晚上6点到12点的,跪着求我去,站都站不稳,我说别去了,她说她想给我挣钱,喜欢做,挣钱快,这句话说的我挺难受的,我感觉我工资不差吧一个月,不说多富裕,但也够花,小康生活有的,弄得我有一些不太开心,吵了几句,最后她跟我说是我让她做的,我让她做肉便器的,她说她努力的让自己已经喜欢上做做肉便器,调教是成功了,单我就感觉超出了掌控,这次调教是否是对,我有一些拿捏不准了,我也会反问自己我初衷就是让她从刑奴变成,变成肉便器,她做到了,我却反而不太开心了,最后还是不管开心不开心,我还是陪她去了。)

(最后妻奴从5月1至5月4号晚上12点一共被操36次,最后一个单男操了2次,其中我还被妻奴拉过来强行又玩一次,不过我真的没太大心思拍了,其实我今晚心情不是特别好,只是碍于有单男没表现出来。还是配合妻奴玩了一次。)(晚上12点40多回的家,回来之前就在宾馆洗澡了,我直接跟妻奴说,最后一天休息,那都不去,就在家,回来都是我背回来的,路都走不了,逼都玩烂了,操的逼都肿了一大圈,都充血了,回来路上自己疼的掉眼泪,玩的时候想啥呢不知道。最后一天我俩在家躺了一天。也不怎么想吃饭,真的,谁都不想吃也不想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