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的大活

我最早做足疗大概在二十年前,那时我们县城刚兴起这个事物,从那时开始到今天三天两头去做,基本没有间断过。那时足疗十元,十五,而技师相对的来说愿意给你做而不愿意做足疗,想想也是,谁愿意摆弄大臭脚啊,还累人。那时的人和现在比单纯多了,足疗大多数是正规的,但也有个别专门做大活的。
我这次要说的是我第一次干了一个技师的经历。那时我不到三十,说实话长的虽然不帅但也过得去,挺有女人缘。那时经常去的一家足疗店和一家,基本都是找固定的技师做。在足疗店每次都找一个农村来的小丫头做,她才学的足疗,那时我单纯善良到什么地步呢?这个小丫头要在店里跟我睡觉我都不干,后来几次主动要我带她出来玩,我也只是领她去酒吧坐着,她不愿意回去还都是我硬送她回去的!老板跟我很熟根本不管我在她那做什么,可我就是没,只是当时想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我对她负不起责任。好了,不说这个,说一说里那个。
里经常给我做的那个是个三十左右的小娘们,个头大概一米六,是本县人,身材苗条,相貌比较俊俏,因为我总找她,给我做的也很认真。那时候我整天沉溺在朋友们的酒局里,对色这块还不怎么上心,所以对她也没有特别的感觉,总找她也是图她给我做的认真,和每次都延长时间。她的老公长的挺胖也是在社会上混的好像,但肯定混的不咋地。要不能让媳妇去做这个吗?在街里我也遇到过她几次,每次都打招呼。有一次她给我还说,你每天穿着浴服看不出来什么,在街上看到你才发现你挺帅的!我帅吗?哈哈
有一次去泡完澡,进去休息大厅她正在干活,过来一个技师要给我做。因为我总去和她也挺熟,平时也开开玩笑什么的,也没拒绝就跟她进包间做了,做了什么也忘了,等我出来大厅,她也干完活了,就跑来我的床边坐着跟我唠嗑。她问我跟那个技师做什么了,然后告诉我说那个女的做大活,他没撩骚你啊?我说怎么聊,她就把手放在我的裤裆上,隔着浴服摸着我的几吧说,就这么撩呗。我被他摸的硬了起来,就说那你再给我按按,就起来进了她的包间,(她们技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包间)。进了包间这个娘们自己就躺床上了,我虽然觉得有点意外,但也不是傻瓜啊,就去摸她的,她就哼哼起来了。我站在她身边,又亲她的脸蛋,她就躺在床上一边搂着我,一边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握我的。我的有十六公分长,也特别硬,就是不怎么粗。我又把手伸进她裤裆去摸她的逼,毛不多,逼也不肥,挺长的两片,湿漉漉的出水。我把裤衩脱了,上去趴她身上就把插了进去,她的逼挺松的,但是水汪汪的感觉也挺好。只是干了两下,她就叫我起来,然后她也下地,手扶着床叫我从后面操她。干着干着我觉得不太得劲,就把床上的被铺在地上,让她躺在地上我。她都是紧紧缠着我,也不敢大声叫,后来又坐在我身上搂着我的脖子干我,她挺会的,干几下就用紧贴着我的揉搓摩擦几下,这样反复做我觉得特别刺激。后来我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硬是撇着身子让我滑了出来,以至于有一半都射在她大腿上。
出来后我马上去冲洗了一下,但还是害怕得病。出来在大厅休息也没有躺着就是坐着,心想这怎么给她钱呢?她却过来说,你还不走,等什么呢?我就走了,第二天就去检查,检查的时候生怕遇到熟人,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果然得了病,叫沙眼衣原体,当时更害怕得艾滋病,这个沙眼衣原体治了半年多才好!而这半年我过的提心吊胆就怕得艾滋病,还不敢去检查,更不敢跟媳妇睡觉。后来也一直没去那家。但熟悉的人都说她在那里,根本不做大活,那她这个病就是她老公传染给她的。而这个病尤其是女人,根本没有什么症状,人家也没要我的钱,所以我心里一点也不恨她,但再也没有去找过她。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