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于人妻的陈贤

如果说课外辅导机构的教师中,哪一位最有女人缘,那就非二十五岁的陈贤莫属——一米九的个头,匀称挺拔的形体,阳光帅气的面容,稳定多金的课外辅导工作,可以说,这位化学老师拥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然而,这样一位追求者繁多的老师,却仍旧单身,同事们大多想不明白。其实很简单,陈贤拒绝了所有追求他的女孩——他只对人妻拥有非同寻常的兴趣。陈贤清楚,自己对人妻抱有的不是单纯的恋爱兴趣。他总是抱有一种佔有欲,而非爱意。他享受佔有人妻的感觉,彷彿是嘲笑那些丈夫们的无能。他只以纯粹的性慾去揣度女人,以掠夺者的姿态去侵占他人的家庭。他课外辅导的初中生聪聪的妈妈,周丽,就是他当前的目标。严格来说,她是聪聪的继母,聪聪常年在外经商的父亲是个富翁,娶的“后妈”自然也是温婉可人。在周丽接聪聪下课的时候,她那娇媚的面容和柔软的曲缐就吸引了陈贤。他清楚,这样的女人,老公离家,儿子也是继子,最容易饥渴难耐,自然也最好下手。陈贤打听完情况后,约周丽做次家访,以制定聪聪接下来的化学学习方案。
陈贤来到了周丽的家里——这是一间地处僻静的别墅,在这盛夏不失为一处风光无限又可乘凉的好地方,更方便陈贤观察情况。周丽和聪聪很是热情地迎他进了屋,陈贤打发聪聪去楼上做题,自己装作要和周丽谈谈学习情况,与她共处客厅。陈贤早已练出了本领,一边口若悬河地讲着聪聪的表现,一边偷偷观察着周丽的身体。周丽虽年近三十,但漂亮的脸蛋自是不必多说,陈贤慢慢向下望去,周丽身着紫色长裙,由于是居家风,更好贴合那迷人的曲缐,那丰腴的胸乳鼓鼓囊囊,周丽起身时,丰乳微微颤动。美中不足的是周丽知道今天要待客,在裙下穿好了贴紧的内衣,连俯身时的沟壑风光都不得一见。陈贤不禁丧气,很是遗憾。“老师,说了这么多,一定口渴了吧,我去拿点儿饮料来。”周丽微笑着说道,她看出陈老师突然有些失落的样子,误以为是天气太热,他口干舌燥导致的。她哪里会想到,陈老师正在想像自己的丰满胸部。周丽起身,走向角落里的小型冰箱,大概是专门放置饮品酒水的地方。陈贤从失望中缓过神来,凝视着周丽的背影,由于天气炎热,周丽穿着绸拖鞋,雪白纤巧的小脚踩着五彩斑斓的丝绸拖鞋,让陈贤看得心火难耐。陈贤悄悄侧身,好把周丽的动作看得更清楚。只见周丽打开小冰箱的门,随手拿起两瓶冰镇饮料,然后突然停住了动作,微微皱眉,将其中一瓶放下,又去上面一层拿了一瓶同种饮料,:笑吟吟地拿了这两瓶走了回来。“请用,陈老师。”陈贤结果饮料,冰凉,心里一动:上面那层看起来像是常温贮藏层。抿了一口饮料,说道:“抱歉,我去一下卫生间。”说完,也不用指路,自己上楼去了。
陈贤上楼,看见风格布置明显是成人的卫生间,知道这间就是周丽平日用的了。走了进去,锁好了门。陈贤环顾四周,这卫生间都快和自己的卧室一样大了。他悄悄打开几个抽屉,终于,在靠下的抽屉里找到了自己寻找的——几包卫生巾,有一包拆开了。陈贤拿起这包,看向包装内部,少了两片。“果然来姨妈了呀。” 陈贤心里暗笑,“怪不得不喝冷饮。” 本来陈贤这次家访只是为了观察环境,这一意外发现给了陈贤新的灵感,让他的计划更易实施。陈贤下了楼,回到了周丽身边,就此告辞,并告诉她接下来一个月自己每週都来家访一次,是机构的福利,方便与家长分享学习进度。陈贤每七天都来家访,一般说些聪聪的学习情况。又家访了两次后,陈贤故意拖着,没有按时上第四次,过了两天,趁着聪聪在学校上课,摁响了周丽家的门铃。“是陈老师呀,老师辛苦,快请进!”一是陈贤外表年轻帅气,看起来像个阳光的大学生,二是几次家访,陈贤已与周丽相熟。尽管有点疑惑陈老师怎么这个点儿来家访,但周丽也不疑有他,将陈老师迎进门。陈贤来过几次,心里有数,有一次还在卫生间翻出了洗衣机里未来得及清洗的内裤,他轻轻嗅闻,闻到了一点淫水的独特气味,虽然不明显,但也证明了,这个美貌人妻,果然有着生理上的需求。照例,周丽拿来了两杯水,陈贤藉故支开她,悄悄在周丽杯子里加了些料。他加的既不是迷药也不是春药。前者会让女人像死猪一般,玩起来没有半点乐趣;而春药,陈贤讨厌这种虚假的爱。更重要的是,陈贤对人妻的痴迷,是建立在他强烈的征服欲上的,让他人妻自愿与自己结合玩乐,才是他的追求。他加在水中的,是促进人情感宣洩与表达的药,其成分在很多药品中都有,他身为优秀的化学老师,轻而易举将成分提纯。在这炎热的夏天,周丽把水一饮而尽。陈贤注视着她,脸上露出难以察觉的笑容。“来吧,骚女人,今天你就成为我的玩物了。”两人又聊了几句,直到陈贤有意引导:“周太太,您老公总是不在家吗”
周丽也没有想到陈贤会突然这么问,心里一慌,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那成天在外经商的男人,本来有点儿感伤,不知怎的,一缕忧伤竟变成满腹苦水,周丽禁不住开始诉苦:“那是,整天挣钱,几乎都不过问我,这都大半年没回来了,就留下我和聪聪在家。聪聪还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和他还没有完全相处好,总得小心翼翼……”想到这里,周丽收住了话头,在药物作用下,她细微的情绪也被放大数倍。老公不在家,除了心中孤独,还有肉体上的需要。周丽今年二十八岁,正是慾望强烈的时期,没有满足她的男人,她就只能在深夜自我满足。虽然也有过几次酣畅淋漓的自渎,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远远达不到男人的粗壮性器抽插自己的真实感。聪聪在家,她也不好意思上网买些道具玩具取悦自己,只能勉强自己。当然,周丽还有理智,知道这些想法不能对陈贤这种外人说,可是不想还好,一想到这儿,两腿间骤然变得热辣辣的,阴道内一阵奇痒,渴求着巨根的进入。药效没有催情作用,却放大了周丽的心理需求,她做爱的慾望更加强了。“对不起,老师,我去下卫生间。”周丽勉强挤出笑容,然后起身走向楼梯,两腿一动,腿心子勐得一痒,腿直接软了,跪倒在地上,差一点就去了。“不要紧吧,周太太。”陈贤故作关切地问道,伸手去扶,眼睛却瞟向周丽两腿之间的深处——由于周丽仓促迎客,穿的是家居便装,只穿着睡裙,以及肉色连裤丝袜。这一跪,陈贤一览无馀周丽的私处,已经有些潮湿的痕迹了。“不…不要紧”周丽挣扎着站起,悄悄搓动双腿,试图缓解这奇痒。
这一切都被陈贤看在眼里,他嘴角含笑,知道自己的计划得逞了。“太太,您老公不在家这么久,心里一定很寂寞吧,而且,您除了孤独,其实,很想要吧。”陈贤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你在说什么”周丽做梦也没想到陈贤会这么说,顿时本就因药物而情绪激动的头脑更加混乱了。陈贤不慌不忙,他利落地松开腰带,扯下裤子,将自己的男根暴露在周丽面前。由于计划成功的兴奋,以及看到美貌人妻性感而窘迫的一面,陈贤胯下的怒龙高高挺起,黑里带红,又粗又壮。周丽本想扭开头,但这朝思暮想的趣物就出现在自己眼前,让她忍不住看了又看,看得满脸通红。“其实有什么关系呢,我来满足你,就当是你找了个新方法来自慰。忽视我,就当你自己在弄自己不就行了” 她紧夹双腿,手靠着楼梯扶手,“上……上楼。”周丽一瘸一拐地蹭上楼梯,陈贤就袒露着阳具,不慌不忙地跟上。周丽好不容易走到了卧室里,彷彿刚才的几步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般向床上一躺,娇喘连连。陈贤也懒得废话,顺势坐在床上,先把她的睡裙脱了下来。然后好好端详周丽那傲人的双峰。即便躺在床上,周丽的双乳依旧挺拔,和肌肤一样雪嫩柔软,峰顶处两粒红梅映雪,更显奼紫嫣红。由于性慾已浓,周丽的两颗乳头已经挺起,陈贤不禁伸手抚弄,揉搓。这可苦了周丽,呻吟不已,“求求你…求求…”陈贤这才放手,顺便把她的裤袜连同内裤脱下。他举起丝袜,闻了闻,人妻的独特体香瀰漫开来,自然,裤袜的裆部以及内裤,已经湿漉漉一片了。陈贤用右手扶起金枪,拨开黑森林,探入周丽身为女人最为隐私,最为幽深的秘密花园中。
“啊!…啊!”周丽日思夜想的感觉终于成为阴道内的真实,陈贤的每一下抽出都好像要把她的灵魂带出,而每一下送入都伴随着无上的幸福感直插花心。貌美而寂寞的人妻终于得到了短暂的满足,她的理智也恢复了少许。“等…等一下老师,我有丈夫的!我们不能这么做的……做到这里就收手吧!”“嚯,那这样如何”陈贤御女无数,早对周丽身体的反应了如指掌,他故意在将顶到花心的前一刻收住,然后迅速抽出,这一下,彷彿百鼠挠心,周丽欲高潮而潮落,想平复那在阴道内留下的感觉还意犹未尽。真是叫周丽洩也洩不得。“不…不…还是继续…可是至少戴上套呀…”周丽小声抽泣,不知道是自觉对不起老公,还是下身的慾望得到久违的满足,亦或是陈贤的巧技急哭了她。“我可没带套呀。”“那边抽屉里有,我以前和老公做…做剩下的。”周丽捂着脸,小声说道。陈贤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两三个避孕套,一看就是高级货。“哈哈,你这么努力赚钱,到头来你买的套还不是被我用来干你的老婆。”陈贤真想放声大笑,想到周丽还在床上,也就忍住了。他撕开包装,把套子拿在手里,心里有些不甘心,四处望望,瞥见打开的抽屉里还有截老式剃须刀片,不知道是不是男主人的怪癖,非要用老式剃须刀。陈贤眼前一亮,虽然这刀片已经锈钝了,可毕竟是刀,他小心地看了看周丽,她扭头望向一边,明显是因羞愧而刻意不想看到他。陈贤大喜,赶紧那钝刀片使劲刮了刮套子,不过套子的质量不错,只刮出来几道纹,没有什么破损,在耽搁就露馅了,陈贤只好戴上套子,又一次插入了周丽的小穴中。
陈贤在周丽身上起起伏伏,虽然已是人妻,但周丽的下体依旧紧緻,让陈贤直唿过瘾。他抓住周丽的双乳,感受着乳肉在掌中随力道变换着形态。“本以为你是正经人,没想到这么淫荡呀,我才刚插入,就已经这么湿了。”陈贤坏笑着挑逗。“不…我不是淫荡的女人…”周丽带着哭腔轻声回答,“我只是很久没做过了…才…才”“说谎,其实你一开始就在勾引我,其实你很想让我插进你的身体里面吧…”陈贤本想再逗她几句,可突然感到自己的阴茎前端一阵轻松,好像直接接触到潮湿温热的环境了。“避孕套破了。”陈贤心里清楚,他划的几刀没能直接割破,但多少造成了损伤,在自己的大力抽插下,尽忠职守的避孕套终于不堪重负,愿意放自己的小兄弟出来透透气了。想到这里,陈贤得意洋洋,在周丽身上耕种地更加卖力了。“停…停一停…避孕套…我的里面…我的里面感觉怪怪的…”别看周丽正欲仙欲死,她身为女人,对这种事很敏感。“有什么怪的是你要高潮了吧。”陈贤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试图争取煳弄过去。“不…就拔出来看一眼,一眼就好…”周丽一边梨花带雨地哀求道,一边试图坐起身来。陈贤赶忙枪上用劲,周丽顿时觉得腰背酸软无骨,刚刚探起的小半个身子又跌回床上。“我在你眼前戴上的套还能有假快点做,再说抽屉里不是有药吗你儿子也快要放学了吧。”陈贤尽力打消她的怀疑,有药不假,只是自己来到这里时配的增强情绪的药,顺手放在里面了,随即加快了冲刺,“谨慎一点…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啊…”周丽明显还有疑惑,但头脑不甚清晰,没有用力反抗。陈贤感到下体的劲势爆发了,虽然没有看见,但他知道自己那粘稠白浊的精液已经全射了出来。从最开始家访看到周丽正在来月经,陈贤心里就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这几天周丽就会排卵,没想到这么巧,刚好赶上。陈贤也有一种射精后的虚脱感,抽出子孙根,坐在床上稍微歇了歇。周丽刚刚也高潮了,瘫软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聪聪也快回来了,陈贤也不便久留,赶紧收拾起来。周丽渐渐缓过神来,看到陈贤,无力地轻声问道:“你没有射在里面吧”陈贤笑嘻嘻地说道,“没有没有,你自己检查一下不就好了。”他当然知道周丽现在基本处于虚脱状态,连起身都做不到,何况检查自己已经一塌煳涂的下体。周丽勉强点点头,头一歪,睡过去了。“妈妈,妈妈。”小男孩聪聪回家了,看到客厅没人,就顺便喊了一句,周丽勐地醒了,第一眼就看到自己高耸赤裸的胸部,马上想起来发生了什么,赶紧带着睡衣跑到浴室,“妈妈在洗澡,你先找点东西吃吧。”聪聪蹦蹦跳跳地拿零食去了。周丽站在浴室里,手撑着墙,她还没有从如此强烈的高潮中完全回复精神。歇息了好一会,想放热水泡个澡,走了几步,感觉自己的下体怪怪的,她小心地蹲下来,撑开小穴,用右手手指在阴道里面摸索,指尖碰到了某种质地的东西,她小心翼翼地挑了出来,是一个避孕套。那浓重的精腥味让她意识到了什么,周丽一阵心慌,赶紧再用左手指插入下身,轻轻搅动,抽出手后,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左手指上粘稠白浊的腥臭精液,感觉天旋地转。周丽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听到儿子在看电视,她拉开抽屉,看着小药瓶里装着几枚药丸,虽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和避孕套放在一起的药,还能是什么呢瓶身没有说明,她就把几粒药都吞了下去,这才觉得安心。看着一片狼藉的床单,她想想今天的荒唐行径,摇了摇头,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陶醉其中。
已经是三个月后了,陈贤老师早已从机构辞职,周丽只好给聪聪报了其他老师的课。值得欣慰的是,聪聪的学习成绩已经有了很大提升。而且,周丽的老公明天也要回来了,由于业务转型,他要在家里待上半年。週末一大早,周丽送走了儿子,开始思考午饭做些什么,顺便泡个澡。在浴缸里,周丽轻抚自己的下体,“没事,等老公回来,我就不用自己来了。”她羞涩地笑了。“诶”周丽将手移到自己的乳房上,掂了掂,“好像稍微大了一些,更浑圆了。”轻轻捏了捏乳头,感觉又肿又硬,还有一点儿疼。“诶诶我这是要来姨妈了吗话说好像很久都没来过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