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里的英雄

第一缕晨光透过高大的拱形石窗照在了大理石桌台上,那是永生的黎明女神在泛着红光的东方打开了她的紫色大门,她用金色而带绯红的手指轻轻地抚弄着我的眼帘。


又一次在书房的桌案上醒来,我头痛如裂。以前即使数日不眠,每当福波斯?


阿波罗,带艾吉斯的宙斯的儿子,那神圣的远射手驾驶金色马车出现在天际,我的精力也会被不知名的神只所充满,开始一天的工作。可今早不同,并非是昨晚玫瑰色的酒浆造成的,而是纵欲的恶果。我不禁想到了我那美貌绝伦,长着银色脚踝的妻子。


用过大麦面包和新烤的小牛腰子,我来到了浴室,我那拥有可媲美阿佛洛狄忒容颜的娇妻正在池中沐浴,看我进来,她露出了白银般的牙齿,用带翅膀的声音说道:「我的王啊,你可还在为城邦的灾难烦恼?忧郁之神已在你的脸庞盘踞良久。」


「奥利波斯不死的神只在这土地上降下了灾难,这城邦正在血红的波浪里颠簸着,田间的麦穗枯萎,牛群因瘟疫都倒在牧场上,无辜的妇人遭遇流产。最可恨的带火的瘟神降临到这城邦,使昔日美丽的家园变为一片荒凉,充满了悲伤与哭泣。我是他们的国王啊,是代替诸神和人的统驭者宙斯管理他们的国王,我怎能不为之苦恼呢?」


妻子温柔地为了脱去了袍服,牵我的手,把我送入水中,浸透凉水的亚麻布拂过我强壮的后背,我美丽的王后一下从背后紧紧搂住了我。温润的双唇从我的背心开始吻起,逐渐向上,达至我的颈脖。我回身搂起了她肩头,与她深情拥吻起来。


湿润的四唇叠加,最恶毒也最美妙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侵蚀着口腔内的每一分空间。妻子象牙般的柔荑已经摸到了我下身凸起的部分,那是神赐予男人们的权柄,也是刺伤女人们的利剑。我用强有力的双臂将轻巧似鸽子的妻子抱到身前,丰美如赫拉般的臀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她白皙的手麻利地撸动着我的,她的恩物。我的舌头离开了她美妙的红唇,扫动着来到了她大理石般的耳后,舔动耳珠,妻子低声地起来,如初生的羊羔般美妙。


我毒龙般的舌头,地从耳际滑落到了妻子神一般的锁骨,高贵而放荡,它能使每个看见它的男人疯狂。妻子的闷哼已经变为了低喘,她也不示弱地舔弄起来我聪慧的耳朵,如狮子般的鬓角。十六年了,她的容貌、她的身体还和新婚时一样惹人心动。


第一次见到她,她还是国王孀居的姐姐,穿着白色的亚麻长裙,瀑布般的金色秀发,天鹅般的颈脖,如奥林波斯山一般高耸的乳房,修长的双臂,丰美的玉腿在裙边若隐若现,金色的绑带坡跟鞋,可以媲美雅典娜的脚踝。正是被她神一般的美貌所打动,我才愤然接受了挑战女妖的任务。


来到城外陡峭的山崖上,看到巨人堤丰和妖蛇厄喀德恶名昭彰的女儿,我发现她长得并不像传闻的那样可怕,她的头发是如海水般的黑色,随风舞动,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命运悲惨的美杜莎满头着名的蛇发。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她长相凶恶,可眼前的她却面貌秀美如黑夜中的阿耳忒弥丝,她那着名的狮子身体也并非从脖子以下就布满如利剑般的金毛,她有着白皙修长的双臂,灵巧的手指能幻化出各式的美姿。她有一对异常丰挺的胸脯,奶头是褐色的。腰部以下则变成了狮身。对了,还有她背后那对金色的翅膀。


她一看到我,并没有提出那些缪斯的问题,飞梭般的尾巴将我扫到在地,扑了上来,骑坐在我身上,双手飞快地将我的布袍扯去。她的力量超过了我所遇到过了所有敌人,几乎就是一个半神,瞬间就让躺在地上的我全然失却反抗力。那如手般灵活的狮尾忽的卷住了我下身男性的骄傲,我非常之大,犹如少女的手臂,在家乡宫中的侍女没人能受得了我凶猛的攻击,蜜穴中爱液就像俄刻阿诺斯掌管的某条河流,湿透了我俩的双腿,浸满宽厚的床褥。


女妖的狮尾拉着我的阳物就往塞去,我竭力呼喊道:「别,为何聪明如你却不知道我的阳物并未勃起?那样的交合彼此间岂能如意?」女妖如少女般的声音疑道:「莫把我当成未经历男人的处子,如此巨大的岂能是未勃起的?即使爱神厄罗斯亲来也不会相信你的谎言,你休想用你那如簧的巧舌欺骗于我。」


我冷静地应对道:「我以奥林波斯山上最伟大的天神的名义发誓,如果我撒谎,立刻死于你的利爪之下,埋身于你的口唇之下。」她一用劲双手将我拽起,把我拖进了一处山洞,借着阳光,我看到了洞中满是干瘪的尸体,显然他们都是男子。人们所说的都是谣言,女妖根本不是把人撕碎吃掉,她是用女人特有恐怖的洞穴,将男人的精华吸尽而亡。现在她也正想这样对我,她指着这些干尸怒吼道:「看吧,俊美的男人,我的洞中接纳过的多如星辰,我绝不会被你所欺骗。」


我傲然道:「美丽的女妖,你何不用你如象牙般的柔荑搓揉它,用你白嫩的双峰挑逗它,再用你嫣红如火的唇舌舔弄它?它能证明我所说的。」她动人的双眸仔细地打量了我数遍,才半信半疑地用如脂的手指握住了我的,白嫩的小手外还露出了大半截的,她又用上了另一只手,矛头仍然在掌握之外。她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阳物开始变长变粗变热变硬。女妖的双手由紧握变为了合抱,双手能控制的部分又更多了。她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眼中充满了笑意,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许多。


我笑道:「现在用上你的双乳和口舌吧,它会给你更多惊喜!」绯红已经爬上了她的双腮,她媚眼如丝地将我的庞然大物挪到了胸前,双手托起丰挺的巨乳把它夹住,如脂似水的乳房也无法完全包裹我的,但舒适的触感还是让我仿佛置身仙境,浑然忘却了身处危险之中。她终于用上了丰腴的嘴唇,先是简单地吻了一下,接着状如喇叭的美唇罩住了我的顶冠,一触便离开,接着又吻了下来,如此反复,让我好像进入了女人的腔内。


过了一小会儿,我的终于完全进入了她的口中,舒适地与她美妙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渐渐地我男性的象征终于完全勃起了,它就像一座高高耸立的方尖塔碑,洁白犹如象牙,女妖仰天发出了狮吼般的长鸣,狂笑道:「俊美的男人,你真是太棒了,你就像是那个带闪电的神只一样伟大。」布满金色长毛的狮臀高高抬起,然后猛的将我的长矛收进了她狮洞中,带绒球的长尾巴快速地扫动着我的双腿。忽的她好像被某个神只附身一般,疯狂地抖动起来,腰肢屈伸犹如吸入圣烟的女巫。她的异于常人的肥厚,强健的腰肢带来了活力,让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渐渐地我感到了腰眼发麻,那是男人的精华要离开身体的征兆,女妖神采飞扬的双瞳中露出了兴奋,她大笑道,伴随着少女和母狮的声音:「俊美如阿瑞斯的男子,你终将丧命于我的洞穴中,不要以为你马上要迎来的是一次普通的快乐,我的狮唇将会一次吞噬掉你所有的精华,直到你死去。」女妖的嚣张透露了她的秘密,我远去的神智又回到了脑中,我的手在周围的地上摸索,父亲一样的宙斯保佑我,我找到了一根像是针刺的物件,暗暗地将它刺进了我的大腿,剧烈地疼痛减弱了我阳物带来的愉悦,那种狄俄尼索斯的狂欢逐渐消逝。我的牢牢地顶住了女妖的子宫,上瞬间布满了凸起物,摩擦着女妖的。


女妖察觉我的变化,她俯身下来舔弄起了我乳头,灵巧如云雀的舌头悄然来到了我的耳畔,与此同时,她的腰身扭动得更快了,她的口中竟突然发出了那个我梦寐以求的寡妇的声音——甜美如梦。那个保佑我的神只告诉我,这是女妖生出的致命的幻觉,我手里再次用力,刺得更深了,我的阳物依然雄伟。


湿润的软肉继续在我的耳上爬行,忽快忽慢。女妖突然着提出了她致命的问题:「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黄昏三条腿。在一切造物中惟独这种造物用不同数目的腿行走。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力量和速度最小的时候。」「你的谜底就是人呀。在生命的早晨,人是弱小无力的孩子,便用两手和两脚爬行。人长大了便是生命的中午,当然用两脚走路。到了老年就是生命的黄昏,人就要拄拐仗,这不就是三条腿走路吗。这个问题实在是很简单啊!」我差点笑了起来。


女妖忽的狂叫起来,俏脸上堆满了羞惭之色,同时女腔内产生出巨大的吸力,还带着螺旋式的拖拽,像是要把我整个人拖进她里面。挣扎之下,我突然发觉自己能坐起来了,一定是女妖将全部力量用在了女阴上,想要让我一举丧命。我猛的将她扑倒,然后扛起了她两条强健的狮腿,把她整个的抱在了怀中,腰腿之间用足了全力,撞击着她的狮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死命地对抗着她胯下恐怖的吸力,疯狂地在她洞中抽动。


她忽的惊叫一声,穴中的吸力顿时消逝,接着一股液体如洪水般涌出,仿佛裂地之神毁灭不敬神的亚特兰蒂斯一般。冲力之大,竟然将我冲了出来,只有巨大的顶冠卡在了上。水从结合处的缝隙中喷出,五味杂陈,颜色各异。


不灭之神纽克斯已经悄然降临,我怀抱着已然昏死过去的女妖走出去洞穴,屹立在山崖上,为了摆脱她狡猾的,我继续攻击着她的密处。终于我释放出了精华,当然只是正常的一次。她渐渐苏醒,看着身边的一切,抖声哭泣道:


「天哪,英俊的男子,你毁了我的一切。如果再让我吸入一百个男子的精华,我便可以全身变成少女,自由生活于人间。啊!」不得我反应过来,她惨叫一声,跳下了山崖。


我的舌尖开始环绕着妻子粉嫩的乳头,缓缓地舔动,她发出带翅膀的声音,应和着我的挑逗,奶头愈发地挺立,就像是小山丘上的麦仓。不时地我又用上了牙齿,温柔地含咬着乳头,就像是吃奶的婴儿一般。调皮如丘比特的舌头很快又跑向来她平坦的小腹,虽然已经生过四个孩子,可依然光洁细滑。调皮的舌头轻柔地在肚脐上滑动,妻子仙乐般地着:「嗯……我的男人……我的王,啊!


你就是我……我的一切,嗯……嗯……啊!我,你的妻子,渴望着你男性的象征。」听到全国最尊贵女性的请求,我怎能拂逆?双臂用力,将妻子纤细而丰满的娇躯整个颠倒过来,她撒娇地嗔怪了我一声,接着就抓住了我粗壮的阳物,熟练地用丰腴美丽的红唇含弄起来。双臂环过王后健美的大腿,我的手指轻柔地在摩挲着迷宫前的金色森林,妻子含住我的阳物,不满地闷哼了一声。我笑着划开了丛林,看到了那一条让男人甘心去死的溪流,岸边有两扇重叠的门,用指尖轻轻地挑开,身下的王后又发出了浓重的鼻息。受到鼓励的手指爱抚起来门内藏着珍珠,那是女人最珍贵的秘宝,它悄悄地变大着。


汩汩地水流充盈着河道,我一只手抚慰女性的珍宝,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跳入了溪流。它们积极下潜,发现了一处深洞,那正是水流的来源。它们俩显然已是轻车熟路,迅速潜入了迷洞深处,洞口是美丽的粉红色,洞壁上有各种形状神秘的肉瘤。手指向它们一一问好,然后又滑出了水面。


妻子用银牙轻轻地咬着我的利矛,在巨大的矛头上留下了浅浅的齿痕,忽的她又用舌头将这些痕迹抹去,再将巨矛藏到自己的口腔深处,真像是个顽皮的孩子。如此反复之下,她的小嘴只能容纳我的男性骄傲的顶冠了,于是她专心舔起了冠顶的小眼,那眼里冒出的每一滴液体都吸去吞下。


我的舌头已经入侵了迷宫深处,对通道内的每一幅壁画虔诚膜拜,里里外外、进进出出,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深洞里涌出的稠液吸尽,反而是越来越多,越流越汹。我的手指又再次跃入洞中,配合舌头做起了探险,不一会儿洞内发出了剧烈的抽动,像是发怒的伊斯忒耳河一般。洞口忽的变小,紧紧夹住了未能及时逃脱的舌头,忽的洞口猛张,一股洪流喷薄而出,爆入了我的口中。王后发出了尖利的呼声,将脸枕在了我的阳物上,昏厥过去。


洪流和刚才的稠液味道全然不同,是腥中带甜的美味,我满饮了一口,感觉精神百倍,就像是某位不死的神只附体在身。将妻子的身体平放在水池边,将两腿分开,高高推起,我又重复起了刚才的动作,不一会儿城邦妇人们的楷模在声中苏醒过来,不断唱出忽高忽低的乐曲,猛然她低喘着肃然道:「王……王,我最……最敬爱的男人,我……噢……用你伟大的长矛……嗯……嗯……刺入我的身体,将我贯穿。」


「从来没有哪个王后能命令国王的,即使那白臂的赫拉也只能顺从于带着雷电的宙斯,我亲爱的王后,你不能对我使用命令的口吻。」我笑着道。


「嗯……我以无上荣耀的……奥林波斯诸神的……啊……名义,恳求你,噢……我伟大的……啊……夫君,请你……将你……啊啊……男性的权杖……赐给我吧!」全城最美的王后着说道。


「遵命,我亲爱的妻子。」说着,我的强大如鹅蛋的肉冠已经顶在了她柔嫩的秘宝上,缓缓地磨动,溪中的水流更多了,妻子的口中已语不成声,但我能听出她是央求我进入她的秘洞。我没有着急,只是用我巨大的肉冠在小溪的两岸滑动,手指却仍在深洞里挖掘着。她终于无法忍受了,用带翅膀的语言大声叫道:


「呜呜呜呜呜!求求你了,用你的利剑刺入荡的蜜穴吧!」浑然没有了王后的高贵矜持。


阳物在不经意间,忽的滑入了深洞,我腰部送力,它直接触碰到了洞中的另一扇门,王后的双眼猛的睁开,责怪地瞪了我一眼。我俯身下去,将刚刚离开她蜜穴的舌头又伸进了她的口中,她刚才舔弄过我男性骄傲的舌头很快与我纠缠在一起。我的下身忽高忽低、忽起忽落,忽深忽浅在蜜穴中进进出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乳头,又一只手继续抚弄着女人的秘宝。


很快,我娇媚的妻子又一次到达了的顶峰,我的耐力刚柔持久,我曾经在家乡的平原上与骏马赛跑,曾在美丽的河流中网罗鱼虾,我还在森林里赤手空拳捕杀过强健的猛兽。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