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愿的女人

这是多么凄美的场面。在优雅别致的庭院里,一个正当华年的绝美,正赤裸着一身美肉,撅起肥大无比的香臀对着男人。她雪白的肚皮像孕妇一样隆起,灌满其中的1200CC使她肉滚滚的大成了一座宏伟的火山。作为火山口的菊轮像活物一样一张一合,似乎随时都要喷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白光油亮的大臀山发生了一场剧烈的地震,只听一声动听的哀鸣,粉红色的肛洞微微一张,「波」的一声,好像一瓶酒的盖子被拔掉,粉嫩可爱的洞口出现了一点褐色的阴影,瞬间,伴着「噗噜噜」「噗噜噜」的声音,一场壮观的喷发开始了!
大量褐色的条状物被强大的冲击力冲成粪雨,漫天喷射,一团团污物噗噗落在地上。我欣喜地看着这个大油田的初次井喷,知道井喷过后,探油的钻头便可以深入这口从来没有人进入的紧窄油井中,尽情地采集美的羞耻和快感。
这个当着男人面大便失禁的熟母却完全体会不到主人的欣喜,不断哀求着:「别看,别看,求求你别看……」
虽然因为太大的关系我看不到她的上半身,从她支起的滑嫩玉臂可以猜想到她的正愚蠢地掩面哭泣,可是火山的大喷发却完全不以母畜的意志为转移,大量的把体积惊人的大中的所有存货喷向空中,一波又一波,夹杂着猥亵的屁声,我估计左邻右舍都已听到了这只巨臀的哀鸣。
终于,这场粪雨雨过天晴,排泄干净的粉嫩小正像一只小嘴一样一缩一缩吐出清水,庭院中只有魏贞趴在地上蒙着俏脸的啜泣声。我的距离正好既可以欣赏这个凄惨的美景,又闻不到一丝异味。我灵机一动,从房间的墙壁上取下一根长鱼竿,探出庭院,鱼竿的尖头正好戳在魏贞的小上。羞耻部位被捅,满脸泪水的魏贞被刺激得一声惊呼,上半身从地面抬起。「魏姐,你看你,大便拉得满地都是,还不赶快打扫一下。」
在我的命令下,这个淳朴的农家只好去拿了扫帚畚箕,打扫从自己中喷出的污物。
一切妥当后,魏贞又洗了洗已经被冲得干净的,遵照我的嘱咐,把大朝向我,自己掰开臀瓣,让我欣赏女人最羞耻的排泄器官。
结果却令我失望。魏贞蠕蠕而动的小依旧像针眼一样小,如果是变大也是肉眼看不出的效果。我拍了拍魏贞滚圆的大臀球,说:「魏姐,你的小还是这么小,看来明天要加大剂量。」
这个从小惯于服从男人的弱女子自然没有说不的胆量。我忽然心有灵犀,大手一拍,「啪」一声脆响,把肥得榨得出油的滚圆臀瓣打出一圈臀浪,从抽屉里拿出毛笔和墨水,说:「魏姐,我给你大喷粪的美景起个名字好不好?」
魏贞只能羞耻地发出呜咽声,大却在我的抚摸下像淫贱地摇摆起来,我笑道:「你看你这个这么肥这么大,喷出来的脏东西又那么多,就叫『巨臀粪雨』吧。」
说完我把毛笔蘸了墨水,在她的左右肥大臀瓣上写了「巨臀粪雨」四个大字,黑色的墨水写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兴奋的我把大塞进魏贞的小嘴里,深喉怒爆一枪。
第二天照例在魏贞的小嘴里撒了晨尿后,我迫不及待地准备好浣肠器具。当我把第一罐300CC的液体灌入魏贞的时,魏贞却发出哀鸣:「徐总,徐总,我的肚子好烫、好辣……」
我笑着说:「魏姐,我今天在里混了辣椒水、酒精和香草除臭剂,滋味自然有点不一样。」
魏贞听到自己的肉体被这么下流残酷地整治,顿时哭出来,可是我还是不容情地灌了1500CC液体,比昨天多了300CC,爆发时的气势和规模也更宏大。当魏贞身上的维苏威火山再度喷发、停歇、清理后,我惊喜地发现这个骚奴的口比昨天明显扩大了一些。
就这样,接下来一个礼拜,我每天都要调教魏贞的大,容量一天天增加,到回国的前夜,魏贞的大已能吞下2100CC的液体,看着她哀嚎着缔造出巨臀粪雨的美景,我露出一丝微笑,开垦她的时机快要到了。第二天魏贞穿着OL在飞机上,我把手伸到裙子后把手指放在她的小上打圈,魏贞俏脸通红,饱经调教的大却主动用肉夹着我的手指。
回到久违的家,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魏贞又回归了保姆的本份,擦地、打扫、做饭,忙的不亦乐乎,等到做好了饭,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我宠爱地抱着劳动了半天的魏贞,用手拂了拂她额角的香汗,说:「魏姐,我哪里修来的福气,能找到你这么漂亮能干的保姆。」
魏贞又是高兴,又是羞涩,忽然埋在我的肩上哭了起来。我拍拍她的香背,语气温柔:「怎么了?别哭,别哭。」
魏贞抽噎着说:「徐总,我是个不要脸的坏女人,我丈夫醒来了,我就要回到丈夫身边,我不能再对不起他了,你现在尽情地玩我吧……」
她的话听起来有点语无伦次,两双香艳的长腿却主动地盘在我腰上。
看到这个贤良保守的淑母在我的情话下变得那么主动,我的大早已高高翘起,迫不及待的我把魏贞按倒在桌上,「嗤啦」一下,我把魏贞的OL套裙撕裂开来,露出光溜溜的肥美,我拉开裤子拉链,露出巨大无比的,戳进早已变成泥沼的里,紧窄无比的感觉使我发出一声快乐的吼叫,魏贞满脸潮红地着,我的大以咆哮般的气势直顶中宫,抽回来时带出嫩红的阴肉和的哀啼。我的大手撕开魏贞的套装上的纽扣,粗暴地拽住虽然平躺仍然高耸的雄伟乳峰,把奶头捏的高高突出,似乎要从里蹦出来,下身动作不停,不断地狂猛,弄得魏贞与哀嚎齐飞,顿时一阵闪电击中了我们两人,和阴精同时狂涌而出,心意相通的我们同时达到了!
我抽出大,魏贞顿时像被抽掉了灵魂,委顿在桌子上,两眼迷蒙,似乎失去了焦点。我忽然抬起魏贞的两条穿着高跟鞋的大白腿,以M字形按在与她的头部齐平的位置,说:「魏姐,你把自己的舔干净吧。」
魏贞听话地把头抬起,因为腹部平坦、腰部柔软的关系,很容易地凑到了小前,伸出小香舌,仔细地舔着里流出的主人。我满意地看着这只熟母肉宠下贱的表演,又变得精力满满,忽然有了灵感。我让魏贞保持着自己舔阴的动作不变,从行李箱里拿出从日本带回来的红绳,把魏贞的双腿绕过她的脖子后面,使她大开,然后用绳子捆起来固定好姿势。魏贞现在全身都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美目不解地望着我。
我拿了一支蜡烛,说:「魏姐,你看现在的气氛多好,我很想搞个烛光晚餐,可是缺少烛台,借你的用好不好?」
魏贞还没明白过来,却见我点燃了蜡烛,走到她身前,掰开她的,把蜡烛插了进去。
「呜呜……」
魏贞知道求饶是徒劳的,只能呜咽着接受了插进的蜡烛。
因为她的很紧,所以细长的蜡烛被牢牢地固定住,随着魏贞的呼吸,烛火有规律地一颤一颤摇曳。我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亲手做的人肉烛台,坐在一旁开始了今晚奢靡的晚餐。在我大快朵颐时,融化的炽热烛泪一滴滴滴在美肉熟母丰满的阴阜上,烫得魏贞发出凄惨的哀鸣。等到一顿饭吃完,我吹熄了蜡烛,抱起魏贞来到卧室。魏贞的和极其肥硕沉重,但身体却很轻,因为除了这两个夸张部位,魏贞的身材其实很纤巧,脸蛋、脖子、肩背、手臂、腰部、小腹、小腿,都没有赘肉,真是个极品美。我把人肉烛台放在床边的一张小桌子上,说:「魏姐,今天晚上,你就乖乖做烛台吧。」
说着点燃了蜡烛。被残酷的魏贞流下泪来,可是为了我睡得好,即使烛油滴在上,这个乖巧的美也不吭一声,宁愿把香唇咬出血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