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一起玩老婆

那年中秋,师弟说要来我们这玩。


当时师弟刚毕业工作没多久,在一个工程监理单位,混的挺不错的,施工方似乎给他配了辆车方便他工作,他就开着到处溜达.


这次趁着放假要途经我们所在的城市并邀我们一起去自驾游,我们夫妻表示热烈欢迎。


很自然地,我开始意淫师弟来后会和妻子发生点什么,当晚和妻子时逗妻子说:「你老公过几天就来了,你兴奋不兴奋啊?」妻子配合着我应承着:「我要宋军老公来干我!」我们兴致勃勃地打完一炮后,我一本正经地和老婆说这次师弟来后勾引他的事情,老婆羞红着脸说:「要死了,你来真的啊,肯定不行的。」话虽这么说,毕竟时喊师弟老公喊了快有半年了,潜意识里也许已经接受了和师弟之间那层特殊关系,我能看出老婆其实也是有期待,只是不敢跨出那步而已。


於是我循循善诱,告诉老婆不用很直接地勾引,只要打扮漂亮,把自己迷人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可以,至於会不会发生什么我也不强求。


「我都没有好看的衣服鞋子,那你陪我去购物!」老婆平日里从不打扮,着装基本和在学校差不多,装扮和完全不沾边,现在为了勾引师弟要去购物,我自然乐意奉陪。


於是第二天就去狠狠血拼一场,以前老婆总是不肯穿的短裙、透明黑丝和细高跟鞋等装备也买了两套。


回家让老婆穿着新买的短裙高跟鞋,站在飘窗前双手扶着窗台撅起,我从后面狠狠地,一边干一边问:「穿这么骚给谁看?」老婆扭着骚浪地说:「给宋军看,宋军是我的老公,我就给他干。。。」又是酣畅淋漓的一次。


完事后,我又开始预演到时的情景,觉得还要再给老婆包装下,於是给她修剪指甲,又涂了鲜红的脚趾甲,衬得一双白嫩的小脚极了。


我让老婆了衣服,就穿个高跟鞋站在我面前,前凸后翘的身材配上修长的,让我有种自惭形秽的错觉,忍不住蹲下去亲老婆的腿和小脚.


老婆被我亲的又痒又不好意思,咯咯笑着说:「老公你干什么呀?好痒啊。」「我不是你老公,你老公是宋军。你太了,一定能勾引到他。」我喘息着说着,向上抬头一看,觉得老婆黑乎乎一层毛有点紮眼。


我本身喜欢白虎,觉得女人下面光溜溜白嫩嫩的才好看,以前也软磨硬泡着要老婆把下面的毛刮过几次,但老婆说刮过几天就又长出毛来,还会紮的难受,就不太肯刮了。


这时我摸着老婆的毛说:「快把毛都剃了,宋军也喜欢没有毛的。」「你怎么知道?」


老婆白了我一眼。


「在实验室一起看过交流过. 」


我赔笑着说.


「真猥琐……」


老婆戏谑着调侃,脸微微红了,想必是想着自己的失去了的遮挡,完全暴露在宋军地面前的情景。


我看老婆也有点动心,趁热打铁,拉着她去浴室把毛仔仔细细剃了个干净。


完事后把老婆赤裸着放到床上,又给她腿上、上抹身体油,直到佳人在灯光下无比闪耀,我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手来。


「太完美了,这么我就不信宋军能忍住。」我点着头说道。


「你真是啊,平时让你帮我抹油、剪指甲总是推三阻四的,今天为了让别人老婆费这么大功夫……」


老婆又来调侃我。


「你是我的门面嘛,要让别人看到你最好的一面,来你看看自己。」我让老婆侧过身子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曼妙的身体,两个椒乳不大却骄傲紧致,侧着的宽臀高高耸起,更凸显出腰部纤细。


老婆自己把手插在腰上抚摸一会,又翻个身俯卧在床上看着镜中的自己,慢慢地把臀部耸起,眼神也有点迷离了。


我摸着老婆耸起的,笑着说:「小骚货,想不想被宋军日了?」「想啊,宋军,好老公快来干我啊!」


老婆动情了,我也不含糊,翻身直接从后面插入了老婆早已湿润的,直接大力。


老婆哼哼唧唧地叫着:「宋军,干我,干我……」激动之下,没一会我们就一起攀上了高峰。


(三)


转眼到了放假前一天,我们还没下班,师弟却已经提前收工,从工作的C市往我们的B市赶了。为了让老婆今天出彩,我让老婆提前回家赶紧补补妆,换上那天买的短裙和高跟鞋,这些衣服老婆上班还是不好意思穿。


等她收拾停当,我也正好回到家,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她往约好的饭店赶. 没多久,师弟也到了,看到老婆成熟的样子,明显有点吃惊,但很快就掩盖过去。我心里暗喜,心想以前只见过老婆学生样,这几天我亲自帮老婆形象设计,还是很有效啊。


稍微寒暄下就开始吃饭,大家很快又恢复到学校里的熟络氛围,嘻嘻哈哈谈着现在的境况,很是开心。席间应该说师弟还是很老实的,只是在老婆起身去买单时盯着老婆蹬着高跟鞋、迈着大长腿、扭着的背影愣了会神。


吃完饭我们带着师弟去我公司的酒店开了个大床房,我们去可以享受内部价. 大家进了房间继续聊天,然后打了会斗地主,气氛很融洽。


看看时间到了7点半过了,我打算实施我的谋划,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借故离开,把老婆留这. 这个计划事先我和老婆说过,要创造他们两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老婆很犹豫,因为我们不能让师弟看出是我故意让他们在一起,因此我离开得不能太刻意。


现在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借故跑到卫生间,自己弄响了手机,然后假装接电话:「于总,你好……啊?报告啊?明天要啊?还差点呢……」自己胡编乱邹了一通,然后对师弟和老婆说:「真倒霉,老板说一份报告提前了,明早就要,我现在得去加个班,估计要三四个小时才能搞完。」「啊?」老婆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站起身来要和我一起走。


「我就去公司啊,就在旁边,你在这等等我吧,我尽量快点,大概三个小时吧,快好了我提前打你电话。」说完我对老婆挤眉弄眼一番,让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看老婆又紧张又好气的样子,我转身又对师弟说:「郁闷啊,你们先聊会吧,我弄好了来接小叶. 」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走到走廊转角处,我稍微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发展,心想一直在走廊转悠肯定被别人当,就索性去了公司。


办公室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我打开电脑上四合院看了会,心里不停想着他们的进展,觉得时间过得真是慢。我就这么一会看看网页,一会站起来走走,看看时间过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了,我忍不住给老婆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老婆略显紧张的声音和电视声,我猴急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行动?」「没有,」老婆没好气的说,「你不在我们牌也打不起来。」看来这一个小时是白费了。


「打什么牌啊,快想办法勾引他啊。」我着急地说:「你多把你的胸和腿往他眼前凑就行啦,相信你的魅力。」


老婆轻轻嗯了一声,说:「那你也抓紧弄完啊。我先挂了。」然后听到电话里老婆对师弟说:「他说还要好久呢,慢死了。」随后滴滴滴的忙音传来。


到底老婆能不能成功勾引呢?我又是起身走来走去心神不宁,好不容易过了差不多1个小时,我又忍不住打个电话过去,电话里老婆的声音有点慵懒:「喂,你要好了吗?」


「怎么样?有没有搞定?」我急切地问。


「你还要2小时啊?好的,那你弄好了再打电话给我吧。」老婆不回答我问题,装的还挺像。既然老婆主动在电线小时,肯定有戏。想到这里我有点坐不住了,赶忙往酒店去,到了房门口把脑袋贴着门听,只能听到微微的电视声,其他什么也听不到。我又试着听会,始终听不到什么,觉得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只好又回到办公室。


在办公室又熬了将近2个小时,我又打电话给老婆,老婆的声音有点有气无力,「你好啦?那过来吧。」我匆匆赶到酒店,来开门的是老婆,她穿着酒店的拖鞋,衣服有点皱,但是看不出是否激烈运动过,房间里也看不出有战斗的痕迹。


师弟穿个汗衫也看不出什么痕迹,只是眼神好像有点尴尬。我和师弟打过招呼,说今天比较晚了,明天上午大家城里转转然后下午我们自驾去附近的W市玩。


交代完毕我和老婆就起身回家了。


(四)


刚出酒店,我急吼吼地问老婆在房间三个小时发生什么没,老婆白了我一眼,佯怒说:「啊。」我赶忙讨好她:「老婆说说看嘛,在房里干嘛了?有没有做?」


老婆害羞地点了点头,说:「我开始只是让他给我了一会,后来就做了。」「快说说看,怎么做的。」我激动的完全硬了,一边开车一边急切地问。


「你刚走时他就很正常还是看电视聊天,我被你搞的有点紧张,讲话都不利索了,后来你又打电话催我,我就照你说的做啊,脱了鞋子躺在床上,说穿了高跟鞋腿酸什么的,在他面前把腿晃来晃去的活动,又说腰酸,上半身在他面前起起伏伏让他看我的低胸咯。」


「那他什么反应?」我兴奋的继续追问,老婆也把当时的情景向我娓娓道来。


师弟当时盯着老婆的腿看,看了一会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就问老婆:


「怎么穿这么高的鞋啊,以前在学校没看你穿过. 」「以前学生穿这么高不好哇。我穿好不好看?」「好看,」师弟由衷地赞叹. 「说好看是好看就是腿脚酸,」老婆叹着气说. 「那让师兄给你揉揉哇,」


「他现在又不在,怎么揉啊。要不你给我揉啊?」老婆有点开玩笑地口气说. 「好啊,」师弟马上接口。「先揉哪里?」


老婆说当时心想揉脚怕有味道不好意思,揉大腿又太过了,心一横就说先揉小腿吧。师弟当时估计也是很紧张,但既然老婆发了话,他也就试探着把手放在老婆的小腿上开始帮着揉捏。老婆指挥他一会往上揉到膝盖下面,一会向下揉到脚踝,揉了一会觉得坐在床上实在有点别扭,索性就躺了下去,师弟坐在她腿边继续揉。两边小腿都揉了会,师弟问老婆:「要不要捏捏脚啊?」「你不嫌臭啊?」老婆调皮地问。


「臭吗?」师弟作势凑到老婆脚边去闻,然后笑嘻嘻地说:「不臭,还有点香,我来揉揉吧。」说着就开始揉老婆的小脚. 老婆被他揉了一会觉得真是舒服,忍不住把脚伸到他怀里,他也照收不误,一会捏捏脚,一会摸摸腿。


应该说师弟并不算调情高手,就这么揉捏了一会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但这时老婆已经动情了,毕竟时喊师弟的名字喊了快有半年了,这时被他揉着小脚,觉得下面都湿了。


就这时我的电话又到了,老婆把心一横,决定再勾引一把,于是就在电线小时,也是很高兴,毕竟这香艳的时光他也想多保持一会。挂了电话老婆又对他说:「给我大腿也捏捏吧,也酸呢。」到这一步傻子也知道是在勾引了吧?女追男隔层纱,虽然是师兄的老婆,师弟也受不了啊。师弟立马大手向上,摩挲着老婆的大腿,从膝盖上面一直摸到短裙下沿,看老婆没反应干脆向上伸到裙子里,一直摸到了大腿根部。老婆终于舒服地出来,呢哝着:「军,真舒服,就那里,恩……」师弟这时应该也是在思想斗争,毕竟是熟人,给师兄戴个绿帽以后怎么见面?


可是美色当前,又实在把持不住,于是边摸着老婆的大腿边试探地问:「阿明会不会回来啊?」


「不会的,他刚才说了要2小时呢,你只管给我按呀。」老婆说着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说「帮我上半身也按按。哎哟,帮我先把衣服脱了,不然全皱了。」说着起身让师弟给她服。师弟脱了老婆的上衣,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老婆的意思,也就不再装了,直接把老婆也解开,然后把老婆放平在床上,把短裙、也脱了下来。


「小叶,你身材真好。」师弟摸着老婆赤裸的后背,从肩头一直摩挲到。


老婆此时赤条条在师弟面前,羞红了脸不敢看他,只是随声附和,却无法掩盖已经水流成河的事实。师弟的手摸到了老婆的,湿漉漉一把,师弟忍不住把脸凑到老婆前闻了闻,然后舔了几口。就这么几下,老婆就受不了了,呜咽着说:「来吧,快来吧。」


师弟也受不了眼前的刺激,匆忙脱了裤子,露出早已勃起的就要插入。


「套子。」老婆轻声的说,朝床头的她的包努了努嘴。


「你还带了套子出来?」师弟简直不敢相信,「你和师兄用的?还是特意来勾引我啊?」


「讨厌,就是来勾引你,怎么样啊?」


师弟迅速去包里拿出安全套戴在上,跪倒老婆身后,把老婆的向上抬了抬,一下子捅了进去。


「怎么样,爽不爽?他的大不大?」我听老婆叙述到这里感觉兴奋得难受,喘着气连声问。


「回家再和你说,现在好好开车!」老婆笑着说.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