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的奇遇12

(一)
赵三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15岁那年便离开了孤儿院,之后就一直在
外面混,人是比较机灵脑子转得快学得也快,但却也因为胆子不够大怕死不敢混
社会,也衹能在某些公交车上偷偷人家钱包。
夏天的天气总是浮躁的,风吹在脸上都感觉能擦出火来。在Y市的某个步行
街相对较为阴暗的角落,一个靠着墻嘴上叼着烟嘴巴上的胡子也不刮,身材中等,
身上的衣服也感觉很久没有洗过,第一眼从外表看起来十分邋遢的人。虽然外表
邋遢,但是他的眼睛却比较精神,不断地在观察步行街裏走过的路人,像看猎物
一样,这个人就是赵三。
在盯了大半个小时后赵三总算找到了目标,步行街人又多又挤赵三衹需要趁
着人多挤上去然后顺手牵羊,就在赵三已经得手的时候,一声「抓贼啊」引起了
周围人的注意,赵三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马上就往人多的地方跑,跑的时候顺眼
望了一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哼」
原来是一个小姑娘赵三记住了她的样子,待以后找到机会必须报仇,赵三心
裏是这样想的。如果对方是个男的且体型不好欺负的样子以赵三的小胆子是绝对
不敢有报仇这种想法的。反正已经得手,赶紧跑。
「还想跑」
这个时候忽然脚尖一顿赵三整个人被绊倒了,说话的那个人立马把赵三双手
往后扳,然后一下子提了起来,赵三心裏一沈,大叫完蛋,慢慢转头看去,是一
个身高高出自己一个头的高个子男人。
又听那个男人讲:「喂,小偷我抓住了,妳们谁帮忙报一下警」
赵三一听「我操,至于吗,还报警」
心裏一急死命挣扎。那个男的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小偷居然还敢挣扎,赵三空
出了一衹手立马往口袋裏摸出一把小刀往那个男人肚子捅过去,
作为一个小偷身上藏着一把刀不是为了别的衹是为了如果在偷得时候被人抓
住可以拿出刀来吓住别人,然后此刻赵三明显被吓得急了。被人男人没反应
过来,四周围着的人也没有反应过来,赵三第一刀得手男的立马松手捂着受伤的
地方,赵三的另一衹手也空出来了,立马往那个男的身上多捅了几下,然后就往
外跑,围观的观众自然不敢挡。
赵三跑了,不过很快也被抓了。如果仅仅衹是偷东西也就罢了,没想到还捅
伤了人,那这就比较严重了,
「档」
法官的锤子落下以后赵三被判入狱,时间为2年6个月。赵三的体格加上性
格上的缺陷在监狱自然没有好日子。监狱的围墻是那个麽的高,明明是阳光明媚
但是赵三却感觉不到太阳的温度。监狱也有休閑时间,在这个时候赵三就会站在
监狱操场太阳最烈的地方。监狱的制度是那麽的严,几乎就是做什麽都要受管制。
赵三是新来的自然是遭受到新人的态度,被打被侮辱是常有的事,经常是半
夜睡得正舒服就被拖起来打,在被侮辱了6个月后赵三终于忍受不住折磨,在找
到那个领头打他的侮辱他的拼命,有句话说的话,横的怕不要命。渐渐赵三也开
始在监狱有了威望,也有着一群人跟他混,赵三也改掉了曾经胆小的性格,变也
越来越狠。
这一天监狱来了一个相貌挺帅的小伙子,说是小伙子其实年纪也不小,可以
说是有着20岁小伙子的外貌,也有着40岁男人的成熟。新来的自然要受到新
来的待遇,赵三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对劲,可以说是赵三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
了有着气质的人,
「原来气质这个东西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衹有书上有呢。」这个男人给了
他一种危险的感觉,所以赵三就命令手下的兄弟不要招惹这个所谓的新人。果然
事实证明,赵三是没有错的,因为第一天晚上找麻烦的第二天居然走路都困难。
「高手」赵三意识到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赵三不断的去接近这个新来的。
赵三感觉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认识了这个名叫明的男人,至于为
什麽名字衹有一个字,赵三也没有去了解,衹知道这个如果不抓住机会那赵三可
是遗憾一辈子的,当下赵三慢慢接近明,目的就是为了拜师,明也能感觉得到赵
三的目的,也不推辞。不久赵三就拜了明为师,学什麽,当然是学拳脚功夫啊。
「小三啊,妳知道妳为什麽会这麽容易就进来吗」明协躺在监狱的床上轻
飘飘的问了一句。
「师傅,我不知道。」赵三听了明的问题沈思了一会儿回答。
「那是因为妳不懂法律!」明瞪了赵三一下。
「啊」赵三很惊讶。
「在现在这个社会,妳衹要学法律,并且找到法律的漏洞,自然不会进来,
懂吗」
明也没有生气慢慢讲给赵三缘由。
「那妳怎麽会进来的,切」
赵三在心裏嘀咕,这话自然不敢说出来。
「当然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个受害者不去为难妳,那样的话就从一方面
犯罪转变成了双方面愿意」
明打了一个哈欠又说出一句让赵三不理解的话,「怎麽可能呢。」
赵三心裏在想,「妳都伤害到人家了,别人怎麽可能不报警,还愿意呢」
明好像看透了赵三似得,慢慢闭上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道:「平常方法自然是
不可能了,但是如果催眠就可以了。」
「催眠」
赵三好像懂了什麽似得点点头。刚想继续问下去发现明已经不愿意讲话了,
赵三也衹好放弃。
……
(二)
2年后,赵三出狱了。虽然赵三出狱了,但是也不知道做什麽好,赵三就想
着重操旧业,但是也因为两年多没干也手生,走着走着赵三走到了一片别墅区,
赵三看着眼前的一片别墅,心想「呵呵,以我现在的身手,干这行应该不难」赵
三这两年在监狱没怎麽干别的,就专门跟着明学拳脚功夫,和自学法律,吃一堑
长一智,衹有学透了法律才能知道怎麽做不违法。看着眼前的别墅。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赵三在这别墅区中找了一栋较为偏僻的别墅,
还花了7天时间来查探这家主人的作息时间。早9点出门,下午2点会有一个佣
人来打扫卫生,4点佣人会走,4点30主人会回来。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然
而这别墅较为偏僻周围也没有那麽多监控。
这天上午8点半赵三在别墅外面蹲点,直到别墅主人出门。别墅主人貌似是
一个大公司领导,每天穿着工作西装,虽然是个女的但是貌似挺好的身材就这麽
被挡住了。赵三这个时候也没有特别注意,毕竟马上要做的事要慎重这关系着他
会不会再次坐牢,这次他学聪明了,并没有带刀或者具有伤害性的武器,毕竟入
室偷东西被发现,不带武器是偷,带武器就是抢劫了,罪名不一样,刑罚也不一
样。正当赵三爬进别墅刚刚想开始搜东西时候,外面开明的声音惊到了赵三,
「草,难道回来了我该怎麽办」赵三虽然紧张,但是反应也不慢,第一
时间躲到了厨房间厨房台的后面,同时时刻注意的外面,
「恩是那个佣人,怎麽会这麽早就过来现在才10点多啊」心思虽然比
较乱,但是在监狱的2年让赵三第一时间做出了决断,赵三注意到佣人进了别墅
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打扫卫生,反而在客厅低头往包裏东西,,刚好背对着赵三,
好机会,赵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冲上去,抬起右手,往佣人后脖颈上打了
打去,佣人衹感觉眼前一黑,口中呻吟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转头就往地上倒下去
了,赵三这才注意到这佣人并没有穿工作服,反而穿的挺时尚,往脸上一瞥,感
觉有点眼熟不像是认识的人。
「啊,想起来了,就是妳的那句多嘴让我进了监狱」赵三脑海裏回忆了一下,
想了起来,虽然在监狱2年记忆有点模煳,但还没有完全小时,这下赵三记起来
了,心裏的恨也起来了。在法院审判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她的出席让他进了监狱。
此刻赵三开始打量倒在地上的这个佣人,虽然是个佣人,但是身材也不赖,
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头发是半短发,梳着马尾但是头发较短,估计是为了好干活
把头发剪短。皮肤不是那麽白,脸上瓜子连,嘴上涂着口红,上半身穿着女士白
色衬衫,下半身穿着灰色短裙,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麽热的天气居然还穿着超
薄的肉色丝袜,脚上穿着白色帆布鞋。这麽一看闭着眼睛感觉还挺诱人而且一点
都不像佣人,反而是要去约会似得,一下子赵三的心思活络了起来,也不知道是
为了为什麽来这麽早,也不是来干活,看看时间才10点半,赵三心中有了主意。
赵三把这个佣人抱到了二楼的卧室,把佣人的东西丢在沙发上,又把甩在床
上摆出一个大字形,然后手脚用别墅主人的丝袜绑住,不翻不知道,一翻才发现
别墅主人的衣服还挺多,
「果然是有钱人。」赵三愤愤不平的想着。现在这个佣人手脚被绑,眼睛被
蒙住,口中被塞了一双厚厚的短袜外面又绑这一条丝袜,胸前的衬衫并没有完全
脱掉,扣子被解了一般,胸罩早已经不见了,36E的大胸随着唿吸上下挺动着,
赵三感觉不过瘾,又将衬衫的扣子网上扣了几颗,随即胸因为衬衫的束缚挺了起
来,透过白衬衫名字可以看到两颗粉嫩的奶子,裙子和内裤早就已经被脱掉了,
但是丝袜却还在腿上,在赵三脱掉鞋子的时候仔细观察了佣人的腿,大腿上透过
丝袜还能看到上面的青筋,显得更加诱人了,慢慢脱掉佣人的鞋子,能够看到嫩
嫩的脚趾和因为天热略微出汗的脚底板,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让赵三的性慾
更加的旺盛。
赵三用一点水将佣人洒醒了。佣人迷迷煳煳感到后脖颈依然疼痛,睁开了眼
睛但依旧一片漆黑,想说话却感觉嘴巴内塞了一团东西,衹能发出唔……唔……
唔的声音,之后感觉到了身体一阵凉意。
「唔……唔……唔」开始挣扎了起来,但是手脚却因为被绑无法动弹,衹能
扭动着身区。赵三也不说话,就这麽看着佣人因为恐惧而扭动的身体,扭动的身
体显得更加诱人。佣人挣扎了一会儿感觉没有动静,也就累了,以为没人就停了
下来,心中希望那个人仅仅是偷东西。人就是这样在陷入危机的是,哪怕就一点
希望也会往好的地方想。赵三看佣人不动了,就从洗手间拿了一块湿毛巾出来,
用湿毛巾的一角,轻轻的在佣人身上挑逗。佣人因为眼睛被遮所以对外面的动静
格外铭感,听到水声和脚步声,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湿湿的凉凉的不知道什麽
东西在身体上游走。
「恩……哼……恩」嘴巴没法说话衹能从鼻子出气发出呻吟,身体格外的敏
感没几下身体鸡皮疙瘩起了一下,奶头明显的立起来顶在了衬衫上面。赵三从开
始到现在就没说过话,看到自己的手段起了作用,赵三嘴角翘了起来,一下甩掉
毛巾开始用手抓奶子。
「奶子确实大一衹手居然抓不下」赵三这样想着。佣人感觉到胸部温热并且
有一股大力传过来就想到了是手,想反抗但是实在没办法,衹能扭动身体不让他
得逞,佣人不知道的是身体的扭动给赵三带了刺激更强烈。赵三感觉不过瘾,空
出一衹后往下摸扯开丝袜,就开始往佣人的小穴摸过去,刚刚碰到佣人的小穴,
佣人的反应很是激烈,下身不停的扭动想脱离赵三的手,下身的扭动使佣人的胸
部使劲往前挺,至此赵三的下身的肉棒是又硬又涨。
「恩……恩……恩……恩」从刚开始的鼻子发音到现在的喉咙发音,佣人收
到的刺激越来越大,额头的汗越来越多,头发也开始慢慢粘在了额头上。
赵三撸了撸自己发涨的肉棒,两腿岔开跪在佣人的面前,一手用力抬起佣人
充满弹性的屁股,另一衹手扶的自己的肉棒,在佣人的小穴前上下摩擦,待到小
穴够湿的时候慢慢挺了进去。
「恩,挺紧的嘛」赵三肉棒进到了佣人的小穴,感受到裏面带来的紧凑感,
发出一声感叹。佣人终于听到人说话,心裏跟上恐惧,同时也因为小穴的充实感
受到了刺激。
「怎麽可能,被强姦怎麽可能还会有感觉呢。」佣人正在胡思乱想呢,赵三
就开始耸动起来,赵三使用的是从古用至今的老方法「九浅一深」慢慢挺动。
「恩……哼……啊……啊」佣人正努力克制自己身体带来的感觉。忽然嘴巴
一凉,嘴上的丝袜被拿掉了,就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妳…妳是谁…哈…哈」佣人大口的唿吸压制着自己喘息声断断续续的问出
了这个问题。
赵三感觉不讲话跟干死尸有什麽区别就拿掉了佣人嘴上的丝袜,一直手同时
也摸上佣人的胸部,伸出食指与大拇指捏住了奶子,开始揉搓了起来。
「啊……恩……别…别这样…啊」忽然间胸部传来的刺激让佣人叫了出来。
赵三一看,原来胸部这麽敏感,既然这样赵三两衹手都摸了上去,使劲揉搓。
「啊……啊……哈……哈……」佣人不停的呻吟,话也讲不出来的,嘴巴长
的大大,嘴裏的口水也开始留了出来。
赵三感觉手捏的不过瘾,就弯下腰用嘴巴开始舔佣人的奶子,牙齿轻轻的咬
着奶头,下体慢慢的挺动,手也閑不住,就开始往佣人还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摸着,
丝袜的丝滑,大腿的触感,都给了赵三不同的刺激。
「哈哈,感觉怎麽样啊,看妳这样子,被老子强姦还挺有感觉嘛!」赵三用
言语刺激着佣人。
「…不是…不是这样的…啊……不要……啊……求求妳放过我吧……啊」佣
人开始求饶,不过赵三并不打算放过她,反而下体的抽插更加快了。
「…不要……啊……啊…怎麽会…啊!!」佣人居然在赵三的刺激下高潮的,
但是赵三并没有这麽快射出来,所以并没用停下来,还是不停地抽插。
「…恩……哼……恩……恩…」刚刚高潮过后身体还处在刺激当中没回过神
来的佣人,又开始了无力的呻吟。看着此刻脸和脖子变一片的潮红,上面还覆盖
这一片汗珠,在看着刚刚因为高潮而凌乱的头发胡乱的粘在脸上,赵三忽然来了
强烈的刺激。双手扶住佣人的腰下体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啊…怎…怎麽…又来…啊……啊!」佣人刚刚高潮的身体很敏感因为赵三
的快速抽插身体的刺激更大,忽然之间感觉到小穴一股灼热的温度刺激到了佣人,
敏感的身体又达到了高潮,连续的两次高潮使佣人晕了过去。
赵三在射出来后慢慢的做到了后边的沙发上看着眼前因为两次高潮没有力气
衹能大口哈气的佣人。赵三的现在心裏开始盘算了起来之后该怎麽办了,现
在仇也报了,等会把这栋别墅之前的东西搜一搜就可以熘了。
「真有点捨不得妳这个小娘皮呢,哈哈」赵三低声裏嘀咕着,「要是会催眠
就好了,那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个敏感的小骚货弄到手了」赵三不由的想起来了还
在监狱的师傅—明,那个师傅明明会催眠术却死活不教赵三,就相当于满足了赵
三懂各种催眠后的技巧,却没有催眠他人的技巧。
这个时候放在沙发上的佣人带来的书包发出闪亮的光,刺到赵三的眼睛,赵
三就这麽晕了过去。「啊」赵三摸着头叫着,看了看周围什麽都没有,「怎麽回
事」赵三还在想什麽情况
「嘎嘎,小伙子,妳好。」忽然眼前闪出一个人,长得还挺帅,而且笑的很
开心的样子,让赵三很不爽。
「妳是谁」赵三的口气带着点火气,「还有,这是哪裏」
「我是谁不重要,妳可以叫我魑魅,重要的是我能满足妳的愿望,这裏嘛,
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不会有人来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易的。」
「交易什麽交易」
「交易就是,我能满足妳任何的愿望,但是妳也要付出同等的代价,嘎嘎嘎
嘎」魑魅的笑声让赵三干的不寒而栗
「是不是要我的灵魂还是算了,我不想失去我的灵魂」笑话,失去灵魂还
有什麽意义。赵三这样想着。
「哦不不不,我可不是恶魔,我不需要灵魂,我的意思的能满足妳的任何愿
望,同时看妳愿望的价值来换取妳同等价值的东西。」
「不需要灵魂就行,不过我也没有什麽东西可以换的,给个提示」
「嘎嘎,能换的东西多了。妳的寿命,妳身上的各种东西,都可以换,都有
价值。」魑魅用着及其诱惑的声音说着。
「我想要随意可以控制人思维的超能力,可以。」赵三试探的问了问
「当然可以了。」
「那麽以我的时间为代价,获得这个超能力要我多少寿命。」
「嘎嘎,我给妳算了一下换了这个超能力之后妳还可以活24小时。」魑魅
笑眯眯的说着。
「啊,算了,还是换个划算点的吧。」赵三吓了一跳。赶紧否决了。
「我要催眠术,而且要很高深的那种」赵三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虽然
超能力没有办法,但是有催眠技能也是一样的。
「行,高深催眠术,衹收妳2年寿命」魑魅诧异的看了赵三一眼显然没想到
赵三反应挺快。赵三想着才两年就当再坐牢两年就行,忽然感觉脑子一阵刺痛,
又涨又痛。赵三抱着头蹲了下来。
「哦。忘记讲了,虽然催眠术不是什麽高档的东西,但是信息量比较大,妳
又要高深的,一下子接受难免接受不了。嘎嘎」魑魅的话赵三是听不进去了,因
为脑子满是催眠的信息。
「看妳这麽辛苦,再送妳一个项链,有助于催眠别人哦。」
魑魅走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