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罗丽娜

兴林市一所酒店的大门口贴着一副对联,上联写的是“赐福赐祥佳偶今如愿”,下联写的是“志同道合春光大有秋”,横批是“永结同心”,大门两侧还靠墙斜立着两根竹竿,竹竿上各缠绕着一串五千响大地红,竹竿旁边各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打火机,好像随时要点燃鞭炮似的。

酒店礼堂里面,正在准备举行一场婚庆典礼。

直径一米八的大圆桌座无虚席,桌上摆放着喜糖,瓜子,花生,一盒红双喜香烟,每个人前面还有一小瓶纯净水。主席台上方用大红布制作的横额上面写着“祝张晓东罗丽娜百年好合”,主席台两侧挂着两个宽大条幅,上书“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主席台后面的大红布上镶嵌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双喜字,看上去极为喜庆,主席台右前方演讲台上放着一个手持无线话筒。

十点五十八分,胸前佩戴着一朵小红花和司仪名签的婚礼主持人快步走上主席台,在演讲台前站定,一只手拿起放在演讲台上的无线话筒,面带微笑大声说道:“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阳光灿烂,大地生辉,今天......。”

婚礼主持人一番开场白以后,宣布婚礼开始,酒店大门口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酒店礼堂里,随着婚礼主持人的一声道贺,新郎张晓东和新娘罗丽娜踩着优美的音乐,迈着舒缓的步伐,慢慢向主席台走来,走在新郎张晓东身边的是伴郎冯向奎,两个人是生活中的好邻居,生意中的好伙伴:走在新娘罗丽娜身边的是伴娘魏清华,是罗丽娜的闺蜜加死党,两个人平时里无话不说,好的就像一个人。

婚礼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半个小时以后,婚礼仪式结束,宾馆撤去了桌子上的糖果零食,婚宴开始。

张晓东和罗丽娜开始挨着桌给来宾敬酒,一圈下来,小两口回到主桌就餐,婚宴不到一个小时也结束了。

婚宴结束以后,张晓东罗丽娜的部分亲朋好友乘坐几辆婚车回到新房,新房在花园小区三号楼二单元二零一室,房子虽然不算太大,但是格局合理,三室一厅一厨两卫,正南朝阳,室内显得宽敞明亮,门口贴着对联,室内贴着喜字,一进门伴郎冯向奎就大声嚷道:“哥们们姊妹们,让新郎新娘给咱表演一个节目好不好?”

“好!”众人齐声起哄道。

“我俩啥节目也不会呀。”张晓东道。

“那就让新郎新娘亲个嘴吧。”伴娘魏清华道。

“嗷...嗷...。”众人又是一阵喊叫加哄笑。

一群年轻人闹哄了一下午,六点多了,张晓东在附近酒店安排了两桌,人们吃饱喝足各自离开,小两口也回家了。

夜色降临,张晓东和罗丽娜两个人坐在卧室里新添置的黄花梨圈椅上,墙上的壁灯发出柔和的光芒。

张晓东脸上表情木讷,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羊毛地毯,似乎地毯上有什么宝贝似的,虽然是新婚之夜,却看不出一点高兴的样子。罗丽娜却不然,笑盈盈地看着张晓东,看了一会儿,又把目光转向宽大的席梦思,尽管她已经看了无数次,还是贪婪的看着,欣赏着。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来到客厅,依次打开灯,悬挂在吊棚中间的水晶灯,墙壁灯,落地灯,阳台上的彩灯,接连亮起来,客厅里顿时明亮如昼,五彩缤纷,甚是好看,罗丽娜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子,一会儿站在电前面看看,一会儿站在家庭影院前摆弄着,一会儿坐在真皮沙发上享受着,别提有多开心。

罗丽娜出生在工人家庭,父母都是中小企业的工人,本来工资就不高,就在她出生的第二年,父母双双下岗,罗丽娜还有一个姐姐,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不足六十平米的一间年久失修的平房里,父母的下岗使得原本就不宽裕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为了生活,罗丽娜的母亲只好拉下脸去市场摆地摊,父亲外出打工,好歹把姐俩拉扯大。由于过惯了贫穷的生活,看到眼前的一切,使她眼花缭乱,心跳不已,兴奋得不得了,虽然结婚前布置新房的时候已经看过,可是在新婚之夜,屋子里的一切真的让她有一种新的感觉,有一种新娘的自豪感。

看得看够了,罗丽娜又回到卧室,张晓东仍然低着头阴沉着脸在那坐着。

“怎么不啊?”罗丽娜又在圈椅上坐下,看着张晓东笑吟吟的的说道。

张晓东仍然默不作声。

罗丽娜起身伏在他耳边说道:“不想肏我?”

听罗丽娜这么说,张晓东抬起头看了罗丽娜一眼,目光中有一丝淫色一闪即逝,随即又把头低下。罗丽娜从圈椅上站起来,来到张晓东面前蹲下,仰面看着他的脸,说:“我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咱俩好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动过我,每次我让你肏我,你都说要等到新婚之夜,图个新鲜感,今晚是新婚之夜,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罗丽娜把一只手放在张晓东的裆部,用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罗丽娜明显感觉到张晓东的不怎么大,也不硬,索性罗丽娜伸手解开了张晓东的裤腰带,从他的裤衩里把他的连同卵子一起掏出来。

张晓东的很黑很浓很密,在浓浓蜜蜜的中间,耷拉着一个比蚕蛹大些的小,罗丽娜一时愣住了,半晌才醒过来,站起身气呼呼说道:“张晓东,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你一直不碰我,我让你肏我你都不肏,说是要等到新婚之夜有新鲜感,原来你是......,”还没等罗丽娜说完,张晓东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的,现在你都看到了,不行就离婚,还不晚。”张晓东也气呼呼地说道。

罗丽娜看着眼前这富丽堂皇的新房,想着那辆漆黑铮亮的宝马,虚荣心又一次占了上风。罗丽娜变脸比翻书还快,再次蹲下,微笑着用手托起张晓东的小,撒娇地说道:“人家让你的小鸡鸡吓到了么,其实也没什么,男人的能伸能屈的......。”刚说出口,罗丽娜就觉得失言了,马上低头用嘴含住了张晓东的,不大功夫,张晓东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传遍全身,并没有留意罗丽娜说什么。

罗丽娜用嘴吸吮着张晓东的,张晓东的渐渐开始膨胀起来,虽然举而不坚,但总比那个软丢当的小强多了。

罗丽娜看张晓东的也就这样了,估计这样的硬度可以插进自己的屄里,她站起身来,了衣服。

罗丽娜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一对大丰满圆润,粉红色的奶头让人看了就想裹两口。张晓东看到赤身露体的罗丽娜就站在自己的眼前,有了一些冲动,他站起身向前迈了一步,低头慢慢靠近罗丽娜的,用舌尖轻轻舔着奶头,舔了一会儿,就大口含住了奶头裹起来,一边裹一边用舌头在奶头上用力磨蹭着,手还不老实地在另一个上揉搓着,没多一会儿,罗丽娜就觉得屄里有些发痒,有黏黏的东西顺着大腿往下淌。

“好了,现在可以了吧?”罗丽娜继续挑逗着张晓东,娇声娇气的说道。

张晓东微微点头,之后宽衣解带,和罗丽娜,两个人开始在床上做起活塞运动。

“喔.........肏我.........使劲.........啊.........快呀.........使劲肏.........喔.........痒.........屄里.........痒呀.........用力.........肏啊.........啊.........肏我的屄.........肏我的.........小.........。”罗丽娜闭着眼睛夸张地着,其实张晓东的小插到她的屄里她并没有多少感觉,她的心里想的是曾经肏过她的两个男人,都是那样的粗大坚挺,每次她都会不断。

张晓东在罗丽娜的身体上不断地耸动着,罗丽娜的污言秽语大大刺激了他的性神经,他实在挺不住了,而罗丽娜并没有。

张晓东从罗丽娜身上下来,平躺在她身边,喘着粗气。

“老公,人家还要吗。”罗丽娜一边用手抚摸着张晓东的胸膛,一边说道。

“老公不行了,你摸摸,软丢当的,插不进去了。”张晓东说。

罗丽娜卡巴着大眼睛,突然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踢拉着拖鞋去了厨房,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一个削去了茄蒂洗好的茄子,茄子大约有十多公分长,挺粗的,以后两条腿叉开坐在床上,侧身一只手伏着床,一只手拿着茄子,慢慢插进自己的屄里,眼神有些迷离。

张晓东看着自己年轻的老婆竟然把茄子插进了屄里,有些热血上涌,用手撸了几下自己的小,还是硬不起来,于是说道:“你躺下,我来。”

罗丽娜顺从地躺下,两条腿叉开,张晓东看到她两个粉红色大在浓密的中若隐若现,红色的小屄芯亮晶晶水汪汪的,顺着沟淌到了褥子上,看了一会儿,又用手指捅了几下,张晓东从罗丽娜手里接过茄子,对准了罗丽娜的小,慢慢插进去。

茄子插进去一半的时候,张晓东感觉茄子插得挺费劲,有些紧了,抬头看看罗丽娜,只见她紧锁眉头,咬着嘴唇。

“疼吗。”张晓东问。

“不疼,接着往里插,全插进去。”罗丽娜轻声说。

张晓东继续试探着往里插茄子,终于将一根茄子全部都插进去了,就在这时,一股液体从罗丽娜的屄里喷了出来,喷的老高,罗丽娜终于潮喷了。

“啊.........。”罗丽娜同时一声闷叫,臀部用力向上挺着,挺得很高,两手紧紧抓住床单。

“真好受,真舒服。”罗丽娜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张晓东说,一边说着扑通一声落到床上,席梦思床垫上下颤动了几下,同时松开了抓住床单的手。

张晓东罗丽娜的新婚之夜就是这样度过的。

第二天,张晓东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他抬手看看腕子上的那块浪琴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回头看看身边的老婆,已经把搭在身上的纱布提花毛巾被蹬到了脚下,赤裸着身子躺在那,脸上似乎还挂着笑容。张晓东伸手把毛巾被往上拽了拽,小心翼翼下了床,拿起自己的衣服来到客厅穿好,到卫生间洗漱完毕,出门来到停车场,发动了汽车,直奔早市。在早市吃完早餐,又给老婆买了一份送回家,之后开着车去了自己的公司。

张晓东高中毕业以后没有考上大学,思来想去决定自己干,他在亲戚朋友那借了点钱,一个人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当了打工仔,几年下来,原本就个子不高的他人瘦了黑了,但却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他拿着这笔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这座城市,当他一路上看到那些高高耸立着塔吊,他毅然决然的在建材一条街上开了一个建材公司。

当时正是新建的小区装修高峰,张晓东的公司生意十分红火,经过几年的打拼,张晓东的公司已经发展成远近闻名的一家建材商店,张晓东也因此成为了兴林市腰缠万贯的大富豪。

来到公司,张晓东看到几个库房门前已经停满了大卡车,正在装卸货物,他没有去自己的董事长办公室,而是信步来到总经理冯向奎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人坐在老板桌后面翻看着一本旧杂志,这个人就是张晓东结婚典礼上的伴郎冯向奎。两个人是邻居,张晓东在花园小区三号楼二单元住二零一,冯向奎住二零二,同时也是铁哥们,在公司里张晓东是董事长,冯向奎担任总经理,比张晓东小七岁,今年二十二。

听到脚步声,冯向奎抬起头,看到是自己的老板晓东哥来了,打趣说道:“刚结婚,新郎不在家陪新娘,跑这来干什么。”

“不陪了,我这个老婆有点骚。”张晓东也略带戏虐地说道。

“哦?”冯向奎楞了一下,随即问道:“怎么回事,说说。”

张晓东在沙发上坐定,竹筒倒豆子,把新婚之夜的那点儿事儿全都说了,听的冯向奎在裤裆里支起了小帐篷,好在有老板台挡着,没有被张晓东发现。

家里,快晌午了,罗丽娜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卫生间,洗脸,刷牙,梳头,化妆,半个小时以后捯饬的差不多了,对着穿衣镜前后左右看着,不得不说,用闭月羞花来形容罗丽娜的容貌一点都不过分,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

离开卫生间,罗丽娜来到餐厅,把餐桌上食物在微波炉里热了热,独自一人细嚼慢咽吃起来,不过不是吃早餐,而是午饭,因为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到了十一点三十五了。

吃完了饭,穿好衣服,罗丽娜锁好房门来到大街上,看到大街上车水马龙,她突然想到自己要是也有自己的座驾,就再也不用去挤公交车了。

罗丽娜的闺蜜魏清华开了一个发廊,她坐公交车来到发廊。

魏清华正坐在屋子里玩手机,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看看是罗丽娜,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死妮子,刚结婚不在家陪老公跑这里干什么。”说完又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你不想听听我俩新婚之夜那点事儿吗?”罗莉娜说。

魏清华眼睛一亮道:“说!”随即把手机放到柜台上,做认真听状。

罗丽娜就把张晓东的小举而不坚,用茄子替代插屄,直到潮喷等详细认真地说了一遍。

“不行就和他离。”魏清华脱口道。

魏清华是个急性子,个头不高,长相一般,正在和冯向奎热恋着,虽然没结婚,早已同居,对和男人玩清楚的很,接着说道:“我们家那口子,那叫一个棒,又粗又大又硬,每次都把我弄得迭起,都要潮喷两三次呢。”

罗丽娜听着,那个高大帅气伴郎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的屄里有些湿润了。”但还是说道:“可不能离,他已经答应给我买车了,过几天就让我去驾校学开车呢。”

“那就由你喽。”说完魏清华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她的死党加闺蜜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时间飞快的过去,几个月以后的一天早晨,魏清华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发廊,正在打扫卫生,忽然听到发廊门口有汽车的喇叭声叫个不停,她抬头向外看去,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停在门前,她正想出去开骂,只见小轿车的前车门打开了,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正是她的闺蜜罗丽娜,魏清华赶忙扔下手中的拖把,跑出去围着小车转了两圈,脸上流露出羡慕之色,刚想赞美恭维几句,可话到嘴边就变了味,看似不经意地说道:“你个死妮子,你这是起大早来我这显摆来了,花多少钱买的?”

“他说三十多万吧。”罗丽娜骄傲地说道。

“他可真有钱。”说完两个人手牵着手走进发廊。

自从有了自己的座驾,罗丽娜去发廊的频率更高了。这一天,罗丽娜仍旧开车来到发廊,一进门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地上。

“干什么呢?”罗丽娜像似问那个男人,又像似问坐在椅子上的魏清华。

蹲在地上的男人正是魏清华男友冯向奎,听到有人问话,回头一看说道:“嫂子来了,下水道有点堵了,修一修。”说完转过头接着干活。

罗丽娜扭动着腰肢来到冯向奎身后,弯腰看看,趁魏清华不注意,用手在冯向奎的上轻轻捏了一下,又从回头看她的冯向奎献了一个媚眼儿,身强体壮的冯向奎顿时肾上腺急剧上升,心跳加快,下身也有了反应。

就在这时,罗丽娜的手机响了,她从小包包里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张晓东的声音:“丽娜,我有点急事一会儿要出趟门,明天回来。”

“好,知道了,出门注意安全。”罗丽娜接听完电话又把手机放回包包里,心中却有些喜滋滋的。

和魏清华闲聊了一阵子,罗丽娜开着车一个人逛街去了。

在街里吃完中午饭罗丽娜回到家里,心情烦躁地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电视里播放什么节目她全然不知,满脑子都是冯向奎的影子,想象着他趴在自己身上,那根插在自己的屄里,想着想着感觉自己的屄里又有些湿润了,她时不时看看表,时间好像停止了。

在抓心挠肝的等待中,她连晚饭都没吃,终于,她听到隔壁的房门响了,一阵狂喜,罗丽娜来到洗漱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出门来到隔壁敲响了房门。

冯向奎进门刚把外衣脱下来挂在衣帽挂上,就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看见罗丽娜满脸淫笑的站在门外。

“是嫂子,快进来。”冯向奎说道。

罗丽娜一进门就突然从正面抱住冯向奎,吓得冯向奎赶紧把门关上。

“你可想死嫂子了!”说着就把舌头伸进了冯向奎嘴里一阵狂吻。

开始冯向奎还有点紧张,能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自己和张晓东可是好哥们啊,张晓东心里想。可实在抵御不了眼前这个美女的,渐渐地他也把舌头伸进了罗丽娜嘴里,两根舌头搅在了一起,良久,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分开。

此时,冯向奎的下面早已支起了小帐篷,罗丽娜见状用手轻轻握住。

“真的好大好硬啊。”罗丽娜喃喃道。

“怎么?你知道我的又大又硬?”冯向奎疑惑道。

“知道,是她说的。”罗丽娜说道。冯向奎知道这个她指的是罗丽娜的死党加闺蜜自己的女友魏清华。

罗丽娜刚说完,冯向奎就轻轻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来到卧室,两个人衣服,罗丽娜躺下,两腿叉开,冯向奎看着赤身露体的罗丽娜,洁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双峰高耸,漆黑浓密的下,若隐若现着俩片,中间那道缝里,粉红鲜亮的嫩肉淌着,冯向奎俯下身用鼻子嗅了嗅,微微有点腥味儿。

“我刚洗过澡。”罗丽娜小声道。

冯向奎用舌尖轻轻舔了舔那道缝里的嫩肉,接着就把舌头插进去,在里面上下左右搅动着......。

“喔.........喔.........喔.........喔.........喔.........。”罗丽娜轻声有节奏的着。

过了一会儿,冯向奎直起身,从脚趾开始,用舌头舔她的肌肤,光滑富有弹性,口感特别好,一直舔到乳房,他舔了几下乳头,用嘴含住了乳房,用力吸吮起来,就像小孩吃奶一样。

“啊.........啊.........啊.........啊.........。”又惹得罗丽娜一阵轻微的。

吸吮了一阵,冯向奎用手撸了几下自己的,然后握住,用上下蹭着罗丽娜的小,蹭着蹭着,突然把插进了小里。

“啊...........................。”罗丽娜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叫,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充斥着全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紧接着,房间里就响起了肌肉的撞击声。

“啊......啊啊.........老弟...啊......你的......好大......好硬啊.........肏我.........使劲肏.........啊.........真好受..................我要............她的............太小了...啊.........啊啊.........用力...啊......啊.........想嫂子吗.........啊.........真好.........啊...我要喷了.......。

罗丽娜地叫着说着,一股液体真的喷了出来,喷到了冯向奎的肚皮上,罗丽娜下面的褥子很快就湿了。

潮喷了三次以后,罗丽娜的声音仍然此起彼伏,还是那么“性”趣盎然。

冯向奎被罗丽娜的骚劲刺激着,不断变换着肏屄的姿势,一会儿把罗丽娜的两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会儿让罗丽娜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支在床上,一会儿又让她撅着跪在床上从后面肏,罗丽娜尽情地享受着,冯向奎卖力地肏着。不知过了多久,冯向奎喘着粗气说道:“要射啦。”

刚说完,罗丽娜就觉得冯向奎的在自己的屄里抽动起来,一股股温热的东西喷射在自己的子宫上。

殊不知就在两个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张晓东因故提前回来了,刚要开门,听到隔壁房间隐约有女人的叫声,叫的声音有些肆无忌惮,很像自己的老婆,于是走过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是的,一定是那个骚货,张晓东顿时怒火中烧,举起拳头就要砸门,可一瞬间他的拳头就僵在了空中,下意识地用手摸摸自己的小,想想已经快三十岁的自己,再想想如花似玉的娇妻,神情沮丧的他还是默默打开自己家的房门,进屋连灯都没开,直接面朝外躺下。

当骚劲得到了充分满足的罗丽娜美滋滋地回到家中,走进卧室打开灯,发现自己老公已经脸朝外侧身躺在床上,稍一愣神罗丽娜便衣服钻进被窝,从背后搂住张晓东,娇滴滴说道:“别装睡了,你都听到了?”

半晌,张晓东喃喃道:“睡吧。”

“不嘛,人家还要。”说着就伸手握住了张晓东的小...。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