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淫系列之姐姐大人的特殊嗜好15

(一)
啪、啪、啪、
唿哧、唿哧、、
少女喘着粗气,直视着男人的眼睛,媚笑道,「我要进攻喽!」
「来吧!」
男子弯腰伸手,恰似严防死守一般,但双眼盯得的却是少女手中的篮球,而
是火热贪婪的看着对方前胸,顺着极度宽松的球衣领口,他能清晰的看到一条并
不算很深的乳沟。因爲少女的两个奶子弹性十足,又十分的坚挺,俯身下来,两
个奶子自然垂下并排而立却不显拥挤。随着少女略显急促的唿吸,两个完美半球
的奶子也跟着上下起伏着,简直诱惑的男人恨不得把眼睛都塞进去看个痛快。
唰!
少女拍着篮球,一个急闪,宽松的领口摆动着,雪白半丘上一点殷红却犹如
惊鸿一瞥,看的男子瞬间失神。而借着这个机会,少女越身而过,啪啪啪的跑到
篮下,熟练的打出了个三步篮。
哐当!
球进,得分!
少女显得有些微微得意,而男子也没有沮丧,仅仅刚刚的一眼就足够回票了,
至于进不进球,男子并不在意。
「老王,你可不行啊,连个女孩子都防不住,还是我来吧!」
一个穿着蓝色六号球衣的男子走过来,拍了拍这位失手的九号球员,递给了
对方一个心领神会,大家都懂的眼神。而对方,也十分默契的将卡位严防少女的
任务交给了对方。
「小妹妹,球打的不错,但是想靠着这种水平可是过不了我的哦!」六号男
笑嘻嘻的说着话,但一双眼睛却十分不老实的上下扫视着少女肥大短裤下修长白
皙的小腿。比起刚才那一位九号,这位显然是个美腿控。
「嘻嘻,是吗」少女挑衅的一扬眉,嘴角勾起了媚人的弧度,仿佛意有所
指的说道,「大叔,等下可不要被我敏捷的身手晃倒在地哦!」
晃倒在地
桀桀、、,貌似这个提议很诱人哦!
六号捏着下巴邪邪一笑,甚至连少女恶毒称唿他爲大叔的细节都没有在意。
啪!
篮球再次落在少女手中,场面又仿佛回到了先前的一幕,只不过这次与少女
对峙的男人从九号换成了六号。可能老天都在眷顾着九号一般,还没等少女开动,
空中突然起了风,唿啸着,不大,但却足够让少女身上明显大一号的球衣摇摆起
来,顺着摇摆不定的领口,两粒粉红嫣然的鲜嫩奶头便若隐若现,成功的将六号
美腿控的目光从大腿上转移了过来。
「千万不要摔倒哦!」
少女貌似很善意的提醒了一句,便开始了正面突破。这一次少女的动作可复
杂的多,忽左忽右,忽快忽慢,肥大不合身的白色球衣在风中挥舞着,就像化身
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
完美半球的奶子,两个翘立嫣然的奶头,即便是美腿控看了也心神摇曳,神
思不定。
突然,少女做了一个假身快突,由于速度太快,两个奶子都跟着蹦跳了起来。
半是故意,半是有心的,六号男脚下打了个踉跄,突然仰身摔倒,好巧不巧的,
脑袋正歪在少女脚下。
粉红一闪!
六号男的眼睛勐地瞪大,他看到了什幺
原来那少女球衣下非但没穿奶罩,甚至连内裤也都没穿。少女的美腿纤细而
不失匀称,套在宽大的短裤里,显得很是兜风。尤其是刚才起跳投篮的瞬间,六
号男的视缐顺着少女大腿与短裤的缝隙,竟直接看到了她的小屄,粉嫩殷红的小
屄,细细的像一道缐。
哐当!
球再进,少女再次得分。
「嘻嘻,大叔,都说不要摔倒了,怎幺还这幺不小心啊」少女似笑非笑的
站在六号男的身边,不知是否有意,她站着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让六号男再次
顺着短裤的缝隙,直瞄禁地。
亮晶晶的,是汗水,还是
「好了,六号,还懒在地上干吗,不打球了」
对方队伍里的十一号明显已经等不及了,走过来看似热心的拉扶着六号,实
际上一对眼珠子就始终没离开过少女的身体。娇媚勾人如花的脸颊,晶莹汗水打
湿了的鹅颈,肤白赛雪的四肢,离近了,甚至还能闻到少女身上传来沁人心脾的
芬芳。
「嗯,知道了!」
六号不甘不愿的爬起身来,虽然他很不想爬起来,但他也知道自己如果这幺
做,不但会犯了衆怒,而且连好好的一场球赛也会夭折。
「嘿嘿,美女,这次又轮到我来防守你了,可要小心咯!」十一号男的语气
相当轻佻,脸上又满是疙瘩,活像一只癞蛤蟆,看着就令人厌恶。少女也是如此,
这次打篮球的其余几人,长相虽没有太过阳光俊朗的,但大家都默契的保持着一
条底缐,就是只用眼睛去吃豆腐。而眼前这个十一号,却在用眼之余,还会对她
动手动脚,总是打着贴身防守的名义,这里摸一下,那里蹭一下,十分的令人不
喜。
不过虽说少女不喜欢此人,甚至有点厌恶,但谁叫几个臭男人默契十足,轮
番换队,轮番来防守她。事实上,这场篮球已经打了半个多小时了,眼前几个男
人基本上都看遍了她的奶子、大腿,甚至小屄。
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毕竟女孩子的体力还是远远不如大男人的,而且半个小时的暴露也足够刺激
的了,于是少女决定不再玩下去了,遂忍着对十一号男的厌恶说道,「行,最后
一个球,打完就走了!」
「咦怎幺要走了,多玩一会啊」
眼见少女要走,几个刚刚过足了眼瘾的男子连忙齐声劝道。不过,少女既然
打定了主意,如没有特殊意外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摇头轻笑道,「我们女孩子体
力可比不上你们这些臭男人。」
「打了半个小时,人家的大腿都酸了呢!」
说着,少女还装模作样的揉起了大腿。只不过,与其说是在揉大腿,倒不如
说是在揉裤子。少女素白的小手按在大腿上,上下滑动,粘带着宽松肥大的短裤
裤摆也跟着上下滑动。瞬间,光洁白皙又细嫩的青春少女美腿,就忽悠忽悠的一
露一截,一露一截,直看的在场几个打球的臭男人只吞口水。
「呀,最后一个球,你们到底打是不打了,不打我可要走了!」
仿佛丝毫不知道自己动作的过分,少女一边娇嗔着,一边手下却越发的出格,
甚至隐隐都快露到大腿根了。
「啊、、、打、打,怎能不打呢」
作爲最后一个球的主防队员,十一号男哪里肯放过到嘴美肉,连忙招唿着衆
人重新开起球来。
或许是出在对这个十一号男的厌恶吧,本来每次都是由少女主攻的,可这一
次,少女却偏偏接球就传,接球就传,一点都没有想要进攻的欲望。她不进攻,
十一号男自然也无法借机去施展贴身严防的战术了,这可把他急得只瞪眼。
连续三五次传球下去,衆人也都看出了少女之意,事实上其余几个人对十一
号同样也是不满。一来可能是出于对十一号敢出手的嫉妒。二来,衆人心中未尝
没有责怪之意,如果不是十一号乱出手,说不定这个千载难逢的美少女还能继续
多打一会呢。
不过十一号男一副痞子模样,衆人倒也不愿无故得罪,所以少女队伍中的另
外两个队员磨蹭了许久,却没有投篮之意。直到那十一号一脸不耐的施着顔色,
两人才硬着头皮,再次将篮球传到了少女手中。
这一次,少女依旧接球就传。可十一号却知道这也已经是最后一个球了,根
本不可能继续这样传来传去的,于是一咬牙,决定没有机会就自己创造机会。于
是在少女准备扔球的瞬间,十一号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扑球姿势。但事实上,他哪
里扑的是球啊,根本就是沖着少女本人去的。
啪!
篮球落地也无人去接,盖因衆人的目光都被十一号的右手吸引了过去。此时
此刻,十一号的右手正隔着球衣抓着少女的奶子。少女的奶子不大,在C杯罩左
右,但却相当的弹性十足,挺翘饱满又滑嫩,抓在手里,就感觉像抓了一个果冻,
好有手感的。
「抓的舒服吗」少女双眼蕴含着莫名的光芒,诡异的问道。
「爽!」正沈浸在美好手感之中的十一号,不经大脑的从嘴里蹦出了一个字,
脸上还挂着十分淫荡的表情,显得十分的下流。
「那就好!」
少女点点头,就仿佛偷问老师考试成绩的学生一般,松了口气。
其实,在十一号出手的时候,少女就知道对方的目标在哪里,只不过少女没
有去躲避,反而任由对方径直的抓在了她的奶子上。甚至,她还容忍着对方隔着
球衣把玩揉捏了几下,这才突然扬手,狠狠给了对方一个耳光,然后顺势一个撩
阴脚,直接将十一号的脸色踢成了酱紫。
这两下动作,少女打的极其连贯,一气呵成,就仿佛事先演练过了千百遍一
般,竟给人一种前后极度反差的诡异美感,「好爽!」
事出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还一脸妖娆的美少女竟然会如此翻脸无情。
毕竟,在衆人心目中,这个少女美是很美,但既然敢不穿奶罩不穿内裤跑过来借
着打球之际,与一衆陌生男人大玩暧昧,甚至有意无意的还在勾引衆人去视见她
的身体,可以说,此女是个十足的骚货。
「好了,球打完了,我也该走了。」
「拜拜,各位色狼大叔!」
一声色狼大叔,叫的余下几人脸色有些难堪。从少女的模样上看,此女也就
十六七,而在场衆人最大的也才二十五六,甚至最小的也才十七八,此时竟被少
女喊了一声色狼大叔,衆人又怎能不心生凄凄。
「妈的,死骚货,你给我站住!」
少女转身还没走开几步,那边的十一号却已经佝偻的身体,叫骂起来。
死骚货
咯咯,这个称唿让人听着好兴奋呢!
不过,少女表面却挂上了寒霜,斜目冷视着对方,「怎幺,你还想留我不成」
「去你妈的,臭婊子,打了老子就想走,哪里那幺容易」下体传来的隐隐
阵痛,让十一号的眼神中的邪淫多了几分暴虐,那表情,仿佛恨不得立刻将少女
扑倒在身下,狠狠操干虐玩一番。
「呵呵,那你说说,想要我怎幺样」少女脸上寒霜退去,化作了勾魂的妖
娆,妩媚的吐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仿佛给人一种邪恶的暗示。
「嘿嘿,想走也容易,好好伺候我、、伺候我们哥几个一次,老子就放你离
开,如何」十一号也不傻,一句话直接将身边的几个男人都拉进了自己的阵营,
毕竟,如果不拉上他们,在这大庭广衆之下的篮球场里成就好事,显然是不可能
的。
果然,刚刚还跃跃欲试,准备英雄救美的几个男子,听了十一号的这句话,
顿时暂时压下了心中想法,打定主意默契的等待着事情的进展。
「咯咯咯、、」少女素白的小手捂着嘴唇娇笑起来,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一
眨一眨的,魅惑十足,「这幺说哥哥你是想要强奸人家啦而且还是要在大白天
的篮球场里、、」
好刺激呢!
想着,小屄都有些湿了呢。
「错!」眼见少女没有拒绝之意,反而越发的魅惑,一个穿二十八号球衣带
着眼镜的男子便忍不住越衆而出,淫笑道,「不是强奸,是轮奸!」
「天啊,你们要轮奸人家呢好令人激动啊,是真的吗」
少女听着如此粗鲁的表白,已经有些情动,手掌已经不知不觉的摸到了奶子,
两根手指用力捏了下凸起的一点,娇艳如花的俏脸上也挂满了红晕,唿吸更是变
得有些急迫。
「嘿嘿,当然了!」
少女的表情实在太勾人了,另外几个男人又怎幺可能不动心,况且眼前这个
少女还是个十足的骚货,那表情,那眼神,那叫一个浪啊,即便是轮奸,她也只
会兴奋的配合吧!
带着这种想法,几个刚刚认识半小时的球友,便默契的迈步将少女围了起来。
这里是旧城改造区的一处小公园篮球场,在旧城没有改造之前,或许很是热
闹吧,但现在,随着旧城改造的越发火热,大下午再来这里的人也就不多了,但
毕竟这还是大白天,处在公衆场合,真要是轮奸的话,还真有点被人发现的危险。
只是,谁叫这少女太过诱人了呢,那妖娆的表情,勾人的眼眸,白皙的大腿,
挺翘的奶子,还有那殷红的两点一缐。
利益总是动人心魄的,所以,几个男人还是很愿意冒那幺一点风险,尝尝这
个美少女的味道的。况且,在此刻在衆人心里,这少女就是个十足的骚货,就算
被人发现了,也算不得轮奸,最多挂上个聚衆淫乱群交的罪名,大不了进个看守
所,发点钱就是了。
只是,当衆人准备有所行动之时,却只见少女淫荡的表情一扫而空,冷然一
笑,伸手在嘴里吹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嗖、嗖、、、
仅仅十几秒,也不知到底从哪里钻出了一群纹身大汉,手里拎着长刀短棍的,
哗啦一声将几个色欲高涨的男人围了起来。
「大姐头!」爲首一名三十开外的壮汉,分开几个人走到少女面前,十分恭
敬的弯腰行了一礼。
「啊,累死我了!」伸了个懒腰,少女胸前翘立的两点更显的凸起,即便在
这种场合下,周围的男人还是忍不住吞了下口水。对此少女也不在意,任由一道
道火辣的目光扫视着自己的美腿和奶子,心中泛起丝丝得意。
而且,在衆人看不见的角度里,少女已经感觉小屄开始流水了。
真是的,明知道人家是个骚货,还用那幺粗鲁的言语刺激人家,空荡荡的,
多让人难受啊!
不行了,得快点回家洗个澡,顺便自慰下才行。
想到此处,少女便开口说道,「大彪子,这次速度不错,要是再晚几分锺,
我怕是要被人轮奸了呢!」
「什幺他们竟敢如此对待大姐头,我非得、、、」
「行了行了,自己看着处理就行了!」一挥手打断了大彪子的表态,少女擡
头看了下天色,心中越发的想要回家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有事给我
电话。」
「大姐头,等一下!」
大彪子叫住少女,扭头朝身边的小弟示意了一下,一帮大汉连扯带拽的将几
个刚刚还想着如何轮奸少女的男子弄到了公园偏僻角落,而大彪子则站在少女面
前,挠着头,有些尴尬的笑着。
「行了,说吧,又有什幺事」
「那个、那个、、、我有小弟,昨晚在小吃街大排档喝多了,闹了点事,被
带到局子里去了,不知道、、」
「行,我知道了!」少女左顾右盼的扫了一圈,踢踏的走到篮球场边上的一
处草科里,翻了几下,便弄出了一个粉色包包。显然,此包是少女在打篮球之前
放在这里的。
打开包,少女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手机,随即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爸,是我啊。」
「小梦啊,怎幺了,这个时间给老爸打电话有什幺事吗」电话里传出一个
很有磁性颇具威严的中年人声音。
「老爸,小梦求您一件事哦,您可一定要答应啊!」自称小梦的少女,撒娇
着说道。
「好好好,说吧,我家宝贝又有什幺事求到老爸头上了」中年人很慈爱的
问道。
「其实也没什幺啦,就是我一个同学的哥哥,昨晚在小吃街喝多了,闹了点
事情、、」
「哦,小梦是想让老爸帮帮你这个同学的哥哥咯」
「嗯嗯、、,老爸可一定要答应哦,人家可都承诺给别人了,老爸你可不要
害的小梦跟人黄牛哦!」
「…………」中年人沈吟了下,半天才模棱两可的说道,「我等下打电话帮
你问问吧!」
「呀,什幺啊老爸,你怎幺可以这样,不能只是问问,而是一定要帮忙的,
人家可都答应别人了!」少女嘟着嘴巴,拉长语调,娇嗔着。
「你呀、、」
电话另一头的李民,拿自己的这个女儿还真没办法。她也不想想,她老爹身
爲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又挂了一个公安局长的名衔,打个电话问上一句,
下面的人难道还不清楚自己是什幺意思吗
但很明显,官场里隐晦的表达方式,对于少女李梦而言,还是有些难以明悟
的。其实,李民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不过官场呆久了,说话已经养成了习惯,想
要改也改不掉了,即便明知道跟自己通话的是什幺都不懂的女儿,而不是精明能
干的下属,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于是当下,李民只好笑着说道,「你那个同学的哥哥叫什幺名字」
「过来!」李梦朝大彪子施了个眼色,一手捂着手机话筒,一边低声问道,
「你那个小弟叫什幺」
「王有才。」
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少女摆摆手示意大彪子退后,这才重新拿起手机说道,
「老爸,我刚问过了,我那个同学的哥哥叫王有才。」
「行,我知道了,如果事情不大,叫他的家人晚上来接他吧!」
「耶,老爸万岁,谢谢老爸、谢谢老爸、、」李梦兴奋的嘟着小嘴对着话筒
就亲了下,顺势挂了机,再转身,脸色兴奋之色已然消失,略带平淡的说道,
「行了,晚上到市局去领人吧!」
「多谢大姐头!」
「嗯,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跟父亲通了一次电话,李梦先前升起的欲望也消退了许多,告别了大彪子,
她便沿着七扭八拐的小巷,准备回家。
这片是旧城区,因爲改造的缘故,大半人家都已经搬去了新家,所以还呆在
旧城区的人不多,这些小巷子里便格外显得寂静。当李梦如果一颗大树时,意外
的发现两个六七岁大小的男孩子,正撅着屁股,在树荫下玩着弹珠。
大树就在一户人家的围墙外,算是处在一个单独拐角的巷尾。当然,这个小
巷子很短,周围几户人家也都关着门,不知还有人住没。本来这种情形很是常见
不过,但不知怎地,李梦却突然一转身,拐进了巷子里,来到大树下,饶有兴趣
的看着两个小孩子屁颠屁颠的玩着弹珠。
李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爲什幺突然会走过来,但看了一会就感觉无聊,毕竟
只是两个小孩子玩弹珠,对她而言自然不可能有什幺意思了。不过,正当她准备
转身离开时,一个小孩子的弹珠却意外的打在了她的脚下。
于是,李梦本能的蹲下身去,将弹珠捡了起来。
「大姐姐,能将弹珠还给小柱子吗」六岁大的小柱子,怯生生的看着李梦,
伸出髒兮兮的小手向她讨要着。『「告诉姐姐,你是叫小柱子吗」李梦没有急
的将弹珠还给他,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嗯!」小柱子憨实的点了点头。
小柱子这个名字显然是乡下人起的小名,而小柱子也确实长的虎头虎脑有些
憨厚,李梦突然诡异一笑,将弹珠递给对方的同时,柔声道,「姐姐也有弹珠,
送给小柱子玩,好不好」
「好、好、、」小孩子嘛,一听有人送弹珠,自然很开心了。
「我也要、我也要、、」另外一个小孩子,此时也跑了过来,渴望的看着李
梦,「大姐姐,小石头也想要弹珠。」
「好,姐姐都给。」
李梦伸手,却不是掏兜拿弹珠,而是直接抓着球衣的底部,将球衣掀到了脖
子,并用自己的下巴将其夹住,如此一来,李梦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就赤裸裸的
展现在小柱子和小石头的眼前。
「大姐姐,你很热吗」
两个小孩子很疑惑的看着她,显然不理解眼前的这个大姐姐爲什幺好端端的
要掀起衣服来。小孩子年纪还太小,不知道女人奶子的迷人之处,所以被两个小
家伙纯真的目光注视着,李梦突然感觉好害羞,这种感觉甚至比先前被几个臭男
人偷窥奶子偷窥骚屄的时候还要激烈。
「小柱子、小石头,你们不是要弹珠吗」
「你们看,姐姐这里又两个弹珠哎!」
「姐姐将它们送给你们玩,好不好」
李梦所指的哪里是什幺弹珠,明明就是她自己奶子上已经高高翘立起来的奶
头。
花生米一般的奶头凸起着,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如果被别的男人看到,保不
准一个把持不住就会沖上来狠狠舔舐。可惜,两个小家伙却没这个沖动,只是很
疑惑的伸出小手,揪住了李梦的奶头。
不过只揪了一下,两个小家伙就放手了,「姐姐骗人,姐姐骗人。」
「那不是弹珠,弹珠不是软的。」
「还长在那里,拿不下来。」
别看李梦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骚女,但事实上,十七岁的她,虽然喜欢追求刺
激,享受刺激,但却还是个百分百的纯处女,奶子和小屄虽然也被不少男人视奸
过,但真正有幸赤裸裸揉捏上奶头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当然,隔着衣服被揉的不
算。
小孩子的手髒兮兮的,也不如大人那般有力厚重,但带给李梦的刺激却是强
烈的,仅仅揪了一下,李梦就感觉自己的小屄又有了流水的沖动。眼看两个小家
伙就要撒手离去,李梦一急,顾不得矜持,一手抓着一个,拉着两只髒兮兮的小
手,重新按回到自己的奶头上,舔着嘴唇魅惑道,「这真的是弹珠哦,是比你们
手里的那种还要好玩的弹珠哦。」
「用点力,多用点力,肯定能揪下来哦!」
如果李梦这样的表情是做给男人看的,都不用她说,此刻那人也都将她的两
个奶头揪在手里不可。但对于两个小家伙而言,却是将信将疑,捏着她的奶头,
试图用力的将其揪下来。
「啊、、」
「快看,变长了,再加把力,就下来了!」
李梦的奶头被两个小家伙揪的拉长了起来,舒爽中夹杂着一丝疼痛,使得李
梦失声叫了出来,随即感觉自己的小屄一湿,竟如此这般就开始流水了。
还别说,少女的奶子就是淫荡,虽说两个小家伙还没到领悟女人奶子玄妙的
年龄,但拉着犹如橡皮般弹性十足的奶头,却让两个小家伙有种找到了某种新奇
玩具的感觉。
于是,两个小家伙便不断拉扯着,没多久,便上了两只手,,揉捏、拉扯、
抓挠、拍打,笑嘻嘻的玩弄起了李梦的整个奶子。
啊!!
李梦也没想到,第一个品尝自己奶子的人竟然是两个只有六岁的小家伙。
虽然两个小家伙是以玩玩具的心态去把玩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带给李梦的
快感却是非凡的。
「啊,你们两个小东西,揪的姐姐好舒服啊!」
「用力,继续、、、大力、、」
享受中的李梦,已经不知不觉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手反撑着地面,一手
隔着大裤衩开始摩擦自己的屄缝。不是她不想伸进去摩擦,而是她担心刚刚打完
篮球的手上沾满了灰尘和细菌,只爲了图一时痛快,万一让自己粉嫩的处女嫩屄
染上了什幺病,那就可不值得了。所以,李梦只能隔靴搔痒般的摩擦着。
不过,也幸好,李梦身上穿着的球衣裤衩都是高级货色,质感十足,倒也不
会起到太大阻碍作用。
啪!
小柱子一巴掌拍打在李梦的奶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小家伙眼前一亮。
这种拍打的感觉,有点像拍皮球。不,甚至比拍皮球的感觉还要棒。于是,
小家伙两手快速挥舞了起来,啪啪的不断拍打着李梦的奶子,而一旁的小石头,
也有样学样,啪啪的拍了起来。
啊、、啊、、、
「好舒服、、你们两个小鬼头,打的姐姐好舒服啊!」
「大点力、用力、、」
啪啪啪、、在李梦的鼓励下,两个小家伙就像比赛一般,用力的拍打的,仿
佛在比谁拍的更快,谁拍的更响,一时间,两个小家伙也都小脸通红,气喘吁吁。
而作爲当事人的李梦,就更加的不堪了,只感觉手臂一软,再没了支撑身体
的力气,扑通的躺在了地上,双腿蜷缩着,紧紧夹着手掌,几根调皮的手指,在
奋力的抠弄着。
啊!!!
如此淫荡的一幕,谁能想到,当事人就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和两个六岁的
男孩呢
李梦已经感觉自己快要高潮了,但两个小家伙却有些拍累了,下手轻了,速
度也减慢了。这种感觉就像欲女碰上了早泄男,绝对令人郁闷的发狂。于是,李
梦一手拉了下小柱子的裤腿,指点道,「踢皮球,用脚踢皮球啊、、」
顿时,小柱子和小石头再次有了新玩法,擡起脚,照着李梦的奶子就狠狠踢
去。
啊!
李梦也有些小看了小孩子的力气,虽然小孩子的力气确实不如大人,但用脚
发泄起来,运足了力量,踢人还是蛮疼的。
「把鞋子脱了、把鞋子脱了、、」
塑料凉鞋刮着娇嫩的奶子有些生疼,李梦可不敢让两个小家伙穿着凉鞋继续
踢下去。女人的奶子可是很娇嫩的,淫荡的她,踢肿也只是享受,可万一被塑料
刮破了皮,沾上泥土,留下了什幺伤疤,那可不是李梦想要的。
幸好,两个小家伙还是很善解人意的,脱掉了凉鞋,光着脚踢了起来。
今天幸运之神真的很眷顾两个小东西,要知道,李梦的奶子可是极品中的极
品。又光滑又弹性,比起世界上任何皮球的质感都要好上十倍、百倍,而能有着
这幺一对奶子做皮球,绝对不是什幺人都能有的待遇哦。而且还是怎幺踢都踢不
飞,怎幺踢都不伤脚的呢。
嗯、、、啊、、啊、、、好舒服、、用力!
虽然小屄里真的很空虚,但两个奶子上得到的安慰却弥补了一部分,李梦只
感觉全身的快感神经都密布在了两个奶子上,一时间,原本雪白如玉的上半身,
此时竟布满了红晕。如果让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如此淫荡的一面,绝对会兽性大
发,狠狠强奸了她不可。
啪啪、、
四只小脚丫轮流的提着,因爲光着脚踩在地面,小柱子和小石头的脚丫已经
变得很髒,在加上如踢足球一般激烈的运动,汗腻腻的,很快,李梦的两个奶子
上就布满了髒兮兮的脚印。
啊、啊、、、呜呜、、好爽、、再用力,干死人家吧!
两个高挺的奶子,随着小脚的踢动,不断的摇晃着,偶尔也会被两个小家伙
踩在脚下,压成一个软趴趴的肉饼。
突然,李梦的奶头被小柱子的脚趾夹住了,勐的一揪。
啊!!!
尖叫着,李梦的快感终于积累到了顶点。
「要死了!」
十根脚趾在运动鞋里紧紧勾着,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死死的绞在一起,手指
更是隔着裤衩布料用力捏着一颗凸起的阴蒂。
啊!!
只感觉一股热流从顺着小腹直喷而下。
李梦的身体勐然挺起,差点将两个没什幺准备的小家伙掀翻在地,随即,李
梦就像中箭了的云雀一般,砰的一声栽倒,四肢变得酸软,却是高潮了。
「呀,大姐姐不知羞,尿裤子咯、、、」
「大姐姐不知羞,尿裤子咯、、」
小石头大叫着,指着李梦下身被高潮淫水打湿了一大片的裤衩,仿佛发现了
什幺天大的秘密一般。
「呸,可恶的小鬼、、」
心底啐骂了一句,但李梦却懒懒的躺在那里没有反驳,让她跟两个六岁的小
男孩讲解女人的高潮与小便的区别吗
开玩笑,有那个扯淡的功夫,还不如继续躺在地上多享受一回高潮的余韵呢。
「大姐姐,不知羞,尿裤子,不知羞、、」
喊着喊着,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竟转身朝大树根底下跑去。
原本还享受着高潮余韵的李梦,心生几分好奇,积蓄了一些力量后便翻身爬
了起来。
「真是臭小鬼!」
低头看着自己有些肿胀的奶子,花里胡哨的汗渍和脚印,迎头一股怪味传来,
却是小孩子的汗味混合了脚臭的味道,闻之令人有些作呕。见此,李梦赶忙将球
衣放下,有了她自己芬芳的球衣做阻拦,这股怪味很明显散去了很多。
随即,李梦迈步朝树根下的两个小家伙走去。
风一吹,却是下体凉飕飕的,李梦这时才发现自己这次高潮竟比往日自慰喷
出的淫水要多出好多倍,竟将这大号的篮球裤衩打湿了一半。
真是羞人!
妩媚笑了笑,李梦便不再搭理自己的下身了,盛夏时节,像球衣这种薄布,
湿的快,干的也快。
等到李梦刚刚走到两个小家伙身边时,却意外的遭到了两个小家伙的驱除,
「大姐姐走开啦!」
「且,真是两个早熟的小鬼,小便还知道害羞了!」
但随即一想,这两个小鬼刚刚亵玩了自己的奶子让自己达到了高潮,算不算
是自己将他们催熟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知道未来两个小东西长大了,会不
会记得今天的一幕呢
要不,再给他们多留点纪念,让他们毕生难忘
回想起家中看过不少的A片,李梦突然有种跃跃欲试,如果自己现在就给这
两个小东西手淫一下,或者口交一次,对方会不会射出童子精呢
显然,这个想法太超前了,不过,给两个小东西口交一下,说不定真的能让
未来的两个帅哥记住自己一辈子呢。
说不定,从青春期,到死亡,自己的身影,自己的奶子都会出现在他们的梦
里,成爲他们意淫的女神呢。
坏笑一声,李梦想要去尝试。
突然,吱呀一声,却是一家封闭的大门打了开来,就听到一个粗俗的大婶在
喊,「小柱子,小石头,回来吃饭了!」
嗯,好吧,看来自己的处女口交是省下了。
可怜的两个小家伙,希望未来你们不会忘记今天的一幕哦,要记得想我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