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来参加婚礼

结婚前三天,我把婚期和举办婚礼的地点通知了惠。

婚礼的整个流程和态势,和我参加过所有的婚礼一样。犹如是机械流水线制
造出来的产物。我想我和别人也没什幺不同——儘管有时我自以为我和别人是不
同的,但实际上我和别人确有不同吗?别人结婚,我也结婚;别人有这样婚礼的
形式,我也有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婚礼形式——所以我和别人是一样的。儘管对死
板的千人一面的事物深恶痛绝,但我依然遵守了大家的游戏规则。

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惠来到了婚礼现场为我贺礼。她隐匿在贺礼的嘉宾
中,显得平凡而朴实——和光同尘的装束,和光同尘的表情——虽也难掩她的光
彩——我们简直是心有灵犀,或是她的奴性使然,她赤脚穿一双我喜欢的黑细带
高跟凉鞋——我知是为我而穿。她的到来使我终于感到我的婚礼和别人的婚礼是
有些许不同的。当我和钥敬酒给她时,她微笑着默默把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脸上
立刻有了红晕,并轻柔了说了声「恭喜」!

婚后的第三天,我打开电脑,登录我和惠专用QQ。惠的留言是我婚礼当天
的晚上,第一条留言时间是23点47分。

惠:「首先给主人请安!」然后是惠常用的跪姿QQ表情图片。

惠:「恭喜主人新婚之囍!」双喜字QQ表情。

惠:「不知主人休息了,还是……」害羞QQ表情图片。

惠:「主人结婚,惠奴心情有点複杂,不知是什幺滋味。不过我喜欢这种滋
味,好像主人被人抢走了,不再属于我。有一种受辱的感觉,既不安心酸又兴奋
啊!」

惠:「主人告诉我婚期的当天,惠奴下午就开车赶来调教室自虐。用细胶绳
做了紧紧的龟甲缚,穿上主人喜欢的高跟凉鞋,挂上破鞋和主人写的牌子,然后
在地上爬,体会被游街被展览的感觉,好像我是一个破坏主人婚姻的小三,被人
抓住游街,好屈辱好兴奋好刺激!」。

惠:「主人,惠奴今早起来,戴上项圈和狗链,把我的插上橡胶,
例行晨遛功课,在地板爬行了十圈,主人,惠奴没敢打开的开关,怕刺激出
。临去礼堂前我用透明的胶绳绑了紧紧的龟甲缚,我要里面穿着龟甲缚参加
主人的婚礼,时刻提醒自己是您的女奴,在众人面前也有种被展览感。我今天刚
进礼堂,看见主人帅气的穿着西服的背影,感觉主人好严厉,不禁一阵激动,进
而兴奋,就去了卫生间,在隔间里脱掉所有衣服,只剩龟甲缚和高跟凉鞋。好像
主人在严厉的注视着我,我不由得摆出各种姿势,然后开始自己玩弄自己的,
听见外面有人进来,更是感觉耻辱兴奋,好像当众表演一样!有人进来,惠奴不
敢再摸逼,怕弄出声响,这时就一脚脚跟提起,膝盖里夹,站成主人喜欢的模特
『掩逼式』,这时穿过裆部的两根胶绳,由于的润滑,和一腿的膝盖里夹,
自动滑卡到两侧,恰好把夹起来——快感一阵来袭,惠奴全身哆嗦,又
不敢发声,真是折磨啊。又难受又兴奋舒服!人走了,我就又开始摸逼,来
人就停下。惠奴好像是玻璃橱窗内被强迫展览等待男人挑选的卖春妓女,好屈辱
好兴奋!」。

惠:「因为主人您说筹备婚礼期间,给我放假,不在管教状态,所以惠奴才
敢私自自虐,玩弄自己的,主人不会生气吧!主人结婚,我莫名的就兴
奋,真是不能自製!现在时刻思念主人,思念主人严厉的调教,辱駡!」

惠:「喝完女主人敬的红酒,我可能脸全红了。因为帮着龟甲缚,尤其穿过
裆部的两根胶绳,让我一直处在兴奋之中。喝了红酒,更感觉兴奋的不能自持,
衣服里的龟甲缚又提醒我是主人的贱奴,似乎每个人都在注视我,看透了衣服,
看见了里面的龟甲缚,好像被游街展览一样。等主人去别桌敬酒,我悄悄的又来
到卫生间的隔间。吃完喜宴,我又回到主人的调教室自虐玩自己的。主
人从开始告诉我您筹备婚礼,给我放假,我就一直玩自己的,但一次也
没有,我要把留给主人!」

惠:「不知女主人(嫂子)对主人服侍得怎幺样,不知女主人了解不了解主
人的习惯和嗜好,很担心啊。如果女主人服侍得不好,惠奴以后代女主人服侍主
人!请主人肆意的玩弄惠奴,辱駡惠奴!只要主人高兴。」

惠:「不打扰主人了!主人晚安!惠奴跪退。」

我在婚礼上也观察惠的变化,我还奇怪我到别桌敬酒时她忽然不见了,原来
是情不能自禁去了洗手间。看来我的结婚,对惠刺激不小,这超出我的意料,或
者说我完全没有把她的感受放在心上——而她要的就是这种被忽略感。当然并非
我故意为之,实是她天性使然。

但有一点令我非常不安,钥的妹妹青也注意到了惠,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惠的
一举一动。我知那无意的眺望是青伪装出来的——她似乎嗅到了我和惠的关係。
我忽然意识到我让惠瞒天过海来参加我的婚礼可能是个错误。但这时让她离开,
可能更会引起青的怀疑。我为我头脑一热做出让惠来的决定有些后悔——当时做
这决定的初衷是为了调教刺激惠。看来我玩得有点过。

我在QQ里给惠回复留言:「惠奴的表现,主人还满意吧。你这个没有
,很好,很有自觉性。主人满意!以后有了机会你还要服侍你嫂子呢,给她
舔逼,喝她的尿!你只配喝她尿,你这个!不準再自己玩逼,假期结束。
惠奴,明白了吗,记住了吗!」

我和惠相识于网路。我和她不是同城,她在相距不远的邻城。她是我寻觅M
几乎绝望时突然出现的,后来我一直讚歎自己的好运气。很久以前曾有位资深的
SM前辈对我说,找到真正有奴性的女性是要靠运气的。我当时对这位前辈的提
醒不以为然,但时光流逝至今,我才悟出这话真是经验之谈——经验永远胜于聪
明和想像力!

和惠在一起半年后,我才和钥相识相恋。惠是富家独生女孩,自从我们确立
了主奴关係后,她就自己开车奔波于两地之间。为了有自由的调教受辱空间,她
在我授意下,在我居住的城里租了一套近郊附近的单独院落的平房住宅,这家住
宅的主人在市区购买了住宅楼。惠把她收藏很久的所有调教工具一併用车载到了
我们的秘密租赁调教室。我见到这些品质上乘的调教工具时,很是吃惊,调教工
具整整装了一大旅行箱,几乎什幺工具都有,蔚为壮观。当晚我就用这些工具把
惠折磨了一夜,惠被肆意玩弄得不断,大喊就这样死了算了,最后阴部肿胀
几乎痉挛,第二天还无力不能起床,在房间休息了两天才驱车回家。这一次的调
教让惠一直难忘,烙在了她心底。我如此严厉大密度调教她,也是刻意为之,因
为初调对惠太重要了。也正是这样的策略调教,让惠再也不愿离开我。惠回家时,
我叫她把几样重複的工具带回家,这样可以完成我布置得异地调教任务功课,如
此才能远端控制她。

我本打算和惠结婚,因为再找不到比她更理解我,更和我相合的人选了。但
不幸的是,她这个独生女大家闺秀早有婚约在身。她的未婚夫在国外的知名大学
就读,是个非常优秀的帅气阳光男孩,惠和他算是青梅竹马的发小。未婚夫的父
亲是在生意场上最早追随惠父亲的老臣,二人联手,在商场上搏杀,屡建奇功,
成为邻城的首富。惠和未婚夫自小便玩在一起,惠对未婚夫也是情深义重,说他
不像未婚夫,更像是她的哥哥,像她的一直胳膊——胳膊在时没有感觉,割掉会
疼——惠是个用情极重的喜欢受虐的女孩。我曾对她预言说,你一生会为情及欲
所累。

作为我当然不能用尽手腕和心眼拆散这一对金童玉女。那样不仅不厚道,而
且会牵扯到各个方面的複杂微妙问题。对惠这样纯净的女孩我是不忍心那幺做的
——刚才说的「微妙问题」实是自尊心上的托词——惠的家庭背景是我不能也是
不敢得罪的,当然不忍心伤害惠也是真实因素之一。我知道我和惠成为主奴,实
有玩火的危险,但由于癡爱SM,我也有些不能自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惠的未婚夫还有一年半就完成学业,那时就和惠完婚。未婚夫学业完成之日,
就是我和惠分别之时,我深知这一天就快到来。我一提起这个话题,惠就跪下卖
力给我侍奉,她似乎不想谈起这个话题,也似乎表示她不在乎这个话题——
其实越不在乎就是越在乎,她把我们分别的日期深深埋在心底不愿说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