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的黑芍

陈相如和黑芍的婚礼如期举行。整个九龙山陷入一片狂欢的海洋,黑芍的新
房前贴满了赞美的剪纸。晚上宾客散去。

整个新房只剩下陈相如和黑芍,黑芍坐在喜桌边的一张椅子上一动不动,还
是陈相如首先过去轻声道:「军长。」

「还叫军长呀,我可不是你的军长,你也不是我的黑旗军。」黑芍羞涩将身
子依入陈相如怀中,撒娇的扭了扭身子,伸手去摸他的头发。

「那—那叫你什么好呢?」陈相如抚摸着黑芍光洁,娇艳而又微微发烫的脸
旦。

两人都沉默静想,还是黑芍先开口:「我本来叫白芍的,因为日军侵华,黑
云罩天,父亲才给我换名叫黑芍的,你就叫我白芍吧,相如现在你是我的夫君了
应该唤我原先的芳名的。」

陈相如满面春风:「好—好,不过白芍是泰山大人给你取的,我叫似乎也不
太妥当,我看就取原先的白字再加上」窈窕有温香「的香字,叫白香可好?」

「好……你叫我一声。」

「白香」

「嗯」

「呵,我娘子的温香我早就闻到了,岂止是温香,简直是浓香,我可是要闻
闻娘子的体香了。」

陈相如一把将黑芍拦腰抱起放在床上,黑芍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去,真是
美艳不可方物。

陈相如用手托起黑芍的下巴笑道:「哈,出生入死的巾国女杰,连这点儿胆
量都没有了。」黑芍双颊绯红,娇羞难当又把头埋入陈相如怀中。

「那我可要动手了。」陈相如一个个解开黑芍的衣扣子,道:「我刚才只是
闻了白香妹子的体香还没看过白香妹子的白嫩呢……」说着,大衣襟儿被陈相如
揭开,露出了黑芍戴着的红肚兜,正中有一朵雪白的芍药花展蕊怒放。

陈相如微微一笑,将黑芍的上衣脱了下来放在一边床上,一个白嫩胳膊、白
嫩肩膀、白嫩勃颈、白嫩玉背的少女身体便显露了出来,陈相如解散缚在黑芍玉
背后的红肚兜的线,将黑芍的肚兜脱了下来,黑芍少女脱俗的胴体全呈现在陈相
如眼前,洁白的酥胸上,两只梨形的乳房微微向上翘起,刚好一握,即不大也不
小,粉滑异常,两点如鲜红葡萄样的娇柔乳头点缀在粉红色的乳晕里,真是像春
花般怒放,很是好看。

「呵……芍妹……你……你真是太美了。」陈相如一把搂住黑芍,纵情抚摸
着黑芍光滑细腻的肩膀、玉背,狂吻她的粉颈、酥胸及胸前的蓓蕾,黑芍双颊一
片红晕,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用两条白嫩的胳膊圈住陈相如的的头颈,也热烈
的回吻他。

陈相如的双手在黑芍粉嫩的酥胸上游走,不时揉搓黑芍胸前的双乳,黑芍含
羞紧闭双目,鲜艳的红唇热吻着陈相如,黑芍的乳头被陈相如一揉搓一会便勃了
起来真像两粒鲜红的草莓,陈相如双手将黑芍的双乳挤向中间将她那两粒蓓蕾含
在嘴里,一边吸舔一边用牙齿轻轻咬。

「呵……」黑芍感到双乳一阵阵悸动,这难言的既酸且麻的感觉是她20年
来所从来没有感到过的。陈相如的手滑过黑芍如绸缎般滑的小腹轻轻解开了黑芍
的裤带,不知不觉间,黑芍大红色的喜裤已被退到她粉白滑嫩的足腕上,黑芍那
两条白嫩光洁的粉腿赤裸了出来,陈相如将黑芍的长裤整个脱下扔在床边,伏下
去亲吻着黑芍光滑柔嫩的小腹,接着是那圆圆的肚脐眼。

黑芍羞红了脸,她睁开如水秋眸,含情脉脉的看着陈相如,黑芍将双手紧紧
按住胸前双乳,陈相如含笑将黑芍的白嫩双手按在她身体两侧并轻轻分开黑芍的
双腿,黑芍的双腿即结实又非常白嫩细腻,那粉白的玉腿内侧可见青色的毛细血
管。陈相如伏下去将头埋在黑芍的玉腿根部。

「唔……」黑芍感到整个人开始发烫。粉红色的小裤叉紧紧束住黑芍那一个
少女的最神密之处,现在的黑芍根本不像一个三军的统帅。

陈相如隔着轻吻黑芍的玉腿根处,小裤叉在阴埠部位微微隆起隐隐可见
小裤叉下包裹的浓黑。黑芍紧张的双手抓紧床单,她感到一阵阵悸动,
难忍的搔痒使她感到一股热流从至深处涌了出来,她的小裤叉立即湿了,陈
相如用舌头舔黑芍玉腿根部的凹处见一小裤叉湿透知道这娇美的少女已为他的插
入作好了准备。

陈相如轻轻脱下姑娘的小裤叉放在一边,姑娘的地呈现在他眼前,姑娘
的丰隆的阴部向高抬起,在浓黑覆盖下,中间只可见一条狭窄的细缝,陈相
如轻轻分开姑娘那两片鲜红娇柔的,清亮的黏液已湿透了姑娘的整个,
大的上沿细嫩红润的亮晶晶的耸立在花丛中间,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花。

「芍妹,你真是天赐珍物,真的是太美了。」陈相如又赞了一声。粗大滚烫
的已挺立胯下,陈相如伏下身将顶在黑芍湿滑的口并不插进去,将
黑芍娇柔的玉体压在身下,双手捏摸着她的双乳,嘴吻她鲜艳的红唇,则磨
擦着她的阴核。

「呵……」黑芍被挑逗的情难自禁,黑芍一双白嫩的玉臂全圈在陈相如颈上,
她闭着美目吐气如兰含羞咬着陈相如的耳垂轻道,「相如哥快进去吧。」

陈相如看着身下玉体横呈的玉人,含着爱怜将抵在黑芍温热的口,
轻轻一用力,已滑进黑芍内,黑芍的俏脸更红了,她感到一阵麻麻
的感觉,陈相如摸着身下玉人两只嫩白的乳房,再轻轻一用力,他很明显感觉到
顶着了一阵薄膜,陈相如知道这是黑芍的膜了,黑芍的气更急了,陈相如停
了停,然后用力一顶,他感到半截已成功插进黑芍的。

「哦……」黑芍轻轻痛叫一声,秀眉紧紧皱了一下。

「芍妹,很痛吗?」陈相如停止插入,轻轻舔她的乳头。

「相如。」黑芍轻轻唤了一声,停了十几分钟,黑芍感到下身的痛楚已经消
失代之而起的是一阵阵消魂的快感,深处好像有小虫子在爬,黑芍再次搂住
陈相如肯求他再次插入,陈相如搂住黑芍滑嫩的玉体一挺,已整根没入黑芍
的。

「喔……」黑芍出声,内饱胀酥麻的感觉令她轻哼出快乐的,
黑芍抬起两条白嫩的粉腿紧紧挟住陈相如的虎背,浓稠的密汁从黑芍火热的
内流出来,陈相如加快了在黑芍内的刺动,黑芍将两条玉腿放下,两手
按在身侧床上,双腿用力极力抬高阴部,迎合着陈相如的一次次插入,结实的木
床被两人摇的咯咯响。

「哦……哦……」黑芍晃着头,长长的秀发被渗出的晶莹汉珠紧贴在绯红的
双颊上,插了足足一个小时,两人才力竭的痪在床上,陈相如射入黑芍体内的精
液从黑芍娇美的内慢慢流出来,黑芍火热的胴体埋在陈相如怀里,秀丽的俏
脸因初经人事而散发出绚丽而又圣洁的光辉。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