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受虐倾向的骚货

我今年27岁了,已经结婚,是一枚,老公对我很好,我婚后也没有做过对不起老公的事情,但是平淡的生活间隙还是偶尔会想起以前的经历。就在这里回忆一下吧。

我从小就有受虐的倾向,青春期过后更是觉得比一般的女孩性欲旺盛,高中阶段就曾经在网上看sm小说,夜里幻想着自己被男人狠狠蹂躏的情景,高中交了男朋友,但是因为我现实生活中的羞涩,我们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也就是他在自习课上偷偷摸我的乳房。到了大学,男朋友变成了遥远的异地恋,我慢慢开始耐不住寂寞,又在网上看了很多sm论坛的调教内容,于是开始在QQ上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来尝试一下现实调教。

我在网上和多少男人聊过露骨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就单说说见过面的吧,因为我在现实中是个比较谨慎害羞的人,所以其实见过面的并不多。第一个是在大三的时候见的,同城,也是个大学生,我们聊了一个月左右,他在聊天的时候是显得很粗暴的,经常说要狠狠操我,让我像母狗一样趴着从后面,操完我还要给我插一根香蕉让我夹着睡觉不许掉出来之类的,我当时也没什么经验,直觉觉得是我喜欢的类型,就出来见了面。他带我吃了饭之后就带我去了日租房,现在想想他估计是物质不宽裕,经验也不丰富,不太会搞姑娘,我当时又有点腼腆,死活也不肯让他插进来,所以这次见面就是以我们互相了衣服爱抚,我给他下跪,给他而结束了。对于我而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家伙,还含在了嘴里,心情还是很激荡的,对于他来说可能我的抗拒让他有点沮丧吧(毕竟我在聊天时还是很放得开的),所以我们慢慢的就不了了之失去联络了,没有再见过。

接下来又是漫无目的的寻找和瞎聊,这时候我对sm也有了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大四的时候终于和异地男友分手了,让我在找的时候也没了什么道德压力。我这时候的目标变成了要找成熟的,有经验的,能降服我的,对sm有深刻理解的“主人”,后来聊到了一个我觉得很符合我的理想的S,34岁,已婚但异地,他的位置是在我家乡小城附近的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于是我们约定等我毕业回家之后开始第一次现实调教,并且由于我担心家乡的情结,考虑到以后嫁人的问题,特意提出无论怎样调教,底线是不能破坏那层膜,他也答应了(不过到我真正认识老公的时候也早已不是了,这是后话)。在毕业之前的那段时间内,我已经在网上认了他做主人,我们经常聊到深夜,他也会对我进行一些简单的网络调教,比如让我在宿舍有人的时候,睡觉前用晾衣夹夹在自己的大上半小时等等,现在有印象的是当时常常完成任务后发现下面流水流的床单都湿了一片。

就这样终于等到了毕业,家里的工作之类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我开始心心念念的期待着去见主人。那是一个周末,我对父母说要去找同学玩,就坐上大巴去找主人了。主人来车站接了我,我们之前已经视频过,所以很快就找到对方了,才见到主人我就觉得脸一下就烧红了,下面也开始湿润起来,心怦怦跳着,低着头不敢说话。主人和我聊了些家常话,带着我到了他的家。上电梯的时候,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主人在我耳边说,为什么不说话,我说我有点害怕。主人说,怕什么?怕我打你么?还是想让我打你?我当时就觉得下面一下就湿的不行了。很快到了主人家里,我还记得当时是冬天,穿着挺多的衣服,主人帮我把包和外套放好,就自己做到了沙发上,看着我。我还是很羞涩,一时之间站在门口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时间过了好久好久,我都觉得有点尴尬了,主人终于开口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吗?”我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台阶和出路,开始一步步的挪向主人的身边,在他身边站定,主人还是冷冷的看着我,这次没用多久,我就及时的跪了下来,把头伏低,不敢看他。主人好像比较满意的恩了一声,让我抬起头来,我才刚抬起来,主人迅速的一只手捏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的打了我好几个耳光。我当时简直有一种快要了的感觉,真的是从小幻想了这么久的情景终于在现实中发生了,那种感觉不知道有多激动。主人说,这几个耳光是对我动作慢的惩戒,念在这是第一次,所以算是轻的,再有下次就不仅仅是几个耳光这么简单了。接下来主人说要检查我的身体,让我自己把衣服脱掉,这个也让我很难为情,虽然心里很愿意,但就是突破不了自己多年习惯的矜持的外壳。最终在主人的威逼利诱下,我一件一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一件,我停了下来,看了看主人,主人看了我两秒,没再说话,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我挨了耳光之后没有任何的停顿,十分迅速的把脱掉了。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让自己心安理得的认为,不是我天生,而是因为我怕挨打才会服的。脱下来我们就都发现了,我下面早就已经泛滥成灾,甚至在脱的过程中拉出丝来,我再次羞得满脸通红,脱好后又赶紧把头伏到了地上,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受虐最能让我有感觉。

主人开始说话,先是纠正了一下我的跪姿,主人要求我跪着的时候双腿不能并拢,要分开至少两拳的距离,这样才能方便主人随时观察和玩弄我的“”(这个词也是后来在主人的狠狠鞭打下我才能说出口的),同时如果主人没有要求我磕头或者舔什么的话,我正常的跪姿还要挺胸抬头,双手背后,这样能让主人随时观察和玩弄我的乳房。接下来,我们完成了在网上就约定好的认主收奴的仪式,就是主人宣布了几条规定,我磕头这样的,倒没什么可说的。接下来是一些羞辱调教,主人说我是第一次,所以都是轻度的,具体的内容还记得一些,但是时间太久已经讲不清楚也讲不连贯了,就略过不提了,接下来就是让我印象极为深刻的。

主人特意为我准备了新绳子,颜色是我自己选的,是那种光滑的绳几股拧成一股,比较粗,绑起来既不会扎也不会勒的太疼,还会留下好看但很容易消褪的绳印,我很喜欢这个绳子,现在我还留着,藏在娘家我自己的卧室里,好久没有拿出来过了。那天主人先给我绑了一个龟甲缚,了解的都知道,这种绑法既美观又几乎没有痛苦,只是主人在绑的时候,在穿过我两腿之间的绳子上打了三个结,调整好位置后刚好卡在我的和两个洞口上面。这样绑好后站着不动还好,可是主人接下来就要求我在沙发前面跪好,身体一动就觉得绳结有点嵌入到洞口里面的感觉,不过还是按着主人的要求跪好。这时候主人坐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揉捏着我的两只,时不时的抽打两下,或者狠狠捏两下乳头,另一只手偶尔伸过来拽一下我下面的这根绳子,听到我不小心哼出声音的时候会尤其狠狠的拽一下以示惩戒。这样过了一会之后,主人更是打开了电视,一边看节目,一边继续玩我,有的时候还会靠在沙发上,不用手,而是用翘起二郎腿的脚拧我的乳头或者踩几下踢一脚我身体的其他部位。这期间主人的目光半刻都没有在我身上停留,我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玩具被人肆意玩弄,又像是一件工具被随意使用,我的使用者完全不会,也不必考虑我的感受,这种低贱的感觉让我的下身不断地涌出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开始顺着大腿根流下来。和快感不断高涨却又得不到宣泄,这种感觉简直折磨的我接近疯狂,我早已把什么情结抛诸脑后,恨不得磕头求主人把我就地了才好,不过主人并不知道我的这些心理活动,我也并没有真的去求主人,所以我真的可怜巴巴的到这次调教结束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主人还是很守约定的。

就这样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到中午了,主人把电视关上,终于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用手在我下面摸了一把,亮晶晶的液体就拉着丝粘在了主人手上,主人笑着问我,你自己说,贱不贱?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使劲低下头不说话。主人猛地抓住了我的头发向后拉,迫使我抬起头看着他,严厉的说,主人问话要马上大声回答!贱不贱?说着,用另一只手把刚才摸来的抹在了我左右两边脸上。我不敢再迟疑,赶紧回答主人,贱!主人才满意的点点头,放开了我。接下来主人给我解开了龟甲缚,又换了一种绑法,这次是后手缚,这种绑把乳房勒的格外突出,同时双手都被绑在背后,既能限制自由又有一定程度的痛苦,接下来主人又把我的双腿绑在一起,这样我整个人都无法自主移动了。绑好后主人还是让我跪下,然后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递到了我面前。我迟疑的看着主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直到话筒传来了声音:您好这里是必胜客,请问您需要什么?主人轻声说,想吃什么自己点。我在那个时候心里完全想不起来任何关于吃东西的事情,不知道该点什么,愣了一下只好开始询问双人套餐都有哪些,谁知道我一句话还没说到一半,主人的手就伸了过来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乳头,我没有防备的叫了出来,电话那头在说什么已经有点跟不上思路了,主人得意的笑了一下,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还是不停的用几根手指花式我的乳头,想到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听着我的声音,我羞愧难当,只能勉强忍耐,颤抖着声音随便点了一个双人套餐,电话挂断的那一刻终于呼出一口气,开始哀求主人饶了我。主人也终于松开了手,找来纸巾给我下面擦干净,然后把我拎起来正面朝下扔到了沙发上,我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觉得姿势极不舒服却也只能蠕动几下而已。这时主人走到了里屋,过了一会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散鞭。主人走到我跟前,把鞭子的一头放到我的上,问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么?我说不知道,主人居然没再说话,给我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我把撅起来之后就开始打,说实话,散鞭打在身上并不是很疼,尤其是开始的时候其实主人并没有用太大力气,我也并没有觉得很难受,反而有点不到位的感觉,这样打了一会之后,主人停了下来,我的不怎么疼,就是有一点热乎乎的,就在我觉得很享受这顿鞭打的时候,主人又走开了,回来的时候鞭子没有了,手里多了一根皮带,主人用这跟皮带在我的上划来划去,同时告诉我,惩罚我的原因是我点的东西他不喜欢吃……天呐,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啊!主人看出我的不服气,说,不知道不是自作主张的理由,不知道的时候可以请示主人,以后也是一样,有什么命令理解不到位的要及时请示,不能想当然。我突然就明白了主人给我立规矩的用意,于是很配合的说自己知道错了,请主人狠狠地惩罚我。主人也没有多说话,用手里的皮带暴风骤雨的打了我一顿,其实也是悠着劲的,但是皮带的疼真的不是轻松的,简单的说,我被打哭了,但是同时我也意识到,刚才挨散鞭的时候觉得很放松,身体也没什么变化,现在换了皮带,我一边鬼哭狼嚎的,才被擦干净的下面却一边不争气的又流出来。我又一次暗暗感慨了一下我这虐不疼就不爽的体质。

主人这一顿打还没停手,楼下的门禁电话就响了,是送餐的到了,主人终于放下了皮带,我也松了口气,但是看到主人按开了单元门之后没有任何要把我转移或者遮盖起来的动作,我又急了,要知道,我现在是一丝不挂,全身被绑,撅着,上还有刚刚挨打完的红印,就这样赤裸裸的晾在客厅的沙发上啊!防盗门一打开,这样的场景就是一览无余啊!我开始拼命地哀求主人不要让我晾在这里,主人只是摸了摸我的,说主人想把你给人看的话你能拒绝吗?我当时都有点绝望了,门铃响了,主人走过去开门,我一边心里紧张到极点,一边又隐隐的有些享受这种暴露的羞耻和被人随意摆布的快感,这种感觉在主人开门的那一瞬间达到了极限。还好,主人只是开了一道缝,外面的人从那个角度是不可能看到我的,很快的,从门缝里给了钱,拿了吃的,防盗门又紧紧的关上了。主人笑着朝我走过来,我当时有一种几乎虚脱的感觉,主人蹲下,轻轻地亲了我一下,说,相信主人。我一下子觉得好温暖,觉得想要永远的跪在他面前,永远的做他的奴。接下来,主人坐在餐桌上吃饭,我跪在他脚边,餐盒放在地板上,双手依然绑在身后,只能像小狗一样,低头一点一点的用牙齿和舌头啃食那份意面。就这样吃完了主奴二人的午餐。

午餐过后,主人解开了我的,带我到卧室午睡,躺在主人的怀里,不时被主人温柔的摸摸乳房,摸摸,很舒服,一上午也累了,我很快就睡着了。睡醒之后我们也没有出卧室,主人只是让我跪在床上为他,没有太多经验的我很笨拙,主人指导了半天细节,还要求我回去以后用香蕉之类的东西勤加练习,还说再练不好的话下次就要给我一个橡胶模型让我带回家,至于我要怎么藏起来他就不管了,不得不说,这个威胁还是很管用的。这一次因为我的技术不好,到底也没能凭我自己的努力让主人发射出来,最后是我跪在地上,主人站着把我的嘴当做一样操才射出来的,主人要求我全部咽了下去,这是我第一次吃男人的,觉得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在这之后的每一次射在我嘴里的,不论是主人的还是后来的别的男人的,我都没有吐出来过。

未完待续:下一次调教内容有灌肠和~另外,我是不是写的太多了?本来没想写这么多,一开头就收不住了额……

------------------------------------------------分割线-----------------------------------------------------

最近收到了很多短消息,在这里先说一下,我离开圈子已经很久,小号的密码都忘记了,文中提到的人也都没有联系了,包括这个论坛的账号也是好久没用了,而且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并不想做出改变,所以请见谅,求交友求入圈之类的短消息请不要再发了,我也不会回复的。谢谢大家。

今天又看到新的回复,有的说像小说,有的说我不像妹纸……好吧对于前者我感到非常荣幸,同时解释一下写这么多是因为我废话太多,可以去隔壁看我另一个帖子,晚上给老公了一下这么一件小事也被我写成大作文了,话唠对不住大家哈哈~对于后者我感到很受伤,我哪里不像妹子啦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还有看到有人说在追更新,所以特别来说明一下,可能有人已经在隔壁版看到了,我是因为不开心外加欲求不满所以才带着和老公赌气的心情来写这个的,但是我现在讲老公的故事讲得很开心,所以暂时不想更新这个了,觉得虽然只是回忆一下但是还是有点罪恶感~以后有机会再更吧,可以给大家剧透一下,大家顺便猜猜是谁给我的~猜对没有奖
嘿嘿~~简单的说就是后来和这个主人分开了,没再认过主人,后来又找了一个同城的S,喜欢打人的,这个没有什么归属感,算是互相满足生理需求吧,后来又认识了一个年级相仿的男生,开始约了几次但是后来莫名其妙发展成基友了,再后来就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隔壁看看我对老公毫无掩饰的表白,认识他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我以前从来不敢相信我会有这样好的运气。就这样啦,再见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