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婊子

翌日傍晚,我带着瑞雪和金梅两个婊子来到牛总办公室。
牛总的奶牛秘书正在办公室卖力舔着屌,白肉趴在地上舔着牛总的脚,牛总仰面躺在座椅上指挥着,「对,啃那个脚皮,最近走路多,脚皮多,对脚后跟那边用牙给我刮刮。」睁眼看到我带着两个美艳骚货来了,便一脚踹开白肉。
「帅哥,来了啊。」眯眼跟我打招呼,「这个妹妹是谁啊,怎么没见过?」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金梅。
「你给牛总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朝金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金梅笑盈盈的走上前,15cm的高跟咯噔咯噔响,穿着吊带黑丝,包裹着她紧实雪白的大腿,包臀裙太短,一走路就漏出刮成心形的阴毛,黑黑白白,煞是好看。最要命还是她那对雪白沙包奶,一颠颠的,抖抖索索的,小号衬衣似乎要被撑爆,一对乳头和乳环的勒痕凸显在衬衫上,格外淫荡。
「牛总我叫金梅,是最骚最下贱的母狗,」她朝牛总抛个媚眼,一边说一边慢慢解衬衣的扣子,「勾勾手指就能上的那种,您就当我是最贱的婊子,喂我吃精子,我最喜欢舔原味的鸡巴,越臭我吃的越兴奋。」说罢,把衬衣打开,一对带着乳环的沙包奶子漏出来,上面带着几块于痕。「我还喜欢被咬奶子,用牙根使劲咬,用我的奶子练手劲也特别带劲,牛总要不要来试试?」牛总看的眼睛都直了,金梅跪在牛总鸡巴前,把奶子凑过去,牛总一把揪住那对沙包,玩命的揉搓起来,我看他那手臂青筋暴起,手指都深深的嵌入沙包之中。
金梅跪在地上,不断翻着白眼,朱唇微张,发出「嘶,啊」的声响,喃喃自语,「攥死我了,亲爸爸,玩死女儿了,掐你女儿的奶子,嘶,好疼……」牛总听得兴起,我看他兴奋的鸡巴一颤一颤的,兴奋的脱了裤子,拉过金梅的奶子开始啃起来。
金梅翻着白眼,大声浪叫起来,「咬死女儿了,亲爸爸,好好疼我,玩烂我,爸爸。」
瑞雪看的两眼放光,白肉过来拉着金梅的手对我说:「帅哥,我带妹妹去玩会去啊」转头对着金梅说「你肯定爱玩,群P,一百多号人呢。」金梅也两眼放光,对我说:「哥,我去看看去啊,回来伺候你。」我看她那期待的样子,便说:「去玩吧,好好玩。」两人撒丫子跑了,伺候一群臭男人,给他们舔屁眼饮尿,是这俩淫女最大爱好。
牛总的奶牛脏秘朝我靠过来,「老板。」她冲我抛了个媚眼,「我叫小倩,叫我小喵就行。」她摸着我的裤裆,白净瓜子脸,带着美瞳所以是蓝眼睛,齐刘海,金色长发。如果说金梅瑞雪他们是传统美女,这个小喵走的就是日系风。穿着白丝,厚底黑色凉拖,上身一件快被奶子撑爆的小网眼T恤,跪在我面前,用脸摩擦着我的裤裆。
「啊,爸爸好厉害。」
我看过去,只见金梅挺着沙包,放在牛总的办公桌上,牛总站在桌上正在踩她的奶子。
「爸爸踩上去了啊。」牛总兴奋道,两只大脚踩在白腻的奶子上,那对奶子实在是太大了,脚踩在上面变形成一坨软肉,脚趾中间都有软肉鼓出来,牛总兴奋的在乳肉上反复踩踏,是不是还两只脚叠在一起踩在一个奶子上。
金梅皱着眉头,似乎吃疼又特别享受,拉着自己的乳环,眼神迷离的说:「爸爸好厉害,踩我奶子按摩,治治女儿的骚病,让女儿奶子更大,给爸爸服务。」俩人玩的不亦乐乎。
「帅哥你有过几个女朋友啊?」小喵问。
「大概,嗯,十几个吧。」我想了想,真数不过来,含糊回答她。
「你知道我有多少个男朋友吗?」
「不知道啊,四五个?」
「嘻嘻……」她冲我抛了个媚眼,解开我的裤子,掏出鸡巴抚摸着,「我能同时谈十四五个呢。」
「我最爱搞暧昧了。」她冲我眨眨眼,蓝色眸子看着我,「男人搞女人,有的爱操,有的爱啯鸡巴,我爱跟他们暧昧,享受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你怎么享受的?」我挺享受这种感觉的,一个日系美女,摸着你的鸡巴跟你耳边私语,我隔着网眼上衣掐着她的乳头。
「就跟他们聊骚啊。」她轻轻舔我的耳朵,轻声漫语。「在微信上做婊子,挑逗他们。」
「昨天我跟个小哥聊天,聊了二十分钟他就不行了,跟我说射了一裤裆。」她笑嘻嘻的说,「什么样的男的我都聊,丑的帅的,我就是那么下贱。」见我鸡巴胀起来,她睁大了眼「哇,你鸡巴怎么那么大,跟我胳膊一样粗。」我笑着说:「怎么样,是不是想伺候伺候大鸡巴哥哥?」「鸡巴大的当然待遇不一样啦。」她打开双腿,掰开粉色丁字裤,把逼漏出来,「给你操逼,把我当飞机杯用」说罢把屌塞进去,一用力,坐在我大腿上,这婊子立刻昂起头浪叫起来「好大,我的妈啊,大鸡巴哥哥你把我填满了。」她左右摇摆套弄起来,我被她夹着,掐着她的奶头,享受这个人肉飞机杯。
「那些男的约我出来,我故意穿丝袜,还有齐逼那种裙子。啊,操死我了,真鸡巴大。穿低胸,把乳沟漏出来,还不穿内衣,让他们见面就想摸我奶子,约我看电影,坐在一起,我也就让他们掐两下,挑逗她们。」「就是让玩,但是不让玩爽是吧」我听了之后分析到她一边摇摆着一边说「对,啊,说得对,我就喜欢这个感觉。」
「牛总喜欢这套?」我问道。
「他?不,他喜欢这套。」说罢她撩起上衣,掐住奶头把E杯奶子提起来。
我看到奶子下面都是烟疤,一个个的都是用烟头戳上去的。
「她喜欢用烟头烫我,拧我的奶子,啊,操死我吧。」她快速挺动起来,「还爱跟他下属一起干我,两三个人一起,一个干喉咙,一个干屁眼,一个操逼。」她突然颤抖起来,「啊,我,唔……」两眼翻白急促的动起来,小腹打着哆嗦,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奶子。我感觉鸡巴被一阵夹紧,急促的摩擦我的龟头,很少有女子高潮了还在拼命挺动的,前所未有的快感袭击着我。
「啪,啪」回头看去,牛总正在挥动拳头猛打金梅的沙包奶子,金梅撅着屁股,牛总鸡巴桶在屁眼里正在抽插,双手大力从身后锤着一对沙包奶子。仔细看,金梅的乳环被卸下,乳头上各插着一只派克钢笔!
两只钢笔一白一黑,笔尖插在乳孔里,金梅两眼翻白,疼的掐着自己的乳根,两个沙包奶子被勒的凸起来,颤巍巍的雪白奶子上青色的血管都凸起来,这两坨肥腻的软肉在钢笔插入下有种刚柔相济的美感。
牛总拔出鸡巴,拉着金梅的头发把她倒按在桌子上,两只丝袜美腿踩着细高跟摆在桌上,美艳无比。牛总显然关注点不在美腿上,扒开金梅的嘴把鸡巴捅进金梅的嘴里,一插到底,双手大力按住乳孔里的两只钢笔,使劲往乳肉里插去,疼的金梅发出「呜,呜」的声音,两只美腿在桌上乱踢。
插结实了两只钢笔,牛总握住露在乳头外面的1/3的钢笔杆,使劲在金梅的乳房里旋转起来,钢尖在乳房里刮擦着乳肉,金梅双腿乱蹬,疼的连连摆头,奈何嘴巴被牛总的鸡巴封住,摆动的喉头进一步刺激着牛总,他欢快的叫起来,只见金梅的鼻孔里喷出一泡白浊的液体,还鼓起一个大大的气泡,挂在她的俏脸上。
小喵颤抖着摩擦我的龟头,我也爽到了极限,便「啪,啪」两巴掌扇在小喵脸上,把高潮的她从身上推开,从桌上拉过刚被干翻的金梅,急忙把鼓胀的鸡巴塞进她嘴里,金梅翻着白眼配合我,「咕隆」一声,把我的鸡巴整只吞进去,我捧起她被捣的更松软的巨乳,握着钢笔根部把两支笔拔了出来,又把手指顺着乳孔抠了进去,里面一片温暖的海洋。
金梅的双腿抖起来,我的龟头也在她的刺激下爆炸开来,手指插在乳孔里,我颤抖着把身子趴在金梅身上足足射了一分钟。
我抽出鸡巴,金梅平躺在牛总桌上,翻着白眼嘴里汩汩的冒出白色泛黄的精液,满脸都是黏汁,头发被我和牛总当做抓拉的工具,凌乱一片;两只大白沙袋奶撇在胸前,乳孔里冒出丝丝献血,奶子上满是淤青和牙印。
片刻,她回过神来,拢着两只奶子,自顾揉搓着,舔舔舌头说道:「真爽,两位爸爸,女儿被你们玩烂了。」说罢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牛总爽快的点着一根烟,抓着小喵的头发,把鸡巴塞在她嘴里让她啯干净,金梅也趴在我裤裆上,一边给我清理鸡巴一边休息。
「啊」一声尖叫,原来是牛总又在用小喵的奶子灭烟,他用烟头在小喵奶子下面插了几下,便站起身,提上裤子冲我说:「走,小兄弟,看看我的骨干们都被伺候的咋样了,满意不?」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