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给我修剪

妻子给我修剪大约每隔三个月一次,结婚十年来从未间断,妻子把这叫做 给小头理发.根据我的经验,妻子每次给我修剪的时间,都是她情欲高涨、骚兴大发的时候,反正从未在她情绪低落或大姨妈来的时候提出要给我修剪。
今天(星期六)是公休天,阳光明媚,清早太阳就暖暖地照在我们的双人床上,妻子正依偎在我的怀里,大把的攒着我的和蛋蛋揉捏着,多年来我们就养成了公休天懒被窝的习惯,在被窝里说些情爱的话,卿卿我我,当然两个人的手也不会闲着,七抓八拿忙得不轻,其乐盈盈,妻子把玩着我的蛋蛋,悄声说: 你的小头好理发了,今天就给你剪一剪。 说罢翻身起床,也不戴,只穿上了那条淡粉色的蕾丝花边丁字,晃着两片雪白的轻盈地飞出去,不一会拿来了她的专用工具:爽身粉、剪刀、小梳子,还有一把两寸宽的羊毛排笔,这些东西都用一块白色的绸子包着,妻子的右手还拿着我的飞利浦电动剃须刀。
我平躺在席梦思床上熟练地抬起,妻子非常麻利地将绸子的一半摊平垫在我的下,另一半从我的侧面折上来,这一半绸子布上有一个洞,刚好能露出我的、蛋蛋和部位。妻子用粉扑把处扑上爽身粉,熟练地操起剪刀和梳子,就准备开始了,每当这时妻子都会自豪地说一句: 这个活谁也干不了,不,是谁也不敢干!哈哈! 我这时心里想: 可不是,谁要是干了这个活,回来你可不就把我撕了! 各位狼友,我妻说的可真是大实话,这个活除了自己的妻子,谁也不能干,不然你就抖擞不清了,哈哈!不过妻子的话说的也有点大,我的还真就让别的女人剪过一次,妻子还很无奈(容后述)。
妻子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全神贯注的操作着,全然不顾她全裸的上身,两只坚挺的大乳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两个乳头象两粒晶莹的葡萄散发诱人的光泽。妻子纤细的手指拿着我的摆来摆去仔细地修剪着每一个部位。我的开始不安分,不听我使唤一样变硬了,不一会就昂首挺立,上青筋暴起,鸡蛋大的泛着紫色的光,整个大还一跳一跳地象在向谁。妻子的手法太高明了,她用左手的三个手指尖(拇指、食指和中指)掐在下面的冠状沟上,前后左右的摇着坚挺的,右手拿着剪刀继续一点一点的修剪,左手的三个手指还一松一紧地刺激着冠状沟,我禁不住出声来,我看着妻子满脸甜蜜幸福的样子,我大声说: 我受不了了,太舒服了! 妻告诉我说硬的时候好修剪,再说她也愿意看男人昂首挺立,急不可耐的样子,男人越急,并告诉女人自己急得不行了,(一定要说出来)女人越上骚情,感觉越刺激。这个时候男人千万不要保持矜持。在我一再说爽的不行了,太舒服了,着急得嗷嗷的要肏屄时,妻子却不慌不忙地用剃须刀的电剪刀精心地给我修剪着的边缘部分,用羊毛排笔轻轻扫过我的蛋蛋,把剪掉的毛扫掉,羊毛排笔扫过大,我浑身发颤。妻说,毛留长了不行,剪得太短也不行,要搭眼一看没剪过,仔细看又非常精致有序。在妻子的撫弄下,涨紫的上马眼处渗出了晶莹的透明淫液,妻子马上用她的拇指肚蘸着粘滑的淫液慢慢来回摩擦着我的大面(小面是系帶那一面),我坚信,再坚强的男人也会忍不住喷薄而射,这是妻子的绝招,为了让享受妻子屄里面的温暖,我毅然推开了妻子的手。我知道,妻子在享受前戏男人的欢乐和快感,她的屄渴望到什么程度呢?其实我早已看到妻子的丁字的裆部湿了一,我将妻的裆往边一拨,食指沿着屄缝轻轻一个来回,妻的蜜汁顺着我的手掌往小臂流下。为了加速妻子的情欲,我也蘸着妻的蜜汁摩擦她的小豆豆,妻子激动地一口将我的含进嘴里吞吐起来,我
把流在手上的妻的蜜汁也含在嘴里品味着,两人的性兴奋到了忘却一切的地步,当我的大插进妻的饥渴的屄中时,两人同时舒服的大叫,随后就是天翻地覆地大干一场。妻子每次给我修剪,我都要好好地犒赏她一顿,也算是对妻子付出的回报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