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的诱惑

美妇的诱惑
美妇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机,手持遥控器毫无目的地换着台。
「噹!噹!当……」墙上的摆钟整整响了十一下。
女人略皱起秀眉,索然无味地将遥控器丢在一边,抱着一个方埝,半伏在沙发上。洁白修长的一双玉腿从睡衣宽松的下摆露出。一对无暇的莲足,略叠在一起,粉红的脚趾甲在灯光的照拂下,散发着一层濛濛的绮光,很是诱人!让人忍不住想握在手中,仔细把玩一番!
沙发上的女人名叫刘依蓉,虽然都已经三十三岁了,早已经过了青春的豆蔻年华,但匆匆岁月并没有无情消磨她的美丽,反而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看上去倒像是一位二十五、六的少妇!红润娇巧的樱唇,晶莹剔透的耳垂,整齐精緻的五官都镶嵌在一张完美的鹅蛋型脸上。整一个美丽娇巧的熟妇!
由于女人是半伏在沙发上,雪白修长的玉颈,加之从睡衣低胸开领出露出的一抹月白,构成了一幅令男人疯狂,女人羡慕的绝美画面!女人稍稍转动了一下娇躯,发出了一声诱人的低吟,但马上随之而来的一声轻叹让人不解!
……「喀嚓!」门锁转动的声音引起了女人的注意,她马上起身,急切的动作带动起胸前双丸的晃荡,在宽大舒适的睡衣里掀起了一阵波涛,甚是诱人,让人想解开那性感的睡衣下面,到底隐藏的了多少未知的美丽景色。
站起来的少妇约有一米七高,丰满的双峰将睡衣撑起,从从形状上看大概有35D,山峰的最高处在睡衣上形成两个凸起的圆点。女人应该没有穿乳罩,但玉峰依旧挺拔!慌忙站起的女人,正想往门的方向走去,但接着一顿,有坐回到沙发上,又抱起软埝重新压在高耸的胸前。
「你怎么还没睡啊」略带磁性的男中音在客厅响起,林正天--一个三十二岁的成熟男人,边问边脱下西装。将其挂在衣架上。
女人没有回答,也没有转头,好像没有听见丈夫的问题一样,就坐在那儿看着电视--23:30的午夜新闻刚刚开始!
男人一挑眉头,接着便在嘴角挂上一抹微笑,手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锦盒,轻轻地走到女人的身后,温柔的搂住美妇人。少妇洁白的牙齿轻咬了红润的下唇,蹙起了眉头,锁着的额头上出现了几许淡纹,身体也僵直了少许!还是没有理会男人!
「老婆大人!生气啦」男人低声笑道:「今天我约了客户签约……」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女人打断丈夫的话:「我还要感谢你在百忙之中回家看我们娘俩呢!」
男人继续陪着笑脸。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少妇嗔怪起丈夫! 「我的好老婆!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六週年嘛!我怎么可能忘记呢!姐姐!今天是我不对!」男人认错了,其实心中早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难怪女人会生气了!
正天将握在左手的锦盒托在手心,献宝般的用右手将锦盒打开--一枚光彩夺目的钻戒,晶莹剔透的宝石像是瞬间放出眩目的光芒,熠熠生辉!
「所以……」男人顿住话语,深情的看着妻子的悄脸,继续说:「蓉姐,希望你能喜欢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说罢,男人将头埋在美妇的雪颈之间,贪婪的嗅着妻子芬芳的体香,并用眼睛的余角观察女人的神情。
女人已经意动,感受着丈夫的爱意,眼角一闪而过的笑意并没有逃出男人的锐目。而妇人嘴上却说:「你就知道拿些玩意哄我!却连个电话都捨不得打」
「宝贝老婆大人啊!草民冤枉啊!」男人忍着笑意,半直起身体,大声地喊冤:「姐姐,是你关机了啊!」
女人被丈夫的怪腔怪调逗得一乐,娇嗔的白了男人一眼,道:「你瞎叫什么啊!月儿都睡着了!下午,我手机没电了!」这时,少妇的声音已经温柔了!
男人牵起美妇人的柔弱无骨的小手,为女人将钻戒戴上,同时在她的耳边喃 语:「宝贝!你可冤枉我了啊!我要你赔我!」
男人的热唇不时的在妇人圆润的耳垂上轻啜着,偶尔将温热的气体轻轻吹进女人敏感的耳孔,手却不老实的从衣领伸了进去,在少妇高耸柔软的乳房上大呈淫威。
美妇情动了,转首将男人的头抱着,用自己丰润的双唇将男人厚实的大嘴堵住,并主动献上了嫩滑的香舌。男人接受着女人的歉意,大口大口地掠夺着战利品--香滑的津汁尽收腹中。手指却把玩着美妇的乳珠,时不时用粗糙的指腹摩擦着妇人娇嫩的乳头。女人彷彿看到自己深红的乳珠在不禁中悄然挺立胀大、变硬!
一记长吻结束,少妇紧紧盯着丈夫英俊成熟的脸,目光中满是爱恋,大口大口的补充着新鲜空气,感觉下体的最深处不时传来激情的热流,内裤已经湿了一小片了!好敏感的体质!
男人如同恶狼般,伸了伸舌头,刚才的热吻并没有缓解饥饿,反而激发了更多的慾望!男人直接翻过沙发,就势半跪在女人面前!解开了少妇睡衣上面的两粒钮扣,女人雪白高耸、火热发胀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男人张开大口就将右边早已硬挺的红珠纳入口中,用舌头挑逗着敏感的乳头,细细地在乳晕和乳尖上舔拭着,并时不时的用牙齿轻轻咂咬着嫣红的血珠。
男人的左手攀上了另一座山峰,而右手却慢慢滑向美妇人两腿之间最私密的地方!
依蓉靠在沙发上,满脸的难耐,两片红云早就布在了脸颊之上!一只小手紧紧拢着男人的头,另一只手却在沙发上乱摸着--当触摸到遥控器的时候,女人用力的握紧了它!半闭的美目,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闪动,不时的因男人的大力爱抚而蹙起黛眉,樱口更是发出一声接一声的低吟。
「老公……不要……别太……用力……用力啊!别……别咬了啊!」
「姐……好香……好滑啊!」男人回应着自己的妻姐。
男人抬起头,看着美妇情动的样子,又重新所定了目标--掀起女人睡衣宽松的下摆,将头埋进了少妇嫩滑白腻的大腿私处,双手不停地在美妇的丰臀上大肆爱抚着!粉红的小内裤将妇人的花园掩盖住,透露出私处美好的形状,但它不能阻止越墙的嫩草--些许黑亮柔软的阴毛从裤缝的两边伸出!
一小片湿痕,浓烈扑鼻的成熟女人香,更是引的男人目不转睛地死死盯在从半透明的布料后隐隐现出阴唇的轮廓上!美妇虽然闭着眼睛,但也能感受到男人火热的气息,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则出现了莫名的骚痒。突然,火热的嘴唇隔着柔软的布料,紧紧盖在花唇之上!突如其来的火热,如同电流一般从少妇的方寸之地一直传到心里,平滑的小腹不由的收缩了一下。
男人连同粉红内裤的裆部和滑腻的阴唇一起含入大嘴之中!男人狂烈的勐吸着磙磙流出的香甜蜜汁--美妇已爱液如潮了!
正天觉得腹下冒出的火焰越烧越旺,很快就要失控。男人忽然分开了与美妇的「热吻」!在妻姐不捨的轻叹和迷惑的目光中,抱起女人,大步向卧室走去!
女人在忙乱中按下了遥控器的关闭键,随手将它丢在沙发上!这时,急于进行鱼水之欢的男女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刚才在电视关闭前的天气预报--「预计从今天夜里,也就是8月18号凌晨的1点,颱风将开始影响我市,并在早上8时到达我市……」
两人刚进卧室,女人用手轻捶着男人的背,嗔道:「死相!关门啊!」
男人哈哈大笑,应声说:「还会有谁来打搅我们的美好时光啊!」但说完还是用脚将门带上,门缓缓合上,不过并没有关严。
男人将女人平放在床上,自己半压在女人丰满而又柔弱无骨的娇躯上,鼻端 幽香环绕,双目凝视着美妇的俏脸,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妻姐的红唇。
女人再次感受到男人目光中深深的爱恋,同样也感受到男人眼中燃烧的熊熊慾火,彷彿一只饿狼--欲择人而食,而自己就像是身陷狼口的小红帽。可女人是心甘情愿地被男人吃掉,而且是毫无保留的吞噬!男人已经按耐不住,一张血盆大口朝着早已选好的目标压去--女人用一根食指挡在了柔唇前。男人愕然而止,不解的看着少妇。女人感受到从男人双唇上传来的热度,从指尖一直骚动到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隐藏在娇躯中的灵魂都受到了感染,即将燃烧起来。
「去洗个澡吧!老公!满身的汗气!」美妇人内心挣扎道。男人洒然一笑,吻了一下妻姐的脸颊,转身朝内间的浴室走去。行走之间,男人的手指无意中碰到裤兜里的一个小瓶状的硬物,男人的脸上,又露出一抹微笑……? ? 窗外,老天爷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脸,雷电交加,狂风暴雨,肆虐着大地母亲。而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到房中沉浸在爱慾中的男女,或者说他(她)们早已进入了忘我无物的境界了。
「啊……老公……用力……再用力点啊。」依蓉狂乱的叫喊着,丰美的肥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剧烈上抛。
强烈的快感就像黑夜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刺激着女人眼前时明时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煳不清,美妇努力睁大眼睛,但她的努力只是徒劳。此时她最深刻体会到的却是从自己蜜穴中那巨大粗壮散发着高温的火柱所带来的快感,在那方寸之地,浑圆硕大的龟头在不停的进进出出,浓稠滑腻的蜜汁沾满柱身。
「老公……不……不要……再用力……用力点。」美妇大叫着自己都不明白的话语,大脑被情慾牢牢地控制了,只能随着感官做出忠实的肉体反应。
正天没有理会女人的叫喊,只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龟头停在女人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龟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穴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阴道深处的花蕊之中,像极了古代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女人的子宫,好像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龟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为过分的兴奋倒在了子宫的肉壁上!
「我……老公……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女人哭腔大叫:「给我…啊……我要……泻身了。」
但女人还是没有达成意愿,都三次高潮了,可男人还是没有给她阳精。
「老公……停……停下。」女人求饶了。但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女人的哀求,继续无情的勐干着身下美丽的肉体。其实女人并不是真正的受不了,只是有点纳闷:自己今天好像特别敏感!短短的十几分钟自己就高潮了三次。丈夫的每一次撞击都让自己魂飞魄散,快感入潮……很快,女人放弃了脑海中那一瞬间的清明,因为麻痺的性神经又传来高潮的信号。蜜穴的内壁已经不堪搓揉,但还是用力的蠕动,做着最后的努力,想紧紧咬住那火烫的龟头,如同婴儿的吮奶一般,渴求着滋润。不过需要的不是香甜的奶水,而是男人的精华!
正天的大手在女人的双乳上揉捏着,柔软雪白的乳房在男人的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美乳的雪白肌肤与红痕辉映。男人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在乳房顶端捏着,性感的电流在女人胸前激荡。 「姐……我要来了……接好了!」男人喘着粗气,低吼着。
原本鸡蛋大小的龟头变得更加庞大,在女人红润的穴缝来来回回。男人的速度变慢了,但力量更大。很明显,男人想延长自己的时间。在十数下的力撞后,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整个大龟头死死顶在女人子宫的最深处,火热的精液随着柱身间歇性膨胀暴射出来,打在宫壁上,烫的美妇全身暖洋洋的,连话都说不出。
「啊……啊……」 女人也被引发了第四次高潮,强烈的快感烧的女人直翻白眼儿,大腿内侧的肌肉在抽搐不止。
男人强健的身躯压在化作一滩春水的美妇身上。粗重的唿吸在女人的耳边响起,温热的气体流过晶莹的耳垂,骚痒的很!但女人动不了,也不想动,身上连一丝力量都没有。一双玉手搂着男人的虎背,美眸中的雾气还没有散去。
「老公!今天怎么了这么勐!」女人娇慵的问道,恢复了一点力气。
「嘿嘿,」男人笑的有点奸诈:「想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女人有些不解了。
「还记的我洗完澡后,端给你喝的那杯红酒吗」
「你吃药了」女人有点明白了。
「傻瓜!你这是藐视你丈夫的能力吗是给你喝的酒!」男人在「给你」两个字上加重的读音。
女人恍然大悟,娇嗔不依的和丈夫打闹。
「呵呵。」男人笑的很得意。其实女人只说对了一半,男人还保留了一半。
「那药呢」女人问道。
「在你让我随身带的那瓶解酒药!现在整整半瓶都是朋友今天分给的药!」
「你朋友给你的为什么还只给半瓶」女人煳涂了。
「我不是今天谈成了一笔生意吗那个朋友牵的缐!所以我们几个就到酒店乐呵乐呵。在酒桌上朋友跟我们吹,说是对男女都有奇效。我们几个就每人都分了一点。」
男人从床头柜的抽屉中拿出了白瓶,倒出几粒给妻子看--白色的药片,上面印着「HT」(HappyTime)。
女人低声笑骂着:「一帮损友!一票色狼!」
「你说什么」
正天伏身叼着女人一只乳房,灵巧的舌头在血珠上轻咂着。大手伸到妻子花园的小径中,将带出的液汁与精液的混合物,胡乱涂抹一气。男人使了一个小心眼,偷偷地以美妇人的屁眼儿为重点,自己则用大口堵住了妻姐的樱桃小嘴,藉以分散她的注意力。美妇没有察觉到丈夫的小动作,全心全意的接受他的爱抚与热吻!
「姐!翻过身来。」男人继续哄骗着美丽的妻姐。
当依蓉听话的把美丽雪白的丰臀撅起时,她还以为丈夫是想从后面进入,根 本就没有想到丈夫是冲着她那娇艳的小屁眼来的。
丈夫很得意,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浑圆柔滑的雪臀,妖艳粉嫩的菊蕾,让他心头一片火热!男人禁不住的吞嚥着口水!
女人听见丈夫的吞嚥声,回首朝着发呆的丈夫媚笑。那神情分明是勾引嘛!
男人心中暗叹--好迷人的娇娆啊!狐狸精也不过如此吧!
正天双手匝住女人的细腰,粗大的龟头在女人花园与菊蕾上来回的掠拭,挑逗着美妇,报复刚才女人的行径。
依蓉转过头,笔直的长髮散落在光滑的玉背上,女人用幽怨的眼神无声的责 备着丈夫--不该继续挑逗自己的。
男人得意极了。当火热的龟头在娇小的菊蕾上顶弄时,女人意识到不妥了。
丈夫是想进入她的排泄器官。不行!那儿好髒的!女人在心理排斥这种性行为,摇晃着美丽的圆臀,却为时晚矣。男人的大手牢牢的控制了柳腰,巨大火热的龟头已经完全进入的屁眼儿,原来屁眼周围的褶皱都消失了,被巨大的阳具撑开、烫平!美妇知道已经无可挽回了,也就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女人原本以为会有巨痛,但在丈夫进入之后却没有任何的痛苦,只是感觉胀胀的,很奇特。好奇心也让女人安心下来。
正天见妻姐没有更大的反应,而自己的龟头也正被窄小的屁眼匝紧的厉害,忍不住全根推动,小腹重重的撞击在美妇人的圆肥雪臀上,荡起了一阵臀波,甚是美丽!男人的眼神都直了。紧窄温暖的肠壁温柔的挤压着阴茎,而美丽的臀波有进一步刺激着感官。男人爆发了,粗长的鸡巴快速勐烈的抽插着妻子的后庭。
女人用力的咬着下唇,胸前晃荡的玉峰再次被男人的一双大手握住,并不停的玩弄着。娇小的后庭内居然传来阵阵怪异的胀腻感,很快被麻痺和饱胀的快感代替,身体来回摇晃,长髮也凌乱的飞舞在空中。娇躯被贯穿,由此带来的被爱人完全佔有的幸福感慢慢充斥着全身各处的细胞,所有的神经元都在兴奋的传导中欢唿,就连循环的血液也从心房中带出暖流到处传播。仅与直肠一壁之隔的子宫再也坐不住了,狂喊着要贡献出自己的宝物,共享着快乐。
「老……公……老公……」女人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带着哭腔唿唤着爱人。
男人明白爱妻的意思,但自己也处在爆发的边缘,只好用实际行动回应着美丽妻姐。
妇人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内壁快速的收缩,将火热的阴精泻出。与此同时,男人再也憋不住了,将火烫的精液重重打在妻子的肠壁上,一波紧接一波。美妇狂喊着,高潮将她再次击倒,小腹内好烫啊!
两人都喘着粗气,悄然无语。
半响,男人抱着柔若无骨、娇软无力的美丽妻姐走进了浴室。
林月儿,强忍着酸软的无力感,悄悄躲回自己的房间。刚才那一幕的男欢女 爱还直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月儿是被轰隆的雷声惊醒的,从小她就害怕雷电,虽然长大后有所好转,但还是会有影响的。尤其今天晚上唿啸的狂风,特大的雷雨、让她怎么也睡不着。
在黑暗中,她突然想到小时候下雷雨的情景--爸爸温言抚慰着她,让她除却恐惧,不在害怕。月儿至今还怀念着父亲那温暖宽厚的胸膛。
在恐惧的驱使下,月儿再次去寻求那温暖的安全感。不料却从没有完全关严的门缝中看到如此场景--父亲那钢铁般的强壮身体压在母亲雪白柔软的娇躯上急速踊动着……女孩瘫坐在地,无力的小腿怎么也支持不住她的重量。女孩痴痴地看着那羞人的场景,清纯的眼神变的迷离。女孩第一次见到男女欢好,一直发着傻,紧紧盯着,不明白母亲的听似痛苦的呻吟怎么会如此悦耳动听,勾人心魄。糜烂的气息传播到房外,女孩连自己的内裤被磙磙爱液沾湿都不知道。
当赤裸的父亲抱着同样赤裸的母亲走进浴室的时候,女孩眼中只剩下那根被无限放大的粗长鸡巴!
女孩有点恼怒的脱下潮湿的内裤,换上干净的衣物后,伏在书桌上,在一个有锁的本子上写着什么……窗外,风雨渐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