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艳遇人妻

以前我爱偷。说偷还真是有点冤枉,其实应该说偷偷摸摸的捡才对。我上的是艺术学院,住校。六层的楼,下三层是男生,上三层女生——表演系的美女们。


首先说明我并不是猥琐自卑的恋袜者,至少那时(两年前)我还是个帅哥,身高在一米八一左右,而且有着黄种人不多的健美身材,甚至有不多不少的女孩来追我。但我那时偏偏又是个很内向的人,心裡的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喜欢。


大二时,有个室友和他女友住到外面去了,邀我们去吃饭。于是在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们找到他住的地方,现在的大桥南路附近。


上楼我刚好走在最后,到三楼时发现有个晾衣架上挂得满满全是——。心一下就被搅乱了,吃晚饭藉故跑下楼去看,却正好有扇门开了,一个漂亮的走了出来,细细的腰,纤纤的腿,一米六五的样子。我和她对看了一眼,很喜欢她,没敢想到以后会怎样。


接下来经常去朋友处,经常见她,经常相视一笑。她是个正儿八经的Nurse(写英文是希望有些人别看懂,以免对号入座认出她来),性格开朗,心地善良,是个真正的天使。丈夫是个生意人,比她大五岁,又矮又丑,(大概一米六七)但真心爱她。她比我大三岁。当时26,但真的很漂亮而不是美。


一个星期后一天晚上,去朋友那裡打游戏,朋友出门买蛇尺,很久未回。打得正过瘾,有人敲门,开,漂亮。拿着一串葡萄,说:「你吃吧。」我刚说完谢谢,她说:「到楼下坐坐吗?」好直接。夜深了,在她家的阳台上聊了很久,我想抽烟,她拿出了一包玉溪,丈夫抽的。我抽时她去了阳台,独看外面的夜景。在等我。掐掉了烟头,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没想到她一下就转过来,也抱住我,热吻,互相抚摸。我不敢说的那句话,她说了:「我们能不能?……」我也不再装球,抱起她进房,轻轻放在床上。初秋,两人的衣服加在一起只有五件,很快就了。如同许多小说裡写的一样,我有根尺寸和身高相符的,小说是胡吹,我的却是真的。


反正也不是处男,我大胆的低头到她裆下,用舌头爱抚她的粉色的和。她突然夸张的叫了起来,在凌晨三点特别的夸张也特别地妖艳。裡面开始流出咸咸的水,我仔细地品嚐着,爱怜地挑逗着的每一部分,和的每一部分。她的真令男人销魂,我抬起头擦擦嘴说:「静,你叫得真好听。」她满脸羞红地别过脸,我觉得她甚至都像一位羞涩的妻子,我的妻子。我抓住被她小嘴吮得湿湿的枪,慢慢地逼开了花朵一般的小,插进去。第一个感觉是:真的好小啊!


她不断地喊着疼,但是又搂得紧紧的,一双穿着肉色的纤足叉在我的身上。我吻着她的脚,已经硬得快断了,但还是不忍心,只好先用缓缓地摩擦等她适应。幸好有她口水的滋润,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终于插到底了——没有全部进去,因为她的很短。


这时我们都已经满头大汗了,我狠狠地插着她,欣赏着她欲仙欲死的表情,闻着她散发出来的体香。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嫩得叫人不忍触碰。难怪她的丈夫这么溺爱她呢!


我问她丈夫回来怎么办?她说出差在外,今天打过电话说自己回娘家了,叫他明天回来。瞧瞧听了这话,我冲动的不行,抓着两隻柔若无骨的玉足,每一次都顶到她的底(我不知道那裡是不是子宫)并欣赏着粗大的在粉红的内进进出出的美景。她流出了好多水,浓浓的白带缠绵在进出她身体的上。


突然她抬起了头,媚眼如丝地叫我:「老公!!」我冲动了,也感动了,更紧地抱着她,,说:「静,我毕业后你嫁给我好吗?」什么也没说,我们紧紧地吻在一起。


的快感这时到了顶峰,我狂乱的着,然后想拔出来射在她肚子上,她的小手却紧紧地箍住我的腰,叫得惊天动地。全部射在了她的裡面。


有爱抚了一会儿,平静下来,我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心裡有些不安,不知刚才播的种子会不会发芽。她在我怀裡像只小猫一样慢慢睡了。柜子上放着很多他们夫妻俩的合影,地上也仍了很多擦过的纸巾。临睡前看了下表,共玩了她一个小时四十分,顶她丈夫足足二十次。


以上所写的99%都是事实,因为我不认为有百分之百的东西。如果有人喜欢,我就继续写后面的一段经历:和一个小姐的爱情,是今年3—7月份的事,包括在和我生活时继续接客的经历。以下是关于恋袜的简单经历大三时,在女生宿舍捡到的长短有这裡三倍多,全是表演系的。那段时间楼上的美女们毕业了,有的当模特有的当鸡,临毕业前没时间洗,全都扔掉了。我就在半夜悄悄的上楼,点了蜡烛慢慢捡。什么形态的都有,边捡边欣赏,捡了四五双之后实在忍不住了,就当场打了两枪,废了好几双(我是喜欢边闻边打的,不喜欢套我的弟弟),后来装了整整七个华联的袋子,打了个车回家。可惜怕家裡发现,分四五次扔掉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