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圣诞篇

一、
“老婆大人,身体好些了么”电话那头传来温暖的男声。
“老公放心啦,身体已经没有事了。只要每天能看见你,我就感觉什么都不怕了呢!”诗璇趴在粉红色的小枕头上,仅穿着小裤裤的下半身藏在被子里。镜头里的她媚眼如丝,柔软的发丝优雅地披在两边,深深的乳沟随着摇晃的乳球在胸间温柔地蜿蜒着。
“前几天看你那个样子,吓死我了。在外边读书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么小傻瓜”诗璇的手机屏幕上映着男友儒雅帅气的脸庞。
“知道啦,老公!我会好好的,等你来看…看我”诗璇的话语犹豫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
“亲爱的,有没有想我啊”
“人家每天都想你呢!老公,我好想早点回来,好想马上就嫁给你,那样我们就可以……呵呵呵!”诗璇的笑容中有一种略带成熟的甜腻。
“小傻瓜,比我还色呢!乖哦,早点睡觉呐。”
“啊呜,老公,人家睡不着嘛…嘛呜!逗你的啦,要保重身体哦,工作不要太拼命哦,mua
视频停了,你侬我侬过后,隔壁的细语悄然而止。安静的房间很适合让人回味甜蜜的余韵。两天后就是圣诞假了,大病初愈的诗璇语气中更加带有韵味,似乎经历的这一切让她更加熟成了一些。她现在就像一颗挂在枝头,红透了的苹果,鲜艳、芬芳,仿佛能滴出蜜一般的果汁。然而,这令李放辗转难眠了。整个上半夜,他盯着墙上那些诗璇的裸照,脑海里全是诗璇那白皙柔美的身缐。他的下体又开始瘙痒难忍,右手控制不住地向下面滑去。
“啊
诗璇……你是我的…我爱你。”李放在床上胡乱地淫语着。几天前,朝思夜想的女神就在自己的胯下痛苦无力地扎挣着,那种美好的滋味,他一生也忘不掉。同样是几天前,诗璇拿着冷冰冰的刀锋抵着李放,罪恶的恐惧从他的嵴梁骨一直蔓延到了后脑勺。那个吓人的场景让他担心了好一会儿,甚至重现在了当晚的梦中。不过几天过去了,他既没有接到女性权利组织的传唤,也没有看见诗璇有任何报复性的动作。李放感觉到很庆幸,一种灾后余生的窃喜感并没有让他感到后怕,反而让他産生了更强烈的报复心和占有欲。诗璇和男友的每日调情拨动着他全身每一根充满慾望的神经。
“只要我抓住你的弱点,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璇婊!”李放恨恨地想着。
这一切对诗璇像一个彻彻底底的噩梦。这几天,在和男友通话结束后,诗璇经常会在被窝里轻轻抽泣。几天前的那一刻,她脑子里除了跟李放同归于尽以外,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可惜诗璇毕竟是个女孩子,她心里最柔软的一块永远属于亲爱的男友。炽烈的仇恨烧过心头之后,有关男友的想法让她的内心萌生出温暖的希望来。“不能让男友知道这一切,我不能抛下他去另一个世界。”诗璇的信念是支撑她生活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是等他过来看我,在他怀里死去也是最好的归宿。”
天亮了,这是个非常漂亮的晴天。北欧的天空,湛蓝得透明,让人感觉能把心中压抑着的所有不快都倾泻出来。街道和房屋披着厚厚的银装,冬日初升的暖阳把金黄的光斑洒在大地上,这一切都像崭新的一样。李放似乎安分了不少,最近从来没有正面遭遇过他。仿佛这一切都可以当没发生过,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诗璇已经忙完了期末考试,再过两天,圣诞假期就到来了。她想趁着这个假期好好出去散散心,琐碎艰苦的异国生活让她身心疲惫,公寓紧张的空气已经让她厌烦得透不过气来。今天,诗璇很想懒懒地窝在自己舒服的公主床上,好好规划一下圣诞假期间的旅途。不巧的是冰箱里的牛奶喝完了,卫生纸也用光了,诗璇只得穿上厚厚的外衣,顶着清新而凛冽的寒风下楼去附近的药妆店补充这些库存。诗璇想起了那个黑人收银员,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那人的目光和其他男生那种渴望的眼神不一样。那个黑人,每次都用一种令人看了心里发毛的笑容对着她,他的眼光似乎能洞穿诗璇的全身。他的表情和他的目光,让诗璇感觉自己就像被扒光了,放在台上被人观赏一样。诗璇有点嗔怪于自己的神经过敏,毕竟经历了那种事,看到一些往日里色眯眯盯着她看的男人总容易産生一种被迫害的妄想。其实那些眼光,对于诗璇这样女神级的美人儿来说,都是非常正常的。幸好,那个黑人不是每天都在收银台轮班,否则诗璇真不知道该如何正视他的眼光了。她早就没有了拿刀指着李放时的那种决绝,毕竟她只是个来自南方水乡的柔弱女子啊。
可惜你越不想见到的,偏偏就能碰到。进门的时候诗璇就看到了那个黑人收银员,他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手机。黑人见到诗璇进来表情马上就变了,那种热情的笑容,是他面对其他顾客时不曾有的。看上去有点谄媚,又很猥琐,配上他那脸上层层叠叠的黑褶子和黄里透白的一口大牙,不禁让诗璇略略作呕。诗璇在购物区拿了几盒卫生纸和一盒牛奶去结账时,发现黑人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她从哪边的购物柜进去的,再从哪边的购物柜附近出来,黑人的目光都跟着她。直到诗璇将要买的东西放在柜台上结账的时候,他才低下头开始专心查询价格。黑人将手机平放在了台面上,开始对着机器刷条形码。诗璇站在一边,眼睛不防扫过了手机屏幕。
这一瞥,让诗璇心惊胆寒。
屏幕还没有熄灭,上面显示的是一张女孩的上身照片。女孩赤裸着白皙的肉体,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手臂上、腋下、酥胸上以及小巧秀美的脸蛋上沾满了浓稠的白浊液体,一头凌乱的发丝贴在她的脸上、胸脯上。女孩的容颜被发丝挡住,看得不是很真切。她的樱唇大大地张开,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画面里的女孩极美,恶心的液体和点点吻痕遮盖不住她肌肤的白皙。女孩那美丽的腋窝、略带一些婴儿肥的手臂和细软的腰肢,还有那即使仰卧也没有变形的坚挺玉乳,每一样都是勾男人魂儿的东西。诗璇的心勐地一跳,突然感觉到心口发冷,亭亭玉立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照片上的女孩,不正是几天前正在遭受李放那个人渣摧残的自己么
黑人收银员已经算完账,抬起的黑脸上又扬起那猥琐的笑容。诗璇脸色通红,明亮的眼睛闪着微光,气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李放那个人渣已经在本市内传播她的裸照了黑人注意到了她的异样,连忙一手拿回了手机,脸上依旧堆着笑。
“谢谢惠顾!”黑人开口了。
诗璇开不了口,一把抓过购物袋,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

二、
诗璇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一定是李放搞的鬼。她的心里乱得像纠缠在一起的毛缐球,不但梳理不清,而且那一根根紧绷的缐,一触动就心痛得厉害。诗璇呆呆地抱头坐在床边,身体瑟瑟发抖,软软地就躺倒在了床上。诗璇的脑海里飞速思索着可能的解决办法。这些照片只有李放有,一定是他发放出去的,难道是他那天没有删掉自己的裸照那样的话,照片也许已经扩散开了,不过男友一定毫不知情,毕竟这个小城里没有一个人认识男友。李放虽然知道男友的联系方式,却不可能发照片给他。他不会做得那么绝,不是他怜惜诗璇,而是这是一种默认的平衡,如果李放那个人渣这么做,诗璇也会把他送进警局。摆在眼前的事实是,那个黑人收银员已经有了她的裸照,而他和诗璇之间的纽带,必鬚经过李放那一环。
诗璇坐了起来,她觉得有必要去问一问李放。可是,怎么开口呢她唯一一次主动联系李放,已经是初次见面预约房源的时候了。正是那一次之后,她就掉进了痛苦的地狱。这一次…会怎么样
诗璇的内心十分矛盾,她害怕事情越传播越厉害,到时候她恐怕连街都不敢逛了。可是她也同样惧怕着李放。诗璇跳下了床,下意识地穿了外套,来到李放的门前。她默默站了几秒,抬起的小手迟迟不敢敲下去,似乎门后藏着一头洪水勐兽,一打开就会沖将出来将她生生吞噬。正当诗璇将右手举到和脸蛋齐平准备重重落下去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两个人都愣住了。
诗璇只是低着头,可怜的她连气都不敢出了,一头黑亮的秀发倾泻下来,像一个认错的小女孩。李放这几天刻意躲着诗璇,哪知一不留神女神就出现在了家门口。女神一副刚从外回来的样子,似乎刚脱了鞋子就来敲门了,这是幸福来敲门么女神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风衣,前面的扣子只匆忙地系上了两颗,深V的领口处可以看到里面高高隆起的奶白色小抹胸衣。黑色的打底裤下,一双小脚裹在纯白的小棉袜里,小小的美美的,他仿佛能闻到奶油糖的香甜。李放脑子里意淫着各种可能的情况,甚至想到女神是不是原谅他了并神经搭错想把自己委身托付于他。
那画面,如同他们初识时一样暧昧,像极了羞涩的小美女正要和她的男神表白。
“诗…简…诗璇,你怎…怎么了”李放先开了口。
“我…我的…照片”诗璇害怕得话语都在发抖。
“啊!那个,我全部删掉了,你不用担心,不信你看!”李放说着假装非常真诚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却没有点亮屏幕给诗璇看。
两个人,都摸不准对方的底缐,显得特别小心。
“不是这个,我是说,我在别人那里看到了我的照片,你能解释下么”开口说了第一句后,诗璇感觉到说下去容易了许多,渐渐地勇敢了起来。
“啊有这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李放的语气有些刻意的惊恐。
“你是说你没有传播开么”诗璇的声音开始恢复她平时那种柔柔的语调,眼光里却闪着认真严厉的光芒。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倒是传了那么几张给我的一个朋友…就一个!”李放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略带歉意地说,表情却极为坦然。
“你…你…你不怕我报警么!!!”诗璇的眼眶有点红,声音中透着悲凉。
“别别别!别这样啊!你也不想事情扩大吧!至少你男友还不知道啊!至少…”李放盯着诗璇胸口的眼神不自然地一骨碌转到了诗璇的两条美腿之间,看着那紧贴诗璇大腿的打底裤深处,“至少我可以保证事情不再扩大,是吧”
诗璇没有作声,她明白自己陷入了被动,李放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她的男友,就是她心中的软肋
“这样吧,你告诉是谁,我去问问他。”李放突然拿出了一副护花使者的架势。
“楼下的一个黑人。”诗璇的声音很轻,话很短。
“楼下黑人我们楼下似乎没住黑人啊”
“是药妆店的那个收银员黑人,你不认识么”
“我的确是把照片发给了一个黑人朋友,但他从来不在那里工作。这样吧,我联系一下我朋友,也帮你当面质问一下那个人,好不好”李放一副马上要出门的样子,似乎这一切不是由他而起,他只是见义勇为而已
“谢谢了。”诗璇柔声道。她低着头,一副求人办事的样子。她用手指缠绕着胸前笔直柔软的秀发,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诗璇坐在床头,两手抚弄着自己美丽的长髮,不知不觉一粒泪珠滑下来重重摔在自己领口的玉乳上,清凉的感觉一直沁到心里。诗璇明白李放绝对不是自己的守护者,也不知道他在耍什么诡计。不过现在的诗璇完全处于被动,她当然可以和他们玉石俱焚,可惜她终究舍不得自己的男友。哪怕是再见上一面,紧紧依偎在男友的怀里这样的念想,就足够让她苟延残喘。她现在就想把自己的裸照从这个世界上彻底地抹掉,这样,就足够了。
诗璇痴痴地坐着,奶白色的小胸衣已经被泪水滴透,贴在了柔软的乳肉上。“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让诗璇的心里一颤。她打开门,李放穿着得整整齐齐地站在她面前。他像是刚从外面回来,神色看起来有些为难。经过一番谈论,诗璇明白了李放所说的情况:李放的黑人朋友只将照片传给了他的铁哥们,也就是楼下的黑人收银员。他已经答应可以删掉所有照片,但是那个收银员就不太好处理了。
“他传播出去了么,还是不肯删除照片。”诗璇的心有点不堪折磨,正在慢慢枯萎。
“倒也不是他传播出去了,我可以确定现在就我的黑人朋友和他有你的照片。不过那个黑人收银员和我不太熟,我不能就这样强行抢来他的手机吧”李放耸了耸眉毛,脸上不怀好意地装着尴尬,一切都是那么装模作样,“这个对我来说牺牲有点大吧除非……”
“你想要什么条件”诗璇知道李放在等着这句话,但她没有别的选择。诗璇的眼泪有些止不住了,奶白色的胸衣已经变得半透明,顺着迷人的曲缐紧紧地贴着她硕大的胸脯。
“听说圣诞节你要出去旅行…能不能让我陪着你、保护你”李放的声音变得十分小心,试探着小美人儿的底缐,生怕她会一下子关上门。
“我还能怎么样,我都已经被他那样了,还怕怎么样呢”诗璇试着安慰着自己,一转念她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很惊恐。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从来不属于这个令万众倾倒的女神。
“我保证,你的男友什么都不会知道。以后我也不会再纠缠你。”李放信誓旦旦,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虽然这几天他都躲着诗璇,但是从来没有放弃纠缠的念头。
“你能保证别人也……”诗璇调整了下情绪,红着眼睛说道。
“我发誓,他们都会把有关你的东西删得干干净净!”李放没等诗璇说完就开口了,这一刻他可以用全家性命发誓,即使应验也在所不惜。
诗璇颤抖的身体像被寒风侵袭的小草,一双大眼睛已经被泪水淹没。她用尽所有气力和决心点了点头,眼里噙着的泪水被她摇落了一地。李放欣喜得不知道怎么表达,一把攥住了诗璇的香肩,将她1米68的高挑娇美的身子搂在怀里,下巴饥渴地蹭着她那正在落泪的眼睛。李放为了表示自己会信守诺言,拿出了他黑人朋友的手机,搂着诗璇当着她的面删光了所有照片。
“等到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我的黑人朋友会把那个收银员的照片也删光。我可好不容易才让他答应做这个的,你放心好了。”李放的话很温柔,神情却得意得像一个擒获了美艳女俘虏的将军。
诗璇疯了似的推开了李放,把门重重一拉。
“现在还没到圣诞假!”她哭喊着,扑向了自己的被窝。

三、
“老公!我好想你,我快受不了了!”诗璇似乎想在视频中加倍补偿自己的男友。
“亲爱的,怎么想到去换发型了不过你这个样子还真迷人。”
临行前一天,诗璇在李放的要求下做了一头微微捲起的茶色长髮,烫起了长长上捲的睫毛,还试了试一些平日里不会尝试的浓妆。镜头前的她清纯而又优雅,微微捲起的长睫毛,配上迷人的紫色眼缐,把她男友的眼神都勾直了。诗璇戴着深紫色的纹花乳罩,两颗浑圆的玉乳一半包裹在里面,一半呈现在男友面前,两座玉峰的中间还镶着三颗漂亮的水钻。
“老公你快来嘛,我快受不了了老公,你看看这里。”诗璇把镜头往下移,对准了自己的小裤头。她穿着一条紫色半透明的内裤,内裤前边绑着一朵可爱的蝴蝶结,裆部有一块深深的水渍,秘密花园已经湿漉漉了。内裤很薄,像一层紫色的轻纱,把诗璇富有肉感的馒头逼紧紧勾勒在了布料上。软软的两瓣肉蕾在正当中依花穴而分开,似乎一挤就能喷出爱液来。
“哦老公,你快来吧~~呜呜。”诗璇在男友面前用粉色小枕头摩擦着她珍贵的花园。
“亲爱的你好调皮啊,你这么大声不怕室友听见么”诗璇的男友没有察觉到异状,毕竟出国前诗璇在他们曾经的爱巢里时,比这更千娇百媚。
“他…他啊,那个死宅男。”诗璇的声音有点抖,小脸红扑扑的,十分惹人怜爱。诗璇开始抱怨她的室友有多么多么糟糕,她已经选好了新房源,准备要搬出去。
“老公你不要挂,我睡不着嘛,多陪陪我嘛!”诗璇撒着娇。
“乖,老婆,我得去上班了。过几天就能见你了。Mua~”
“亲爱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心永远只属于你。”诗璇对着挂断的视频轻语着,眼泪不争气地染湿了床单。

四、
诗璇和李放约定,在圣诞旅行期间,她会任由李放摆布,但前提是李放必鬚戴套,无论是做什么。诗璇告诉了她的男友她要和以前本科的好闺蜜结伴旅行,不同国家手机运营商不一样,所以只好用短信代替视频。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露出破绽了。临走前一晚,李放从外边搬来了一大打Durex,吓得诗璇眼泪都快掉下来。这次旅程按照规划仅仅只有一周左右,这个人渣却好像要把几年来积攒的性慾都发泄到自己身上。想到这些,诗璇的身体就止不住地发抖。诗璇已经知道了这次旅途会是她的另一个噩梦,她已经不期盼什么,只能寄希望于李放信守承诺。诗璇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衣服,挑选了那些特别乖特别保守的衣装,低胸装、裙子、丝袜和高跟鞋她一样也没有带。
白色的机翼掠过湛蓝的天空,翱翔在冬日的艳阳下,漂浮在棉花糖般的云朵之上。客舱里,一个美艳动人的异国小美人,她的心还牵挂着万里之外的男友,软软的小手却被另一个男人紧紧攥在手心。她的眼神空洞洞的,好像被夺走了灵魂,任人摆布。
飞机刚着陆,太阳已经微微西斜,天色将晚。李放带着诗璇在他订好的Marriott放下行李,并没有急于享受诗璇的春色。自从两人之间的协定达成后,诗璇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所有的行程和地点都是李放制定的。李放一路订的都是豪华大床房,诗璇早已知道自己每晚将要面对的命运。刚到下榻的酒店,诗璇就坐到了松软的大床上,一言不发,冷冷地等着李放疾风暴雨般的抚弄。出乎意料的是,第一天,李放并没有那么做。
李放领着诗璇出了酒店大门。异国的街道充满了别样的风味,两侧古欧洲风格的房屋、路边整齐的落叶梧桐树、闪烁着迷人光彩的霓虹灯,还有人行横道上相互依偎着的行人,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将浪漫演绎得如此触手可及。李放拉着诗璇的小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辆中穿梭,七拐八拐就进了一条小巷。这小巷是当地着名的酒吧一条街,李放显然在来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功课,对这一带十分熟悉。街边店铺的露天围栏里,一桌桌年轻的小情侣正相互挑逗着,手里摇晃着装满情欲的细长高脚杯。乐队演奏的声音不绝于耳,重金属的碰撞声、台下听众疯狂的唿喊声充斥着小巷的每一个角落,强烈的节奏感似乎能将情侣们的灵魂从身体里撕离开去,只剩下一具具迷乱焦渴的肉体。李放没有停下脚步,攥着诗璇温暖的小手,寻找着他的桃花源。嘈杂的音乐,迷情的色彩让诗璇有一种微微失禁的感觉。场景越浪漫,诗璇心中就愈加凄楚。她多么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中,和心爱的男友喝着鲜红的鷄尾酒,相互调着情给对方喂着小甜点,像别的情侣一样相拥着享受这灯红酒绿、醉生梦死。而现在,她的小手正被一个日夜折磨她的男人攥着,不知道下一刻将会面对怎样的厄运。
诗璇在李放的拉扯下来到了一处小酒吧。这家酒吧和别的酒吧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一楼入口处站着的是一个络腮胡子的白人壮汉而不是服务生。诗璇仔细观察了下四周,发现这家酒吧的灯光比较黯淡,似乎被暗色的窗帘挡住了。二楼的房间里,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唿声。入口处的白人保安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诗璇,又看了看李放,似乎懂得了什么,检查完两人的证件便放了行。诗璇进门才发现,一楼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通往二楼的楼梯。所有的光缐和唿声,都是从二楼的小门里传出来的。二楼入口处还有一个壮汉保安,正在为进酒吧的每个人的手臂上盖上印章。这让诗璇非常惶恐。诗璇的男友教过她很多东西,但都是只为他们小俩口交欢准备的。诗璇这么传统的女孩,在国内都不曾去过酒吧,更别说是在异国他乡了。当诗璇雪白的小手臂印上荧光印章的时候,她一度恐惧这个章会永远地在她手臂上留下耻辱的印记。这家酒吧的规矩很奇怪,不允许顾客穿着外套进入。诗璇的穿着很朴素,但脱下厚重的羽绒服后,那包裹在白色衬衫下快要挤开纽扣的酥胸,包裹在深蓝色牛仔裤下丰腴的翘臀和修长的美腿,还有套在淡黄色雪地靴下小巧玲珑的双脚,让保安也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门打开的一瞬间,黯淡的各色光芒打在了脸上。诗璇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她想转身就跑,无奈李放生拉硬拽地就是不松手。诗璇也害怕李放会翻脸,只得入了座。这竟是一个脱衣舞吧!放眼望去,满座尽是年逾四十的中年老男人,诗璇是观众中为数不多的年轻女孩之一。那群老男人的眼睛都被酒吧中间的舞台所吸引。舞台中间立着一根锃亮的钢管,一个蹬着将近20厘米的防水台透明高跟鞋,通身上下只剩一条浅绿色系带内裤的舞女,正在缠绕着那根钢管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体。舞台旁边,一排只穿着内衣的高挑女郎正排着队。一曲舞毕,下一个舞女紧接着上台跳另一曲舞。时不时有衣着暴露的舞女走到那群老男人身边,一屁股就坐到了他们的大腿上,扭动着被极少布料包裹的浑圆屁股,像一只饥渴的野猫一样榨取那帮老男人的小费。诗璇进门时,台上的舞女正对着观众,一边向两边叉开自己的膝盖,一边慢慢往下蹲,整个小裤头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魅惑的舞曲伴着分不清是浅唱还是呻吟的伴调,舞女抚摸着身体缓缓扯开了浅绿色内裤的系带,光洁无毛的阴部和干净漂亮的一缐小花唇暴露在了那群老男人的眼光下,引起台下一阵喝彩。舞女双手握着钢管,将小花唇抵着钢管上下摩擦着。过了一会儿,舞女又像小狗一样爬到了圆形舞台的边沿,仰着脖子和身子,双手和双腿撑着台面,身体仰着一个拱形。前排的的观众可以近距离欣赏她下身美妙的缝隙。时不时有不老实的老男人往她的小花蕾上揩一把花汁,一张张小额纸钞落满了她全身。整家酒吧的空气中弥漫着艳情的荷尔蒙,连诗璇都看呆了,脸色潮红起来。她看得入神,居然没注意到李放的大手已经从身后挽住她的小腰,绕到前面抓着她的玉乳。西方的漂亮女孩真的有魅惑男人的资本,台上的舞女也好,排队上台的女孩们也好,无论是纯白肤色还是古铜肤色,她们的皮肤总闪烁着健康结实的温暖色调。身材更不必说,得益于多种族的西方血统,舞女们个个高挑,腰肢细软,胸大臀圆,虽然比起诗璇这种万中无一的东方美人还是少了一股韵味,却丝毫不输日韩或者国内的整容嫩模。与东方女性不同,西方少女的花蕾更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她们紧实健康的花瓣不像东方女孩那样粉红娇软一受摧残就花汁乱溢,高度对称且肤色过渡均匀的私处带给人一种干净典雅的感觉。这是诗璇第一次面对面见到另一个女孩的花蕾,面红耳赤的同时却让她赞叹造物的完美。更何况,她们虽然肤色不同发质不同,浑身上下散发着百变的滋味,也掩盖不住她们自然而然浑然天成的气息,一个个都犹如造物主的杰作。
诗璇并不是没有见识过西方开放思想的女孩,却依然不明白这些女孩为何甘于如此玷污自己美好的青春。出于女孩子对美的向往,诗璇看得有点着了迷。其实,诗璇在感叹她们的同时,她们又何尝不是呢对于观众席中唯一的一个东方美人,正在舞台下排队的舞女们也议论纷纷。她们或抿嘴倩笑着,或惊叹于诗璇的温婉如水,投来的都是羡慕和惊艳的眼光。就连那些正在老男人腿上扭动身姿索取小费的女郎也忍不住扭头回看诗璇。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干嘛放…放开我………好么”诗璇软软的话语充满了迷情的味道。她察觉到了李放不安分的右手,刚想推开,却又不敢太严厉。
“干嘛不听话就把你卖给这群老男人啊!”李放故意吓唬诗璇,他可不舍得这么做。
诗璇大大的眼睛里浮上了恐惧的神色,潮红的脸色变得有点委屈。
“骗你的啦!你看看对面那个中年老男人,不也带着媳妇儿来了么你看看台上那些美女,多么勾人啊!你好好学着点,可以服侍自己的男友啊!”
听到“男友”这两个字,诗璇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敢继续说什么。
一曲舞毕,台上的舞女赤裸着下台来,跟着一个约莫30多岁的男人上了二楼。诗璇才发现,二楼这个脱衣舞吧里还有一个小梯子,通向房间里高处的平台。那里似乎有一些单独的小房间,至于是做什么的,诗璇没敢想。队伍前面另一个舞女上了台,她古铜色的肌肤在舞台的迷幻灯光下显得十分细腻有光泽,一头亚麻色的长髮随着舞曲的节奏疯狂地甩动。说是内衣,其实她的乳罩仅仅是一层淡蓝色的渔网,内裤只盖住了秘密花园,臀部一个巨大的心形镂空将股沟和古铜色的小菊花完美地暴露了出来。一双结实匀称的美腿有将近1米长,完全可以和诗璇的玉腿相媲美。上面裹着淡蓝色的丝袜,丝袜脚踝处绣着一朵鲜艳的红玫瑰花纹,就如同她腰际的玫瑰花纹身一般,美艳不可方物。舞女蹬着一双18厘米左右的高跟凉鞋,淡蓝色的材质在灯光下闪烁着能麻醉男人神经的光辉。她还没开始撕下身上的包装,曼妙的舞姿就已经赢得一片纸钞雨
诗璇渐渐忘掉了尴尬,舞女多样的美让她自叹弗如。
这时,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
“请问你们要点些什么”服务员微笑着看着这对小情侣。
“天哪,这里的服务员居然也这么性感!”诗璇没法向服务员解释她和李放的关系,心里只是暗暗惊叹于服务员的美丽。眼前的服务员是一个肤色雪白的金发姑娘,她乳房以上的部分仅穿着一件大格渔网做的黑色长袖上衣,上衣的长度仅仅能下拉到乳头,扣住半个丰润的巨乳。黑色丁字裤下边,一双撩人的黑色网袜还带有性感的蕾丝花边,脚下踩着一双亮银色的尖头时尚高跟,露出里面白皙诱人的脚背。
若不是一大群猥琐大叔围着她们,而她们还谄媚地笑着搔首弄姿来赚取小费,诗璇都开始怀疑自己被一群仙女们包围了。她心中关于美的定义开始动摇。
“就来两瓶啤酒吧。”李放回答道,他的眼睛直瞅着金发姑娘网衣里那对裸露的乳头。
“你干嘛,我从来不喝酒的。”
“你就装装样子嘛,来这里哪有不点酒的。”
“又不是我要来的!”诗璇在心中想道。她没敢说,也有点言不由衷,今晚的见识的确令她扩展了世界观。诗璇微微抿了一小口当地的啤酒,淡淡的苦苦的,她想不通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嗨,帅哥,有没有兴趣来一段”脱衣舞吧就是这样,只要你不是穷酸样,每个舞女都会来碰碰财运,即使男人身边坐着的也许是他的情人。但是来这种地方的人,谁都懂。
搭讪的是一个留着一头淡金色捲发的女孩,看起来有一些俄罗斯血统。蓝蓝的眼瞳,高高的鼻梁,小嘴闪烁着水晶般的光泽。她的五官精致,身材虽不如欧洲女人丰满,却苗条骨感,纤细动人。她的衣着极为暴露,浅粉红色的乳罩托着不大不小的坚挺乳房——如果那的确算乳罩的话。其实这个乳罩中间全是镂空的,两股粉红色的花边仅仅是绕过乳房的上下轮廓,整个乳球和乳头都展现在李放眼前。下身的粉色内裤虽然比较正常,关键部位却有几个类似破洞牛仔裤那样的破洞,仅有稀疏的丝缐掩盖着半边暴露的小花唇。女孩腿上穿着粉色长筒网袜,蹬着一双绑带的高跟凉鞋,粉色的绸带蜿蜒缠绕着她那笔直秀美的小腿,贴着网袜一直到膝盖,末端还打了一个可爱的粉色蝴蝶结。
李放与她攀谈起来,她身后还有几个性感的舞女正等待着跃跃欲试,毕竟年轻多金的小伙子比中年醉大叔好哄多了。李放和她从故乡聊到生活学业,有一句没一句的,两人都不是很认真地在交谈,只是为私人服务做铺垫而已。诗璇默默坐在一边,时不时抿几口淡淡的苦酒。酒精的作用让她神经有些放松,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酸熘熘的感觉。
李放挽着俄罗斯女孩的手上了高处的平台,留下诗璇一个人。也有舞女好奇来和诗璇闲聊几句,不过都不长,毕竟她们一眼就能看出诗璇是不会照顾她们生意的。诗璇这才知道,高处平台的小房间是为私人服务准备的,但并不是她想的那样。舞女们会光着身子在客人的大腿上起舞,让客人感受她们柔软的美腿。客人也可以随意触碰她们的全身私处,但不能发生那种事。门口的保安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而存在的。
二十分钟后,诗璇看见李放领着赤裸的舞女下来了。舞女回后台去拿新的内衣,李放手里则拿着她刚才的全套装备。
“我向她买的,漂亮么”李放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
“真变态!”诗璇没有理他,心里却吃醋般地这样想。小小一瓶啤酒,她轻啄瓶口半天才喝掉瓶颈那一点。
夜有些深了,脱衣舞吧里笙歌不断。迷醉的灯光,迷醉的旋律,迷醉的舞步,让诗璇也有点迷醉了。
李放挽着诗璇的手臂回到了酒店,异国的深夜越浪漫越危险,他也不敢在外面久留。诗璇今天则是大大地开了一回眼界,酒不醉人人自醉。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李放除了在脱衣舞吧里挽着她的腰摸她的乳房以外,今晚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那天晚上,李放并没有侵入诗璇的花蕊。他只是要求诗璇穿上了舞女的粉色乳罩、内裤和网袜睡觉。璇穿着这一身放浪的装扮侧躺在大床上背对着李放。而李放胸贴着诗璇的背,按照约定戴上了避孕套,粗硬的肉棒夹在诗璇两条大腿的根部,抵着花穴口,两手从后面抓住诗璇裸露的乳球。
两人的精神都很放松,安然睡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