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性生活

张东坐直腰杆,把素素搂在怀里,让她保持坐怀吞棍的姿势。把她娇小的身材揉进怀里,两只只能握住大半的梨形乳房被压扁在自己下胸。


素素双手也配合着穿过张东的腋下,抱着张东的身体。臀部前后蠕动着,用自己的火热湿滑的腔道全方位刺激着小张东。


「素素你这两天怎么变得那么开放?」张东一边感受着蜜穴的套弄刺激,一边问道。


「本来就要找个机会跟你谈判的,昨晚这个时机很合适啊!」素素继续蠕动着。「我找曾宝贝谈过你的心理障碍。」


「我靠,你跟她说这个干嘛?她现在是我老总啊!」张东一巴掌拍在素素的翘臀上,弹性十足的肉浪荡漾着。


「噢……!爽!……我又不是她的手下,我只把她当做我们的高中同学。我无话不说的好闺蜜!」素素娇喘一声「左边也来一下,这点疼痛好像能加深我的快感。」


「算你狠,你让我以后在她面前又矮了一分!」张东左手滑到素素的尾椎骨,然后突然就给了素素的左臀来了一巴掌,满足了她的要求。


「这有什么,我连她离婚后靠假过性生活的事情都知道!」素素感受到的火辣疼痛传到深处,刺激着腔肉异样的蠕动,然后在坚挺的小张东的催化下传导到心里。脑子一阵悸动。


脑子里闪过曾宝贝那霸道总裁的架势,173厘米的高挑身材穿上高跟鞋就跟张东一样高了。


想到端庄高贵的曾宝贝下班后衣服自己拿假插自己的,放声浪叫的样子,张东的不自觉的又跳了跳。


「你真是禽兽啊!老娘的闺蜜你也想骑了?而且她还是你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素素立刻就感受到了小张东的状态,停止了胯部运动,用蜜穴感受小张东的跳跃运动。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张东吓了一跳,小张东急剧萎缩。


「啪」素素小手在张东后背一拍「不许软,她的时候幻想过你哟!要不要本宫帮你们这对狗男女牵个线?」


「骗人,这种羞人的事情她会跟你说?」张东不信。他尽力保持着七分硬的在素素的蜜穴里找刺激的快感,好不让这场好不容易得来的鱼水之欢草草收场。


「我连老公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告诉我一点事情又如何?她开始还不信,想要以身试法来勾引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呢!」素素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要发生的场面,停下了胯部的蠕动,开始闲聊起来。


虽然张东很努力的提肛缩菊,但是小张东还是不争气的完全软下来,被素素的蜜穴挤了出来。


素素也没生气,她示意张东靠到床头坐着,让张东张开大腿把膝盖竖起来,两只脚掌踩着床。


这下张东算是大白于天下了,除了菊花被袋和软下的挡着。


素素坐到张东怀里,伸手从自己身后把软绵绵的小张东硬塞进自己的蜜穴里,紧紧贴住张东的,菊花死死压在张东的袋上。


「这小家伙,死也要死在老娘的穴里!」


素素后腰靠在张东的竖起的大腿上,牵着张东两只手来罩在自己乳房上。


「就这样,我们聊聊天。」


「曾宝贝自修过心理学,我跟她请教你的心理问题的时候她说,本来这只是夫妻七年之痒十年之痛的普遍现象,但是我们夫妻却比普通人严重,我们都是初恋,都没有出轨,我们的性生活从始至终都是自己摸索,虽然这两年我们借鉴了和小黄书,但是已经积重难返了。再加上我生丹丹的时候被侧切的那一刀的惨状,还有宫颈糜烂的时候给你带来的阴影。你需要长期的心理治疗干预才能恢复。还要吃药!」素素抓着张东的手蹂躏自己的那两颗乳晕很小却比别人要突出乳头。「那几个黑心的医生,每个女人生完小孩都会有一点宫颈糜烂的,再加上我当时刚做完引产!不但骗财还害了你!」


「曾宝贝说还有一个办法能挽救我们的性生活。」素素不等张东说话就一边感受着乳头传来的能连接到灵魂的悸动,一边紧跟着说。「另外一个办法是她的前夫班瑞的日记里写的,那个班瑞是个心理学教授,说是有绿帽情节的男人可以跳过七年之痒的的障碍让婚姻得到升华。曾宝贝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跟他离婚的,曾宝贝不但发现班瑞不但为她物色奸夫还在外边包了好几个二奶,班瑞带的研究生里的女生几乎都跟他有一腿。选研究生的时候几乎就是在选炮友。他还给这些女人找奸夫,视频刺激他的,还带他们去夫妻交换。」「原来还有这种事情啊!但是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张东说着把一只乳头放进嘴里轻轻咬着,咬一下轻舔十下


「曾宝贝说在我年老色衰之前,多寻找,多创造素材让你勃起来满足我就行,只要我们感情不变。就不会有问题,就算我真的被别人骑了,如果你真的有绿帽情节,那更会刺激你来满足我的身体需求。」素素的快感从乳房传达到蜜穴,蜜穴开始越来越湿,被蜜穴包裹着休息良久的小张东也隐隐有抬头的迹象。


「我不敢确定我有绿帽情节!今早你看我都发疯了!」张东心里也是犹豫不定,不敢轻易论断自己的心理,他觉得他对于素素的独占欲还是挺强烈的。


「你肯定有,我被人抱了,告诉你!我就拿到了一次潮喷的极限快乐!」芈苏忍不住开始缓慢蠕动起阴胯来,肉贴肉缓慢的蠕动着,担心小张东掉落出来。


「我骗你说被人摸穴,你就让我体验了第四种。」「但是我不想失去你,不想你变成小说里那种母狗,堕落到的深渊里去。」张东渐渐开始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你看看她们,一步一步从把别人当性玩具变成自己变身性玩具,一步一步从的娇羞到无底线的放荡不堪。」「不会的,我不会变成那种女人的,最多我只让人隔着衣服摸一摸。全是为了刺激你这个绿帽男,要不然我可不会让别的男人碰我!」素素坚定的看着张东的眼睛对张东说。


「那你不许骗我,每次都要注意安全。还有不准超越底线。」张东不信。


「知道了!知道了!这副身体很快就要被人抚弄了。你还不快多摸摸。」芈苏引导着张东的手掌伸到自己的臀部下方感受馒头穴外的汁水横流。


第十章 互助登顶


张东想象着这个自己专属的美娇娘被人摸弄至濡湿,然后被人发现的娇羞。跳动着,膨胀着,要把这个美娇娘的蜜穴撑破的姿态站立了起来。


「你准备跟谁发生暧昧?」张东用双手扶着床头保持平衡,挺着小张东在床上站立起来。素素像猴子抱树一样贴着张东,蜜穴以一副要把小张东淹死的架势紧紧贴着张东,感受着小张东在腔道里跳动,慢慢撑开蜜穴腔道里的皱褶。


「牛老板!我要让牛老板温热的手掌抚摸我的后背,那种感觉太好了,像父亲一样。但是比父爱多了很多情欲!」素素感受着蜜穴被填满的快感,把小嘴贴着张东的耳朵,一边喘气一边说着。


「啊……!啊……!啊……!你这个骚货。啊!把你下面这张小嘴干抽筋,免得她诱引你去找牛老板!」张东双手粗暴的抓住素素两个臀瓣,上下用力撞击自己的。不堪压迫,奋起反抗,要把这个包裹着它的湿肉牢笼冲破。


突然改变姿势使得素素的蜜穴一阵无意识的抽搐,赶紧双手圈着张东的脖子,免得影响张东的捣入,双脚锁着张东的腰。手脚配合着用力和放松。大开大阔的捣入,爱液横飞,点点滴滴撒在张东的袋上,撒在张东的大腿和脚上,撒在床单上。


两人情欲高涨,肉体的快感冲击着两人的灵魂,刚射过精张东没有一丝要发泄达到的的意思。一心只想把怀抱里的美娇娘干死,征服她的肉体,干到她筋疲力尽,灵魂虚脱。


素素在以自己身体的重量为基础的重力加速度下慢慢走上了的巅峰。完全被动承受的让她的意识慢慢丧失,只感受到蜜穴的爽快。突然她灵光一闪,她一边大神一边脱口而出「打屁屁,快打屁屁,教训这对调皮乱弹的屁屁!」张东从善如流,抓着翘臀往下撞击自己的完了就松开双手,然后狠狠的拍击这对蜜臀,拍下去之后并不松开,直接抓住臀肉往上抬起,然后狠狠撞击下来。


十几下的拍击让素素本来就要到达的巅峰猛地冲上了天堂,臀部的疼痛传到蜜穴再冲刷灵魂,异样的快感让素素的灵魂仿佛插上了翅膀遨游天际。


「啊……!啊……!啊……!啊……!」


「啊……!要到了,要到了!」


「要死了!啊……!要升仙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啊……!」素素胡言乱语着冲到了天堂。双手死死抱着张东的脖子不让他动了,蜜穴抽搐着绞杀小张东,大腿到脚尖伸得笔直,先夹着张东的腰向两边八字伸开,然后垂直向下挺直脚尖,大腿肌肉乱颤,把张东的乌夹在蜜摩挲着,大腿互相摩擦着。张东狠狠的抓着两块臀肉。让素素在空中完成了一次欲仙欲死的。


素素在夹着小张东的头部摩擦了大腿十几秒后一股热流把小张东驱赶出了那无数人向往的蜜穴。


素素还在无意识的着,张东的还在硬挺着,却没有任何要插入蜜穴的意向。张东慢慢把素素放到了汤汤水水星罗棋布的床上。俯卧到素素身上,双手都把素素圈起来,双腿跪在素素大腿两侧,四肢支撑着身体贴着素素,和蛋蛋贴在素素的温柔的大腿上,男人的菊花对着天,感受着素素身体的抽搐,大腿无意识的相互摩擦,静心等待素素的过去。


十数分钟后,素素搂着张东的脖子给他来了一个法式湿吻,把张东的舌头吸出来,吸到自己的嘴里,香舌缠绕着张东的大舌头,吮吸着张东的口水,一点也不嫌弃的不停吸着……


良久,唇分,素素一脸的满足。「老公,我爱死你了。做女人不就为了让人填补漏洞吗?老公你让我的漏洞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满足!接下来我也让你体验一下我在里学到的新招数,叫做慢速。」说着,素素跪坐在床上示意张东站在她面前,然后张嘴把软下去的小张东吸进嘴里,温柔的用舌头小张东的全身,从尿道口都到冠状沟,到杆身都一点点的吮吸爱抚到位,慢慢伺候着小张东长到七分大。


接着,七分大已经有了十二公分的小张东被放在了素素的脸上,放在了素素琼鼻的一侧,乌向前下顶着素素的一只闭着眼睛,那只眼睛的眼皮眨动着刺激着小张东的头,鼻子的呼吸刺激着小张东的身体,朱唇轻启吸来张东的袋,香舌慢舔。娇嫩小手扶着张东满是毛毛的大腿,摩挲着,慢慢一前一后伸向张东的菊花。若隐若无,忽有忽无的两只玉手一前一后在张东的会阴相见。然后一只抚慰,一只手拨弄着张东的臀部和菊花。把小张东刺激长大。


等到小张东完全长大,素素示意张东跪着趴下,这个动作对于男人来说挺羞耻的,但是张东在素素的坚决下也摆好了这个动作。因为张东隐隐有些期待了。


他感到呼吸的热流贴近了自己的臀部,冲击着长了肛毛的菊花。一双娇小玉手握住了小张东,轻柔的握着,然后慢慢从根部慢慢撸到头部,然后完全松开,然后又重复了五六次,每次小张东都跳跃不已,松开的时候有期待,轻握的时候有满足。与此同时,菊花处的温热呼吸从未停止。小张东已经长到了它的极限状态,上下摆动着,期待着攻城夺地。


然后,一只玉手紧紧抓住了小张东的身体,另一只若有若无的轻抚着袋。


一条湿润的玉舌也若有若无的舔上菊花,张东只能感到很湿很热的东西时不时触碰到他的菊花,还有湿热的空气喷薄在他的臀部。接着紧抓着的手继续用力的抓着,缓慢的撸向乌。抓着的手从未放松,以至于包皮都被撸向了乌,然后又撸回根部,十几个慢速紧握撸管下来,脸埋在床铺上的张东已经呼吸急促起来。小张东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素素的手松开了,张东听到有些声响,还没来得及猜想,那只玉手又握住了小张东开始紧握慢速撸动,但是显然那只手涂了润滑剂,撸动间带着无以言表的畅快感。张东的身体对这个慢速撸管已经不耐烦了。自发的挺动着腰部,把素素的手当成了要攻陷的城池。忽然两片温热的嘴唇贴在了张东的尾椎骨上,中间一条香舌在舔动着,张东不由得抬头向天发出一声。


正当张东时,一根戴着的食指,还特地在上涂了很多润滑剂的手指,钻进了张东的菊花。张东的臀大肌本能的突然发力,菊花全力一紧要抗日。被夹住的纤细手指扭动了一下,惹得张东心中一颤。然后他慢慢放松了菊花,他想起来那个片子他也看过,他也挺期待那种。


纤细的手指继续深入着,来到了张东的前列腺。轻轻抚慰着张东的前列腺,五秒一回合,前列腺完了就到紧握撸管,十秒一个轮回。张东全身颤抖着,期待着,享受着,前列腺液慢慢从乌流出。


这玩意,对于女人来说只是一种羞涩和被征服的感觉,并不能带来身体的快感和。男人就不一样了。前列腺是一种堪比的感觉。所以会有男同性恋和男双性恋的存在。


素素专心的伺候着张东,节奏不慌不乱,时间就在素素这一拨一撸之间过去,十分钟后,张东登上了此生以来最爽快的。前列腺液和齐飞。他大声喘着粗气,身体不自主的抖动,素素没有停下,继续撸动着小张东,服侍着张东完成。男性完之后,继续撸动有助于身体健康。


男性过去很快,一分钟就完事了。女性却是难登,难退。


连续的战斗下来,两人都撑不住了。也不顾不上收拾床铺就互相拥抱着休息起来。就那么拥抱着,睁着眼睛,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一言不语。在对方的眼睛里找到自己的存在。


这一刻,仿佛就是永恒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