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不可言1

第一章身不由己
于凤,23岁,身高1.67,体重52KG,身材吗当然是辣人了,要
不,各位观众大概也不能让。
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现在却只能在这个什么知名的企业里看电梯,
还美其名曰:见习总经理秘书。
也怪自己的命不好,一起来应试的都在办公楼里当起了OL,只有自己看到
有个什么总经理秘书的职位,以为凭自己的学识和容貌(当然这个是自己最自信
的),应该是这个职位的有力竞争者,结果也不出所料,于凤得到了这个职位。
可是,上班的第一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于凤,却被泼了一盆凉水,不,于
凤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大大的一道,甚至让于凤觉得老天是跟自己开了一个天
大玩笑。
她,如花美貌的于凤,竟被分配来看电梯,还被人事部经理告诉这是什么狗
屁总经理的专用电梯,而她的任务就是为这个可恶的家伙按一下电钮。
什么和什么呀这个电梯明明是个专用的电梯,其他楼层根本就不会停的,
难道这个总经理是个残废,要不是自己对这个未谋面的总经理有几分好奇的话,
真的想不干了。
真是好奇心害死人啊!
不过听人事部的人说,这个总经理是一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要是能调上个
金龟婿,哼哼……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啊,老话说什么来的:祸不单行啊!
于凤上班三个月了,就没见过一个坐电梯的人,天啊,每天这么无聊的待着
一般人早就不干了,幸好是于凤,阿Q的嫡传弟子,没事做还领工资,多好。
上班没事,于凤干脆就沈浸在文学的海洋里,这天于凤正在为于连的卑鄙愤
愤不平的时候,电梯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客人。
一个一身休闲装打扮的男人,来到了电梯口,于凤从书本上擡起头,正要问
什么,却在来人冷列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工作时间,虽然于凤并没有被要求什么,但是看书总是不对的,何况那个男
人的目光这么吓人一定是没见过面的总经理了。
想到这,于凤又擡起头,想看看自己的老闆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擡头,却发现来人已经背身站在了电梯里,自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修长
的身材,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加上健康的肤色,一身休闲的打扮,穿在他的身
上,却有一种飘逸的感觉,好男人啊!
于凤好像又听到了妈妈叮嘱:「一定要争取给上司留下好感,可能的话把他
变成老公是最好的。」
可是该怎么做呢妈妈可没告诉过于凤,难道要把自己脱光了直接奉献,还
是把他强姦了,按照身体条件来说,这大概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在想什么」磁性中有些沙哑的男声再耳边响起,于凤才从冥想中清醒
过来,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男人的鼻息扶过于凤的耳廓和脖颈,于凤的身体里升
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舒服……于凤不由得一阵脸红。
为了掩饰自己,于凤飞快的按下了电钮,电梯向上升去,男人也略微的退后
了一下,下意识的于凤的脚步向前移动了一下,可是男人又马上向前迈了一步,
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倒弄的于凤像是要投怀送抱一样,好在男人很绅士的没有继
续向前,于凤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心中一放,还好。
可是同时,也有一种惋惜的感觉,怎么他就没再向前呢于凤摇了一下头,
这个男人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啊,到现在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自己这是怎么了
变得这么花痴,难道就是为了一个总经理夫人的位置就把自己变得这么不堪,可
是到现在为止,别说什么总经理夫人,自己连对方叫什么还不知道呢,就这么急
色,真是羞人啊。
想到这,于凤的心里不免一荡。
突然,电梯一顿停了下来,眼前也是一黑,停电了么于凤心里骂翻了天,
自己上班三个多月,第一次开工,就碰上了这个情况,这是什么破电梯。
紧接下来的确是害怕,什么也看不见,突然的黑暗是很容易带人恐惧的。
好在这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把于凤揽入怀中,于凤没有做任何挣扎,很
自然的就投入了这个男人的怀抱,就好像是投入自己情人的怀抱(虽然于凤还没
有过情人)。
「绅士,去他妈的吧。」刘涛在心里说道。
眼看这么一个大美女,不,错了,是手摸,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刚才,虽然
只是匆匆的一瞥,也给刘涛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印象,好性感的女人啊!虽然,年
纪不大,但是身材却绝对有得看,丰乳细腰,如果说刚才还担心,这个身材有水
分的话,现在美女在怀更是让刘涛赞叹对方的本钱,对方的丰胸结实的压在自己
的手臂上,不止是个头,那份弹性更是让刘涛心动。
刘涛的手自然的握上于凤的手,擡到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刘涛吻了下去,在
于凤的玉手上似有若无的亲吻着,一点点的向上,手臂、臂弯、肩头、腋下……
开始的时候于凤有些抗拒,可是看对方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再说这个
环境,对方的身份,都让于凤有点无所适从,也就忍了。
可是一会,于凤的身体就告诉自己不行,随着对方的活动,于凤的身体在一
点点的敏感起来,对方的嘴就像是火种,到哪里哪里就被点燃,于凤忽然渴望起
对方的活动,自己的身躯也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感受到怀中美人的变化,刘涛的手动了,下垂的手一下就滑到了于凤的双腿
间,突然的袭击,让于凤勐地惊醒,自己是在做什么,不行,虽然于凤在这方面
没什么经验,但是直觉告诉于凤,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轻易的得手。
可惜,刘涛却是个中老手,手在于凤光滑结实的大腿上一划而过,就在于凤
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惋惜的时候。
刘涛的手已经毫不客气的摸上了于凤丰满的屁股。
「老天啊,你太过分了吧。」于凤心里说道。
偏巧不死的,自己今天穿的是可怜的T—BACK,屁股上直接就传来了对
方的热度。
刘涛可不这么想,正统的工装下面,这一条小小的T型裤,真是一个妙啊!
入手处,挺翘的弧度让刘涛心仪起要是从后面干这个美女的感觉,想到这胯
下的鸡巴不免又多了几分硬度,刘涛甚至感觉到从马眼处流出的液体已经打湿了
内裤。
下身的慾望,让刘涛手上加了几分急力度,嘴也从于凤的脖颈慢慢地吻上了
她的唇,于凤紧闭着嘴,保持着自己最后的矜持。
可是,刘涛并不是那种急色鬼,他用唇轻轻的慢慢地碰触着于凤的嘴角、脸
颊、耳垂,还不时的哈一口气。
于凤何时经过这种阵帐,不由得浑身发软,却又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舒服,火
辣曼妙的身材本能的扭动起来,只剩下嘴还矜持的紧闭着,身体却早已失去了防
护,由得刘涛上下其手,肆意轻薄。
这时刘涛也是毫不客气,一只大手轻轻探入于凤的衣服,直接抚上了于凤椒
乳,于凤只是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却并没有反抗。
刘涛轻揉这丰满的乳房,感受于凤的弹性,这对椒乳乳起码有33C,虽然
不是什么啵霸,可是加上那份弹性和坚挺可就难得了。
由于刚才的挑逗,于凤的乳头已经有些变硬了,可是并不大,小小的,刘涛
轻轻的一弹,于凤嘤咛一声「啊……」,香唇却早已被封了起来。
于凤身体一顿,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迎接刘涛舌头的洗礼了。
刘涛品嚐着于凤的舌头,一边用手指捻动着于凤乳头,另一只手却从于凤的
香臀向前滑动着,在美人的两腿间轻轻的滑动,而拇指却在轻轻的碰触着美人的
小菊花,于凤的身体随着刘涛的活动而扭来扭去。
「啊……嗯嗯……啊……」口中无意识的呻吟着,于凤从没用经历过这么温
柔的调情,而小腹处隔着衣物仍能感受到的雄壮,更是让她感到莫名的骚动。
明显的感到怀中的美女已经动情,刘涛却不肯就此罢休,他要让美女彻底的
感受到情慾的刺激,他要让怀中猎物低下矜持的头。
在于凤两腿坚活动的手,轻柔的抚摸着美女的神秘花园的周围,偶尔才蜻蜓
点水似的碰一下她的小肉粒。
「喜欢么,我的小宝贝………」刘涛亲吻着猎物的耳垂,一边哈气,一边问
道。
「啊……啊……嗯……嗯……」随着对方的动作,于凤不时的呻吟,身体也
开始追逐起,刘涛的手指。
「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我……我………喜欢……」于凤终于屈服于自己的本能了,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刘涛慢条斯理的继续活动着,手上又用力点了一
下于凤的小肉粒。
「啊……我………受不了………我喜欢……我……喜欢………」
「喜欢什么呀」
「我……喜欢……喜欢……你……摸我……啊……好舒服……啊……」于凤
终于说出了自己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话,紧紧趴在刘涛的身上,浑身火烫的呻吟
着。
刘涛这时还客气什么,手一探麻利把于凤的内裤褪了下去,直接碰到了于凤
的柔软湿润的三角地带。手指顺着缝隙来回的摩擦,感受着猎物的潮湿。
手指头浅浅的探入于凤的阴道口,却被冒出来的水吓了一跳,一股温热的水
流顺着刘涛的手指涌了出来,这个猎物还真是个多水的女子啊。
「都湿成这样了,你还真是闷骚啊。」
黑暗中看不清于凤的表情,只听她嘤咛一声,紧紧的抱住了刘涛,在刘涛的
耳边说道:「我只为你一个人骚,我就是你的小荡妇。」
于凤终于抛开了所有的矜持,主动地亲吻着刘涛。
「哈哈……」刘涛心下暗爽,握住于凤的手按在了自己的下身。
于凤犹豫了一下,没有挣扎。
刘涛一低头含住了于凤的大乳,一只手握住了另外一只,尽情的搓揉着。另
一只手更是在于凤的下身肆意蹂躏,中指浅浅的探入于凤的阴道,拇指抚摸着于
凤的因为刺激已经凸起的阴核,直弄得于凤娇喘连连。
「啊………好舒服……啊………我……美美……啊啊……」
看着自己怀中的美女因为自己的挑逗而春情大发,刘涛轻咬着于凤的乳头,
在下身活动的手更是加快了速度,不停的刺激了于凤的阴核和阴道。
「啊啊啊……啊……美死我了……快啊……啊……啊……亲哥哥……啊……
死了……啊啊啊啊………美美……啊……………」于凤扭的身体突然一顿,死死
抱住了于涛,浓浓的淫水象泉水似的涌了出来,不但打湿了于涛的手,还顺着修
长饱满的大腿流了下去。
感觉到怀中美女的变化,刘涛更是加快了活动。
「啊啊啊……不行了……亲哥哥……放过我吧……啊啊啊………不行了……
啊啊啊啊……死了……死了……啊啊啊………」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娇喊,于凤真
的一下瘫软在刘涛的怀中。
刘涛抱着怀中瘫软的猎物,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倒成了自己服侍她了。笑归
笑,还是用于凤的三角裤轻轻擦拭着美女的下身,于凤瘫软的接收着服侍,一句
「谢谢」之后,就羞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电梯里,一时倒沈默了起来,只听到俩人的唿吸。
刘涛正考虑怎么打破沈默,发洩自己的慾火的时候,电梯的灯突然亮了,来
电了。
突然的光亮,让两人一时都反映不过来,于凤挣扎着离开了刘涛的怀抱,倚
住墙壁站住。
「这是什么地方」刘涛终于打破了沈默。
「XX国际总部啊,你不是这的总经理么,难道……」于凤不敢说下去,也
不敢想下去。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于凤不敢想自己和一个陌生人就这么激情了一
次,而且这个人还不是什么总经理,天啊!难道你要玩死小女子么
当务之急,是马上弄清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啊,要不………
唉老天又耍了于凤一次,电梯的门突然打开了,稳稳的停在一楼。
「于凤,你叫于凤。你就叫我涛哥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这个我就留个纪
念了。」刘涛看着于凤胸前的工作证,一扬手中的T—BACK,走出了电梯。
「回来,你给我停下。」于凤失神的叫喊着,就想追上去,可是突然,从电
梯的镜子中看到了自己几乎全裸的样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总不能,刚被人胡
乱赚够了便宜,就来一个裸奔吧。
于凤,瘫软的倚在电梯里,老天啊,你玩够了没有我是有点虚荣,可是那
个女孩不虚荣,你不要这样完我吧会死人的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