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肛交

她一进门,我赶紧把一片“伟哥”(效果很好的勃起、延时兼顾的性药,20分钟后见效)借茶水吞下,我起来整理一下床单,它已经湿得不成样子,到处粘满我们的分泌、射出液,像地图一样,没有办法,我把它换下,放上一个新的(宾馆给客人准备5套换洗的床上用品,大概考虑到我们这种情况吧,服务真是体贴周到!)。

我刚换完,她就从浴室里走出来,还是裸体什么都没有穿,但身上的水珠已经在浴室用大毛巾擦掉了。

她从后面搂住我,头搭在我的肩膀上,丰满的双乳隔着睡衣揉着我的后背,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挺立的奶头,此情此景给人一种初恋的感觉,我的下面又热乎乎的,大概性药起作用了,我转过身搂住她,脱掉睡衣,我们赤裸裸地躺在刚换完新床单的三人床上,我们平躺着,她的头枕着我的左胳膊,我的右手放在她丰满白嫩的奶子上轻轻抚揉,她的右手握着我的软鸡巴和睾丸,轻轻揉动。

柔和的灯光,缠绵的话语和温柔的抚摩,使我们平静下来的情绪又渐渐有了起伏,从她的呼吸就可以体察到,她真是个尤物,似乎在性上永远不知满足,也可能这些年憋坏了,其性欲一旦被挑起,就一发而不可收拾!

“阿敏,有过肛交的经历吗?”我温和地问。

她看了我一样,脸一红,羞羞地答道:“我老公的小鸡巴插进去过几次,我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想要拉屎,自己手淫时也尝试过把香肠、黄瓜等插进去,但还是没有体会到什么快感!有时东西拿出来还粘上一些屎,好恶心啊!”真是奇怪,她在床上性行为的激烈和豪放,使人联想到她是个荡妇,但一问到性问题时,她的脸总是变红,强烈的羞耻感同性行为的开放形成强烈的反差!

“看来你还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西方对肛交研究比较透彻,现在已逐渐被人们所接受,肛交中首要的问题就是卫生,肛门内的大肠杆菌,如果混进阴部、口部,都很容易感染,那就得不偿失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润滑问题,一般直肠内不会分泌润滑液,所以没有足够的润滑,肛交很辛苦,甚至双方都感到疼痛,就更谈不到什么快感了,所以我在浴室给你浣肠了!”我解释道。

“没想到肛交还有这么多说,看来我真该向你好好学学!”她笑笑道。

“那倒不用,你好好体会个中的滋味,就什么都会了!”

这时,不知是由于’伟哥‘,还是她的抚弄,我感到我的鸡巴已经很硬很挺了,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大鸡巴,手加快套弄,眼里又出现兴奋的光芒。

我抽出左手起来,蹲坐在她的胸上,把我的大鸡巴放在她的乳沟上,让她从两侧用手向中间推,两手扣在一起,双奶之间形成一个凹洞,把我的鸡巴夹在中间,并在她头下垫上一个高枕头,我则在她的乳沟中前后抽插鸡巴,每次前冲,我的龟头就插进她的嘴里,享受完乳沟的紧夹,马上就体会她嘴唇的裹吸和舌头的舔弄,真是很爽!

这样玩了一会儿,我转过身来呈69式趴在她身上,开始互相口交,我舔吸她的阴核、尿道口、屄道口,再舔吸她的小屁眼,她则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向下把枕头移到脖子下,这个角度正好使我鸡巴可以插进她的喉咙,我们尽心尽力地玩了几分钟,我的鸡巴已经膨胀到里极限,我知道该是上演正戏的时候了。

我爬下来,把她拉到床边,还是让她双腿分开上扬,以臀部为轴,双腿向头部折起,两手把住腿弯处,我打开工具箱,拿来一瓶润滑油和一个倒尿管。

我先用右手食指在她的屁眼口按摩几下,后把润滑油瓶颈,插进她的屁眼,整整一瓶大部挤入她的直肠,把其余的抹在她的阴道口、尿道口、屁眼口,还有我的大鸡巴上,后用我的鸡巴头对准她的屁眼,慢慢往里插,深紫色的屁眼口的褶皱慢慢拉平,括约肌逐渐撑开,进了半个龟头。

她的双眉紧皱,呼吸急促,样子很是紧张,我突然一用力,嘴里喊着:“骚屄,你卖肉吧!”一下子尽根插入她的屁眼内。

“哎呀,我操你妈大跨屄的,胀死我了!我的屁眼裂了!”她尖声叫着。

“胀吗,骚屄,一会儿会更胀的!”我回应着,鸡巴停在里面没有动,伸手拿过倒尿管,把圆头对准小米粒大小的尿道口,旋转着往里插。

“你在干什么啊?狗操的,怎这么疼啊?慢点!我操你妈的,没有听到吗?

我让你慢点!”她不停地尖声叫着。

听到她的叫骂,我更兴奋了,管她呢!倒尿管插进两厘米左右后,我突然一用力,一下子插进她的膀胱。

“妈呀,你要扎死我呀?我操你血奶奶!你妈妈大骚屄让全世界黑鬼操了,才生出你这个狠心杂种!”她脸部扭曲,眼泪花花流下,嘴里不停地尖声叫骂,看来她是真的疼了。

我停了一会儿,她的叫骂声渐渐变小,脸色也恢复正常,于是我打开倒尿管的另一端开口,金黄的尿液缓缓流出,我用手拿着对准屄缝,尿液一部分流进阴道,一部分流向屁眼,同时我的鸡巴也开始前后抽插,尿液随着我的抽插流进屁眼起了润滑的作用,这就叫原汤化原食!

这次她没有喊叫,取而代之的是呻吟,看来她已经适应了,并开始享受了。

里边的润滑油,加上外面的尿液,使我的抽插特别地顺利,速度也在逐渐加快,同时右手先伸出三个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慢慢增加四个、五个手指。

她的双手绕过腿弯,使劲拉扯自己的奶头,嘴里的呻吟声一声大过一声。

我左手拿着倒尿管,像淋浴似的到处撒,后集中在阴道口上,尿液通过手指和阴道壁的缝隙流进阴道,我的鸡巴急速的抽插,右手转了两下,猛一用力,整个手掌吐噜一下全部插进阴道,没止手腕,与隔壁的好朋友大鸡巴汇合了。

这次她没有叫骂,喊着胀死了,呻吟变成了呼喊,身体不停颤抖,看来她又快到达高潮了,我也快到了。

我的右手转动,手掌向下,五指握住只隔一层薄膜的鸡巴,我的大鸡巴一边疯狂地抽插,一边享受她小屄洞里手指的手淫。

我们俩比赛似的,她叫声越高,我抽插得越凶,突然她身体剧颤,口里高声呼喊:“你妈大肥屄啊,你太会操了,我要到了,你快点!到了,到了!我操你八辈祖宗!”

我也呼应着她的喊叫:“臭屄、烂屄,我操死你!再操你女儿!”

我骂着她,鸡巴全力一插,同时右手反转握住她的子宫,摇晃不停,左手一下拔出倒尿管,插进她的嘴里,几乎在同时,我的阳精喷进她的直肠,一股又一股,猛烈地喷射着。

她已呈半昏迷状态,倒尿管里残留的尿液缓缓流进她的嘴里,她的嘴唇无意识地吧嗒着,我也累得趴在她的小腹上喘息着,鸡巴和右手还停留在她的体内。

过了足足五分钟,我才恢复一点精力,抽出鸡巴和右手,这个动作也使她醒了过来,吃惊地发现了倒尿管,吧嗒一下嘴有股骚味,才知道怎么回事,嘴里说着:“你怎么这么缺德?”扬手要打我,但起了几次没有坐起来,看来真是累坏了!

“很抱歉!来我抱你去浴室漱口刷牙!好阿敏,别生气了!”我哄着她把她抱到浴室。

“好了,下不为例,去收拾一下床,累死了,我得好好睡一觉!”

我免不了又把粘满尿液和骚水的床单换下来,再换上一个新的,一看表半夜一点多了,幸好她明天是上午第四节课,一会儿她回来,上床躺在我的怀里,我们一起搂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醒来已经9点了,我赶忙把她叫起,我们匆忙洗漱,下楼吃了一点早点,我们返回楼上,穿戴整齐,我准备送她去学校。

“你大约什么时候回来,返回再到我这好吗?到时你肯定会有意外惊喜!”

上车前,她问我。

“大约半个月后,我能返回,意外的惊喜,你的女儿?”我看着她的眼睛。

她会意地点点头,我的心里又有了美好憧憬,那么嫩的花蕊,要我去采摘!

多么令人兴奋啊!

我把她送到送到学校后,返回简单收拾一下,办完退宿手续,就准备继续我的旅程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