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宋姐挨操

大学毕业后我靠平时在学校边帮人做游戏代练的路子,自己凭着本身的专业
基础,干起了做游戏外挂的营生,自己租了个房子,平时没事也就一个人窝在家
裏写写脚本,上上论坛什么的,生活还算过的去,
去年由于以前的一个专干游戏代练和外挂的开发的大哥转行不做了,我就接
手了他得工作室,学校周边招了几个兼职大学生,我自己则继续写外挂,做脚本,
自己多少也成了个小老板,心裏也免不得得意了起来,生意好的时候,每月也有
近万的收入,比起那些刚毕业就进公司挣扎在月薪2000左右,每天为房租和升级
而苦恼的同学不知道好了多少。
兜裏有了几个閑钱,自然也开始追求享受起来,我把原先的房子退了,在离
工作室不远的高档小区裏重新租了个三室一厅,简单布置下便开始了我美好的新
生活。
在学校裏的时候我就是个很宅的人,也没谈过什么女朋友,整天不是去帮人
打游戏,就是自己钻研那些枯燥的C 语言,和汇编之类的代码书。虽然平时也看
看A 片,对着A 片打飞机,但毕竟那种压抑的欲望也是一阵阵的,爽完后又去忙
自己的了,后来自己开了工作室,有了钱,也去个周边的洗浴中心找过小姐,但
总觉的没什么太大的感觉,那些小姐很机车,素质低的报完钟裤子一脱就开始催
促你快点,连叫都懒得叫,去了几次以后,自己便兴趣索然。
倒是有一次偶然上过一个站街女之后,我才发现了自己的G 点所在,原来自
己一直是熟女控,那个站街女看上去也有40岁左右,脸上画着淡妆,我已经有点
忘记那张脸了,只记得那天我射了三次,做完后虚脱的我只能拦了辆出租车回到
住所。
从此以后我像尝过死尸的野狗一样,出没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着
我的猎物,但另人失望的是,在我们这个小城市裏,本来就那么几个洗浴中心有
小姐,站街女本来就少,年纪大点的生意就更差了,所以很少有人做这个。来回
就那么两三个外地来的的离异女人。而且素质都不怎么高。
后来我就逐渐的失去了寻找的动力,继续每天埋头在电脑前的枯燥宅男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条在上海和广东这样的大城市,有那种专门照顾孤
寡老人的中年保姆可以提供陪夜的服务。看到这条新闻我突然脑子裏灵光一闪。
第二天我就直奔我们这裏的中介一条街,找了家门面不算太大但看牌子开的时间
应该蛮长的职业中介进了去,屋子裏是一个画着浓妆的中年女人,见有生意进门,
赶紧起身热情的招唿我。问我是租房子和是招工的时候,我镇定的说道,我想找
个保姆照顾我在卧病在家的父亲,
女老板详细的问了我的要求和大概能出的月薪后表示没问题,见我欲言又止
的样子,便问道,怎么还有什么要求吗,我大着胆子扭捏的说出了陪夜的要求后,
女老板狐疑的看着我,然后笑了起来,随后一拍我肩膀,说道,我说呢,你这小
伙子就会撒慌啊,我看你不是给你家那什么父亲请的保姆吧,是给你自己找的把。
啊,谎话被揭穿后,不善撒谎的我顿时一阵尴尬,我说看你这么年轻你父亲
也不至于你说得那么老,身体那么差啊,来我们这给自己家老人请保姆的怎么说
也有三四十岁的。你们这么大的给你爷爷请还差不多。
尴尬的我一想,便扭头转身要走,女老板一手抓住了我,说道,哎,别走啊,
大兄弟,
到底行不行,能不能找到啊,我心想妈的老子有钱还怕找不到,大不了换一
家,
没问题,找的到,找的到。最后我又坐了回去和女老板又聊了会,女老板表
示这样的话要家钱,精虫上脑的我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我急切的说,工
资好说,一定的给我找个好点的啊,
女老板会心一笑说道,知道了,你们这些大小伙子好的那一口我还不知道吗,
你们喜欢什么样的我还不清楚,说罢还朝我妩媚的挤了下眼楮,害得我起了一身
的鸡皮疙瘩。
妈的。这老婊子估计也是个骚逼,我心裏骂道。
就这样交了两百块钱的押金,留了手机号码,我就回去等消息了。
大约一个星期后的早上,正在熟睡的我接到了中介的电话,中介说人给我找
到了,叫我一会过来看人,我听到后心裏一阵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洗脸刷牙,
一直以来邋裏邋遢的我甚至破天荒的在那天跑去理发店洗了个头。搞的我不是去
看人,而是去相亲一般。心想,自己就是贱,见到马上有老逼可以日,浑身都开
始犯贱。
打个的用了没有十分钟就开到了中介,一进门就看到了沙发上做着一个中年
女人,并没有惊艳的感觉,脸上有着那种年龄特有的成熟风韵,皮肤很白,也很
细,身材偏瘦一点,
纹过的细眉,眼角朝外是丹凤眼,气色红润,看到那丰厚的嘴唇我立即邪恶
的想到不知道她得阴唇是不是也很肥厚,而且跟她得嘴唇一样这么红润,女人上
身穿着简单的一件黑色毛呢外套,裏面套着件红毛衣,黑红的映衬下更显出他脸
上皮肤的细腻白皙,衣服太厚也看不到胸部的大小,粗看上去应该也不会太让人
失望吧,穿着黑色牛仔裤的双腿并在一起往一边斜着,脚上穿着平底的黑色皮鞋,
看的出来,这女人来之前也仔细的打扮了一下,虽然衣服都不是很新潮,但看上
去很干净,平整。
女人见我进了屋,站了起来,朝我笑了起来,女老板赶紧和那女人介绍起我
来说。那,小宋啊,这就是小王,人很好的,年纪轻轻现在就自己做老板了。他
给的价格别家可是很少有出那么多的啊。
老板好,叫宋姐的女人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唿,勐的被人喊老板心裏还不大适
应,自己赶紧摆摆手说,叫我小王吧,别喊老板。
都坐下后,中介老板跟我介绍起了宋姐的情况,宋姐是本地人,今年四十二
岁,几年前下了岗,老公身体不好只能在家做点家务照顾女儿,宋姐出来做工。
这样就只能在白天做工,晚上还是要回家去的。我心想,白天就白天吧,反正一
样日。七七八八的介绍的差不多,老板问我怎么样,我点了点头,老板赶忙笑着
说,宋姐您运气好啊,找了这么个好老板,别人我都没打电话,我直接打给了你。
毕竟是老熟人嘛。
谢谢你啊,老板,那你看明天就过去上班吧。行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要不我现带你认认路吧,我迫不及待的想上她,胡乱编了个借口想赶紧把她
带回家去,
那也行,老板仿佛也了解我的心思,脸上会意一笑,帮我催促着,交了中介
费。带着宋姐打的直奔住处。
一路心情激动的无话,到了家裏。宋姐看着凌乱的房屋,二话不说就开始帮
我收拾了起来,收拾到卧室的时候,早就跟在后面按捺不住的我,勐的从后面抱
住了她,双手从毛衣裏伸了进去,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我贴在宋姐的耳朵后面
唿着热气说道,我想操你,宋姐,
我想操你的逼。
宋姐早就知道了我的要求,只是扭捏的抵抗了几下,便不再言语,只低声说
道,到床上去吧,我听后,把宋姐往床上一推,拉上窗帘便开始脱衣服,宋姐自
己也开始脱去外套,脱掉她得红毛衣后,一双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红色的胸罩
只能兜住一半的乳房,大把的乳肉露在外面,乳房上隐约的露着几跟青色的经脉
血管,宋姐双手伸在背后,把乳罩的被扣解开,没有了乳罩的束缚,一对丰满的
乳房像木瓜一样垂了下来,毕竟不是年轻的姑娘,乳房下垂的有点厉害,但还是
比较丰满的,淡褐色的乳晕很大的一圈,上面有着一点点得疙瘩,乳头很大,很
黑,像熟透的黑枣一样,此时我早就脱的光光的挺着鸡巴立在床前看这个女人脱
衣服,宋姐也许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样,多少有点扭捏,我想要不是我给的钱
多,相信她也不会答应这个条件,虽然她以前也给别家做过保姆,但估计也很少
有人愿意出那么高的工资,干这样一个老女人。
而我则像捡到了宝一样,我唿吸急促的立在床边,手已经开始不安的撸着自
己的鸡巴,
宋姐这时刚脱掉自己的内裤,双腿害羞的拢在一起,只能看到小腹下那一团
杂乱的黑毛,
把大腿张开点,对,两手搭在膝盖上往外扒开,我唿吸急促的命令着,宋姐
很听话的拔开了自己的双腿,我想一条急不可耐的公狗一样,趴在床上。把脸埋
到宋姐的跨下,研究起她那丰满的阴部起来,宋姐的逼很黑,阴唇很大,而且他
得彻骨也很突出,在两侧白皙的大腿映衬下,她那黑黑的阴唇泛着淫靡的光泽,
阴唇打着捻儿皱在一起,隐约的露出裏面暗红色的息肉。用鼻子嗅嗅一股中年女
人特有的混合着尿骚味的腥骚气浓浓的。肛门那裏也是黑色的,也许是痔疮吧,
肛门上耷拉出一个小疙瘩,肉卷在一起。我好奇的用手拨弄了一下,宋姐立即,
恩啊,的喊了声,也许是自己的屁眼被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小伙子玩弄所发出
的羞耻声吧,
我用两手拔开宋姐那黑色的略微外翻的阴唇。伸出舌头舔着那个嫩肉在蠕动
的肉洞,我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像吸熘盘子裏的残羹一样,嘘啦,嘘啦,还不
时的说道,宋姐,你的逼真黑,阴唇真大,而且还骚的很呢,
宋姐恩恩的不说话,并且用双手拿着枕头挡住自己的脸。嘴裏只是发出一种
呜呜的呻吟声,
看舔的差不多了,有了足够的唾液润滑后,我一把拿掉了宋姐档在自己脸上
的枕头,把它埝在了宋姐的屁股下面,抬高她得屁股。宋姐的脸色两颊泛着一片
潮红,由于我的床是单人床很小,所以只能让宋姐靠在床的靠背上,我跪在床上,
两手把她得大腿分开。挺起鸡巴上下的蹭着研磨宋姐的阴唇。
宋姐把我的鸡巴扶着送到你逼裏,啊。我不顾宋姐的反对,抓着她得手放在
我鸡巴上,
快,我要你看着我的鸡巴,把它放在你逼裏,我命令道。
估计宋姐不想在第一天就得罪我,丢掉这份对她来说蛮重要的工作。
宋姐的手很软,我还没来得及体会,就被宋姐把鸡巴送到她得逼裏,宋姐一
声长唿,
我只觉的虽然她得逼很松,但任然有一圈圈的嫩肉包围着自己的鸡巴。她得
阴道很深,鸡巴一下整根进去,啊,好爽,我长唿一声,开始一下下的撞击着她
得阴唇,很快屋子裏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的喘息声,和肉体的撞击声。
好久没和熟女做爱的我,显得异常兴奋。嘴裏喊着,操,操你个大骚逼,臭
逼,老逼,操的你的老逼舒服吗看我的鸡巴把你的阴唇干的翻出来,卷进去。
骚逼,你看你流了这么多骚水。
我感到浑身是汗,而且,宋姐的下面床单也湿了很大一片,我用手指蘸了点
淫水,抹在宋姐的奶子上,边操,边玩弄着她得大黑乳头,用手指捻弄着,宋姐
身体扭动着,嘴裏喊道,哎呦,你轻点,啊,轻点捏啊。宋姐脸上眉头紧皱,用
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肉体和精神上的征服感,令我感到越来越兴奋。在一阵沖刺后,我勐的往前
一挺,把鸡巴裏喷出的精液全部送进了宋姐那深深的子宫深处。我则疲倦的趴在
了宋姐身上,低低的喘息着,宋姐则令我感动的,抽出我床边的纸巾,帮我的鸡
巴擦了擦,又把自己的下身擦干净,才搂着我的头,爱抚着我的头发,令我在春
日的满暖裏,在这个陌生女人的身上安静的又睡了一小觉。
醒来后,宋姐已经穿戴整齐,并且帮我把家裏收拾的干干净净。我起床后,
正在厨房忙活的宋姐,见到我,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而是,说道,醒啦啊,
我看你家裏还缺不少东西,我给你写在纸上了,有时间你去买一下,奥,我知道
了,我看也没看她递来的那张纸。随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一转身,又抱住了正
在忙活的宋姐,
啊,宋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我用舌头堵住了嘴,然后是的脱衣
声,当时已是黄昏,在四月的黄昏裏,在泛着淫靡气息的房间裏,我又一次体会
到了很久以前的那种快感,一种瞬间大脑短路的超长快感,做完后,我们又在床
上温存了很久,我才放宋姐回家去。
(二)
有了宋姐以后,我的生活似乎改变了很多,我开始穿着干净的衣服,三天换
一次内裤,不再去吃快餐和泡面,营养均衡,开始犹一个宅男向一个成熟的男人
去过度,当然也少不了宋姐淫水的滋润,让我看下去多少开始散发一点男人味道,
宋姐平时除了帮我收拾房间外,还负责工作室裏的卫生和伙食,这本来都是我平
时弄一下的,现在有了宋姐专门管,我倒省了时间,一门心思搞事业,那时又搞
了几个游戏外服的代练。收入比以前又增加了不少。、而我和宋姐的关系,也慢
慢的有了些改变。
没事的时候宋姐总是爱和我讲讲她得家庭,宋姐的家庭生活其实也并不是很
顺利
她现任的老公并不是她得第一个老公,她当年嫁的第一个老公,对她一开始
也不错,后来由于孩子的问题,对她开始慢慢冷淡了起来,他们结婚三年了,但
宋姐一直没有怀孕,男方便怀疑宋姐的生育能力有问题,后来时间长了,男人便
在外面重新找了个女人,和宋姐离了婚。
宋姐无奈只能以二婚的身份嫁给我现在的这个老公,她现在的老公本来身体
就不好,不然也不会找宋姐这样二婚的,结婚第一年他们就有了个女儿,一直待
到现在,夫妻感情还算可以,宋姐也知道自己是可以生育的,后来一直想再要个
儿子,但由于年龄偏大,而且生活压力比较大,只能作罢。后来做了结育手术。
宋姐说她一直想要个儿子,这样自己老来也好有个依靠,女儿只能是给人家
养的,没什么用,靠不住。还说本来不想答应来我这的,但还是决定看一看,看
我第一眼就觉得我很亲切,才决定过来,想来也是希望有我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躺在床上,不久前刚做了一次,我突然说道,宋姐,我
做你的儿子吧,
啊,宋姐似乎吓了一跳,我随即喊了声︰妈
哎,宋姐答应着,那一刻她眼裏有了一点泪花,也许是对于生活的压力,或
是对于自己的坎坷遭遇,又或是为我的真诚流露的关心和感情所感动吧。
说罢,我吻着她,嘴裏吐着热气在她耳边说道,妈。我想操你的逼,好吗,
宋姐闭着眼楮,羞涩的一边抚摸着我的脸一边说道,恩,妈给你操,妈妈的
骚逼给妈妈的好儿子操。我二话不说,略去一切前戏,直接挺起再次勃起的鸡巴
一次插进,乱伦禁忌的快感让我异常兴奋。
让宋姐背着我,把屁股撅起来,宋姐把脸埋在床单上,我一边兴奋的抽查,
一边拍打着她得屁股,
骚妈妈,贱逼妈妈,说,你亲儿子操的你舒服不,亲儿子和你老公谁的鸡巴
大,我好还是他好,啪啪,我狠狠的啪打着宋姐的大屁股,宋姐早就习惯了这样
被我玩弄,有一次她甚至说,每当我打她屁股骂她是骚逼的时候,下面总是流很
多骚水,
啊,宋姐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查,亲儿子,操烂你骚妈妈的烂逼吧,
骚妈妈就给亲儿子玩,骚妈妈最爱亲儿子的鸡巴了。
那我和你老公呢,谁操的你舒服,你那死老公是怎么操你的,快说,我又是
啪的一下重手打在宋姐那早已布满红色手印的屁股上。
我把鸡巴拔了出来,抵在阴道口上不停研磨就是不进去,宋姐感觉阴道突然
空落落的,为了剎住逼裏的那股瘙痒感,只好不断的往后挪动屁股,想要我的鸡
巴再捅进去。我知道宋姐的老公因为身体原因其实是个性无能。宋姐四十如虎的
年纪,一旦被挑起性欲中途突然没了鸡巴在逼裏,还不要了她得半条命。
想要鸡巴就告诉我,你老公是怎么操你的,我像调戏老鼠的猫一样,又浅浅
的把自己粗硬的鸡巴塞进去裏一点点,
啊,儿子,妈妈想要鸡巴,他喜欢舔我的逼,舔我的奶子,和脚趾头,然后
用手指捅我的逼。让我撒尿给他看。
没想到宋姐老公还这么变态,不过想来自己不行也只能借助这种变态的方法
来发泄性欲了。
我用手指拨开宋姐屁眼上耷拉的那一卷嫩肉,食指粗暴的插进了宋姐患有痔
疮的肛门裏,
啊。宋姐惨叫一声,快拔出来,那裏髒啊,妈妈屁眼好痛,乖儿子,操妈妈
的逼吧,那裏不行啊,痛死了,看来真是很痛,宋姐说着似乎痛的要流出眼泪来,
我把手指往外拨了拨只留一个指节在裏面。
那他扣过你这裏没有,我问道,
没有,他想扣我没给,听宋姐这么说,我心裏舒服了点,想,你老婆的菊花
不让你玩,今天却被我插了进去,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扣在了那个病老鬼头上。
这才听话,我满意的拍了一下她得屁股,腰身一用力,鸡巴整根又捅进了宋
姐那空空的骚逼裏。空虚的骚逼瞬间被粗硬的大鸡巴挤满,宋姐长唿一声,
啊,儿子,你鸡巴干的妈妈好舒服啊,再深点啊,妈妈的逼好痒啊,
哼,贱货,你是不是世界上最贱的妈妈,背着老公和自己的儿子日逼,还这
么爽,屁眼都被儿子玩过了,真是个贱货,我要干死你,把你的逼捅烂,让你再
也不能日逼。
啊,你捅吧,捅烂了才好,通烂了妈妈的逼,妈妈再也不给别的男人操,留
着屁眼和嘴巴给儿子玩,把妈妈那个患痔疮的烂屁眼也捅烂了,妈妈这个和儿子
上床的臭婊子就该给人插得烂逼烂屁眼,
臭婊子,看我不干死你,我喘着粗气,一下下的勐烈撞击着。和宋姐的疯言
淫语刺激的我一下快一下。
突然宋姐的手机响了起来,啊,宋姐拿过床头的手机,想要转过身来接电话,
却被我一下按住,无奈只能跪趴在床上,一边承受着我的抽插,一边接电话,是
宋姐的女儿。
宋姐求我小点声,我没理,想着一边接听女儿的电话,一边吩咐女儿回家赶
紧做功课,和烧饭,扮演着慈母的角色。一边在现实中趴在床上像母狗一样承受
着一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年轻男人的玩弄。我恶作剧的把插在宋姐屁眼裏
的手指又往裏深了点,啊。宋姐闷哼一声,随后在电话裏跟自己的女儿解释说没
什么,随后吩咐了两句赶紧挂了电话。
宋姐埋怨的扭头看了我一眼,差点让惠儿听到,惠儿是宋姐的女儿。
惠儿要是知道她妈妈打电话是正在被一个她得干哥哥从后面用鸡巴干不知道
是什么感受。
啊,快别说了,宋姐闷声不说话,看的出来刚才的电话和我的羞辱刺激她的
阴道又紧了紧。
妈,我想操惠儿,我说道,
你说什么,我想操你们母女俩,你们一起趴在这裏挨我的鸡巴操,给不给,
给不给,
我觉得自己快要高潮了,下身也加快了动作,宋姐也是,逼裏开始一阵阵收
紧,
给不给操,妈妈,把我干妹妹惠儿给我操,我让她看我怎么操你,看你怎么
哀求自己的儿子操自己,
不要,不要,别说了,给你操,惠儿给你操,当着我的面操死惠儿那个小婊
子。
在被征服的快感中,宋姐高潮了,我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她还像一条濒死的
肉虫一样,躺在床上不停的抽动着。
那次以后,在外人的面前,我都喊宋姐干妈。开始宋姐还不好意思,后来也
习惯了,我也经常给宋姐买些衣服,当然有很多是只能在我住处穿而已,都是些
连档丝袜,情趣内衣,和性感的透明高跟鞋等。也去过她家裏几次,见过她得老
公和女儿。有一次她老公和女儿不在家,我和宋姐直接在她家的床上搞了一次。
我和宋姐交往的越来越频繁,还好有做保姆和干妈这两个身份的掩护,才没
有引起别人的怀疑什么的。
(三)
张爱玲说;男人由女人的阴道而到达她得心。世道在变化,而女人一点都没
变。
宋姐和我之间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看来我不光佔有了宋姐的身体,似乎
也在慢慢夺去她得心,在她生命中所经历的三个男人裏,虽然我们在一起时间最
短,但似乎我给她得感觉可以完全沖刷掉前面那两个男人加在一起给她的所有人
生中的感动和作为一个女人应得的快乐。
宋姐早上来的很早,不光帮我做早餐还要督促我吃完,看到我的衣服不整,
还要叫住我帮我整理好,遭到我的调戏还要撒娇的打我一下。虽然她已经四十岁
了,但那种真情的流露使她得撒娇和生气都不会那么的做作和恶心。这应该是她
得第一次恋爱吧,四十岁的初恋。
爱情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也许真是一件奢侈品,幸运的是,她认为她找到了,
她认准了我,
对我百般照顾,百依百顺,满足我在床上的一切要求。甚至为我治好了她得
痔疮。只是因为我说过,喜欢从后面操她得屁眼。私下裏她甚至幻想过离婚之后
和我生活在一起,我笑着说那要把小惠一并带下我才肯接受,买大送小吗。宋姐
也笑着说只要我负责她们娘俩的生活,母女俩一起服侍我也无所谓。我们都知道
这也仅是说说而已。抛开年龄的差距不说,其实宋姐也不忍心抛下她那相处多年
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病弱老公而和我再一起。
她说我只是青春期还没过去的男孩而已,暂时的迷恋她,终究还是要走向正
轨,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结婚生子的。每当她说道这裏的时候,便很少说话。
我用热烈的吻回应着她对我们之间好景不长的那种淡淡无奈。抛开烦恼,相互慰
藉。相互取乐。
也许她说得对我喜欢的是她得肉体,和那种畸形的恋母情结。我享受她对我
的无微不至和顺从,我索取的越多,她便越觉那是我对她热烈回应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