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13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11-10 04:16 编辑
?引子
? ? 活没活到半生,老天爷说的算,我也不知道,起这么个标题,就是蹭蹭热度,
其实那电视剧,我一集都没看过。
? ? 看到这里好多朋友写自己的过去和现在,各种神龙摆尾,风花雪月,让我无
比羡慕。
? ? 曾经空窗期也胡天胡地过几年,只是如今婚事近在眼前,早已没有了随处挥
霍小蝌蚪的机会。尤其娇妻正值青春年少,丰乳肥臀,以至于夜夜笙歌不止,偶
尔也有找个妹纸换换口味的念头,却难免心有馀而力不足。
? ? 只是夫妻敦伦之馀,也难免有点怀念曾经荷尔蒙上脑的日子。捡还想得起来
的分享几段,权当博大伙儿入梦前一笑。
? ?(一)启蒙
? ? 后来想想之所以成年以后对性有如此执着的追求,很大可能是由于年少时的
性启蒙过晚,或者说少年时没能得到满足的好奇心,积累到青年时期一举喷发了
出来。
? ? 记得当年还在上初中的时候,班上一个女生,年纪轻轻,胸前已经很是有规
模,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小小有点婴儿肥,长相很可爱。
? ? 她就坐在我斜前方,下课聊天,放学一起走,春游一起玩儿,连老师都偷偷
警告俺爹说这俩孩子关系不正常,结果俺爹回到家把我叫来,就教育我一句话,
有本事以后跟小姑娘暧昧别被老师看出来,要不然就别TM整那没用的……
? ? 初二暑假,她约我到她家里,父母不在,拿出一盘录影带,上面没有任何封
面,也没有名字,放进录放影机里播出来,竟是一对西洋男女,一丝不挂,四肢
交缠,镜头拉近,那男人撒尿的地儿竟硬得像根棒一样。
? ? 只是不知为何竟插进女人屁股(那时以为是屁股)里,一进一出,那女人竟
也一副享受表情,尖声叫个不停。
? ? 这是我的第一次启蒙,愣愣地坐在那里看了40来分钟……
? ? 她告诉我,这叫做爱,据说,比接吻还要舒服……
? ? 我只记得当时口干舌燥,手脚像多馀的不知该摆在哪儿,下半身一阵阵舒服
的酥麻,磕磕绊绊的没说几句话,就站起来要回家。
? ? 她站在门口,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问:就这么走了
? ? 我傻逼似的摇摇头(后来想起来是真傻逼)……
? ? 她上来抱住我,给我一个法式的长吻……
? ? 自打出生头一回,有人舔我的舌头,而且是个女人!当时的想法,女人的嘴
唇好软,舌头好甜,蹭在我胸前的两团软软的是他妈什么!
? ? ……
? ? 不知怎么走下的楼梯,还记得踩空一级摔了个跟头,起身时觉得裤裆里湿湿
凉凉的,都没注意到身后一阵笑声和关门声。
? ? 这事儿她偷偷的笑了我好多年,直到多年以后,我跟她躺在她研究生宿舍的
床上,她一只手抓着我的肉棍子,一边轻轻爱抚着,一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
在笑……
? ? 结果我羞怒不过,狠狠干得她浪叫了半宿……
? ? 那件事之后,整个中学时代就没再有过什么粉红色。交过一两个女朋友,现
在回头看,也不过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顶多放学拉把手,连姑娘的脸都没再
亲过。
? ? 只有一次高一时骑自行车送姑娘回家,被姑娘在脸蛋上轻轻留下一个吻,激
动得居然连人带自行车摔在路边的树丛里……
? ? 甚至同学们都在传言隔壁班有女生怀孕打胎的事情时,我还在奇怪天天好好
的上课如何会怀孕……
? ? 后来开始住宿舍,才终于在每晚熄灯后的卧谈会上,被进行了彻底的性教育,
居然也变得渐渐敢于跟女生们说些色色的笑话。
? ? 甚至于一堂青春期教育课上,老师介绍说女同学在经期时应选用吸血性能好,
品质可靠的品牌卫生巾时,我扭头随口问旁边的班花,「你用啥牌子」
? ? ……
? ? 结果班花大羞,随口回答「邦迪」,然后飞起一脚把我踹进了后排的垃圾桶
……
? ?(二)初识人间美滋味
? ? 其实中学时代大家都差不多,学校管得严,家长看得紧,再多绯红色的小想
法,也就只能停留在想法。
? ? 漂亮姑娘只能靠瞅,解决旺盛的荷尔蒙分泌只能靠手。
? ? 然而随着高中的毕业,只能依靠一双勤劳的手的时代,竟也意想不到的结束
了。
? ? 一切仿佛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 ? 毕业,解放,和女朋友出去玩儿,去她家玩儿,去我家玩儿,玩儿着玩儿着,
就从外面玩儿到了屋里,从地上玩儿到沙发上,再从沙发玩儿到床上……
? ? 那个时候的年轻男女们脸皮儿薄,明明各自心里都想,想的也都是同一回事
儿,就是谁也不知该如何去舔破那层窗户纸。于是扭扭捏捏,躲躲闪闪。
? ? 「今儿去哪儿」
? ? 「去看电影吧!」
? ? 「也没啥好片子啊!」
? ? 「那租DVD回家看,租个刺激的。」
? ? 「你这人真色。」(害羞状)
? ? 「那租不租」
? ? 「租!」
? ? ……
? ? 然后,
? ? 「你好好看,总蹭我腿干嘛呀!」
? ?
? ? 「把你手从我内衣里拿出来嘛!」
? ?
? ? 「哎呀,你干嘛偷偷亲我!」
? ? 「你这流氓,别总捏我胸!」
? ? ……
? ? 再然后,
? ? 「你笨不笨啊,解个内衣扣子用5分钟!」
? ? 「你轻点儿咬,疼!」
? ? 「别往那儿舔,不行!」
? ? 「啊……轻点儿进来,有点儿疼!」
? ? ……
? ? 再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 不知道其他男人是啥样的,我作为男人的第一次,大概也就不到十秒……
? ? 紧张的不行,大脑的兴奋完全传递不到下半身,越紧张,小弟弟越不听话,
直到挤进去前一瞬间,终于挺立起来,刚才进去,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 ? 那一瞬间过去,腰是酸的,腿是软的,手是麻的,脑子里是空白的……
? ? 后来看到好多小说里说缓了一缓硬了又来大战八百回合,我只想说我当时完
全没有那份闲情逸致。
? ? 姑奶奶亲亲小宝宝别哭了,先把内裤穿上好不好这沾了好几个小红点儿的
床单可怎么搞还套在软塌塌的弟弟上装了半袋子液体的小套套,扔在家里会不
会被发现离爸妈下班回家还有多久……
? ? 人之初的慌乱毕竟不可避免,可慌乱过了,剩下的就是美妙。
? ? 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少年和情窦初开方经人事的少女,那不能叫干柴烈火,
那简直就是1914年的塞拉耶佛,1939年的波兰,
? ? 一旦点着了,就是连场的世界大战……
? ? 那年代还没有钟点房,去酒店开房间的费用对两个高中刚毕业,还被经济管
制的小破孩儿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 ? 于是从毕业开始,家里,电影院卡座里,图书馆的角落里,卡拉OK包间里
……
? ? 到处留下刻意压低的呻吟和事后剩下的体液……
? ? 然而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 ? 那是一个下午,我们俩正在家里天昏地暗,突闻钥匙开门声,我脑袋嗡的一
声……挂了,爸妈回来了!
? ? 不对呀,没到下班时间呢呀……
? ? 慌乱之中拿被子把女朋友盖住,自己抓起一条内裤套上就沖到门口,企图把
危险拦在门外……
? ? 母后大人站在大门口,抬眼看看我这身行头,再看看地上那双明显属于女高
中生的运动鞋,又抬头看看我房间紧闭的房门,果断伸手拦住了后面要搬新电视
机进屋的司机,对他说:「今儿不装了,先放门厅里就行了。」
? ? 然后没再往屋里走一步,只低声留给我一句话,「自己把握好分寸,上大学
之前别闹出问题来。」
? ? 转身关门,默默离开,外面响起汽车的发动声,逐渐远去的引擎声……
? ? 多年以后我长大成人,每每回想起这个尴尬的时刻,总是对母亲给予一个还
不能算男人的男人留下的馀地和尊重,心怀莫大的感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