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不断

本来一直觉得自己的体力还不错,但是曾经在一天之内连续做爱,到了最后真是快要挂了,现在想想小弟都觉得后怕。

那时候女友在身边,但是我们还没有正式同居,她有时候过来过夜。那天早上是被她弄醒的,她见我晨勃了,就用手玩小弟的大肉棒,来回上下的套弄,后来又趴过去用舌尖舔小弟龟头上的马眼。她见我醒了,不由分说的就骑在我身上套动,可能是因为刚醒,意识还不清楚,小弟稀里糊涂的就射了,女友自然不满足,不顾小弟的肉棒上还沾着精液,又低头去给小弟口交,并转过身来趴在小弟身上,把屁股翘在小弟的脸前。

湿漉漉的小穴像一瓣粉红色的荷花,我忍不住俯下身去亲吻了那瓣荷花,荷花就一阵颤抖,淌出蜜汁来,小弟用舌尖一舔,竟然真透露着荷叶般的清香(女友的淫水味道略酸,但是确实很香,就像女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味道),不由得肉棒又勃然昂起,在床上和女友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两个人才同时到达高潮。

女友满足的又要睡去,而我却不得不起床,因为上午要帮一个朋友的老婆搬家,这个朋友已经毕业,在外地工作了,老婆还在学校念书,所以我此才去帮忙的。

临走时,女友还扮鬼脸的跟我说,那个朋友的老婆太风骚,怕我犯错误,所以提前帮我解决一下,让我保持清醒的头脑。她不说还罢,这么一说,见了同学的老婆,我心里忍不住总想那事儿,看着她浑圆的屁股和丰满的乳房,总往歪处想。

其实朋友的这个老婆,一次喝醉酒我上过的,但是干过以后我们都很后悔,约定以后不再提这事。可是现在心里总是不住地痒痒,最后还是没能把持住,在他们家客厅的沙发上轰轰烈烈的打了一炮。那女人长得不错,身材也好,但是没想到小肉屄却很黑,两片小阴唇像张开蝙蝠的翅膀,但是够紧,很爽。

打完炮后彻底没有力气搬家了,东西还没搬完,她说:「改天吧!」然后又说:「既然今天搬不完,那不如再作一次吧?」兄弟我心中已经有些叫苦不迭,但是她和女友不同,要比女友风骚很多,并且手段也多,没一会儿我就被她挑起来,又射了一次。

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学校,见到学姐,聊了会儿天,她怪我这两天不停地吃她的奶子,本来要断掉的乳汁,似乎又多起来,我被她这么一勾,又忍不住要看她的奶子,她就牵着我去了地下室存放杂物的储藏间。我玩她的奶子,她把我裤子脱了,玩我的肉棒。本来要给我口的,但是因为小弟的肉棒上沾有两个女人的淫水还有残留的精液,味道不算很好,她就只给小弟手里,边手还边跟我说:『她也在给我挤“奶”』精液被她“挤”出来时,阴茎里已经有些涩痛,精液也根本不是射出的,而是一点点流出来的,学姐察觉到异样,还笑我要注意身体。不过学姐的奶确实又多了,一挤就成股的流出来。

真是福无双至,晚饭时分,收到前女友的一个电话,她和她现在的男友出了点问题,想和我聊聊。我知道她和我分手了以后,和一个很有钱的已婚男人在婚外恋,早就警告过她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她不听。

所以又去见她,她开车来接我,但是没去饭馆,直接开到学校外面的玉米地里(我们学校附近以生产玉米着称),拉着我就要来那个。我实在是不行了,她却不以为意,从手提袋里拿出一颗药丸给我吃,并跟我说她现在那个已婚的男朋友也不行,需要吃药才行。

我愤愤的对她说,我不是不行,是今天到现在已经做过五次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不成了。她却说我不公平,做了五次都没有她的份儿,强迫着让我吃了那颗来历不明的药,她自己也吃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跟她说:「千万别用禁药啊!」她说没事儿,这只是春药。

紧接着就觉得体内热浪翻滚,而前女友也变得媚劲十足、浪态丛生,发生什么我记不得太清楚了,只记得先在车里做了一次,又到车外做了一次(车外还有些冷),然后她又问我想不想玩她的菊花,干!那个老男人竟然连她的菊花也开发过了。好奇之下,忍不住又试了她的雏菊,果然另是一番风味。

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直到太阳从窗户刺进眼睛,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己的公寓里,同时也意识到腿间湿呼呼的,扬起被子一看,床单湿了一大片,看样子我至少遗精了两次,估计是被那个药害的。

想起床收拾一下,但是发现全身酸软无力,头痛得像要炸开一样,嘴唇裂出一道道血印来,眼睛肿得像桃子,腰酸的简直直不起来,并且要命的是鸡巴居然还是在勃起状态,龟头已经的侧面已经被蹭得有些表面出血了,睾丸松松的垂着,一动就疼。那一瞬间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挂了。桃花未必是好运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