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是个变装CD

章小野和李丽结婚好几年,一直没有要上孩子。这倒不是小两口有什么生理上的问题,实在是因为钱的事。


章小野是女士内衣厂的仓库管理员,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三千。李丽好一些,是厂里的销售员,虽然加上提成,一个月到手有四五千,可是不稳定,指天吃饭,哪个月要是拼不上业绩,只能拿着一千五的保底工资。算上房贷车贷,小两口也没有多少存款。


如果这时候要上孩子,家庭的压力毫无疑问陡然剧增。小两口商定了等等,再等等,等到哪天收入高了,再要孩子也不迟。反正两人也才二十五六岁。


跑销售的李丽经常出差不在家,章小野的心也就有些野了。他倒不会想着去嫖娼或者外遇,而是借着仓库管理员的便利,经常带一些情趣内衣回家穿着玩。


是的,章小野是个变装CD,这点李丽一直不知道。不过还好,章小野还不打算去找男人,或者说,在与李丽结婚前他曾经尝试过,但是小城市不够开放,直男没遇到过,男同又不接受变装。可是章小野不变装的话又接受不了男人。


李丽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经常出差在外,为了业绩陪客户也没少干。只是为了和章小野暂时不要孩子的约定,一直把避孕措施做得挺好。她内心也分的清楚,跟客户之间只有的奉献,哪来的感情。


只是这天,李丽有些生气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是这样一个。出差前她买了监控,没来得及告诉章小野,这也意外地从远程看到了章小野是怎样换上情趣内衣,怎样戴上假发,怎样用自己的化妆品,怎样穿着自己的衣服,怎样在床上发骚发浪,怎样用着两人私下情趣的玩具,李丽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虽然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李丽至少一直觉得自己是为了这个家,可章小野的行为,有为这个家带来收入吗?


丝毫不知自己一举一动已经被李丽在监控里看得一清二楚的章小野,此时跪坐在婚床上,半卷起来的红色短裙下露出了白嫩的,粉嫩的菊穴正吞吐着离别前夜给李丽用过的大号假。胯下的玉茎被金属贞操锁锁着,一颗马眼跳蛋正在上嗡嗡地工作着。上身洁白的衬衫送来了几颗纽扣,平趟瘦弱的胸膛上,淡褐色的奶头贴着两颗跳蛋。


「啊…啊…好爽…好老公…好大的…操…操得人妖老婆…好爽…爽…爽…爽上…天了…」


手机里传来了章小野的声,李丽浑身滚烫,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一只手正在胯下疯狂地揉搓着。突然,一只手把手机夺了过去,淫笑着的男声在她耳边说道:「小骚货,居然自己看A片来助兴…」「不是…我没有…」背后男子的安禄山之爪在李丽的酥胸上蹂躏着,这让早已意动的李丽更是觉得泛滥。


「还说没有…我看看…」男子一手隔着衣服蹂躏着李丽的酥胸,一手把手机举到了两人的面前,「哟…伪娘啊…他可比你骚多了…」「这…这不是…不是A片啦…」李丽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后男子的荷尔蒙气息已经让她意乱情迷。


「那这是什么?」男子挑逗着李丽的耳朵,这可是李丽的敏感带,安禄山之爪也随之下沉到了李丽早已泛滥的蜜穴。


「我…我家…我家的监控…」李丽觉得羞耻无比,自己老公的秘密就这么被公开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而这个男人却又即将和自己欢好。可是李丽的手却又不知不觉地往后挪,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握着男子的巨物,心里不由得惊叹:好大…比小野的,大多了。


视频里还在浪叫着的章小野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妻子和别的男人情趣地素材,手里拿着一跟假舔舐起来。男子把李丽的头压向自己的胯下,说道:「来,我看看是你的厉害,还是你老公的厉害。」李丽羞耻而又愤怒,欲火焚身的她心里骗着自己是为了这单生意的签约,张开了樱桃小口,开始吞吐起男子的。


久经沙场的男子什么样的嘴巴没有尝试过,强行忍耐了半天之后,把手机放在两人都能看到的位置说道:「你的比你老公还差远了,多学着点。」李丽看着视频里章小野如何吞吐假,不由得开始学起来,毕竟章小野也是男人,深知的何处才是弱点。突然,章小野开始给做起了深喉,这可是李丽从来没有试过的。她犹豫着是否要这样做的时候,男子却按住她的脑袋缓缓地压了下去。


「爽!」男子也不是没有试过深喉,只是从来没有试过让一个女子学她丈夫来玩深喉。一时间没有忍住,疯狂地冲向着李丽的喉咙。


口爆,这是李丽没有体验过的。以前的客户们不都是随便舔几口就开始肉搏了。秀口刚刚离开男子的,从嘴角垂落,男子却毫无半点怜悯,指着手机屏幕说道:「你可比你老公差多了,他全喝了。」李丽看着屏幕里章小野鼓鼓的腮帮子,总算是想起来因为不想要孩子,她一直没有体会过被的感觉,后来章小野才买了可以喷水的假。一时间,李丽对章小野充满了怨恨,看着屏幕里章小野等突然说道:「老公的好好吃,好美味。」


李丽这下再也忍不住,用舌头把男子的清理干净,当着男子的面把嘴巴里仅存的喝了下去,娇滴滴地说道:「大…大…」「大什么?你倒是说啊!」男子用手捏着李丽的下巴问道。


「大…老公的好好吃,好美味。」李丽终于豁了出去,这下子羞耻心什么的,都飞远了,心里想着:该死的章小野,老娘今夜的耻辱,回去再找你算账。


「哈哈哈哈哈哈哈…」男子得意又猖狂地笑着,躺在了床上说道,「,自己爬上来,跟你老公学着点。」


女上位对于李丽来说并不是第一次,她爬上了男子的身子,扶着对准自己的蜜穴,稳稳地坐了上去。摆在一边的手机屏幕里,章小野怎么扭动,李丽就怎么扭动;章小野怎么淫叫,李丽就怎么淫叫。


「好爽,好爽…老公…操…我了…」李丽是真的爽到了,被人发现老公不堪的秘密,羞耻地心态让她的蜜穴里的肉壁不同往常的疯狂蠕动。


「…老公…啊…好爽…好爽…操…我了…」章小野也是真的爽到了,自动加温的假在菊穴里有些滚烫地冲击着直肠,震动的频率疯狂地刺激着前列腺,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射了出来。


「,你老公射了…」不用男子的提醒,李丽也看到了章小野射在了自己的上。


「你被操过吗?」男子狠狠地抱住李丽,在她耳边问道。


「没…」虽然也在家里的A片里看过欧美被操,李丽真的没有试过。这么粗的塞进去,会是怎样的疼痛?


「你看你老公被操这么爽,不想试一下?」男子犹如恶魔地在李丽耳边低语着。


「疼…」李丽有些意动了。


「就跟你被破膜一样,疼一会就爽了。」男子用手指抹了些李丽股间的,在她周围画起了圈圈,又时不时地用手指挤压着,润滑了一会以后,手指头已经塞了一节,轻重缓急地起来。


李丽感觉就像在上大号一样,只是有些别扭,倒也不算是太难受。她趴在男子的身上娇喘起来,却也没有拒绝男子手指对她菊穴的玩弄。


男子抽出了抵在李丽的菊,借着淫液的润滑开始试图破开重重障,堪堪挤进半个,李丽皱着眉头轻声喊了起来:「别…疼…疼疼…」男子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将从菊退了出来,又重新插入李丽的蜜穴中,抱着李丽坐在了床边,调整了老半天的姿势后,终于一下子把李丽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着李丽的蜜穴走进了浴室。


悬在空中的李丽真的感觉爽上了天,自身的重量全压了上去,导致感觉是插入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好像会随时被刺穿,内心深处的瘙痒一下子得到了解除。


「好…好…好老公…好…好…好爸爸…操…我了…啊…死…死了…死了…」这种感觉远不是女上位能感受到的,子宫口受到挤压的微微疼痛感和肉壁被摩擦的快感,让李丽的嘴角挂着一丝丝银丝。


「小骚货…你老公还真会玩…」男子的声音回荡在李丽的耳边,原来,手机里的章小野虽然已经射了一次,却还不愿意停下来,把吸盘吸在了飘窗的玻璃上,掰开了疯狂套弄起来,短裙的裙摆随着地扭动,时不时磨蹭着cb锁里的。


「老婆…老婆…李丽…我…我…老公我…骚不骚?」章小野扭动着,一手揉着自己平趟的,一手伸出两根手指玩弄着自己的嘴巴。


「啪…」男子拍了一下李丽的大说道:「你老公问你呢…他骚不骚…」「骚…骚…」李丽的眼里冒着怒火,她从来没有想过章小野会是这样地不要脸。


章小野仿佛听到了李丽的回答,却又继续发浪:「老…老婆…我…我贱不贱?」


「贱…你个贱货…回去一定…一定…弄死你…」李丽咬牙切齿,一边享受着男子在自己里,一边正感受着男子已经拆下花洒的水管里的温水缓缓流入自己的里。尘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折磨人心的了,一边被操还要一边看着自己老公在视频里发浪。李丽心中暗暗发誓,等她回去,一定要让章小野体会自己此时的羞辱。


温水把李丽的直肠灌的满满,男子一只手的手指头堵住李丽的菊穴,另一只手牢牢揽住李丽的腰,狠狠将李丽揽在怀里,酥胸前的两颗肉球被压得变了形。


男子却似乎不满足,感受着李丽蜜穴里因为灌肠挤压的紧,半倚靠在洗脸台上,一边狠狠挺着在李丽的蜜穴里征伐,一边在李丽耳边说道:「憋住了…」


滚烫的在泛滥的蜜穴里,温暖的清水涤洗着直肠,明明已经堵住菊穴的手指还要时不时勾压。李丽明明已经忍不住,却又担心着在别人面前失禁的羞耻,忍了几分钟后终于感到明显的便意。再也忍不住开始哀求起来:「哈…哈…好哥哥…呵…呵…好老公…憋…憋不住了…」男子明显感受到李丽菊穴收缩的频率和力道正在加强,他知道李丽应该也确实快到极限,猛地将拔出,迅速将李丽摆放到马桶上。白花花的堪堪坐上马桶盖,噗嗤一声,接着便是哗啦啦的水流,堵塞已久的肠道终于迎来了第一次泄洪。


李丽有些精疲力尽,浑身无力地瘫软在马桶上,男子却将坚挺的举到她的跟前,滚红的上沾了些来自李丽蜜穴的爱液。李丽知道男子想做什么,但是她不太愿意张开嘴巴。恰好此时男子看到了手机屏幕里的章小野,笑道:「你看看你老公,比你骚多了…」


男子已经发现,用章小野来刺激李丽是很有效的,也不知道李丽是想跟章小野比拼骚浪贱还是怎么的,李丽看着视频,吸盘依然牢牢吸在飘窗的玻璃上,章小野却早已将它从菊穴里拔出,跪在飘窗上疯狂舔舐起来。时不时还来上一两句:「好好吃…原来…骚的味道…这么好吃…」看着看着,李丽已经不知不觉中开始舔舐男子的,品尝着嘴里爱液有些腥咸的味道,心里想着「这就是我的味道吗?」从最开始的抗拒,到反胃,到此时的津津有味,实际上李丽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只是舔舐着舔舐着,突然一个念头:「这…就是…骚吗?」


很快,男子便在李丽的口腔再次爆发。这倒不是李丽的有多好,也不是男子战斗力不行。只是这世间有多少人能有这般梦幻的经历?操着别人的老婆,还和她一起看她老公女装发浪,再时不时拿她老公来比较,说她不如她老公骚。


男子幻想着,此时是章小野和李丽一起给他…李丽的嘴里,有男子的,也有自己的爱液,看着视频里章小野,李丽心里有些小骄傲:老娘不止是吃到自己的,还吃到了。


和在口腔中混合,滚烫的在嘴唇进进出出,搅拌着嘴里的混合液体。粘液随着男子的抽出,在李丽的嘴角拉成了一条条银丝,随后又从嘴角垂落。


李丽精神有些恍惚,嘴唇被摩擦得火辣辣,扁桃体被时不时地顶着。终于,男子放过了李丽的樱桃小嘴,最后一次离开,并没有再次回到她的唇腔,脑子里已然一片空白的李丽等不到侵略嘴巴,舌头无意识地搅拌起嘴里残存的淫液。这是怎样的画面,让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喝下去…」男子像爱抚宠物一般拍揉着李丽的脑袋,「张开嘴巴,我要看你喝下去…」


李丽听话地张嘴吞咽着嘴里的淫液,口腔的蠕动让男子觉得性趣大增,接着便是几轮灌肠,将李丽的肠道洗得干净。


男子搀扶李丽走进了淋浴间,李丽的手扶着墙上的瓷砖,而男子却早已将脸埋进李丽的股间。舌头时而勾卷着菊穴的皱褶,时而戏弄着花穴上的蒂珠。李丽哪受过这般刺激,没过一会,便丢盔弃甲,双腿打着颤抖,几乎难以站稳。


「不…不要…不要…」男子早已将李丽的股间舔得泛滥,立起身体站在李丽的背后。感受到菊穴被抵着,甚至有些已经被撑开,李丽知道,菊穴的初次,今晚是保不住了,内心对于章小野的恨意愈发浓烈。


「啊…疼…疼…」男子早已被李丽股间润滑的,一下子插进了李丽的菊穴深处。李丽瞬间叫唤着疼痛。男子的躺在李丽温暖的肠道,从背后抱住李丽,一只手在她身前来回玩弄着肉球,另一只手却在扣弄着李丽的花户。


慢慢的,男子感觉到李丽的正在偷偷地前后蠕动。男子头靠在李丽的肩膀上,任由李丽蠕动着。


突然,男子在李丽耳边问道:「你老公刚刚在飘窗上,就是真的骚的吧…」李丽脑海中闪过刚刚看监控的画面,再一对比,此时的自己,除了背后是男子滚烫的体温,跟丈夫刚刚不知廉耻的样子,完全是一模一样的骚、浪。


男子滚烫而又硕大的在菊穴进进出出,这种有异于蜜穴的别样,让李丽感到迷离。


手机屏幕里,章小野早已玩累了自己,趴在床上沉沉睡去。只是异地酒店的浴室里,这场肉搏还在继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