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子的国外行

「小姐,请把你的金属物品全部拿出来。」
安检员客气的说道。
妻子穿着高级的洋装,一副商界精英的派头,可她洋装上一共只有两个口袋,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鲍比在安检的另一端,对妻子道:「衣服,让他们检查吧。」
安检处,许多乘客正在排队,有些人站在妻子的身后,离她不过几尺距离,他们不约而同的睁大眼睛,看着这位打扮时髦的ol小姐,慢慢解开自己的洋装,将直筒裙退落脚底,除了脱下的两件外套外,内里竟是一丝不挂。
年轻的安检看着赤裸的娇妻,脸涨得比老婆还红,他发现警报声,是因为妻子乳头上别着的金属名牌,名牌上写着:李美慧,sm俱乐部,见习母狗。
「母狗……咳咳……」安检员似一下激动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不止,挥起安检棒,打在老婆的上,叫妻子快滚。
妻子抱起衣服,小跑着冲过安检,身后传来人群各种的声音……吃过夜宵,鲍比与约翰开车,带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sm俱乐部。
一间形似旅馆的小楼,装修的非常别緻。
鲍比简单的向我们介绍了一下,1楼是表演大厅,2搂左右两排房间,都是调教室,3搂至5搂是客房,供我们这些外国来的游客居住,6搂至7搂,鲍比说暂且保密,要等妻子成为一条真正的母狗后,才能带我们去。
入住客房需要登记,我拿出妻子和我护照,让登记人员确认,然后在入住客人一栏,签上自己的大名,妻子也要签名,但当她拿起笔时,却被约翰阻止了,约翰对着纸上一处需要盖章的地方,朝妻子努了努嘴,然后又瞧了瞧她的。
妻子脸一红,似明白了约翰的意思,她拉起自己的套裙,分开腿蹲到签字台上,登记员笑着,拿起桌边一块长方形的印尼,替老婆的肉屄染上颜色,还将印尼插进湿穴,翻出腔道里的嫩肉仔细涂抹,似生怕遗漏一处角落,直至将妻子的整只涂得红艳艳以后,才让妻子在登记表里,盖上完整的穴印。
拿好的房间的钥匙,鲍比和约翰便向我们告辞,嘱咐我们早点休息,明天将正式开始对妻子的调教。
洗完澡,我和妻子相拥着,躺在客房里的大床上,窗外月色朦胧。
「老公,我爱你。」
妻子幸福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搂紧她,道:「我也爱你,接下来,就当是一次度假。」
「嗯,我会好好享受的。」
第二天,约翰準时的敲响了我们的房门,鲍比没有来,今天只有他一个人。
约翰:「你们準备好了吗?」「ok。」
「那就走吧。」
他带我们来到2楼,走入一间小隔房,拿出一本册子,封面上印着,调教书,几个英文单词,他问我们看得懂英语吗,我和妻子都点头,表示没有问题,这本册子主要是给妻子看的,上面详细说明了一个拥有的权利,和将被剥夺的权利,一些必须履行的义务,等等……「如果你们看好了,就让小姐,把这个戴上。」
约翰拿出一只狗用的项圈,放在我们面前,妻子放下册子,道:「不用看了。」
拿起桌上的项圈,戴在了自己的玉颈上。
约翰看着我,向妻子斜了斜眼睛,微笑道:「真是个性急的女人。」
我摊开双手,表示无奈。
约翰指着项圈上的一排数字道:「从现在开始,你的代号,叫207,你是我们俱乐部第207个接受调教的。」
约翰说完,命令妻子所有的衣服,跪在地上。
他继续道:「从现在开始,只要戴着这只项圈的女人,都必须爬着走路,因为你已经放弃做人的资格,选择了成为一条母狗,所以无论你在哪里,都必须保持的像一条母狗,听明白了吗?」妻子点了点头。
约翰:「很好,接下来一个月,你要完成的形体训练,把你身上多余的赘肉去掉,让你的身材始终保持最完美的状态,并且习惯做为一条母狗,内容包括,吃、住、行。」
他又对我道:「如果你愿意留下来看你妻子上课,便跟着我们,如果觉得无聊,就开我的车,去外面逛逛,我会找两个小姐陪你。」
我想了一下,决定先留下来看看。
约翰牵着妻子爬出房间,又走入隔壁一间屋子,里面装修的好像一间刑房,放着各种sm用的道具,还有狗生活用的道具,狗盆、笼子、洗澡的水池、便便用的沙子,约翰告诉妻子,这里将是她接下来生活的地方,她不再和我一同睡在楼上,因为没有资格。
约翰拿过一条皮鞭,开始教妻子各种狗类的姿势,包括:行走、跑步、蹲、坐、卧等……约翰要求妻子把这些动作,逐一牢记,如果做错,或是没有按照标準,约翰的鞭子,便会毫不留情的落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留下道道红印。
妻子学得很快,约翰说她聪明、而且勤奋,只是有些性急,一个动作还未完全练熟,便迫不及待的想学习下一个动作,因此身上挨了不少皮鞭,但老婆始终保持着快乐。
某日傍晚,妻子结束一天的调教后,我来到她的狗窝,里面臭烘烘的,空气里瀰漫散着一股骚味,地板上一滩滩水渍,似妻子失禁后,洒落的圣水,她正在打扫,不过她没有用手,她的双手被一根皮带绑在背后,妻子挺着腰,分着双腿,正用肉屄间夹着的拖把,拭去地上的尿液。
她擦得很仔细,像个虔诚的小僕人,拖把的木柄戳在她的屄里,随着妻子拖地的动作,在她的里进进出出。
妻子盯着地面,身子前移,却似没注意到身前的墙壁,拖把倏然撞上白墙,反弹的力道,将木柄深深的捅入妻子的,老婆禁不住一阵颤抖,抽搐着夹紧双腿,一大股体液,从她的穴间,顺着木柄,滴滴答答的往下洒落,刚刚拖乾净的地面,又湿成了一片,妻子双眉紧锁,脸上的表情,又似懊恼,又似气苦。
她怔怔的发了一会呆,继而似想到什幺,将拖把的木柄从里抽出,换插进,然后夹紧括约肌,着,继续拖了起来。
「呀,老公你来了。」
妻子全神贯注的拖地,这才注意到我。
「来看看你,今天练习的怎幺样?」「挺好的,就是有些动作,还不是很熟练。」
「来,表演给老公看看。」
「嗯,不过先等我把地拖完好不好?」「让我来替你。」
「不用,一会就干完了,老公,那边有瓶清香剂,在房间里喷一下吧。」
我帮老婆一起收拾完狗屋,妻子鬆开身后的皮带,原来她的双手没有被捆死,皮带只是做个样子。
我:「老婆,你干嘛不用手拖地?」妻子:「这也是调教的一部分,约翰说,让我渐渐习惯用屄来替代手、脚……等其他身体部位,甚至以后让我学会用屄来思考问题。」
我不是很懂,这是什幺意思,问道:「他难道要你以后用来走路吗?」「这不是不可以,老公你来看。」
妻子朝我推来一辆小车,小车的外形,类似杂技表演用的单轮脚踏车,不同的是,它的底轮很宽大,坐上去以后,不会感觉不平稳,小车的座椅同样非常宽大,简直可以同时容纳两只,座椅中间竖着一根金属棒,类似摇桿,妻子试着坐上小车,双脚分别伸入小车两旁的锁扣内,固定住双腿,接着抬起,手指拨开两片,将摇桿插入自己的湿穴。
老婆前后扭了扭纤腰,似做好準备运动,她按下车子一侧的启动钮,向我解释道:「老公你看,如果我朝后撅的话,我屄里的摇桿,就会带动小车,向后行驶,反之,我挪动往前的话,小车就会前进,如果转弯的话,就要夹紧,然后这样。」
妻子说着,做了一个扭腰的动作,车子顺势转向一边。
老婆红着脸,笑道:「怎幺样?好玩吗?」「有点意思。」
妻子接着又拿出许多有趣的道具,一一介绍给我看,两人不知不觉便玩到了深夜,临走时,才想起还没看妻子今天的训练果实,可惜时间甚晚,想想明天再说吧。
几周后的一天,约翰没有像往常一样训练妻子,带着我们去城里逛街,说放鬆一下,老婆穿衣服时,竟似有些彆扭,她进狗屋之后,就一直赤裸,偶尔最多穿一双,现在老婆穿上整套衣服,似有些不习惯了。
来这城市那幺久,我和妻子还是头一次逛街,乾净的街道,独具风格的房屋建筑,绿树成荫,微风夹带着花香,街边的路人或站、或走、或坐,举止悠闲。
约翰选了街边一所露天的咖啡吧,请我们喝咖啡,服务员端上盘子,热情的为我们递上咖啡和一些零食,约翰从碗里拿起一根薯条,对妻子晃了晃,老婆条件反射般的吐出舌头,眼睛盯着约翰手里的薯条,约翰把薯条抛向半空,妻子竟伸长脖子,将薯条咬进了嘴里,约翰满意的拍了拍妻子脑袋,把妻子的咖啡挪到地上。
周围的客人,惊讶的看着妻子移开自己的座位,伏低身子,趴到地上,伸长舌头,像小狗般,舔舐杯子里的咖啡。
约翰从包里拿出项圈,替妻子戴上,又拿出一条毛茸茸的狗尾,老婆顺从的掀起裙子,脱下,在众人不可思议惊呼中,翘高肉臀,扒开自己的,让狗尾上连着的,侵入直肠。
邻桌有个女人看得不禁手一抖,咖啡全泼到了身上,她气得站起身,将咖啡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摔,朝老婆鄙夷的瞪了一眼,拎起包走了。
约翰除下老婆的所有衣服,放进包里,展示般的,牵着老婆,在周围爬了一圈,然后命令老婆蹲好,老婆吐着舌头,两只手分别左右揪着自己胀硬的奶头,双腿向外打开,臀部略微后翘,脚尖踮起几乎成90度,仅用脚趾支撑着地面,妻子完美的动作,让众人的目光,变得更像在欣赏艺术品一般。
众人都看过一轮后,约翰让妻子穿回衣服,除下她身上的装备,放回小包,与我们,在那些人戏谑的口哨声中,离开咖啡吧。
约翰:「喜欢吗?你妻子的表演。」
「嗯,太疯狂了。」
我说着,朝妻子望了一眼,她似不好意思的对我腼腆的笑笑。
约翰:「今天的表演,其实属于调教的一部分,我要让你的妻子,骄傲成为条母狗,习惯做一条母狗,何时何地,都敢于大方的表现出自己,告诉别人她现在的身份。」
我开玩笑道:「那真怕有一天,她会忘记做人。」
妻子:「那你还会要我吗?」「我会买个狗笼,把你养在家里。」
老婆调皮的朝我吐了吐舌头,学狗「汪汪」的叫了两声。
接下来几日,约翰每天带我们出来逛街,让妻子学习当众做好一条母狗,几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已经快到放假的日子,约翰提前给我们定好机票,帮我们买了许多当地的特产、和有趣的纪念品,并告诉我们,下一次回来的时间。
我问约翰,临走前,能不能上6搂看看,我一直对那个地方很好奇,约翰摇摇头,告诉我们还不是时候。
这天中午,我和妻子收拾好行李回国,约翰开车送我们到机场。
妻子下车后,依依不捨的拥抱住约翰,泪水盈盈的道:「谢谢你约翰,让我开心的度过每一天。」
约翰:「你表现的很好。」
妻子放开约翰,然后俯身跪到地上,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用舌头舔约翰的皮鞋。
我与约翰握手道别,「下次见,朋友。」
「一定!」回国的飞机上,妻子与我一直谈论这几月来的经历,我问她最大的感受是什幺,她说是无拘无束。
美中不足的是,妻子说她没怎幺碰过男人,除了与我,和来时飞机上那次被肏外,就只有约翰手里的鞭子了,我开玩笑说,那你今天不如在飞机上找一个男人,洩泻火,妻子朝我笑笑,没有说话。
我们依然在纽约转机,坐上飞回国内的航班,飞机上终于不全是外国人,多了许多黄皮肤的国人。
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坐在我们隔壁,眼睛不时的瞄向妻子,妻子拿着一本书在读,全没注意那人的视线,老婆上身仅一件丝质的外套,酥胸在领口下饱满的凸起,隐约见到乳头的两点,身下短裙几乎只遮住臀部的边缘,露出两条修长的、穿着黑色的。
空姐走过妻子时,老婆要了一杯水,她把书搁在身前的桌板上,喝一口水,继续阅读,将小巧的杯子夹在乳沟的中间,中年男人看着妻子的模样,难以抑制似的用手压了下裤裆。
「你好。」
男人忍不住与妻子搭讪。
妻子朝他微笑了下,然后继续看书。
男人:「在看什幺?」「杂誌。」
妻子随口答了一句。
「介意给我也看一下吗?」妻子大方的将书递去一角,男人伸过脖子来看,霎时间,脸上的表情似凝固住了。
杂誌中间夹着一张相片,相片上女人赤裸着全身,头上带着黑色的皮头套,四肢被麻绳紧紧的缠住,吊在一只狗笼的上面。
男人嚥了口口水,道:「你喜欢看这个?」妻子指着相片,道:「这个女人需要提醒,所以才被绑成这个样子。」
男人不解的问:「什幺提醒?」「提醒她时刻记住自己是一条母狗。」
「你怎幺知道?」妻子翻过相片,相片现出另一面,只见相片上,女人浑身香汗淋漓,她的头套被摘去了,脸上的表情彷彿大病初癒一般,妻子缓缓的道:「我被这样吊了很久,所以很不好受,你看,麻绳紧紧深勒在我的肉里,丘,像一道鸿沟般,嵌在我的肉屄中间,两片被卡得向外翻出,我当时又是痛苦,又是兴奋,乳头情不自禁的勃起,奶头的尖端,用红绳繫了两只金色的乳铃,是不是好像能听见,它在「叮铃铃」的脆响?」男人简直不敢相信,但相片上的女人,确实和她眼前的女人长相,一模一样。
这是我和老婆在临走前的一周晚上,约翰将妻子吊在狗笼子上,绑了一夜后,等第二天早晨,替妻子拍的留念照。
妻子所说的「提醒」,是约翰要求她时刻不要忘记,自己是一条淫贱的母狗,让她以后每天拿出相片来看,提醒自己是一条母狗。
男人的眼神似已对妻子不再尊重,他的手,甚至不规矩的放在了妻子的大腿上。
妻子:「你想让我为你做点什幺吗?」「给我舔老二。」
男人让妻子侧卧在自己的两腿中间,将一条毯子盖住她的脑袋,妻子的头钻在毛毯下面,上下起伏,「嗯……」男人喘息着,舒服的靠上椅背。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