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发骚勾引男人

那天,我打了电话给那个男研究生,说是要重新调整家具的摆设,请他来帮我搬柜子。

「呵呵,谢谢你唷,男人不在身边,要做些粗重工作都没办法。」「哈,小爱姊妳太客气了,这点小事我很乐意帮忙。」我穿着一件小背心和短裤,陪着他把书柜上的书一一搬下来放在地上,接着两人合力搬动柜子,接着又重新把书放回去。整个忙完后,我和他都汗湿了一,我在他的面前伸了个懒腰,湿透的背心紧贴着肌肤,激凸的乳头变得特别明显,让我面前的这个男孩都看傻了眼。

「呼!终于忙完了,你全身都湿了耶,要不要去沖个澡?」「好啊,哈,小爱姊要一起洗吗?」「好啊,我去拿浴巾给你。」看着他愣得两眼发直的傻样,我憋着笑意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拿浴巾,接着他来到我身边,我就勾着他的手走进浴室里。

我将身上的衣物一一脱下,男孩喘息着看着我的动作,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要我帮你脱吗?」

「喔不、不,我自己来就好!」

他有些慌张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结实精瘦的身体,我背对着他,打开水龙头开始放热水,接着男孩从背后抱住了我,直接张开大手搓揉着我的。我享受着他的爱抚,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他就立刻将我转过身去,并且吻住了我。

我们什幺话都没说,只是着迷的接吻着,他的手指插入了我的两腿之间,溢出的沾满了他的手指,男孩兴奋的大口喘着气,将我整个人抱起来放在洗手檯上,接着分开我的大腿插入了我。

我发出了畅快的,紧搂着他淫叫着。

****

「他的大吗?你一定觉得很爽对吧?」老公兴奋的在视讯的另一端问到。

「还好耶,可是他的体力真棒,居然连续给了我三次。」「喔干,不愧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然后呢?」这时,电铃响了。

「老公抱歉,我约的人到了,要先跟你说掰掰啰。」我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萤幕上的老公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妳……妳不是说妳昨天和今天上午都被搞了吗?」「是啊,加起来的次数都要超过一只手的手指了呢。」「那、那妳还找、找人来?!」老公的惊讶中带着兴奋,而且还激动到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啊,谁叫你让我饿了这幺久,又害我破了戒,嘻嘻!」我贼贼的笑着。

「我从来没看过妳这个样子,天哪,我好兴奋!」「那我要去开门了喔。」「等、等等!老婆!」就在我準备阖上笔电的时候,老公叫住了我。

「嗯?」

「我、我想看……。」

「……你是认真的吗?」

萤幕中的老公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他这样,让我也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于是我将笔电放在书桌前,用几个抱枕和布偶遮着,只露出视讯的镜头。

接着我打开门让阿贤进来,傍晚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说他这周正好人在台北,听到我邀请他来家里坐坐,立刻就答应了,只是当我一打开门就扑上去抱住他亲吻的时候,他还是稍微吓了一跳,但显然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搂住了我,回应着我的吻。

我们俩一边吻着,一边扶着彼此走进主卧室,这同时我们一边扯开对方的衣服,进到房间以后,他开口说话了。

「宝贝,今天的妳真是热情。」阿贤微笑着说。

「嘻,吓到你了唷?」

「哈哈!」

他一把将我压在床上,热烈的吻落在我的唇、脸颊、脖颈和,接着我主动为他解开了裤子,掏出了他半软硬的粗长。

「天哪……你比我老公的还大……。」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刻意放大了音量。

「很多人都这样说。」阿贤微笑着。

我调整了一下角度,让老公能透过视讯镜头看得更清楚,然后跪趴着为阿贤,我一边扭动着臀部,做出很癡迷的表情,将吞到最深。

「啊……小爱,妳的技术真好……。」阿贤讚美着发出了叹息。

「唔嗯……好棒……嘻嘻,我喜欢你的鸡鸡……唔咕……。」我着迷的吸吮着胀大的,阿贤满足的轻抚着我的头髮,我一直将他的吸舔到完全勃起,接着他兴奋的再次将我推倒,然后将我的双脚架在他的肩膀上,把对準了我的口,一口气顶到最深处。

「啊啊啊……好撑……被撑开了……天哪!!!」我几乎是尖叫着发出,粗壮的侵略般地进入紧窄湿润的,带给我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虽然在24小时内已经连续跟三个男人发生关係,我竟一点都不觉得疲倦,仍旧主动扭着腰迎合男人的抽送。

「啊……啊!!!好舒服……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喔喔!」

阿贤低下头来跟我热吻着,憋着不能发出声音让我忍不住眉头紧皱,但即使如此我仍不愿让他离开我的唇,于是我搂紧了他的脖子,更热情的献上我的香舌。技巧高明的阿贤一边吻着我,动作丝毫不慢的着,我整个身体像是被对折起来,紧紧的被男人压在身下。

「嘿,对了。」

「嗯?」我气喘呼呼的回应着。

「我不用戴套子吗?」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

「射进来啊,还是说你怕?」

阿贤笑了,接着抓紧了我的腰狠狠的进出着,整个房间只剩下我的淫叫声和床板剧烈晃动发出的嘎嘎声响。

****

又过了近一个多月后,老公终于回来了,预定三个礼拜后再回去印尼。

他回到家的那天,我特地请了假待在家里等待他,老公一进门我就献上了香吻,他将行李箱随手一丢,就将我抱回房间,狠狠的干了起来。

在他射了两次以后,几乎是全身瘫软的躺在床上,我心满意足地趴在老公的胸口看着他。

「宝贝,最近都没看到妳上线,是怎幺回事?」「工作忙啊,嘻嘻。」「告诉我,这段时间妳到底吃了多少男人?」老公气喘吁吁地说。

「你不会想知道的。」我吐了吐舌头。

他伸出手在我的腰间搔痒,我嘻嘻笑着躲开。

「好啦,你真的想听吗?」

老公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便老实的向老公坦承,那之后的每个晚上,我几乎都是在外过夜,我平均的分配着三个男人的时间,研究生男孩、网友阿贤和前男友武哥。特别是武哥,因为我知道他仍然迷恋着我,所以就特别减少跟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到他的店里只是为了,而且做完后一定不会留下来过夜。

「手段真高明。」老公说,这时候我一边套弄着他再次勃起的。

「乖孩子闭嘴。」我笑嘻嘻地用力掐了他的一下。

网友阿贤则是个彻底的玩咖,甚至还带我去了俱乐部,在那里参加的夫妻大多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因此我的年纪在那边特别受欢迎,曾经有一个晚上,我甚至同时跟四个老男人一起。

「所以妳和他假扮成夫妻?」

「对啊,嘻嘻,而且我们到后来都互相叫老公老婆了,你会吃醋吗?」老公听到这里突然就射了,我惊讶的看着手上持续抖动的,已经射了两次的老公居然还能射出这幺多的。

「不要停……继续……。」

「呵呵,你是叫我继续说?还是继续帮你打?」「都不要停,求求妳……我的好老婆……。」我嘻嘻笑着,一边继续帮他套弄,一边在他的耳边吹气。

「你真的很耶……居然让你的老婆去叫别人老公……还给别人干……。」老公兴奋到露出了痛苦扭曲的表情,这激起了我的欲,换手更用力的撸着,就算他叫我停下,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为我兴奋的男人,知道自己仍然爱着他,但不再是过去那样的感觉了,而且……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

半年后的某天夜里,阿贤开着车,载我来到一间汽车旅馆,我坐在副驾驶座看着他的脸,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满心期待着想跟他,热切的渴望着。

他将车停好之后,我和他一起走下车,才刚走上楼梯没几步,阿贤就将我压在墙上贪婪的吻着,我热情的回应他的吻,整个人像是着火一样的浑身发烫,他一把扯开了我的上衣衬衫,让我饱满的乳房完全裸露在他的面前。

踏进房间后,我娇媚的在他面前扭动着腰肢,一边褪下自己身上的衣物,而这同时,我的老公就站在落地窗外的阳台看着我,我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一样,自顾自的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跳着。

……………………

当老公提出了想亲眼欣赏我跟其他男人的样子后,我和阿贤安排了这幺一次机会,阿贤找了他熟识的汽车旅馆,租下一个有落地窗阳台的房间,让老公站在阳台看我们的「表演」。但我的附加条件是将门反锁,不让老公进来,而我那又可爱的老公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安排……………………男人满意的搂住了我的腰,带着我一起走进浴室,而阳台外的老公也跟着走到浴室这一侧,观察着我和男人的互动。但我没打算什幺都给他看,我牵着阿贤的手,进到淋浴室的隔间,关上毛玻璃做的门,这样老公只能看到一点点影子,相信这会让他更加的心痒难搔吧。

进到淋浴间以后,我整个人想是无尾熊一样巴在阿贤的身上,着迷的和他接吻,阿贤也温柔的回应着。老公回到印尼的这半年,我几乎每个礼拜都会跟阿贤约会、然后,甚至好几次是我特地搭车跑到台中去找他,隔天一早再搭高铁回台北上班。

……………………

「妳喜欢他吗?」老公曾经问我对阿贤的感觉是什幺。

「还好耶,就是个技巧很好、鸡鸡很大的家伙,喜欢跟他,哈!」老公似乎很满意我的答案,但其实,我说了谎。

……………………

我知道自己彻底的迷上了这个男人,而他也同样的疼爱着我,但我们都很清楚彼此的关係最多就是这样,也因此,他会带我去跟别的男人玩交换伴侣的游戏,像是想沖淡我们之间的爱意。但在这样的游戏过程中,我们的关係竟然变得更加紧密了。

阿贤对我坦承说,每次他看到我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在我的体入的时候,那一幕总让他变得更加兴奋,每次的换伴游戏或杂交派对后,他总是要抓着我再干一次,像是要用他的将我体内其他男人的给洗掉一样。

这天在淋浴室里,我一边卖力地舔着他粗大的,一边激动的对他告白。

「唔嗯……阿贤老公……我好爱你……我最爱帮你吃鸡鸡了……。」「宝贝……我知道……。」他疼爱的摸着我的头。

「可是妳真正的老公在外面呢。」

「嘻嘻,他是我户籍上的老公啊……可是……你是我身体上的老公……。」「只有身体上是吗?」阿贤微笑着说。

「不!」我激动地抓着,阿贤很有默契地抱起了我,抓着我挂在他腰上的大腿,然后我主动将放进自己的体内。

「身体是、也是、我的心也是……都是阿贤老公的!」我激动到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阿贤使劲的将我一下一下的往上顶,我的双手交扣在他的脖子后方,这样的让他的粗长能完全进入我的身体深处,他很清楚我最爱他这样跟我。

他一边抱着我一边从淋浴间走了出来,接着像是要展现自己过人的体力和腰力一样,就维持这个姿势将我按在墙上足足干了十几分钟,我癡迷的吻着他,浑然忘记我的老公人就站在阳台外面。

一直到阿贤将我放下的时候,我们两个全身因为激烈的而汗水淋漓,但仍是紧抱着彼此,接着他搂着我泡进了已经放好水的大浴缸里。我们在里面甜蜜的调情,爱抚着彼此的身体,偶尔我会把目光转到窗外的老公身上,他咬着牙看着我们,一边用手套弄着自己的。

『我爱你。』我用嘴形对他说,但接着立刻又被阿贤转过去跟他接吻,然后我乖巧的在浴缸里为他,花了很长的时间为他服务,像是要尽情的品尝这总是令我欲仙欲死的,温柔而缓慢的吸吮舔舐着,那是我从未对老公做过的事。

然后我们在浴缸里紧抱着彼此,我主动扶着他的坐上去,阿贤时而时而缓慢的抽送着,我们在对方的耳边说着情话,老实说,我满脑子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几乎完全忘了老公的存在。

「嘿,再这样下去你老公会不会生气啊?」

「他开心的咧,嘻嘻。」

「哈,不过还是给他点甜头好了。」

阿贤将我抱出了浴缸,将我整个人压在落地窗上从背后插入,我热烈的发出了,恐怕连隔着一层玻璃的老公都能听见吧。

阿贤像是要表演给老公看一样的猛力,我的一对乳房被紧紧压在窗上,老公的手就放在那边,彷彿想隔着玻璃感受我的体温一样。

窗外的老公将脸贴在我面前的玻璃上,伸出了舌头舔着,我也配合着他伸出了舌头,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很陶醉的样子,而我也闭上了眼,却流下了眼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