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妻小洛

我工作的非牟利镜片公司有一个特色,就是休息的时间比较多,也比较自由,原意是让不同伤健程度的员工享有切合自身的作息时间。同事之间也不会过度热情,不会过度社交,就是怕意外触碰到对方内心的痛处,同事们各佔一个角落休息倒是很常见。于是我向老婆要了她的旧平板电脑,在休息的时间看看短片视频,追看美剧韩剧。老婆虽然答应我不接那家胸围内衣公司的业配,但是我心裡一直萦绕着盛载着老婆胸前两口白嫩布丁的胸围。有一天心血来潮,在午休时点开老婆的专页「小洛–轻美髮日记」,看看她最近在卖什么产品。
我们家虽然经济拮据,但至少不偷、不抢、不骗、不借,全靠老婆那些业配工作,厨房用品、餐厅美食、潮流时装、甚至是短途的亲子旅游等等。看到老婆盈盈笑意的眼睛,嘟起丰满的小嘴,在镜头前推介着不同产品,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我身后是一个又一个身心伤残的同事,我们困在一台又一台的机器前,无法脱身。老婆则与客人隔空对答,她不只用甜言蜜语推销产品,还温柔地与陌生人聊天互动。看着老婆头上的一片天空,无以名之的烦躁便油然而生,我好恨,我好恨没了双腿的自己。然后,我的目光落到一个老婆所谓的友情分享,随手点击进去,页面跳到一个内衣品牌的专页。这个内衣品牌虽然分成好几种系列,但总体来说都是走风为主。我很快就被其中一段短片的标题吸引着。
「美人妻小洛/让老公爽YY的小秘密/这样挑内衣就对了」「小洛」是我老婆的小名,但当她的小名併上「美人妻」三字,然后又来什么「爽YY」,听起来彆扭得直像一个宣传。短片开首,老婆穿着小背心,坐在我家的沙发上来一段开场白。我听着听着,觉得一阵心痛。她从来没有用过桌上陈列着的胸围去讨好她的瘸子丈夫,但我不是怪她虚陈作假,而是,就算她穿上再的胸围,我这个瘸子也不能雄纠纠地把她压在身下,却只能像一条肉虫无助地躺在床上。经过特效剪接,老婆像换衫娃娃一样,身上的小背心,叮的一声,变成了一款黑色胸围。貌似平平无奇的罩杯紧紧包裹着丰满的乳房,但仔细看,密密麻麻的绣花图桉之间,竟然是镂空设计,而且没有承托软垫,镂空的小孔溢出白嫩的乳香。老婆一晃一动间,胸前丰满的乳房在镜头前媚惑地摇曳。如此这般,胸围一个接一个地换到老婆身上,直到第七款,我认得就是之前某一个早上,老婆试穿的那个深紫色半杯式胸围。这七款胸围可谓各有特色,却一件比一件。
到了第八套胸围,画面先出现血色大字:「大招」,然后画面接到老婆用大毛巾挡在胸前,脸上一片猩红,害羞地向着镜头后方询问:「太害羞了!这件真的不行,不录可以吗?」镜头后方一把沉厚的声音响起,笑着对老婆说:「不怕,我不介意。」老婆的丰唇靠往镜头,近距离小声地对着镜头说:「嘻嘻…他装作大方呢!」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对话的意思,老婆已经在镜头前鬆开浴巾,一套酒红色半杯式胸围映入眼帘。同样是半杯式胸围,但这酒红色胸围却比之前任何一款内衣都来得。整片罩杯用上酒红色半透明薄纱缝製,薄纱绣上一株不知名的花朵,花茎从乳房外侧一直生长到乳尖的位置,含苞待放花蕾正好落在乳首上。老婆没有真的全裸上阵,她用上乳贴,不过,她左右两圈大得夸张的乳贴还是非常瞩目。
老婆用心介绍设计上的种种细节,但我的眼光却一直落在她那对雪白的乳房上。我分不清是窗外的太阳,还是镜头后的补光,把她双峰上一丝丝的皮下血管也映照得清清楚楚。我凝神细看,还能隐隐看到老婆微不可察的毛孔。当其他年青貌美的模特儿努力地搔首弄姿,老婆几个漫不经心的动作来得更清纯,更自然。同时,老婆可爱俏脸下的一举手一投足,却又散发着丝丝成熟诱人的。我恨不得马上跳进屏幕裡,用力扯开她的胸围,狠狠地使她臣服在我胯下。不过,那个晚上,我俩吵了一场大架。「妳不是说妳不接那个内衣的业配吗?」「我没接,那是广告,是模拟业配的广告。」
我不了解那些网络广告的生态,一时间听不明白老婆的意思:「啥?」老婆突然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但一闪即逝:「我只是跟着稿唸,一个纯粹的产品介绍,没有放在我自己的专页!」「所以呢?别跟我说你们的名词,我不懂,我只知妳穿着胸围任人看!」我激动起来。「会进去内页网的都是女客人!」一直非常低声下气的老婆也跟着提高声线。「我呢?我不是女人呀!你拍这些片,就…就…就…就…」我不知道是我理亏还是紧张,突然头胪发胀,口吃起来:「就有男人看到!」「不可理喻!」老婆把眼光落在我身后的电视上。看到她冷待我的表情,我忍不住吼着:「你最后那件…件…件…透明的!男人都看光了!你说…说…说…是不是过火了?」老婆从沙发站起来,从上而下地看着我,我看到她双眼凝着一眶泪水:「我过火?我过火?你以为我愿意?我要赚钱耶!我不做,可以,我以后就不做啦!我们一家乞食吧!」看到老婆的泪,我有点心怯:「但只有乳贴,太曝露了……」「我也害羞呀,但我要赚钱养家!」老婆紧握双拳,用力敲在自己的大腿上。
看见老婆紧握的拳头不住抖擞,我心底一软。念想她从一位养尊处优的全职主妇,成为家中经济支柱,我要怪责的应该是那个醉驾的司机。我试着慢慢压下怒意,止息我们之间的争吵。突然,那把藏在镜头后的沉厚男声,穿过我内心的怒火,在脑海中鸣叫着,一腔怒火重新燃起:「害羞?赚钱?你镜头后还有一个男人呢!我、不、介、意!他、装、作、大、方!妳在那个男人面前全裸呀!让他看光整个奶呀!妳还嘻嘻呢!」我看到一行清泪从老婆的左颊滑下,还没来得及细看她的眼神变化,她已经结实地扇了我一个耳光:「他是内衣公司的老闆!」
惊讶、惭愧、嬲怒,多种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我气得站了起来,巴掌用力一挥,却只看到自己的大手仅仅在老婆胸前略过,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贴服地坐在轮椅上,而老婆则定眼看着我落空的大手。老婆嘴裡呢喃着:「你想打我?」看着高高在上的老婆,我顿觉羞愤难当,一腔莫名恨意从心底爆发:「!看…看…看…看什么看!去他妈的老闆!!老闆就可以看妳的!我现在给你钱,你马上拿出来让我看!马上!怎么不动了?哦,对了!赚钱是吧?我这个瘸子没有往你塞钱对不对?老闆的钱你有没有好好接住?」怒火中烧的我还用手托了一下胸膛,下流地作了个捏的手势。「拍」「拍」两下清脆的耳光,一左一右地狠狠地掴下来,我的脸颊瞬间像火烧般刺痛。当我冷静下来,家中早已空无一人。
我独自一人,在四壁之间,过了一段看似漫长的日子。星期五下午,王令德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学校宿舍接我儿子下课,然后两人去了工场找我,要我向老婆好好道歉。我一直以为老婆跑回娘家,原来她一直躲在王令德家中。我老婆的家人头上都长着一双势利眼。当我风光的日子,他们都前呼后拥,到我断了双脚,他们马上露出一双双不屑的目光,这些我全都看在眼裡。想到此处,我更加羞愧得无地自容,老婆在盛怒和痛心之下,竟还为我保住一丝丝的面子。把老婆接回家后,又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我们才重修旧好。不过,这个家的碉堡正以我察觉不到的速度,一点一滴地崩毁。#########################
自老婆回家后,每晚她躺在我枕边,我就忍不住细想老婆口中的「剧本」,那两句对白的含义。「不怕,我不介意。」「嘻嘻…他装作大方呢!」我一直想不通内衣品牌的老闆和我老婆为何设计出这一段对答,像夫妻间的对答。只是,每当想到这裡,我便开始害怕失去老婆、失去儿子、失去这个家,我努力压下内心的不安和疑惑。往后的日子,老婆的业配成了一道微妙的缺口,横在我俩夫妻之间。我不敢过问她的业配内容,而她也不再主动提起,我只能从老婆的专页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根据老婆的说法,她正式接受了内衣公司的业配,光明正大地在自己的专业推介不同种类的胸围,把心得仔细和女性粉丝分享。不知道是灯光的巧妙,还是老婆保养得宜,短片视频中的「小洛」越来越容光焕发。老婆的衣着打扮越来越时尚,而且总带着几分让我难以释怀的。她个子不高,但经过细腻的穿搭,一对本来毕直的玉腿,显得格外修长。过往她总保守地穿戴着保守的全杯胸围,厚厚的垫总是紧紧地包裹着丰乳,现在,在那个所谓的老闆指导和鼓励下,她开始试穿无垫的胸围,暗暗地展露着她天生优美的乳房形状和自然有力的弹性。老婆没有穿上时下少女们既刻意又夸张的低胸装,但她胸前烂漫的晃动,比赤裸裸的曝露更百倍。
老婆越是明艳照人,越是把我反衬得无地自容。我像是一垞肉块,不要脸地缠绕在她身上,肮髒的烂肉渐渐地变得臭气熏天。在大街上,认出「美小洛」的粉丝统统来不及收起詑异、惊讶、失望、怜悯等等目光,只能尽力把目光移到外表醒目爽朗的儿子身上。这班粉丝的目光明明白白地提醒我,我这个瘸子侮辱了小洛的完美人妻形像。往后的周末,我逐渐选择留在家中,也不要沾污老婆神圣的光环。一天午饭过后,我看到一则留言:「原来我跟小洛住同一个屋苑呢!但我太害羞,没有跟你打招呼。想说你跟你老公好登对!幸福哦!」留言下方还显示着为数不少的讚好数目。不过,当我在另一个休息时段再看专页的时候,那个业配的帖子已经消失不见。到了下班时间,帖子又重新上载。粉丝那则留言和老婆突兀的举动,挑起了我心中的那根刺。
于是,我买了几个迷你的监视器,把它们藏在家中密不可见的位置。然后,我打开平板电脑上的APP,在分成四个小方框的画面中确定监视器清晰地映照着饭厅,客厅和睡房。终于来到星期一,我如常上班,但一到休息和午休时间,便马上冲到工场的角落,察看家中的动静。我一边等待,一边抚心自问,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我到底期待着老婆一个人在家中安分守己,自言自语地拍摄业配的光景。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成功捉姦在床,拍下一段老婆与姦夫在我的床上翻云覆雨的淫戏。等了一天、两天、三天,我开始心生惭愧。看着老婆一天天的日常,拍业配、发货、联络新厂家、打扫、洗衣服、买菜做饭,我不禁问自己是不是忘记了感恩。退一百步,老婆有这个条件和别的男人好上,跟我这个瘸子离婚,然后带走我们的儿子。至少,老婆家裡的势利眼都会举脚赞成。不过,这些年来,老婆一直守在我的身边,照顾得这个家贴贴服服。
一个星期后,我差不多忘了监视器这回事。午休时间,我点开了美剧的播放器,再随手点开监视器的APP。饭厅客厅空无一人,只有架设客厅四周的直播设备,还有随意在沙发乱放的胸围。不过,当我把画面调到睡房的即时影像,顿觉胸膛有如被槌打一样,喉头中的一口气转不过来,千言万语堵在嗓门上,噗通乱跳的心室一阵悸痛。我试着告诉自己我是双眼昏花,然后左手扶着右手,强迫自己点击屏幕上的小方框,画面优美地从右下角弹出,变成一个大方框。
看到变大了的画面,我心头一紧,泪珠一滴一滴地掉到平板上。天地一片静寂,彷彿堕进恶梦的尽头。无论我如何撕心力歇地呼喊,四周还是一片死寂。彷彿回到那辆跑车撞断双脚的一刹,然后看着医生们把我完好无缺的腿,一截接一截地切断。最后,我又回到轮椅上,看到放在断肢上的平板,播放着一个身躯雄壮的男人正在紧紧压着我深爱的老婆。老婆白滑的双腿毫无耻感地用力缠着男人的熊腰,纤细的手指不住在男人的虎背上乱划。那个四肢健全的男人,用完好无缺的双膝跪在床上,健全的脚趾蹬踏床铺,一下接一下地向前冲刺。
壮汉向前一蹬,老婆那优雅美丽的五官便夸张地扭出如痴如醉的淫态。再蹬一下,老婆便张开丰厚的嘴唇在男人的耳边放声,彷彿向男人诉说着内的愉悦。老婆过往也曾经在我耳边喊出入骨的,所以,我很清楚,那个我深爱着的女人正在享受着另一个男人的。镜头下,壮汉缓急有序的,巧妙地支配着我老婆的情慾。当壮汉全力抽动熊腰,强而有力地冲击我老婆的,老婆便貌若痛苦地皱起秀丽的眉头,闭上那对腰果弯弯的美眸,咬紧丰满的朱唇,露出一脸若罢不能的淫相。当壮汉放缓腰劲,慢慢地轻轻抽送,老婆则若有所失地定眼看着壮汉,深情地伸出舌头,让壮汉吸吮。二人反覆进行着深情又淫秽的舌交,壮汉突然一挺腰板,那道蛮力夸张地把老婆撞前半尺,然后把我老婆盘缠在腰间的玉腿一左一右地槓挂上肩。老婆还保留着半分耻感,一手捂着双眼,一手横架乳房上,但这样娇羞的姿态只会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果然,当壮汉调好跪姿,便马上快速有力地挺进。肉肉交击的拍打声,此起彼落,连绵不绝。
此时,我终于看清壮汉的脸。藏在梳妆镜后的监视器,乘着窗外的阳光,清楚摄下壮汉近乎完美的侧脸。深邃坚定的眼神,挺拔毕直的鼻樑,薄唇带着永恆的笑意,我认得那个把我老婆压在身下的壮汉,正是我的好兄弟王令德。王令德缓缓弯下腰板,双手撑在床上,把老婆的玉腿压在身下。老婆一直说她的筋骨不够软,每次我这样压下去时,她总是痛得瓜瓜大叫,但此刻,老婆的筋骨奇蹟地柔软起来,像瑜伽大师般对摺着身体。王令德也调好角度,下腰用力一顶,老婆发出一声靡糜烂的淫叫,随王令德受到淫叫声的鼓励,下身用力抽送,老婆也跟着发出连绵不断的浪叫。我切换到另一个监视器的画面,那个镜头藏在床头灯裡,从上而下地稍稍拍到老婆的正脸。在王令德激烈之际,老婆一早就鬆开捂着小脸的手,无意识地把双手到乳房与大腿之间,我很了解这是她的前奏。
在我还四肢健全的时候,每次当我把她送上之际,她总会不自觉地握起晃动的乳房,伸出纤巧的手指捏搓自己的大奶头,激动处甚或会把乳头拉扯至红肿难分。王令德像是早已知道老婆的小习惯般,稍微放慢的速度,顺势把老婆的腿往左右分开,果然一如所料,老婆正在痴迷地拉扯抚弄自己的乳头。王令德弓身用力吸吮着老婆捏在手指间的乳头,然后像是刻意在镜头前,向远方的我卖弄一样,轻轻咬起老婆的大奶头,缓缓向上扯起。深褐色的大奶头首先被拉长至极限,接着是大乳晕呈拱形般扯起,最后,老婆的丰乳也被王令德强行拉扯着。老婆一边皱眉闭眼,嘴裡连连叫痛,但她的手却甘之如饴地托着一双乳房的下方,等待着男人的虐咬。
男人不断左右一吮一咬,老婆原本褐色的乳首瞬间变成血红的大腕豆。王令德重新整理姿势,乔着老婆的大腿膝窝,用力往左右压下,然后示意我老婆自己扶紧双膝。王令德在镜头前握起胯下的巨根,巨根活像一根烫红了的火棒一样向着我和老婆耀武扬威。
老婆用我从未听过,既娇羞又妖媚的声线说:「快点进来哦,大坏蛋!」画面中,老婆双脚依旧放荡地张开,但扶着膝窝的手却从大腿内侧滑到耻丘两侧。我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老婆居然如此下流无耻地用手指扒开大小,曝露出娇羞嫩红的媚肉。过往,老婆一直嫌弃我这个请求,是她自己说这是妓女和A片才会摆出的动作,现在她却如此下流,主动地向王令德曝露自己的。我忘了自己身在工场,竟冲口而出地大叫:「不可以!」
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突兀,打手势向其他工友同事示意我做恶梦,因为说梦话这事在身心受创的伤健人士间见惯不怪。当我回神到平板画面时,王令德早已把塞进老婆的,卖力地抽送着。我一直看着王令德不断挺进,强迫听着老婆此起彼落的淫声浪叫。不知过了多久,王令德从老婆的裡抽出,跨坐到老婆的面前。他一手握住依然怒拔的塞往老婆的嘴裡。藏在床头灯裡的镜头摄下老婆最的一刻。上下倒置的画面突显了老婆娇艳丰满的红唇,男人的在红唇洞口来回往返。直到男人满足地从老婆的嘴裡抽出,拉出一丝丝的浊汁,老婆还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把舔犊着遗留在嘴角上的浊汁。
最后,老婆俏丽的脸无意地正对着隐藏的镜头,露出一脸满足的笑容。我忿然把程式关掉,还没有向公司主管请假,便一口气地冲到大街上。我不停推动轮胎旁的手推环,漫无目的地向前推进。我的眼眶一直凝着泪珠,眼前一片茫茫前路。直至街灯亮起,一位好心的路人截停了我,提醒我双手在流血,我才冷静下来。我定眼望着大街上的行人,一双一对的足肢在我眼前晃了又晃。我不禁垂下头来,对着左右长短不一的残肢苦笑。老婆一脸满足的神态,甜蜜的笑容,不断在我脑海中盘旋。不得不承认,已经无力满足我深爱的女人。在我这副残躯身上,老婆得不到身为女人应该拥有的满足。即使是小矮人,也可以脚踏实地佔有公主,而我却有如一颗冬瓜,半跪半爬地滚到深爱的女人胯间,着她坐到我的上。世上还有什么比更滑稽、更荒谬、更可悲的房事。
我要么选择忍耐,忍耐着往后老婆不断偷汉的未来。要么马上撕破脸,揭穿老婆的肮髒秘密,让自己变得一无所有,失去深爱的女人,失去唯一的儿子。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