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淫梦之现实生活

一阵白光之后,斐斋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一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是对斐斋而言恍如隔世,就在三秒前斐斋被一个叫夏奇德的国家的公主召唤到异世界,在被召唤的同世界的同时被施加了奴隶咒,开始了苦逼的三年的讨伐魔王时光。在历经九死一生的努力后终于把魔王了,胜利的果实又被公主的未婚夫——圣骑士队的队长冒名顶替,而真正的英雄斐斋没有得到一句感谢,直接被那个碧池公主传送回了本来的世界。


斐斋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但是事已如此,也没有其他办法能报复,斐斋累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嘀——嘀——嘀——,斐斋被九点半的闹钟吵醒。异世界的一切经历仿佛就像做梦一般。在现实世界中,斐斋是一个独居的高中生,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现在正值暑假。斐斋意识模糊的洗涮完后,逐渐觉得肚子开始饿了,便打算出门买个M记,感受一下久违现代食物。


斐斋出了门,刚把门锁好了,突然脑袋被什么东西给打了一下,扭头一看,地上掉了个nerf的,抬眼一看,原来是对门家的小孩小呆,手中拿着把玩具枪还一边冲斐斋做鬼脸。斐斋的对门住了一个三口之家,男主人叫吕茂南,是个跨国公司的高管,虽然收入颇丰,但是常年在南非出差,实际上就是人称碧嫂的女主人碧瑾带着她4岁的儿子吕小呆住在这里。碧瑾今年28岁,不知是否是因为早早就当了全职太太的原因,又有时间又有闲钱,28岁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甚至比十七八的小姑娘更水嫩,但风韵却高了不少,挺拔的E罩杯和修长的,是这个小区有名的美。但是吕小呆却不知道为什么十分讨厌斐斋,不但时常对斐斋恶作剧,还经常向他妈碧瑾告斐斋的黑状,导致斐斋在碧瑾的心里的形象猪狗不如,每次都用十分嫌弃的眼神撇斐斋。


在异世界憋了一肚子气的斐斋,此时又被小呆恶作剧,斐斋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你怎么不拿枪干爆自己的py啊!?」。出乎斐斋的意料的事情发生,小呆仿佛接到命令般,开始脱裤子打算把枪往身后塞。


斐斋大吃一惊,当前这个场景他并不陌生。斐斋之所以能在异世界生存下来,正是因为在被召唤的同时,获得了异世界的祝福,得到一个技能——万物奴役,正如名字一样,这个技能的能力就是奴役世间万物,只不过这么一个开挂的技能却被召唤时公主施加的奴隶咒所限制,只能对人类意外的生物使用,即便如此这个技能的价值仍然十分强力,所有被奴役的生物都会无条件执行命令,而且这个技能与公主施加的奴隶咒不同,不要任何的前期准备,唯一的发动条件,就是对象要意识到指令是什么就行。


斐斋在吃惊之余,赶紧再次命令小呆停下那愚蠢的行为,毕竟刚才那只是爆粗口,让小呆爆自己的菊一点意义都没有。斐斋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在现实世界也管用,并且不再受碧池公主的诅咒限制,但是具体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呢?斐斋看着眼前的小呆,「远亲不如紧邻就拿你家开刀吧。」想到这斐斋摁响了对门的门铃,几秒钟后,碧瑾穿着宽松的睡衣开了门,一开门看到斐斋带着小呆站在门口,露出线嫌弃的眼神:「小呆你怎么跟这么一个恶心的玩意待在一块啊!快回来别被传染了。」。斐斋听到碧瑾这么一说,心中仅剩的一点愧疚淡然无存,对碧瑾说到:「我是你最溺爱的大儿子,而小呆实际是你的小儿子」。碧瑾愣了一下,变成了慈爱的神情,对斐斋说:「在外头玩累了吧,快进门吧」说着碧瑾把斐斋和小呆让进了门。


(读者可能想问为什么要装碧瑾的儿子却不装丈夫呢,实际上碧瑾是个强势的女人,只要是夫妻共同出现的场合,每次都是碧瑾强压一头,丈夫唯唯诺诺的不像个男人,但是碧瑾对孩子的态度却截然不同,十分溺爱小呆,因此伪装成儿子更能在碧瑾家如鱼得水。)进了门,斐斋送了一口气,看来技能是成功发动了,放松下来的斐斋才发现碧瑾的睡衣似乎真空的,绛紫色的睡衣被顶的高高的,在最前端似乎有异样的凸起。斐斋看的出神,这时小呆突然说:「妈我渴了,有啥喝的么」。碧瑾随口答道:「桌子上有杯妈早上刚挤出来的奶,你渴了就趁新鲜喝了吧」。


斐斋听到这被震惊的五雷轰顶一般,知道大户人家溺爱孩子,即使到了该断奶的年纪,也会多喂孩子几年母乳,据说这样有助于提高孩子的免疫力,但是这一般都是找奶妈分一些奶,没想到碧瑾体质特殊,即便小呆已经4岁了,仍然能每天产奶。想到这里,斐斋真是羡慕的不得了。看着小呆喝奶的样子,斐斋舔了舔嘴唇,壮着胆子望向碧瑾「妈,我也渴了,奶还有么?」碧瑾回到到「啊!你也想喝啊,可是我只挤了一杯啊」,也对,本来只有一个孩子,只要挤一杯给小呆喝就好,哪知道来了个斐斋加塞啊。


斐斋显得有些失落,没曾想碧瑾居然说:「不然你直接过来吸吧」,斐斋惊讶的大张着嘴,碧瑾说罢就解开绛紫色的睡衣,E罩杯的巨乳被解除了封印一般弹了出来,只见碧瑾微笑着将斐斋搂在怀里,将其中一只美奶上已然挺立的娇红奶头挺送到了斐斋的嘴里。斐斋当然也不客气,一口就将眼前碧瑾的大白奶吃了个满口,一点点的想外吐,直到含住我妈妈的香菇座和上面的蓓蕾。


碧瑾则仰着通红的俏脸,一双秀眉微微蹙起,美丽的大眼睛也闭了起来,一只小手轻捂着自己的小嘴,好像生怕叫出来似的。斐斋吃着鲜嫩的奶头,喝着甘美的奶水,听着碧瑾强忍着的娇吟,斐斋此时真是爽透了。


斐斋就这样吸了十来分钟,碧瑾说「臭小子,怎么还没喝够啊」。「妈妈的大又滑又嫩,唔……真不想吐出来……好香啊……」斐斋一边在妈妈胸前忙活,一边说道。


听了斐斋的话,碧瑾红着脸笑了。本想推开斐斋的双手也慢慢将他的头压向自己的美乳。


过了一会儿,妈妈仰起脸深吸了一口气,好像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李凯从自己胸前推开,此时妈妈的两只娇挺丰硕的大白奶上都是亮晶晶的口水。「吃差不多就得了,今天就这样吧,快中午了,我还要去做午饭呢」。


斐斋心想计划得慢慢来,不必急于求成,这才恋恋不舍的放碧瑾离去。


时间一晃,转眼就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了,一整个下午斐斋都在陪小呆,做着无聊的游戏,就是为了等这个时机。碧瑾说「时候也不早了,准备睡觉了,来,跟妈妈来个晚安吻吧」,原来碧瑾家每天睡觉之前晚安吻的习惯啊。


碧瑾轻轻的在小呆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而斐斋则一脸坏笑的看着碧瑾说道:


「妈妈,现在该亲我了吧?」听了斐斋的话,碧瑾俯下身在他脑门上轻轻亲了一下,就想要走,哪知斐斋一下就抓住了碧瑾的小手,说道:「妈妈,这可不算数,必须亲嘴才可以!」碧瑾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任由斐斋握着她的手了,似乎有些无奈的轻哼了一声,转而对我说道:「小呆,妈妈这是晚安吻,你可不要多想啊…」说着闭起了美眸,将樱唇慢慢贴向了斐斋的大嘴。就在两人马上就要吻上的时候,碧瑾突然想起了什么,红着脸对我说道:「小呆,转过脸去,不许看!」。


斐斋一把把碧瑾拥在怀里,而碧瑾则是一双藕臂搂着斐斋的脖子,自己仰着俏脸微眯着大眼睛和斐斋舌吻着,两人的舌头不时在空中交缠。过了好一阵子,「呼…」斐斋才将碧瑾微肿的樱唇松开,一条透明的唾液丝连在碧瑾的舌头和斐斋的舌头上。妈妈迷茫的看着眼前的斐斋,突然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急忙站了起来,对斐斋说「亲都亲完了,还不赶快带小呆回房间睡觉!」说罢扭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进门前,回头瞪了斐斋一眼,不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情人之间的娇嗔了。


斐斋一边品味这嘴里的余香和舌尖残存的触感,一边将小呆领进了小呆的卧室。看来吕茂南的收入真是不菲,小呆小小年纪就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卧室,卧室里堆满了小呆的玩具,一眼望去房间中间的一张小床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的确,小呆今年才四岁,睡觉也用不到多大的床,但是这么一张小床只够小呆一人睡啊,斐斋好歹是个高中生,怎么也挤不下啊。斐斋想到这又心生一计,扭头对小呆说「小呆啊,你看房间里只有你的一张床,斐斋哥哥和你两个人躺不下啊,你愿意把床让个哥哥么」小呆一脸紧张的回答道「我才不要吧床让个哥哥你呢,万一晚上睡觉偷玩我的玩具怎么办」。小呆不亏是在独生家庭的溺爱中成长的小孩,思想充满了自私,可不止这正中了斐斋的下怀,「这是你说的哦,那今晚就你一个人睡吧」斐斋心想,你既然不愿与我分享房间,那我只好霸占你的妈妈了。


斐斋假装愤愤的退出了小呆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


离开小呆的房间,斐斋来到碧瑾的房间外,悄悄的推开房门。只见碧瑾似乎还没有睡,背冲着门躺在床上,双腿夹住了杯子一直蹭。看来是吕茂南出差太久,碧瑾又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饥渴的不行,刚才被斐斋激烈的舌吻勾起了性欲无法平息。


「妈,我能跟你一块睡么」,碧瑾被斐斋突然说的话吓了一跳,扭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斐斋,斐斋补充道「小呆闹脾气,不愿意跟我一起睡」,碧瑾没多想,冲斐斋招了招手,让进了被窝。


斐斋进了被窝,碧瑾将斐斋抱在怀中,一对美乳正对着斐斋的脸,独有的体香混着奶香让斐斋神魂颠倒,斐斋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对碧瑾下了新的暗示「从现在起,你变成了一个失格的母亲,看到我就会性欲高涨,忍不住想和我」下完指令,斐斋发现碧瑾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并且又抱着斐斋的头往胸口狠狠的按了按。可就这样过了十来分钟,斐斋始终等不到碧瑾的下一步动作,斐斋决定给碧瑾制造一点机会,「妈,从刚才开始我的小鸡鸡就涨得好痛,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你能帮我揉揉么」,斐斋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根因为碧瑾的美乳而涨的发紫的。


碧瑾望着斐斋那根18cm的,咽了口口水,又假装镇定的装成慈母,用右手轻轻的握住斐斋的,慢慢的抚摸。「痛痛飞走,痛痛飞走」斐斋的烫得碧瑾心中百抓挠心,左手不自觉的向下身摸去。


斐斋在碧瑾的抚摸下不行的吸着冷气,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快感,但是他并不甘心止步于此,斐斋带着哭腔说「妈,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碧瑾安慰道「不哭不哭,斐斋如今也是大孩子了,不然今天妈妈教你点新知识吧」。


碧瑾让斐斋平躺在床上,自己双腿跨过斐斋,一手扶着斐斋的对准自己的,摇晃着美臀却慢慢的坐了下去。只见如同黑箭头一般的头,噗哧一声,分开了碧瑾那早就渴望操干而潺潺的口,随着碧瑾那的动作,粉嫩淫腻的两片美鲍一寸寸的将那可口的大黑棒吞进了碧瑾娇嫩的中。终于,碧瑾实实成成的坐在了斐斋的大腿根上,两人同发出了一声叹息。从粉胯传来的满涨与酸痒,碧瑾再也不能控制住奔流的情欲,螓首向后仰起,圆张的樱桃小嘴发出了娇婉忘情的。「哦……」随着这声娇呼,碧瑾那肥厚的大也开始以斐斋的为轴心,缓缓的画起了圆圈,身体不自觉向前倾,一对美乳正巧在斐斋脸前乱晃。斐斋一口将乳头含住,一边感受着下身的刺激,一边品味着口中的甘甜。


在抽查了几百回合后,碧瑾的突然一阵收缩,夹的斐斋差点缴了械。碧瑾瘫软在斐斋身上。缓了三五秒后,碧瑾起身,自己跪在床上,引导斐斋从身后插入。斐斋扶着碧瑾的腰,拿自己的在不停的撞击这碧瑾的,大咪咪随着斐斋的撞击前后摆动,而碧瑾满面桃花,睡衣只是象征性的耷拉在腰上,嘴里的越来越大。


就在这时小呆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估计是被碧瑾的声吵醒了,小呆指着斐斋说「斐斋哥哥,你为什么要欺负妈妈啊」这可把正在的碧瑾和斐斋吓了一跳,斐斋尴尬的都忘了动,而碧瑾也呆滞的看着小呆。


碧瑾首先反应了过来,「不是的,小呆你搞错了,妈妈是帮斐斋小哥哥出汗呢,斐斋感冒了,我打电话问医生,医生说只要大量运动出汗就能好,所以妈妈就帮你斐斋哥哥好好运动运动,如果斐斋哥哥感冒好了,我明天就带你们去游乐园玩好吗」。


小呆恍然大悟「哦哦,那小哥哥你感冒一定要赶快好起来啊,我都好久没去游乐园玩了呢」,碧瑾也催促道「快点动起来,小呆也希望你快点好了我们去游乐园呢」。斐斋尴尬了一下下,不过貌似是刺激远远大於羞耻心,在碧瑾的催促下又开始大力动了起来。」啊,用力,啊,啊,啊好,厉害,啊,了,啊,就是那里,啊,啊……」。


小呆疑惑的问道「妈妈你帮斐斋哥哥运动,自己为什么要叫啊」碧瑾听道小呆的问话双腿一紧,斐斋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好像更爽了,「妈妈是在鼓励斐斋哥哥大力运动啊。」碧瑾眼珠一转说道「小呆,你,啊,也别,光看着啦,我,哦,我们过家家吧,啊,啊」,小呆回道「小呆最爱玩游戏了,玩什么游戏啊?」,「就玩过家家,啊,啊,斐斋哥哥演爸爸,啊,我演妈妈,你演儿子,啊,啊深点。你能演好吗?」。「爸爸加油,加油,用力啊」。


碧瑾没想到她随意一说,小呆竟然这么上道,和斐斋同时楞了一下,「儿子让你用力,你怎么停了?」。碧瑾不满的问道。斐斋说「妈妈,我,我紧张」。」现在你是小呆的爸爸,不要叫我妈妈,叫我老婆。」,斐斋脸色一喜,刚刚要说什么,碧瑾接着说道「小呆快去后面推着爸,帮爸快点出汗,我们好去游乐园」。


小呆一听去游乐园,一下子来了精神,二话不说到了斐斋的身后,一边向前用力推着斐斋哥哥的肩膀一边说「斐斋爸爸加油,用力,使劲出汗啊」,在小呆的努力下,明显感觉斐斋的运动速度和碧瑾的都大了起来,啪~ 啪~ 啪~ ,碧瑾头一歪,前身直接趴在了床上,只有还用力向后挺着的。斐斋突然吼道「老婆,我要出汗了」,碧瑾回应道「啊,啊啊,啊没,没事,直接,出在里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听到碧瑾一串长音,然后斐斋的蹦的紧紧的,和妈妈紧紧的贴在一起,一股股冲击在碧瑾的花心上。


过来一会儿,斐斋慢慢向后退去,隐约看到从碧瑾的大腿中间的里流了出来。


缓过神的碧瑾,领着小呆回自己的房间,而斐斋还在回味刚才的一切,一想到之后他可以玩出的各种新花样,斐斋淫笑的进入了梦乡。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