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中的

「西雨姐啊,最近怎么不和我联系啊,下午来我家做spa吧,呵呵,我老公从巴厘岛请来的技师,我们自己在家享受嘛!」「我……我……」陈西雨脑里乱乱的还在犹豫。

「我什么啊,就这么说定了,30分钟后我让司机到你家去接你!你上次还说老公没时间陪你去巴厘岛玩呢,你看现在妹妹我对你多好啊!挂了啊,赶紧准备准备!」「可是……」陈西雨电话还没说过,话筒里对面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声音了。

「这个薛小雅!」陈西雨抱怨了一句,想着自己确实也很烦恼放松下换个思路想想办法也好,只能动身草草的收拾一下,换下衣服,准备赴约。

薛小雅是陈西雨美容时认识的,比她小4岁,今年才25岁,长得到也是很好看美女,爱打扮,喜欢各种彩色的,网眼袜,酷爱短裙,浑身上下弥散着一股妖媚之气。两人私交还不错,有时也会约着出去玩玩。直到上周在一次夜宴上偶遇到她和她的男人。一个微黑精壮的中年男人,特别是望着自己的眼神,如同要将她的礼服拔光的感觉让自己很是害怕。

其实女人总是敏感的,对自己有淫欲的男人总是很容易自我查觉到,更何况在老公告知自己此叫方同的男人有黑道背景起家如今在搞房地产后,再被此男人毒蛇般寻猎的眼神望着的时候,感觉自己化身为小白兔的她,立即找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早早的离席了。这便是之后也不大想再联系薛小雅的原因。

就在陈西雨开始起身收拾的时候,对面挂完手机的女人确实另外一副邪淫的画面,薛小雅正一丝不挂的跪在男人的腿边,开心的邀功。「老公,小雅搞定了!」「好!不错,今天先按计划进行!你个小淫妇,事成后老公我会好好赏你的!」「不要嘛。还有点时间,先预支点嘛,」薛小雅不依,一边发着嗲,一边伸手摸向了男人跨间的,开始上下轻轻的套弄着。

「发骚了啊!先帮我含着,我要射你嘴巴里!」男人伸手将她的头抓向自己的。薛小雅风情的抛了身前男人一媚眼,伸手抬起那还未完全涨大的,在上轻吮了几下,然后又伸出舌尖反复的拨弄着下沿的肉菇。熟悉男人敏感点的她很快就将挑逗得膨大无比坚硬如铁了。

「哦,不错,你的没得说啊,将来有机会试试陈西雨的!」男人在极度舒坦下感慨到。看到自己的男人这时候还在想着其他的女人,薛小雅赌气的不在撩拨他了,张口将已经粗大的吞在口中,嘴唇紧紧的箍着肉身,用力的前后吞吐起来……「哦,好,用力!」男人痛快的享受着……薛小雅臻首在男人的胯间不断起落,享受着她口舌服务的男人的表情则是越来越亢奋,好一会,男人的忽然双手紧紧的按住了薛小雅的臻首,腰部用力的挺动了起来。随着一声低吼,男人在抽动中将爆发的能量尽数射进了薛小雅喉咙的最深处。

薛小雅紧紧的哐住茎身,咕嘟咕嘟的努力咽下男人的,一直等到男人完全射完,才轻轻的吐出了,然后用自己的香舌和的小嘴继续男人清理着上残留的痕迹,最后用舌头卷起余液,尽数咽下。男人望着她享受美味的表情,满意的笑了。薛小雅是他最宠爱的,因为她的特别的好!

待到陈西雨简单的收拾完自己出门时,司机已经在自己家门口侯着了,其实30分钟早已过了,原因很简单,陈西雨在选择出门衣物时犹豫了,想她这样身材的女性自然从来不穿长裤的,只是在挑选时犹豫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黑丝就想到了昨天被的情景,特别是昨天的那条wordford黑色长筒袜更是被两男人扒去收藏,想着上面滴到的白斑,更是让她恶心不已。

其实比起薛小雅来,陈西雨还是个保守的女人,她的也就是黑色与肉色,无奈的她还是穿上了一条法国rex的肉色,柔软的手感、舒适的肌肤感,可惜她已经没有多少心情感受了。

薛小雅的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头发蛮长,棱角的脸庞,高大的身材,看起来到是不错。唯独透过墨镜依然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和他的老板一样,掩饰不了对自己的一丝的淫欲。陈西雨坐进车内时,依然发现他正猛盯着自己抬起的大腿。陈西雨不安的将裙角往下拉了拉,掩盖住自己诱人的,故做镇定的说:「出发吧!」「好的,陈太太。叫我小周就行。」司机恭谨的答到,一边再次扫过陈西雨漂亮的修长,意犹未尽的上车发动起来出发了。

到达目的地后,薛小雅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穿着睡袍的她很热情的过来挽住陈西雨。

「西雨姐,要不要先洗澡?」

陈西雨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了,她望着脸色稍显红润的薛小雅,很是奇怪她为什么这般兴奋激动,殊不知这只是女人交欢后的余韵潮红。

薛小雅殷勤的帮陈西雨宽衣解带,然后两人赤裸着在浴室里一起淋浴,「西雨姐,你的皮肤真好啊!」「咪咪也比我大,嘻嘻,让我摸一下!」薛小雅伸手摸住陈西雨那对丰满挺拔的雪乳,陈西雨的乳房皮肤光滑细腻,柔软又有弹性,入手软玉一样让薛小雅做为女人都为之一荡。

「别闹了,痒呢」情绪不高的陈西雨在双峰被侵犯了好几下,这才反映过来,推开了薛小雅的贼爪。薛小雅眼神闪过一丝疑虑,因为之前两人也有身体接触,陈西雨总是立即逃开,今天却如此反应这么慢。

「西雨姐,你遇到什么烦恼事了?」薛小雅开头疑问到。「没,怎么可能呢」陈西雨立即慌乱的否定到。「好了,我们出去吧!」陈西雨草草的沐浴了一下,决定赶紧结束这话题。

在另外的房间里,薛小雅的男人正在前看着两人沐浴的景象,望着陈西雨绝美的肉体,兴奋的男人感觉自己死蛇般的又蠢蠢欲动起来。

两人淋浴完,来到薛小雅家的室,已然有两位皮肤微黑的女性技师在候着了,「西雨姐啊,这是我老公专门从巴厘岛请来的,今天特别对女性的保养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来,先喝口安神的巴厘岛的花茶。」两人随后脱去睡袍趴在床上,技师打开热水,在两人身上慢慢的淋着,一边淋一边用手在她们身上缓慢的搓着,两人轻松的闲聊着,无奈陈西雨心情低落,到是时常忘记搭话。

「西雨姐啊,不是妹妹操心,你精神状态不好啊,是不是和老公有矛盾了?」「怎么会呢,我们一向很好的!」陈西雨敏感的反驳到。

「那就是觉得吸引力不足,在担心老公在外面花心吧!」薛小雅轻笑到……「不用烦恼,今天有神秘节目啊,他们会有秘方做阴部和漂红哦!保证你更加吸引男人哈!」「啊。做这个……太难为情了……」「还有其他的保养呢,西雨姐啊。既然来了你就安心享受吧」说话间,技师已经开始用热水冲淋两人的,很小心的连里面褶皱都冲洗着。虽然感觉真的很奇怪,不过真的很舒服啊,精神不佳的陈西雨这时也懒得动了,躺在床上享受起来。

随后两人开始在她们的阴部上涂沐浴乳来,从上到下每一寸肌肤都搓的很仔细,享受着舒滑的感觉让两人不由而同的轻声叹息起来。随后技师又拿了一把很柔软的刷子在两人阴部的褶皱上刷着,连一丝缝隙都不放过,甚至连的包皮这里都翻上去刷了,虽然没刷很长时间,敏感的陈西雨已经面红耳赤了,她不在好意思与薛小雅相视,借故转头趴了过去。引得薛小雅吃吃得笑了,却继续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陈西雨成熟美艳的肉体,望着她比自己还要白净柔嫩的肌肤,压成半球状的丰硕雪乳,颇有点嫉妒起来。

洗完外部,技师又换上了一把圆头的刷子,有点象毛笔,但柔软的多,慢慢的伸进了里面。她们的洗的手法很特别,用螺旋型的慢慢伸进伸出。,这种感觉跟不同,没那么刺激,但很让人享受。昨天刚刚享受过的陈西雨忽然又想到了被粗大的情景,她不自然的动弹了起来。

薛小雅发现了她的不自然,开口调笑道「是不是想到老公的了,嘿嘿,西雨姐,这可不是一样的感受,你不要紧张,好好享受嘛!」还好技师加快了动作,抹好了沐浴乳,拿出了一个一次性的头部球形的塑料管,接上热水,慢慢插到陈西雨的里面去,动作轻柔的将里面冲洗干净。

洗完全身后,两人毛巾把为她们全身擦了起来。「西雨姐,你修剪吗?

我可是要的哦,这样会很!才能勾住老公的心啊!」陈西雨默认了,于是技师先用小剪刀将陈西雨的修剪的短一点,然后用蜜蜡涂上后,轻轻的一撕将外侧的去除了,边上薛小雅更是用手摸了一下阴部,毫不羞耻的说到:「挖!很光滑啊,嫩嫩的。手感真好!」「你真……」「啊,羞死人了」陈西雨如同鸵鸟般将自己的臻首埋在双手间,不再理会她了。

「还有漂红呢,据说这秘方能维持好几个星期。想想下面粉嫩的多能吸引男人啊」薛小雅已经开始期待下面的项目了。

说话间,技师已经用手指挑了药,上很仔细的着陈西雨的来,另一只手伸向了她的菊蕾上起来。

陈西雨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摸索过,如此隐私的地方被按了长时间的,很快觉得又股怪异的感觉从内产生。她不安的伸头看着薛小雅,却发现薛小雅正眯眼享受着。为什么她的表情这么享受,难道会让人舒服?陈西雨纳闷着。

疑惑间。技师又开始用水冲洗。然后又换了另外一种药,不过这次不是用手了,而是用一个电池发热的器,这个器形状刚好可以裹住阴部和后面,陈西雨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工具,这才发现原来部位有个拇指大小圆锥体,由于涂了药膏因此很润滑,凸起的柱便很容易插进去菊道内。

「哦!」陈西雨从未试过内如此的饱满充足的被插入异物,内充满了难语的异感,然而更让她无法想到的是,器被打开开关后,一阵又麻又热的感觉从下面汹涌传来。

「哦,啊……啊」身边薛小雅已经轻声的起来,听着她很是放纵的持续着,忽然间,陈西雨也觉得器使她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的敏感,内摩擦却居然也能制造出美妙的快感,忽然间,她感觉到了自己的也湿润了。

「啊……」酥麻的感觉使陈西雨也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销魂的。随着第一声的出口,她忽然觉得这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了。「可是,这真的是挺舒服的。」放开心灵后的陈西雨开始享受起下身的快感来。于是室内,不断的响起两位美女的高低起伏声。

直到15分钟的结束后,陈西雨无力的趴伏在床上,享受着余韵,不愿动躺。技师伺候着她用沐浴乳洗一下,冲干净后又拿镜子照给她看,陈西雨很是吃惊得不敢相信,虽然自己的下身之前还是很鲜嫩的,但如今看来整个阴部都是淡粉红色的,尤其是也变的娇艳欲滴,很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鲜嫩。就连菊蕾的褶皱都变成粉红色了,真的太漂亮了。前面的修剪的也很秀气,一个很美的三角,忽然间,陈西雨产生了一个念头,要是老公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肯定要把忍不住扑上来把我吃了吧?

「西雨姐,你又走走神了,不理我了。」薛小雅到。

「啊?你说什么了?」

「呵呵,下面是精油哦,照当地的古法,精油只有在异性下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因为异性可以从心理上到生理上产生一种变化,会调节内分泌,使女性的皮肤得到很大的改善。放心吧,男的师都是经过严格专业培训的,都定期做过检查的!」「啊……我不要……」想到如此接受异性的,这样也太对不起老公,陈西雨立即反对到。

「别不好意思了!放心,这就是风俗而已!你安心享受就行,看!我给你准备了这个。」薛小雅掏出了一付粉红色眼罩。「乖哦,西雨姐,带上这个看不到就不用害羞了!」经过的陈西雨觉得早就觉得浑身燥热的乏力了,「精油阴部后,由于刺激了阴部,都会充血的,最好的办法是达到,使充血退下,达到彻底的放松,这个对身体非常有益。你不要把这个看成服务,它其实是一种保健治疗」听着薛小雅的讲解,陈西雨忽然发现身体内又一次涌动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刺激感。她顺从的闭上眼睛,让薛小雅带上了眼罩。想到马上来临的异性,忽然间她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整个人都深深的陷入了的追求中。

薛小雅满意的望着陷入混乱中陈西雨,翘唇轻撇,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其实她知道,陈西雨之前喝的花茶里,早已经被下了催情的药剂,通过,陈西雨的性欲已经从根本上被挑逗起来了!

这时候,进来了两个男人,如果陈西雨能看到的话,她便崩溃的发现,他们是薛小雅的情夫方同与司机小周,两人正赤裸的全身,挺着已然膨胀得很是粗大杀气腾腾得紫红色的!

「西雨姐,我去隔壁了,你在这好好享受哦!」耳边传来薛小雅的声音。

「恩」迷糊中的陈西雨甚至觉得少去了一份尴尬而更加的放松了,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白羊一样趴伏在床上,又如同一位等待宠幸的女人,她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又开始湿润了。

小周此时不舍的望着陈西雨那修长笔挺的,曲线优雅的身材,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伸手将薛小雅抱起,搂在怀来,与方同点了一下头,走出的室。方同拍了拍他肩膀,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二人虽无言,小周却清楚了明白了老板的意思「放心!等机会成熟了,会让你享受的!」周伟几年前在方同放高利贷被仇家寻仇时,拼死救过方同的性命,从此方同视他为亲兄弟,别说不能给的,就是自己的女人也愿意与其共同分享,包括他最喜欢的薛小雅,也没少在他们的胯下婉转承欢欲仙欲死,被两人以三明治的姿势同时享受着她的与后庭!

周伟抱着薛小雅走到隔壁,薛小雅一边吐气如兰,一边伸手抚摸着他那健壮的胸肌。「伟哥,是不是还想着陈西雨啊,她这样的尤物,妹妹我都倾心呢,她那傻鸟的老公莫非了?」「来嘛,帮我当成陈西雨,狠狠的蹂躏我吧!」薛小雅因为也早已淫雨霏霏了,她全力的勾引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妹妹的菊花刚刚洗干净过哦,伟哥,要享受一下嘛?」「你的小淫妇!」周伟将她扔向沙发,幻想着身前的女人便是陈西雨,凶猛的扑了上去………随着女人的淫声浪语中,狠狠的挺动起来……这时,另一房间内,温烫的精油已经浇淋在陈西雨的全身,尤其是淋在她圆润丰腴的臀部的时候,陈西雨被刺激得颤抖起来。她完全忘掉了自己正被一个男的服务,只希望的来临。

方同很有兴致的为身下的女人开始,他先用手,把油将陈西雨全身抹匀,抹的很仔细。然后慢慢把手从后面伸向她丰满高挺乳房,因为涂了油的缘故,如此的抚摩乳房,陈西雨感到自己的乳房都已经涨足起来,两粒粉红的乳头更是在男人手指的拨弄下,硬挺起来。她轻轻的扭动着腰肢,迎合着男人对她胸前那对完美玉峰的抚摸。

望着身下的女人已经沉迷在无比性欲中,方同满意的开始一路下顺,开始抚摸向她的玉臀来,入手温软如玉,他满意的享受着丰腴无骨的美臀,一边感慨着身下女人的保养如此之好,一边慢慢的手指通过股沟往下滑到阴部,终于开始陈西雨最重要的禁地了。因为精油的缘故,陈西雨的阴部早已开始发烫,她快迷迷糊糊中,却有种很强烈期待的感觉。她开始扭动,让男人更方面的抚摸着她的,然后钻了自己的花,慢慢的扣弄着鲜嫩的肉壁,轻轻的来回着。

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这样的玩弄,陈西雨感觉浑身像触电一样,一种强烈的刺激从下身散开,流过全身,她的呼吸不断加快,伴随着手指拨弄频率的加快,用力的加深,她的身体开始了抖动,就像是被一股持续的电流连续地刺激着,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最后感觉像飘起来一般。在大脑近乎快要失去意识前她颤抖着喊到:「我……我……我快……快不行了!给我!我要啊!」方同满意的将她抱起摆成了后入式的体位,让陈西雨跪趴在床上,然后将她的大腿分开角度,一边用手指继续轻柔地揉搓她的,一边将自己早已勃起涨大的拨开,慢慢的挤压进去。陈西雨下身也随着他揉搓的节拍节律性的收缩着,一边尽力的扭动着,使得男人顺利的进入了她那早已湿透的温暖腔道内,直到整只全部进入她的身体,深深的插到了自己的肉体内。

「哦」「啊」双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满足的感慨。方同便开始了温柔而有力的,慢慢的进出着身前美的肉体,享受着到手的美味。

陈西雨此时彻底失去了意识,感觉伴随着那个大的,自己在这样的充足感中,浑身飘上了仙境!她大口喘着粗气,嗓子里控制不住地发出了阵阵萎靡的,她拼命的耸动着臀部,迎合着男人的。

方同的双手也不闲着,从后面伸出紧紧的抓着陈西雨那对下垂着丰满的乳球,用力的揉搓着。一边开始渐渐的发力,飞快的进出着女人的身体,每一下到深到花心的最深处,如此的刺激下陈西雨感觉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乳房更是膨胀到了极限,下身的热浪一浪高过一浪,刺激越来越深,突然,她感觉浑身肌肉一下子松弛了,下身开始了控制不住的抽搐,一股强大的暖流传变了全身,大概维持了十几秒!那一刻,那种神仙般的感觉她以前和老公时体验到过终于来临了!

过后,陈西雨觉得自己仿佛开始从仙境缓缓降落,方同却不给她放松的机会,将她抱起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将她美妙的对着自己一柱擎天的,引导着全身无力任凭摆弄的女人缓缓坐下,然后双手抚摸着她那双滑腻柔顺的,享受着软玉在手的舒爽,一边同力向上挺动。

随着体内的挺动,女上位的陈西雨又似乎回到了云端,再次体验到了那种消魂蚀骨的感觉!她摆动着柳腰迎合着身下男人的侵犯,一旦恢复一点气力后,就努力柳腰雪臀不停的筛动迎合着套弄,让更深的透过自己内抽搐的肉壁插入最深的花心,疯狂中她甚至感觉那个令自己欲仙欲死的紧紧插到了她的子宫颈上。如此强烈的刺激,快感也更加一波波的蔓延拍打而来!她的眉头轻皱、眼光迷离,发烫的脸庞胡乱地左右摇摆,一头如云秀发也胡乱的披散开来,优美的波动着。

又一次的到来,香汗淋漓的陈西雨在抽搐中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上位,她轻柔的身体酥软的不盈一握。方同也顺势将她正面放在床上,却不愿放她平静,伸手将她修长优美的双腿高高提起搭到了他的肩上,然后又狠狠的插入了她的后开始了继续的狂抽。

陈西雨的纤腰牵引着拱起,全身形成了一个诱人的弧度,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压挤着自己去迎接体内疯狂的上。早以失去理智的陈西雨已经不在顾及优雅的淑女形象了,她无力的伸手搂着男人的身体,喉间发出的声,一阵强过一阵………「啊、啊!……我…噢!…啊…」陈西雨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突然一顿,全身肌肉再次绷得死紧,刹时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再次疯狂的抽搐抖颤,双条修长的更是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脖子,抽搐中,她又一次了……预先吃过药的方同依旧不泻,他反复的玩弄着陈西雨,放下她的大腿,又玩过了正常体位与侧位,然后又换会了犬交位。就这样陈西雨被他搞得一次次叠起,最终虚脱失去了意识。直到陈西雨在不断的抽搐中达到第六次时,才舒坦得将大股得满满得射入了陈西雨的内。

陈西雨内灌满了方同的,随着他将慢慢的抽出时,大量白色的也由口溢流而出。望着下身狼藉的陈西雨,方同心满意足的赞叹了一声,美丽的美终于被他得到了!下个目标就是彻底的将她变成了一只美丽的供自己淫乐!

慢慢的,陈西雨呼吸逐渐恢复正常,意识开始清醒,担心她会有过激行为的方同便及时收手,将她抱起放入倒满花瓣的浴缸里,然后激动的离开奔向监控室,之前的一切都已被录下,他要再回去好好欣赏一下被自己成功得手得美。

从转入平静得陈西雨享受着香浴,想到自己一向的坚贞,如今却先是被人至主动迎合,又被师挑逗到疯狂,她不觉脑中一片混乱,难道……我本身就是一个的女人?

羞愧万分又思绪万千的她更是觉得无脸见薛小雅,草草的擦干身材,穿回衣服,与她家的佣人提了一下告辞,就匆忙的离开了薛小雅家的别墅,打车离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