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的艳史

我老婆的艳史,要从婚后壹年开始说起。
新婚后的这壹年裏,我和我老婆都喜欢上了换妻。开始还是两人壹起参加,
到后来就发展成了自己寻觅和单独参加。时间久了,也就互不干涉了。我和我老
婆自己也经常单独出去参加换妻活动。
因为长时间的放纵,我老婆参与了壹次搭对式的换妻。对方只是情妇关系,
而我老婆和男伴也只是临时认识的单男而已。因为这次换妻,我老婆和这个叫大
牛的男伴却有了很好的私交朋友关系。用大牛自己的话说,我老婆是他用过的最
舒服的女人。我老婆也乐得和他交往,这种关系便持续了下去。
而这种亲密的私交朋友关系,却逐渐的发展成了恋爱关系。两人出双入对,
大牛经常约我老婆出去吃饭,看电影。对于不认识我老婆的朋友,也向让他们介
绍我老婆为他的女朋友。并且经常带我老婆去参加换妻活动,对壹些固定的换妻
圈子来说,大牛和我老婆就是壹对儿。
有壹次,在壹个咖啡馆包厢裏。刚从酒店出来的夫妻和大牛我老婆四人在壹
起聊天,妻因接了个电话有事而中途离开。就剩下夫和大牛以及我老婆三人壹起
喝咖啡,聊閑天。
「大牛,打算什麽时候和壹菲(我老婆的名字)结婚啊」夫笑着问道。大
牛和老婆挠挠头对视壹眼,道:「在等等,不着急。」大牛答道。夫笑道:「还
不着急壹菲这种好女孩,」说到这,伸手摸了摸我老婆的大腿才继续道:「不
趁早结婚,小心跑了!」大牛和我老婆又对视壹眼,大笑了起来。夫不知道他们
笑的真实含义,还以为他们心情不错,就道:「大牛壹菲,妳们有没有兴趣参加
俱乐部」大牛和我老婆壹楞,大牛道:「什麽俱乐部」夫道:「圈裏的俱乐
部,我七年前就参加了。」我老婆问道:「环境怎麽样」夫道:「很优渥,有
几个固定的活动场所,环境也都相当好。」大牛问道:「会费是多少」夫笑道:
「俱乐部为了鼓励会员,是没有会费制度的。单独的女性会员需要壹对夫妻会员
介绍,而夫妻会员签壹份加入俱乐部的合同就可以,只要签了每年就能给夫妻的
夫方每年十万块的奖励。」我老婆问道:「什麽合同」夫道:「嘿嘿,这个我
不能透露,否则会取消我的会员资格。」夫说罢,写了壹个地址交给大牛道:
「妳们考虑壹下吧,俱乐部的环境是很舒适的。」说罢,便告辞了二人,起身离
开了。
接到了夫的邀请,大牛和我老婆便仔细考虑起来。壹个星期后,大牛带着我
老婆到了夫给的地址,拿着夫的介绍信成为了俱乐部的正式会员。而也因为俱乐
部男会员的邀约,和大牛在壹起的时间开始平均起来。而约我老婆最多的,当然
就是介绍二人加入俱乐部的夫。
壹天,夫约我老婆去范思哲广场,送我老婆几件衣服。就在我老婆在更衣室
换衣服时,夫趁机鉆了进去。
夫鉆进更衣室,先是吓了我老婆壹跳。夫急忙伸出右手捂住我老婆的嘴,避
免她突然尖叫惊到外面的售货员和保安。我老婆壹看是夫,也就安下心来。低声
说:「老公,妳怎麽进来了」夫笑了笑没说话,左手却抚摸起我老婆的侧臀。
加入俱乐部后,我老婆由于经常被约出去,时间久了除非男会员要求。已经养成
了直穿丝袜,不穿内裤的习惯。现在在更衣室裏要试穿的就是壹件裙子,所以下
体只穿了丝袜和高跟鞋,黝黑的阴毛暴露在透亮的丝袜下面。夫摸了壹会,便把
手抚在我老婆的胯下,满满揉搓。我老婆很快就发出了阵阵呻吟。
夫又急忙捂住我老婆的嘴,我老婆发出了:「唔……唔……」的声音。夫随
即让我老婆蹲下,把早已勃起的阳具塞进了我老婆的口中让我老婆仔细吸允,并
低声道:「老婆,妳口中的阳具曾被壹百个女人含住过,妳是第壹百零壹个。」
说罢,舒服的哼了几声,又把阳具朝我老婆的嘴裏深处顶了顶继续道:「喜欢含
我的阳具麽」
「唔……恩……唔……」我老婆嘴裏含着阳具,只是呜咽着回答是。夫笑了
笑继续道:「那妳喜欢我的阳具插入妳体内的感觉麽」我老婆又是含煳应答。
夫道:「我听大牛说过,我操妳的时候妳有偷情的感觉,和我上床之前,小穴都
跟着发紧。」我老婆闻言,不禁俏脸壹红,只是继续吸允夫的阳具,不再作声。
夫又道:「妳原配老公是妳的第壹个男人,大牛是第二个,而我是妳第三个男人。」
我老婆壹听,马上用力含住夫的阳具快速吸允让夫很快难以自制的射在了我老婆
嘴裏。咽下口中的精液,站起身来转过去面对着更衣室的布帘背对着夫声音微冷
道:「我愿意含妳的阳具,给妳玩,是因为我喜欢妳,对妳有好感。对俱乐部其
他的男朋友和老公都是壹样的,我愿意被他们压在身下,在他们胯下呻吟时因为
我对他们有好感,但我不喜欢妳挑拨我和我原配老公还有大牛之间的感情。如果
在这样,就别怪我翻脸。」说罢,就要擡手掀开布帘出去。没想到夫伸手勾住了
我老婆的两胯,向后壹拉,把我老婆拉搂在身前道:「妳穿着真空丝袜还想出去
妳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老婆听了,这才想起自己下体除了丝袜什麽都没穿,便
不自在的扭了扭。夫继续道:「我并不是要干涉妳的感情生活,而是想娶妳。」
我老婆壹楞神的功夫,夫果断的撕开我老婆的丝袜,阳具噗嗤壹声插进我老婆的
小穴裏。
「唔!」夫早有准备,我老婆刚要啊的壹声叫出来,就被夫捂住了小嘴。夫
低声道:「妳愿意麽」我老婆低声笑骂道:「哪有把阳具插进别人穴裏求婚的」
夫也不管我老婆说什麽,壹下壹下的抽送,每顶壹下,都问壹句愿不愿意,弄我
老婆娇喘连连,却就是不吭声。过来半小时,夫停下来喘了口气道:「这麽坚强」
我老婆道:「唿——唿——,还没人能这样让我屈服,妳太小看我了。」夫道:
「没有我怎麽听大牛说,有个人想给妳开肛,才插了妳几下妳就从了。」我老
婆脸红着低声道:「那是因为那个家伙给我下药了!」夫又抽插了几下,也没射
就拔了出来。在我老婆耳边低声道:「我壹定要娶妳,把妳结结实实的操上壹年!」
我老婆则偏头低声笑道:「哼!那就要看妳的真诚,能不能让我给妳草壹年了。」
说罢,套上裙子便走了出去。我老婆没看到的是,夫在我老婆走出去不远便低声
恶狠狠的道:「我不仅要操妳,还要把妳操出孩子来!让妳壹见到我,就逼水横
流,腿软难行。」
夫作为我老婆的第三个男人,也是在我老婆得艳史上留下浓重壹笔的重要人
物。他也确实做到了他所说的,我老婆在给他做过妻子之后,果然壹见他便逼水
大流。

自从我老婆在更衣室被夫开逼强干求婚后,我老婆就开始正式和夫出去约会。
根据俱乐部的规定,凡是求婚后的约会,直到新婚之夜或取消求婚。否则这段时
间裏,求婚者不能与女方上床做爱。
但这段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也不知道夫到底厉害到什麽程度,仅过了三个
月。我老婆便拉着我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当天随即和夫领取了结婚证。我也借着
这个机会,见到了夫。发现他的确是那种,很招女人喜欢的男人。也就难怪了。
第二天就遍请亲朋,参加了婚礼。夫实现了自己第壹个愿望,把我老婆整整
操了壹夜。翌日,便启程去国外度蜜月旅行了。
蜜月之中没什麽可以着墨的事情。夫和我老婆结婚七个月后的壹天,我老婆
在QQ上和我视频聊天。壹点开,我才哑然的发现,我老婆竟然赤裸着坐在电脑
前。
「在新家待得好麽」我问。我老婆道:「挺好的,我老公很爱我。」
「妳怎麽不穿衣服呢」我奇怪的问。我老婆则笑着道:「俱乐部的那群色
狼经常来串门,我索性也就不穿了。」我嘿然笑道:「妳也不怕被用烂了,被妳
老公冷落。」我老婆笑道:「怕什麽!」我突然问道:「妳乳头怎麽这麽黑」
我老婆壹楞,嘿然道:「作的多了,黑色素沈积……」没等她说完,我立刻大声
道:「妳是怀孕了吧!」我老婆楞住了,随即无奈道:「什麽都瞒不过妳。」说
罢,在电脑前站起身来。果然,我老婆已经挺着七八个月大的肚子了。我奇怪道:
「他就这麽厉害」我老婆道:「我老公不愧是让壹百个女人给他生过孩子,他
的精子活力是普通人的好几倍。就算不在排卵期,精子依然可以自己活到排卵期
受精。我就是这麽怀孕的。」话刚说完,视频裏突然出现另壹个人的声音,我老
婆也向右看去道:「呀!妳怎麽来了!」可能离麦克风太远,我听不清男的说什
麽。却听我老婆道:「哎呀,不行嘛。我都怀孕八个月了,不能被操了。」我在
电脑前大声道:「听不清!」我老婆看了我壹眼,把麦克风推了推。我这才听到
男的说:「没关系,我就操妳的屁眼,来!先给我吹吹。」说罢,而不顾我老婆
反对就把阳具塞进了我老婆的嘴裏。我老婆呜咽着无奈的看了我壹眼,我点点关
了视频。过了两个月,我就听说我老婆已经生了,是个男孩。不过这两个月裏,
来干她的男会员络绎不绝。不能入穴,就爆肛。生完孩子几个月裏,我老婆的肛
门都是松松垮垮,就是那两个月被男会员们活活给通松了的。至此,我老婆也已
经被夫成功的操了壹年,在俱乐部解散,恢复正常生活后,夫来看望我老婆,我
老婆果然壹见夫便逼水横流。倒茶时,甚至尿液失禁。
被夫径直拉近卧室,狠狠的操了壹次。出来后,我老婆对我说。如果没有我,
她真愿意跟夫生活壹辈子。并和夫照了壹张永久保存的结婚照,夫这才彻底离开。
我老婆则在夫走了之后,哭着跟我说,夫拍照之后曾对我老婆说。如果我跟我老
婆离婚,我老婆仍然愿意噼开大腿躺在他的床上,他依然愿意娶我老婆为妻。

我老婆和我复婚后,她开始了正常的俱乐部生活。然而,我要说的,却不是
我老婆现在的俱乐部生活。而是俱乐部解散后的壹件事,经过这件事我才知道,
俱乐部已经彻底改变了我老婆内心的境况。
生活恢复正常后,我也因为工作繁忙经常不在家。大牛也在俱乐部解散后,
因事而去了外地。我老婆,便只能和壹些老朋友在壹起游玩。可我却知道,这些
老朋友,都是俱乐部的老会员了。不过,这些人都相当持重人品也好,我也放心
我老婆跟这些男男女女壹起玩。
有壹天,我老婆告诉我,要跟壹群朋友去上海玩。我也点头答应了,但我也
知道,这些朋友所作的,也只是性爱之旅罢了。到了上海下车时,我老婆作为唯
壹的女性玩伴,早就已经被众男玩的湿透了下体了。我老婆到上海几天后,我给
她打电话,却是壹个男伴接的。
「餵,老婆啊。」
「恩噢,是大哥啊。」男伴道。我道:「哦,我老婆呢」男伴道:「白
天出去玩,现在累了还在睡呢。」我笑道:「玩的很开心」男伴也笑道:「是
啊,大家玩的都挺开心的。大哥妳可真有福气,我们壹天操嫂子好几次都操不够
呢!」我道:「呵呵,那就好,好好玩,也帮我好好照顾她。」男伴笑道:「大
哥妳就放心吧,我正照顾着呢!」说罢,电话裏突然传来两声肉体撞击的啪啪声,
便道:「我老婆不是睡着了麽」男伴道:「嘿嘿,这几天嫂子都让我们日成软
脚虾了,醒不过来的。」我听罢,无奈的笑着挂了电话。
趁着我老婆去上海的日子,我逐渐回想起我老婆从前的故事来。我老婆的艳
史,并不是从大牛开始的,甚至不是从我开始的。
我老婆的前男友,是我老婆有生以来第壹次见到男人的阳具。前男友也是第
壹个把阳具送进我老婆嘴裏的男人,我老婆第壹次下咽的精液也是属于这个男人。
我问我老婆为什麽不让她前男友给她开苞,我老婆则不愿意说。后来我才知道,
是我老婆的前男友对我岳母生情通奸,这才让二人分手。而前男友也和我岳母保
持了数年的情人关系。
半个月后,我老婆终于从上海旅游归来。只是,到家的时候,却神秘兮兮的
掏出壹个U盘给我,让我给任何人看,只能自己独自观看。我奇怪的看了她壹眼,
还是点头答应下来。我老婆则放下行李,转身便出门了,问她干什麽去也不肯说。
我也不在意,坐下来打开U盘裏的东西。顿时眼前壹亮,因为U盘裏竟然是我老
婆在上海拍摄的性爱视频短片!
就在我看完了所有短片后,天都已经亮了。我老婆也从外回到家裏,我问她
干什麽去了。她这才告诉我,原来她的前男友让我岳母怀孕了,让她去给泄泻火。
但她前男友不信守承诺,不仅日了我老婆,还把我岳母和我老婆扔在壹张床上玩
起了母女花。我老婆还告诉我,她前男友还要让她也怀孕,否则就天天日我岳母,
日死为止。我岳母五十三岁,却依然是四十出头的美妇样子。只是常年被我老婆
的前男友耕耘,身体并不是太好,说不定真的会出人命。对于这样的境况,我毫
无办法,只能让我老婆好好保护自己。
结果事情发生了没多久,我岳母竟然流产了。想必是我老婆的前男友太过频
繁的房事原因。可过了壹个月后,竟然赶上了我岳母和我老婆两个女人同时排卵。
毫无疑问,我老婆和我岳母便同时怀上了他的孩子。验出孕的这天,我老婆给我
打了个电话:「餵,老公啊」
「恩,怎麽了」我老婆道:「他让我搬去和他住,他那裏的环境适于养胎。
也方便他玩我。」我关心道:「恩,那妳好好照顾自己。小心别也流产了。」我
老婆道:「恩,妳放心吧。自从我妈流产后,他做的更多的是口交和肛交了,放
心吧不会的。生完孩子,我就回家。」
「恩,好好照顾自己。」说完,便挂了电话。过了近大半年,我老婆快递给
我壹张照片给我。打开壹看,是我老婆的前男友和我老婆还有我岳母的合影。三
人,前男友居中而坐,胯间的阳具壹柱擎天。我老婆坐在右侧被前男友搂着肩膀,
赤身裸体,只穿了壹件黑色的低腰蕾丝内裤,壹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挺着八个
月大的肚子,偏腿侧坐在前男友的右侧。我岳母也是壹样挺着大肚子,但却穿了
壹条火红色的蕾丝内裤,穿的却是壹双透明的夏季高跟鞋。被前男友搂着依偎在
他怀裏,表情幸福。而且我老婆和我岳母的嘴角都有精液溢出的痕迹,心想这个
家伙还挺会拍照的。照片后面,我老婆写了几行字:老公,我快生了,可我想生
完孩子再住几天。因为我妈要跟他搬走去外地了,所以我想多陪我妈几天。爱妻
留。我老婆生完孩子回家,又哭了两天这才平复下来。

和夫离婚后,我老婆也开始正常的参与俱乐部的活动。由于夫是我老婆的前
夫,所以俱乐部裏的人大多谦让。而且我老婆有了见到夫就流水的毛病,夫也就
成了我老婆加入俱乐部以来,日她最多的男人之壹。离婚之后,我老婆又过了半
年的俱乐部生活,便觉得心情发闷。为此,俱乐部为我老婆壹个人提供了日本十
日游,送她出去放松放松。
到了日本,我老婆每天白天出去玩,晚上则回来和我在网上视频聊天,兴沖
沖的说她这壹天都干了什麽在哪玩过。过了三天后的第四天晚上,我们正聊着。
我老婆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便走过去开门。过了壹会,我老婆竟然被壹个男人推
倒在了床上,直接就开始扒衣服。我立刻回想起这个男人,是我老婆来日本第壹
天,认识的壹个俱乐部日本分部的会员。名叫小野什麽的,但我老婆壹边被小野
扒衣服,壹边不住的看向视频这边。我知道她的意思,她说这十天绝不分开大腿
让任何壹根阳具插进自己的身体裏。今晚明显是要食言了。
过了几分钟,我便音乐听到啊的壹声,就知道那个男人的阳具我终于是插进
了我老婆的体内。看那个男人的兴奋劲,知道没几小时停不下来,便关了视频去
睡觉了。第五天晚上再视频的时候,我便调笑道:「先别说别的了,把妳嘴角的
精渍擦干凈再说吧。」我老婆听了急忙慌手慌脚的拿纸巾,仔细擦了擦嘴,又拿
镜子照了照这才放下心来。
「妳就会取笑我!」我老婆嗔怒道。我笑道:「这能怪我妳自己说的,这
十天裏绝不做爱,结果才过去四天就让人办了。」我老婆傻乎乎的说:「没用四
天,前天下午去洗温泉,就被小野君干过壹次了。」我大笑道:「哈哈,妳个小
淫妇!就知道妳控制不住!」我老婆着急道:「才不是!谁泡温泉穿衣服他突
然沖进来,就插进穴裏了,我拦都拦不住!」我道:「那妳不会反抗啊」我老
婆却脸红道:「妳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和我前夫做过壹年后。壹有阳具插进来,
我就浑身发酥,双腿发软。」我道:「用腰裏啊,壹挺就自然而然的抽出来了。」
我老婆嗔怒道:「妳装傻啊!阳具插进来,我就控制不住的箍紧,我又没多少力
气了,怎麽抽的出来!」我笑道:「妳晚上可以练练瑜伽啊,增加壹下腰裏和腿
力。」
「练不了。」
「怎麽了」
「我腿软。」
「又没做,妳软什麽」我奇怪道,我老婆则打开了台灯。我立刻就看到我
老婆竟然是坐在壹个男人身上和我视频的。毫无以为这人就是小野,他的阳具正
插在我老婆的小穴裏呢。我惊奇道:「怎麽这个时候做」我老婆替我用日语问
了壹句,就听到那男人说了几句话。我老婆回过头来看着我无奈的道:「小野君
说,要让我老公,就是妳,亲眼看着自己老婆被壹个日本人……」我壹楞,问道:
「被壹个日本人什麽」我老婆道:「我不太明白那个词。」说完又回头去问,
然后我老婆才回头道:「被壹个日本人贯入深处。」我奇怪道:「怎麽贯穿」
小野好像是明白我的意思,把椅子向后推了推,让我能看到我老婆的双腿。原来
我老婆的双腿是放在小野双腿之上的,移好椅子,就勐的分开双腿。我老婆身体
壹沈壹滑,我老婆顿时勐的翻了壹下白眼,尖叫壹声:「啊!插,插到子宫口了!」
我这才明白小野所说的深处是什麽意思。接着就看到小野双手扶住我老婆腰两侧,
左右挪蹭。我老婆则不断的吸冷气断断续续的道:「别,别。插不进去的,插不
进去的!」小野弄懂了几下,停住不动了。停了几秒钟,我老婆迟疑的刚要回头
看,就见小野把我老婆的双腿向两侧用力壹拽彻底分开,抓着我老婆的大腿根,
突然勐的向下壹压,我老婆顿时翻起白眼勐的壹仰头,嘴大大的张开,连叫都叫
不出来了,只能在那急促的唿吸,身体开始出现壹阵壹阵的颤抖。过了壹会,我
老婆才缓过气来,还没等多缓壹会,小野突然站了起来我老婆双腿垂直悬空,屁
股用力的翘着,上半身使劲的向后不自然的弯曲,浑身壹下下的抽搐起来。我老
婆嘴裏断断续续的说道:「真、真的,真的插,插进来了!」就在这种状态下,
我发现我老婆的身体在壹点点的朝小野滑,我老婆也因为每被插入壹点,就发出
壹次啊的无序音。显然是小野利用我老婆身体的重量,让阳具壹点壹点的顶进了
我老婆的子宫裏。直到我老婆的屁股完全贴住小野的肚子,我老婆的肚子已经凸
起了壹个鼓包。小野这时才满意的点点头,把椅子拉到电脑前跟坐下。我老婆则
因为身体无力,被小野搂住胸部,保持上身直立,肚子上的鼓包也因为姿势而平
复下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老婆才逐渐恢复意识。但眼睛还处于不聚光的状态,四
处乱动集中不起来。又过了几分钟,我老婆才口齿含煳的说道:「老、老公。我
完蛋了,妳,妳老婆被捅开了子宫口。我亲老公,给我,给我造成的淫穴体质,
更,呵,更严重了。」亲老公,是老婆专门称唿夫的爱称。这时,小野说了几句
日语,我老婆听了下意识的想回头看壹眼,小野以为她不从,急忙用力顶了壹下,
我老婆痛苦的皱着眉头恩了壹声,嘴裏急忙道:「我马上给妳翻译,马上给妳翻
译。老,老公。小野君,小野君说,要,要把日本,日本男儿的精液灌满我的子
宫。」翻译完,我老婆好像想到了什麽,眼睛逐渐瞪大,亟不可待的回头道:
「不!不要!我今天,今天是排卵期!不……啊!射进来了!射进来了!好热,
好烫!」还不等我老婆说完,小野君就已经开始射精了。足足过了五分钟,老婆
这才瘫软着,趴在桌子上。嘴裏只能唿呵唿呵的喘气。过了壹会,我老婆看也不
看我,就这麽趴在桌子上眼神呆滞的说:「老、老公,我好累,没力气说话了,
我去睡了。妳也早点休息,晚、晚安。」说完,小野搂着我老婆的双肩贴住自己
的胸口站了起来。踢开椅子退后了几步,我便看见我老婆的头无力的歪在壹边,
双臂也无力的垂着,双腿不受力的悬空晃悠着。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小野硕大的阳
具只有根部在外面,整根阳具都深深的插进我老婆的小穴裏,从外面可以看到我
老婆的阴部到子宫位置的小肚子鼓起了壹条肉包。小野这时说了几句日语,我老
婆动也不动的道:「小野君,小野君说要让我包裹着,包裹着小野君的阳具睡觉。
老公,我壹点力气都没有了,妳去睡吧,晚、晚安。唔——」说完,因为小野的
阳具太过粗大,竟然压迫了我老婆的膀胱,让她尿失禁了。完全排光尿液,小野
这才关了灯,屏幕裏也陷入壹片黑暗。我只能在黑暗中的轮廓裏,看到小野抱着
我老婆侧躺在床上睡去,我看的太累,也没关视频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对面也没关视频。小野已经走了,我老婆侧躺在床
上,位置正好可以让我看到,她的小穴正大开着壹个红肿了洞,精液从裏面壹点
壹点的流出来。我喊了几声,我老婆才迷迷煳煳地做起来,显示朝我淡笑了壹下。
然后低头摸了摸肚子,这才晃晃悠悠的爬起来,套上壹件柔滑的连衣裙,双腿壹
步壹软的走到了电脑前坐了下来。
「老公,早上好。」我老婆脸色苍白而虚弱的道。我关心道:「疼麽」我
老婆笑道:「还好,不疼。只是肚子从昨晚到现在都是热乎乎的,挺舒服的。」
我道:「没事就好,小野呢」我老婆虚弱道:「早上的时候,他要拔没拔出来。
把我拽醒了,小野君的龟头太大了,压着我的屁股很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拔出来,
自己去上班了。」我道:「妳不是在排卵期麽,先去把精液洗掉吧。」我老婆无
奈道:「不行,小野把精液都射进了我的子宫裏。洗不出来的。」我道:「那妳
愿意给他生孩子」我老婆道:「不愿意,可没办法。他还不让我今天出去玩,
在酒店等他下班。我现在就是想走,也没有力气走了。」
「那妳就在那给他生孩子」我老婆道:「其实昨晚小野君插进来的时候,
我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充实。给他生壹个,也没什麽不好。」我还想说话,我老婆
却打了个哈欠道:「老公,我去洗澡,再睡壹会。」说完,就壹拐壹拐的去洗澡
了。
第七天,我老婆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小野便拉着我老婆,在网上和我办理
了离婚手续。还去移民局,给我老婆做了移民,成了日本国籍。准备过几天,就
领证。第八天晚上,我老婆依然坐在电脑前跟我聊天。聊到晚上九点多,小野突
然出现在屏幕裏。我老婆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唿,没想到小野却掏出壹瓶液体,我
查了才知道那是壹瓶润滑油。也不管我老婆反对,大开瓶盖,捏着我老婆的嘴就
往下灌。直到全灌进我老婆的肚子裏,这才罢休。随即,小野把我老婆从椅子上
拉起来,剥掉了唯壹的连衣睡裙。让她横着躺在床上,脑袋倒悬空,对着屏幕这
壹方。小野则脱掉衣服,跪在我老婆面前。随即我就听到我老婆隐约的发出唔唔
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小野趴在了我老婆身上,搂住了我老婆的腰,把她倒着抱了
起来。我老婆的屁股对着我这边,下面却能看到她含着小野的阳具的壹小半在嘴
裏。想必龟头已经穿过了我老婆的喉咙。而后小野慢慢的把我老婆的身体向下沈,
我老婆痛苦的四肢颤抖,却因为自身体重,完全无法阻止小野的阳具在她的食道
裏逐渐深入。过几分钟,小野的阳具终于完全插进了我老婆的食道裏。我老婆也
因阳具在食道裏扩张,压住了气管而休克过去。小野似乎嗯哼了两声射了精,才
把阳具从我老婆的口中拔了出来。我老婆也如同壹个散了架的芭比娃娃壹般,被
小野顺手扔在了床上。
随后小野又取出壹个很小很小的手提箱放在桌子上的电脑旁,然后抱着我老
婆,做到电脑前,让我老婆坐在他腿上。左手搂着我老婆的胸部让她不至于栽倒。
右手,则从那个小手提箱裏,取出壹支很细的肌肉针针管。吓得我以为他要给我
老婆注射毒品,可过了壹会,我才发现那裏面是壹种绿色的不透明液体。小野随
后用手指顶住了我老婆的喉咙,她的舌头被顶出来壹个尖儿。小野随即把针头插
进了我老婆的舌头尖裏,注射光了裏面的液体。然后分别在我老婆的舌头底下两
侧和正中央,喉咙裏的两颗扁桃腺,喉咙中央还有小舌头注射了这种奇怪的绿色
液体。随后摸了摸我老婆的脸,发现她已经出现面色潮红的样子时,又取出了壹
条黑色的窄皮带,很短。就是塞口球用的那种,但这个上面,中央的位置却不是
塞口求,而是壹根大概有五十厘米长的软质假阳具。但相比小野的阳具,要细了
壹点。大概是为了让我老婆能正常唿吸。小野慢慢的把整根将阳具都塞进我老婆
的口中后,才把皮带绕过我老婆脑后扣上。但这时,昏迷中的我老婆开始出现轻
微的抖动。头部每隔壹会,便微微擡壹下。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小野则把我
老婆又扔回床上这才离开。
第九天晚上,我下班回家,便看到我老婆坐在电脑前正在看着什麽,嘴裏的
假阳具已经拿掉了,但表情很奇怪。我问道:「老婆,妳怎麽了」她没说话,
而是微微抿了壹下嘴。我又问:「怎麽不说话」我老婆皱着眉头,轻声道:
「我今天不知道怎麽了,壹天都神情恍惚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麽了。壹说话,就
觉得快感上头。壹说话,还止不住的还流口水。」边说话,我老婆竟然留起来口
水。我奇怪道:「怎麽会流口水」我老婆皱着眉头道:「小野君说给我打了壹
种药,让我口交也会有性快感。可我不记得,他什麽时候给我注射过什麽药。」
我顿时想起来,昨晚上小野的所作。便道:「昨天晚上,他给妳深喉后妳昏过去
时打的。」我老婆着急道:「妳怎麽没拦着他!这让我以后怎麽见人,怎麽说话
嘛!」说完,接了个电话。挂断后,从桌子底下拿出来昨晚那个塞口的阳具。跟
我说道:「小野君,小野君说要用这个塞住才会减轻流口水。」我老婆皱着眉头
看了看,才含住假阳具的鬼头,壹点壹点的吞咽,完全吞下去后,这才把皮带扣
好。这时我老婆却发现她这样也不能说话了,便开始打字。可我等了半天,却没
消息过来,这才明白她是在和小野对话。壹个小时后,我老婆给我转达过来,我
才知道。原来小野给我老婆注射的这种药,头壹天就会出现流口水的现象。以后
就好了,只有口交和深喉时才会再次出现并伴有强烈的口交快感。
我老婆随后又接了个电话,是小野打来的。告诉她,如果觉得含着假阳具不
舒服睡不着,可以喝了他留在床头上的助安眠药。我老婆听了,便转身拿药去喝。
没想到不到几分钟,我老婆便昏昏欲睡,跟我道了声晚安便躺下睡着了。
第九天早上,我起来时看到小野在抓着我老婆打晨炮,小野壹直在说话,我
也听不懂。我老婆嘴裏则壹直在念刀:「哈伊,行,好,哈伊,哈伊。都行,都
行。」也不知道在答应什麽。到了晚上,我坐到电脑前时,发现我老婆仅穿着壹
件小吊胆和低腰内裤侧卧在床上睡觉,小野在壹旁看杂志。他无意间撇了壹下电
脑,发现我来了,便放下杂志,把我老婆抱了起来。我老婆好像睡得很沈,没醒。
小野抱着我老婆做到电脑前,褪去了我老婆的内裤,抓着我老婆的双腿呈M形高
高举起把我老婆的阴部沖着屏幕。
我惊讶的发现,我老婆引以为傲的阴毛被剃的干干凈凈。原本阴毛的位置,
竟然纹了两个欧式的华丽边框,写着几行日文:
日本男児

牝妻
我这时想,看来早上小野君跟我老婆说的,就是干这件事。但后来才知道,
并不是这件事。纹身的事情,我老婆并不知道。小野摸了摸我老婆的肛门,给我
发了句日语,就把我我老婆扔在床上离开了。
第十天,星期天我放假。早上就坐在电脑前,发现视频裏小野又在拉着我老
婆打晨炮。射精后,就起身离开了。我老婆走在电脑前,跟我说了声早安,拿起
壹个杯子就喝起来。我惊讶的发现,那裏面竟然是浓浓的精液。我奇怪的问:
「妳怎麽早上起来喝精液」我老婆支支吾吾的道:「唔,小野君说,中国女人
没资格吃早餐,只能喝精液。」我道:「那怎麽行!不吃早饭,身体会不好的。」
我老婆则笑嘻嘻的道:「没关系,养颜的。」说完,小野走了过来,还端着壹杯
水,我老婆道了壹声谢就喝了。喝完之后,敢要跟我说话,眼神却开始变得不集
中,随后就变得恍惚起来。小野伸手拍了拍我老婆的脸,我老婆也没什麽直接反
应。便把她架起来,拖离了屏幕前。具体发生了什麽,我也不知道,就坐在那看
电影干等。
到了晚上,我老婆才被小野抱回来,但看起来好像神智还是不清醒。倒在床
上发呆,小野则坐在电脑跟前,给我发了壹张图片。
打开图片壹看,我惊讶的发现,竟然是我老婆赤身裸体的站在日本闹事上,
神情还是很恍惚,屁股后面在喷射出壹条水柱。脖子上,我老婆则挂着壹块木牌,
上面写着:中国の妻胡壹菲日本灌肠式。还上了当天快报的头版,我知道我老婆
这算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出名了。本来我还想,我老婆明天就要回国了,这时才
想起来十日游早就不存在了,她要先生完孩子再回来的。但哪怕道后来,我也没
告诉过我老婆她做过这种事,怕她受不了这种刺激。而且国内也不会出现类似的
官方新闻,而我老婆的活动圈子也只是俱乐部,哪怕俱乐部解散后也仅限于俱乐
部曾经的朋友圈而已,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所有俱乐部男女会员也心照不宣。
小野给我看过照片后,便站起身来拔掉了我老婆的衣服,并叫进来壹个陌生
男人。两人脱光衣服,把我老婆擡到电脑前,壹个搂着我老婆的腋下,壹个搂着
胯间。呈现壹种,屁股对着小野,双腿无力悬空,头部对着另壹个陌生男人的阳
具的状态。陌生男人把长达四十厘米的阳具,整根深入到了我老婆的口中后便松
开双手让我老婆仅靠口中的阳具悬空。小野,则把阳具顶住了我老婆的肛门。相
对快速的末根插进我老婆的屁眼深处后,小野也松开了手。这样我老婆就靠两根
阳具,悬空在两个男人之间。适应了壹会,两个人腰部用力,就这样干了我老婆。
因为还处于意识不清醒的状态,我老婆的四肢和双乳随着两人的抽送而在半空中
晃动。
之后的几天裏,我老婆就再未上缐。因为她已经和小野领取了结婚证,正在
筹划婚礼。壹个月后,结束蜜月旅行的我老婆给我发来了不少照片。
其中有壹张,是我老婆穿着雪白的婚纱。但胸部的位置却拉下来不少,正好
露出她的两团乳房。裙摆也从大腿之间向上拉,到露出阴部及上面的纹身为止。
我老婆的日本婚姻生活,被小野培养出了壹种性奴心理。直到回国后,才恢复正
常。

我老婆回国后的第二天早上,我正在看新闻。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我老婆去
开门。门壹开,楞了壹下,然后勐的鞠躬,捂着嘴惊讶道:「主人!妳怎麽来了!」
主人,是老婆对小野的爱称。此后,每次嫁人我老婆都会给这个男人起壹个专属
的爱称。小野不顾我在场,就搂住我老婆热吻了壹番。说了几句日语,我老婆则
眼泪巴叉的对我说:「老公,主人想最后凌辱我壹次,纪念我们在日本的婚姻生
活。」说完,也不管我是否反对,就朝小野跪了下来双手交叠,低头朝小野道:
「主人,我永远都是您忠诚的爱奴。只要在您身边,我身体的使用权就只有您壹
个人享有。在您身边,我没有任何人权,是您忠实的母猪。」说完,又是勐的壹
磕头。随后,小野咳嗽了壹声,说句日语。我老婆则道:「是主人。您不需要任
何理由就可以惩罚您的爱奴,」说完,把裤子褪到膝盖处,露出屁股。小野则掏
出壹根鞭子,开始使劲抽打我老婆的美臀。边挨打,我老婆嘴裏还边说:「主人
的惩罚,是为了让爱奴成为主人身边更好母猪,壹个中国女人除了成为日本男儿
的母猪外,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打的我老婆满屁股都是鞭痕后,便领着我老
婆出去了。这壹天,逛了逛景点也去了俱乐部。直到晚上,我老婆才哭得跟泪人
壹样回到家。而小野对我老婆壹年来的调教,也让我老婆的心裏产生了浓重的奴
性。这种奴性,伴随了她的壹生。甚至后来的壹些事情的发生,也是因为她被培
养出了奴性所引起的。小野走后不久,我老婆对我说:「如果不是主人需要调教
出更多的中国母猪,我真想被主人凌虐壹辈子。」我问她:「那妳离开,就能释
然麽」我老婆果断的道:「不能。主人对我的凌辱,已经把奴性深深印在了我
的骨子裏。虽然离开了日本,但随时等待主人的享用才是我的本分。」小野不仅
给我老婆调教出了奴性,还让我老婆有了非常好的淫妇体质。而俱乐部男会员们
知道了这件事后便把自己的老婆都送到小野那裏调教。到俱乐部解散时,所有的
俱乐部女会员,都被小野调教过。为了纪念小野调教过她们,她们学习我老婆,
把自己的阴毛剃光,并纹上牝妻二字来纪念她们曾做过小野的母猪。每次聚会,
在饭桌上,她们都会先齐声高唿壹句日语:「私は中国の雌豚!」意思是,我们
都是中国母猪。虽然我老婆是第壹个被小野调教的,但他调教的女人裏最着名还
有数壹个俱乐部裏的女会员。她被调教之彻底,简直难以想象。最明显的特征,
就是她的四肢被从手肘和膝盖处截掉,壹辈子只能爬行了。从日本回国后,我老
婆的生活也开始变得正常起来。但阴部的纹身洗掉了,但牝妻两个字怎麽也洗不
掉。我老婆也不在意,阴毛重新长起来后,逐渐的也就勉强盖住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