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被谁干了呢

最近朋友之间流行上了新的VR游戏机,说是真实度超高,玩游戏体验非常好,但最推荐的自然是看。


这两天刚好小女友暑假放假回家了,工作忙的时候倒不觉得,工作一闲下来,就空虚寂寞冷(憋得慌)。


这不,在朋友的怂恿下买了一台新款VR眼镜,老板还附赠了一堆「好玩、好看、刺激」的资源,一回到家就忍不住想试试。


小女友不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这不是玩得好时候,还有什么时候是呢。


拉好窗帘,带上眼镜,点击进入截面,根据教程三两步就进入到观影环节。


欧美、日韩、国产……最近国产的片子质量也好了,而且审美也更符合国人的口味,也就是我的口味,当先选择了国产文件夹。


一番搜索之下,寻着我自己的爱好,不由自主的选中了一部人妻片,要知道,平日里跟小女友云雨的时候,也不时的yy周围的人妻。


YY最多得就是办公室的燕姐,标准的30岁,一对胸鼓胀得厉害,腰却细得不行,还时常穿着瑜伽裤在办公室走动。


那西瓜一样圆润的,我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摸摸两瓣瓜之间的那条缝,只是办公室恋情,想想就得了,万一饭碗丢了,腰板硬不起来了,小兄弟也没好日子过了。


影片叫做「强干同事妻」,一打开就是站在一扇大门外面,一阵淅淅索索的开门声之后,刚好看到一名穿着肉色丝质睡裙的面色潮红站在门口。


入眼是一对乳尖正在睡裙下挺翘着,领口若隐若现的白皙乳沟,再配上潮红的面容。让我不禁暗道难道这么快就要进入正题。


「小强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大嫂,黄哥让我来帮他拿个文件。」


视频音传来,随意编造的名字,男主和三两句话就交代了关系,应该是去公司同事家里拿东西。


只是面色有些不对,面颊绯红,让我不禁在猜想二人是否还有更深一层关系,心头也暗暗期待起来。


「拿……文件……放在哪里?你跟我说,我去拿。」「大嫂,就不麻烦你了,黄哥很着急,跟我说的地方比较难找,我自己去找吧!」语气有些闪躲,似乎不想让「我」进去,但「我」却似乎没有客人的自觉,挤了一下就钻进了房间,然后直奔里面的卧室去。


我跟着视角往里面走,回头还看了一眼,这VR视频果然厉害,360度都可以看到,就看到似乎没预料到对方这么主动,慌忙的跟了上去,想要阻拦却追不上「我」。


转眼就进入了卧室,「我」竟然不是去找什么文件,而是在床头柜上看到一条黑色蕾丝文胸,连忙抓起就要朝口袋里塞。


这个时候,追了进来,一看到「我」手里的东西,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我」似是慌忙的想要藏起来,但头一转,刚好看到旁边床上,一条跟「我」手中一样的黑色蕾丝,以及一根熟悉而又陌生的肉色的棒状物。


另外再一晃眼,墙上挂着的电视正在暂停画面,上面是一男一女正在赤身的纠缠在一切的画面。


的惊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你在干什么?」「我」似乎被眼前的一切震惊到了,慌不择言的说道:「黄哥让我帮他找上次落下的内衣……这……这不是……这是你的?」「我」似乎感觉拿错了,一脸疑惑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愤怒的冲「我」走过来,抓住我的手。


「你说什么,什么上次,老黄去外面搞还不够,还带到家里来搞!」「我」被这话问得一愣,又被抓住,似乎说不出话来,就像朝外面走,但抓住就是不放。


「不不准走,给我说清楚。」


「嫂子,这个事情我说不清楚,你自己问黄哥吧!」「我」强行想冲出去,跟推搡一下,一把就把她推倒在床上,自己就要朝外面冲。这个时候,背后传来的声音。


「你不准走,你敢走,我就报警说你强干我!」「我」被说得一愣,转头看去,衣衫不整的的躺在床上,正指着「我」,这个时候,似是不小心按到了电视遥控的开始键。


「啊……啊……好爽,快,快啊,艹我,艹我,好大,比你哥的大多了,好粗,好棒啊……」一整Y叫声伴随着啪啪声从电视里面传来,原本静止的纠缠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开始疯狂的耸动起来,如同两团肉在相互挤压,一时之间让人心潮澎湃。


刚才还须发皆张的样子,瞬间俏脸就由白变红,一双怒目变得有些躲闪,整个卧室里,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变得暧昧Y糜起来。


这回,「我」却是不着急离开了,反身回到床边,开始盯着。


国产剧这水平不错,剧情也不错!根据多年的经验,我知道好戏这就要开始了,心头越加期待起来。


胯下的小兄弟也从刚才的微微抬头,变得坚挺起来,连忙拉开拉链,抓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器,就要准备开干。


果不其然,慌忙的叫起来:「你,你要做什么?」「我」发出淫笑到:「大嫂,你刚才不是说了么,要告我强,那我不强干了,岂不是被白告了?」「你……你快走,我不告你了?」


「嘿嘿,现在说不告了,可是我真的想强呀!」说着「我」就爬到床上,开始扯起的丝质睡衣来。本就倒在床上,想要躲闪,根本的躲不开,撕拉一声,丝质睡衣就被扯了下来。再被「我」伸手一抓,就拉到了身下。


一副上半身只半耷拉着睡衣,下半身一丝不挂的白皙身体就出现在我眼前,那一对乳尖果然挺立,双胸是我最爱的竹笋型(惊喜),腰部平滑收缩,双腿如饱满的白藕段,双腿之间,一丛略显稀疏的黑色……让我忍不住直吞口水。


「我」探手到那一丛黑色里摸了一下,收回手来,竟然是湿漉漉的,黏黏的液体。再看看床边的玩具,「我」拿起来,冲着笑起来。


「大嫂,看来黄哥平日在外面玩,你可是寂寞得很啊!」「你……不要……」用微弱的声音反抗着,一边软软的推搡着「我」,但除了激发「我」的兽性,便没有更多的作用。


一把将那个玩具扔开,「我」朝着扑了上去,双腿夹住她的腰肢,双手按住她的双臂,一口就咬在左边的笋尖上。


就听似惊似喜的尖叫,浑身瘫软起来,而后「我」松开她双手,开始从她浑身上下其手来。


抚摸了半晌,从反抗变得顺从起来,「我」也开始进入重头戏,退到床边,分开她的双腿,让那从黑色遮掩的宝地显露出来。


不出意料的蝴蝶穴,饱满的户型,外唇虽然外翻却不多,而且并不是黑色,反而带着一点意外的粉嫩。


这一刻,不论是「我」还是我,都精虫上脑。只是主角的「我」,说了一句「大嫂,我来了!」就提枪上马,一枪直入。我赶紧控制镜头拉近,看到「我」的大兄弟直入粉穴。


肉眼可见的吞吸感直入眼帘,接着一推一送,尤其是后抽时,带出内壁的嫩肉,上面还沾染着透亮的汁水,显露出来的那种晶莹感,最是戳中我的点,让我狂吞唾沫。


等不了了,我也来!想着我就抓起器,朝着胯下愤怒喷张的兄弟套了上去。


不愧是价值几百的名器,提前加热和润滑过了,一套上去,那种爽感,加上眼前的景色,那种精神刺激,顿时让我飘飘欲仙。


这感觉竟然比起平日里跟小女友艹B不差多少,甚至因为VR的真实感,让我有种搞上人妻的快感。


「啊……小强,快,快……」


「骚货,你还告我嘛?」


「不告了,不告了……」


「哈哈哈……干爽了吧……你老公没这厉害吧……」「没,没你厉害,好深,好大……好爽……啊……啊……」「骚货,,……」「我」一边操着,一边撩骚着,虽然演戏成分居多,但我第一次玩VR视频,冲击程度远远超过普通电视,忍不住速度过快,不过三四分钟,都有种要交货的感觉。


「我」干着干着,开始换起体位来,从传教士改成了后入,这个姿势也是我的最爱,不过我可不想这么快就交货进入贤者时间,连忙将器取了下来,准备冷却一下,好好欣赏。


「我」和摆好了后入的姿势,从这个角度看,那两片白皙浑圆的臀瓣就出现在我前面。


一丛黑色更挡不住我的实现,嫩嫩的菊花,滴着透亮液体的唇,都展露在我眼前,我又忍不住拉近了尽头。


「我」一手搭在腰间,一手抓着兄弟就朝着那两片唇顶过去。这一次吞吸的感觉就更加明显,尤其是柔嫩菊花随着「我」的抽送也微微涨缩,似乎在呼吸,在召唤我探索。


这场景让我想起平日里跟小女友玩的时候,玩弄过她的菊花来,一时之间忍不住就又朝着旁边的棒摸了过去。只是刚才放的时候似乎放远了一些,一下竟然没抓到。


但就在我准备脱了VR眼镜去找的时候,一阵清香的吐息突然出现在我鼻尖,接着一个温暖,柔软,又略带齿感的腔体突然就包裹了我的小弟。


「啊!」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又惊又喜,想着难道是小女友回来了,看到我的小弟忍不住动口了。


来得好!我心头一动,哪里还找什么棒,双手一摸,就摸到了一头秀发上。只是这头发似乎比小女友走的时候要短一些,难道剪了头发,不过这个时候还管这个。


我双手抱着她的头,就朝着小弟按去。她似乎有些猝不及防,有些慌乱的拍了拍我的手。


但我正是兴奋的时候,哪里会轻易放开,只是力量轻一些,开始按着她的头对我的小弟开始吞吸起来。


嘴唇温润,舌头缠绕,顶到口腔深处还有一种挤压感,爽,太爽了,我忍不住的就加快了节奏。


她也渐渐适应了,一吞一吸之间,还带着轻微的吸溜声,结合我眼前的画面,耳边视频中的浪叫,顿时有种自己长了两个小兄弟,同时在艹两个女人上下两个穴的双倍快感。


原本我就快到极限,这一下就更坚持不了多久,双手按住她的头加快了节奏,然后一个深深的按压,小兄弟疯狂的喷射,一种空虚的满足感涌满全身。


爽!


我心头只有这个字,视频里「我」还在艹着,甚至已经开始换下一个动作,把抱在怀中,开始坐起莲台来。


这个动作也是我平日里喜欢的,不过发射了一次之后,我即将进入贤者状态,也有些兴趣索然。


就在我准备脱下眼镜,奖励一下小女友的时候,一个手按住了我的眼镜,不让取下来,下一刻一副赤裸的身体钻到我的怀中来。


她一只手臂揽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我的小兄弟就在一片湿润的肉间揉搓起来。


还来?


我自觉有些力不从心,就准备拒绝,但一个略微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刚才你爽了,现在该让我也爽一下吧!」


呃……不是小女友,是谁?


我吃了一惊,不过吃惊的同时,一种难言的刺激和冲动感觉涌上心头,刚才还萎靡不振的小兄弟顿时像听到了冲锋号角,迅速的就硬挺了起来。


她很快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轻笑一声就抓着小兄弟往哪个软糯缠绵的洞里塞进去。


这一进去,我瞬间有种进入盘丝洞的感觉,纠缠,挤压,揉弄……。什么名器飞机杯,跟这比起来,完全是天差地别。


「你要爽,我给你爽!」


我抱起她的臀,开始我小弟上按了下去。深深一坐,G头似乎顶到了花心,酥麻的刺激感涌上心头,让我更忍不住跟着视频里的节奏,带起她的臀开始动作起来。


她一起一坐之间,那种重量压迫感,那种抽离的吮吸感,让我忍不住加快了节奏。


她似乎也被这快节奏的抽送给爽到了,柔软的身体几乎瘫软在我身上,只是似乎不想让我知道她的感觉,竟然硬生生憋着没叫出声来。


这个时候,我刚好感觉到一点微凸到了我脸边,以我的经验,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转过头去,一口就吸住了那一朵乳尖,再张口一咬,软软的一大团,根本吃不下。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开始针对乳尖,嘴唇、舌头、牙齿一起作用,舔、吸、咬、磨、蹭……乳尖本就是女人的敏感点,而她似乎比其他女人更敏感,几磨几咬之下,刺激得她的呼吸都屏不住了。


终于一声较弱的惊呼之后,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喘息声便连绵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来。


一时之间,一种征服的感觉从我心头涌起,双手加快动作的同时,开始揉搓起她的臀瓣来。


随着我的心意,挤压臀瓣,也间接挤压着她本就塞满的,与我在中的小兄弟内外呼应起来。


于此同时,我的嘴也不闲着,开始将她两个乳尖换着品尝起来,原本就微硬的乳尖,在我口中变得越加饱满起来,吞吸舔咬起来更有一种紧绷的感觉。


而她似乎也完全投入,浪叫声与视频中的浪叫声合二为一,此起彼伏,让我有种前所未有的爽感。


不过我终究是第二枪,持久力就远不是第一枪能比,疯狂了接近二十分钟,都还没有缴械投降的意思。


忽然,一声婉转的尖叫不知是从视频中传来,还是身上的女人发出,我就只觉那包裹小兄弟的发出一阵颤动,我知道,她到了了。


就是这个时候!


我心底升起冲动,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双手揉着她的臀,用力朝里面挤压。


好爽,我也来了!


我心头放松,小兄弟也适时的又涨大了一圈,而后,毫无保留的将液体喷射进了她的最深处。


噗……


我心头给自己配上了声音,于此同时,那软在我身上的滚烫肉体传来一阵痉挛似的颤抖,她竟然再次了。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我心头忍不住得意,这个时候,视频里也刚好结束了肉搏,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就准备摘下眼镜,看看这女人到底是谁。


但对方却按住我的手,意思让我不要摘,我想了想,也放弃了立刻摘下眼镜的冲动。下一刻,一阵软糯又含住了我软下去的兄弟。


还来?!


我有点吃惊,不过感觉到对方是在用嘴帮我清理小兄弟,我心头说不出的异样。


干活干全套,这么专业,不会是那几个小子请来整我的妞吧!


片刻之后,一阵淅淅索索的穿衣声和脚步声远去,而后啪嗒一声房门关闭的声音。我知道,她走了。


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感觉,我把VR眼镜取了下来,看了看四周。


以往被我视为禁脔的器被碰到在地上,地上还散乱着打湿了的纸巾,但人去楼空,刚才发生的一切,就似做了一场梦。


贤者状态的我,总算是冷静下来,顺手收拾了一下满地的狼藉,把VR眼镜收好,开始点外卖准备吃饭。


等待的间歇里,我发信息问了几个损友,旁敲侧击的告诉他们我用过了VR,但从他们的回复里半点都看不出到底是不是他们整蛊了我。


「事如春梦了无痕吗!难道现在还有狐仙上门白嫖?」我不禁自嘲,从这种情绪里面抽离出来,电话铃声响起,我估摸着是外卖小哥到楼下了。但一看电话竟然是小女友的。


「老张,你回家了吗?」


「嗯,我回家了,你呢,到家了?」


「嗯,刚到,这都十多天没有跟你嗯嗯了,好痒呀!」「小妞,痒就出去找男同学帮你解决一下呀!哈哈」「真的!你同意?」「我同意,你去嘛,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满足你这个小妖精!」「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吃惯了你的大JB,那些小p孩,本妞看不上!」「那你就早点回来,我把南傍国热好了给你留着。」「好嘞,我在老家过一周,陪陪老妈,下周就回去陪你,每天都让你下不了床!」「哈哈哈,也不知道是谁不肯下床!」


……


我跟小女友调笑一阵,忽然她似乎想起什么。


「对了,有个事儿,这两天我大嫂或者二姐会去你哪里一趟,拿点东西,她们可都是靓妞,不过你别对她们动手动脚哈……」我听到前面半句就感觉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小女友后面的话,都听不太进去了,但晴天霹雳之后,一种异样感从心底升起。


「大嫂、二姐、到底是谁呢……人妻还是……原来这就是……刺激的感觉!但……我到底被谁干了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