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红楼

严头的妻女来红楼的时候是在三个月以后,我把母女三人都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专供玩4p或者多p。我每天都把她们折腾的死去活来,但是无论怎么折腾就再也没勃起过。我决定还是撇开脸面去求金爷,没想到金爷居然答应了。


金爷把我让进了他的房间,金爷住的地方有好3个房间,和一个地下室。我们直接去了地下室。这里陈列着各种用具和刑具,以及各式各样的链子,鞭子,架子。最显眼的要数南墙,南墙分左右两部分,左边是单独的三个门有一米宽一人多高,右侧是九个半人高半米宽的门。三乘三的排列,金爷打开最下一排中间的门,里边有一指宽间隙的铁笼子,笼子上了锁,金爷打开笼子,把小奈拽了出来。


小奈的眼睛蒙着黑布,嘴里戴着口塞。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了满是口子的黑和掉了根的高跟鞋。脖子上的项圈拴着链子。金爷叫人把小奈拽出去冲洗干净。


从新打扮好以后,没了口塞再的小奈梳着马尾辫,眼睛依然是蒙着黑布,乳房,乳晕被涂成红色。被梳理的很整齐,小奈走路的样子很奇怪!双腿岔开,走的速度很慢。


金爷走过去,轻易的在岔开的双腿里拉起了小奈的走了过来,对我说。


「淫奴,不光是泄欲的工具,比操她们更有意思的是慢慢的玩她们。」小奈知道屋里除了金爷意外还有客人,乖巧的跪在金爷面前。金爷没有马上动小奈的意思。倒上了一杯酒,慢慢的欣赏,慢慢的品尝。


「知道淫奴该做什么吗?」


「爷!我知道。」小奈说。


「我的双手,双脚,身体任何部分都不属于我。特别是我的生殖器,我的乳房我身上的一切孔道,都属于爷,爷可以随意探索玩弄和操我。我的嘴、逼和在爷面前永远不可以闭紧,任何时候都必须是打开状,在未被爷允许的情况下绝不可以触摸自己的乳房,孔道以及身上的任何部位,被操的时候逼和必须夹紧。」金爷点点头。


「现在把你自己的乳头揉大。」


小奈用她的手指抚弄乳头,感到它们很快变硬,挺了起来。金爷把小奈的脖子按在沙发上,金右手的中指尖轻轻磨擦她的乳头,乳头很听话地挺了起来,金爷喝了一会小奈的奶。随后站起身来,用一只手握住她的腰,将她的肩膀紧紧地压靠在沙发上,然后把她的双腿稍稍分开了一些,她的双手放在脚腕上,逼和露在外面,贴在地板上,她的喉咙向后仰起。


金爷解开了皮带。跨到小奈的头上,抓住她的下巴,插进她的喉咙深处。弄了很长时间,小奈感到那令人窒息的肉体在膨胀和变硬,缓慢而一再重覆地锤击,弄得她眼泪直流。为了更彻底地进入她,金爷索性一坐在她纹着的额头上,鼻子正好顶在金爷的上,金爷点了一只烟,吸了几口后才开始动作,边慢慢的干着小奈的嘴,边分享她的嘴含住上下移动的动作,分享着勃起的噎住她的喉咙、压着她的舌头使她感到阵阵恶心时她扭曲的脸的感觉。


金爷边干小奈的嘴边对我说:「女人是水做的,有人说水不争,看似不争,其实是在争,是在征服万物。女人通过满足男人来控制男人性,从而控制男人。她们其实是命令的发号者。所以首先要满足她们的征服欲。」「的快感是心跳加速,羞耻心也会心跳加速,要让她们把这两点混淆的结合起来。」金爷觉得硬度差不多了,就把小奈反过来,让她跪趴在沙发上,两个脚尖对在一起形成了内八字,使得阴部显得更加凸出。金爷选了个皮鞭,开始抽打小奈,鞭鞭都打在了要害。小奈想拼命扭动身体,变得相当的诱人。金爷非常享受这个。


金爷说:「鞭打后的里是滚烫的,这个时候操才是操她的最佳时机。」说着用双手分开那两块在他手下燃烧般发烫的,插了进去,退出、又一次进入每次插入小奈都用力紧紧地箍着他,使金爷几乎不能把完全插进去。


金爷的手扒开小奈的臀部,然后慢慢的插入,第一次她没有叫出声,又进入一次,这次插的很猛,弄得小奈尖了一声。小奈知道他为,她尖叫的声越大,金爷就越兴奋。随着小奈的声越来越大,金爷随即的插着小奈的两个孔道。


随后金爷就把精子一股脑的射到了里。


金爷说:「我可以用任何的东西,也可以用她的任何部位满足我的各种兴趣。当然了淫奴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用来发泄。」「现在把你的双腿分开把逼露出来。」小奈双数抓住自己的两条腿,挺腰把逼挺了起来,金爷一脚踩了上去,用力碾压直到里的精子都挤了出来。金爷踩够了以后,随手捡起来一把搓掉的交在我手上说,奈奴的逼毛送你几根,留个纪念。「你想要更多吗?」金爷拿来强力胶带,我连忙说,「金爷,有两根够了。」金爷笑了笑把胶带放到了一边。


金爷用力分开她的大腿,我看到一片上被打了一排很圆的洞,就在中部偏下一些的地方,金爷拿来了一个铁环带穿了进去。这个铁环穿过两个,把给封了起来,金爷又拿了第二个铁环,这个铁环要比第一重很多,金爷拉着铁环把小奈关进笼子锁好了门。


金爷继续对我说,「我会把她锁上一周,在狭窄的空间里关上一周,要忍受寂寞,孤独,这种精神的摧残是非常有效的,一周后的奈奴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任何摆布,上次放出来以后她在吸我的时候,疯狂的差点没把屎吸出来,简直爽极了。」金爷正讲到一半,敲门声响起,进来一个手下,走到金爷身边说:「李总还想借奈奈一个星期,他出这个价格。」金爷看了看我,摆摆手让我出去。我识趣的离开了金爷的房间。


一年后……


和往常一样,我把严头的三个女人折磨的死去活来,却怎么也勃不起来,我知道我只有看见小奈被人调教才能勃起,这一年里金爷再也没让我见到小奈。今天无论如何也想偷偷潜入金爷的房间,去看看我的老婆。


从气窗潜进了金爷的房间,溜进地下室,地下室里乱七八糟的摆放着各种淫具,各种型号的假,马鞭,木马,我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应有尽有。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都在小奈的身上试过。急切的想见到小奈。打开了原本关小奈的那扇门,里边空空的,我心里凉了半截。难道小奈已经不在这里了?还是被租出去了?


算了既然来了就查个明白。挨个的门都打开!9个门里关了7个奴隶,都带着黑头套,我挨个查过去肯定没有小奈,因为他们额头上黑头套额头上故意留出的洞里,没有的图案。我不死心,继续打开了左测一人高的门。


尽管做了心里准备,但是看到小奈的一刻还是吃惊不小,此刻全裸的小奈,成反弓型,头朝后,嘴朝上,的被很多跟铁链子连着。头发梳成马尾辫,被一根绳子缠好向后拉着固定在地上,同样也戴着头套,嘴里插着一根管子连到上面不知道何处,脖子上纹的都是字,双手被锁在左右的墙上,乳头是被两个钩子钩着吊了起来,乳头被拉的有半个手指那么长,乳房大的吓人。左乳上很大的纹了一个红色的淫字,右乳上则是个奴字,乱七八糟的纹身和文字纹遍了全身,逼和上能有六七个环(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是8个环,封逼的6个,封的1个,两个孔洞的隔膜上还有一个),把一个巨型的假封在两个孔洞里,两个大脚趾,脚背朝下的被u型钉钉在地上。


我颤抖的拔出小奈嘴里的管,没想到管是为了阔喉,直接插到胃里的。小奈以为是金爷,兴奋用舌头舔我的手,我费劲解开了绑头发的绳子,拿下了小奈的头套。小奈看清来的是我,眼泪刷的流了出来,「老公,怎么是你?」我想上去抱住老婆,小奈奋力的躲开了。


「老公别碰我的身体,那是爷的私人财产!老公你是不是只能看我被人玩弄才能勃起,那你就做我和金爷的奴隶吧。我现在只想被爷操,但是爷最近越来越不喜欢操我了。老公你帮我想想办法。」小奈又说「只要你能帮我,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爷每次把我租都偷偷录像了说以后可以要挟那些人,反正我也不懂,但是录像带都藏在了红楼地下一层的密室里,东墙后有个暗墙里,第17块砖和第20块砖使劲按下去就能打开暗墙。


如果有机会能进去的话,就可以看我各种被操的录像。」我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只有小奈是无法挽回了,狠狠的说:「你可以把今天我来的事告诉金爷,金爷就会通过惩罚你,和你发生亲密的关系!」小奈非常兴奋的说:「老公你真好。这辈子我已经是爷的人,下辈子好好伺候老公。金爷惩罚我的时候我会求金爷让你来观看。你赶紧走吧,我不想让爷的财产让外人看太久。」一个星期后我果真收到了金爷的邀请。


我到地下室的时候,小奈已经被打扮的很漂亮,鼻环,乳环,逼环(只带了一个隔膜上的一个)金爷的手正在玩弄小奈的,见我进来也没拔出来。另外还有四个男人。这四个男人比我还高两头,看着下面鼓起的程度能有小奈半张脸那么粗。


见我来了,挥挥手让我过去,给我解释道,「奈奴都和我说了,它愿意替你接受惩罚。所以今天找了四个人来帮忙。为了答谢四个人,先让把奈奴交给他们发泄满足。」金爷拽着小奈的逼走道四人面前,「一会它就先交给你们了,有一个要求,淫奴可以被,但是不能被打死,你们打它的时候手下留情。四个人纷纷点头。」「那我们先来点小插曲,为了让四个人更好的享用你,我想先让奈奴把你们四人惹怒,我想看看他们四个能不能把我的奈奴撕烂。」小奈点点头。四个男人也同意了。


金爷对小奈说,「你去用力扇他们嘴巴,扇到他们发怒了。」转头又对四人说,「5分钟然后就以享用了。」小奈叶不犹豫,用足了力气去扇四个男人的嘴吧,终于把四个男人都惹怒了,五分钟一过,第一个男人一只手拎起小奈的马尾辫,就把小奈拎离了地面。两个手指插进两个孔道里单胳膊就把小奈拖举在半空,随手一甩,就把小奈抛了出去。


刚落地第二个人上来拉住两个乳环,拖行了很远,我都担心小奈的乳头会不会被拽掉。


第一个人等待不及了,拉开她的双腿,一根极硬的直冲逼而去,的猛烈力道瞬间让小奈惊叫了起来,粗大的根本无法一次干到底,留了好大一段在逼外边,那人开始来回那已在内的一小截粗肥,每次力道都非常之大,小奈竟已被他干到喊了出来。越插越大力、越插越深入,开始习惯他的粗,已经剩下不到五公分的在外面了,我以为那人的可能已经深插到底了,没办法再插得更深入了,没想到他竟将稍稍抽出后,挺腰猛然将狠狠撞进内,就这样整个干进中,痛苦的惨淫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勃了起来。


第二个人也冲了上去将巨屌给硬生生地塞进小奈嘴中,他用力地挺进到喉咙深处,脸上显露出极为欢愉的表情,大大地跟老婆痛苦的反应呈现反比,很惊讶,小奈的咽喉已经阔到能容下如此巨物,数分钟后渐渐越插越爽快,双手再度紧压住老婆后脑。


第一人拔出出完的后,第三人立刻抽出走到那小奈身后,看的那还频频滴落的口,二话不说就把超粗的抵住,刚被干完洞开的口根本不及那粗屌的三分之一,慢慢塞进时,小奈的小口马上就被粗肥给撑大开来。


第四人的完完全全没入到后,就直接把整根粗肥的大全部深深地干进直肠内,顿时那小奈立刻大声狂叫起来,而那人的也随着叫声不停剧烈,而且每次都深干到底,我看着小奈的被那超级粗肥的给干到不停地外翻出来。三个人趋近于发疯似的老婆,又经历了几百多回的猛干后,终于双双狂泻在老婆体内,在他们的同时,老婆也被他们猛力的粗屌因齐同深插在而不止,经过这一番猛烈的火力攻击后,老婆已经被干爆,大小也早已被干到红肿了。


三个人稍微休息以后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金爷和我远远的欣赏这场残忍的奸淫。时而两个人用尽全力拉直小奈的两条腿,时而向后拽着两个胳膊,一直脚蹬在小奈的后背上。使她的两个更加突起。看着小奈各种变形的身体。


被踩扁的乳房,被打的惨叫,我真的勃起了。


几个人足足折腾到半夜才满足,小奈已经被彻底崩溃了,最后,几个人把挣扎中的小奈拖到墙边,抓住她的双肩,让她仰面躺下,然后又把她向上拉了拉。


把她的手锁在墙上的铁环上,臀部空了出来悬,一人安把她的双腿向她的胸前拉起,随后小奈突然感到蜷起的双腿被拉直绷紧了,她的脚腕也被锁在了铁环上。


两个人死死的踩在她的乳房和肚子上,使她的背紧贴着地面。


金爷走到火炉边,拿起已经被烧了很久的红烙铁对我说,开始办正事吧,今天对它的惩罚就是在它逼和的一圈烙上这个花纹,纹身能弄的掉这种烙上去的伤一生都别想弄掉了。只见一个椭圆型刻有金字的红烙铁做成了阴部的曲线。


金爷拿着红烙铁来到小奈跟前。


小奈陷入极度的恐惧之中,只觉得金爷的手碰到她的臀部,指点着烙印的确切位置。在一片死寂之中,小奈听到火苗的嘶嘶声音,一声惨叫,昏死了过去。


不久后我收到了一张照片,金爷把着撒尿的小奈,阴部的花纹非常好看。


大约是在北边那块荒地快开发完的时候,刘三摆了桌宴席,足足吃了三天三夜,送礼的人才送完。刘三集团的事业达到了顶峰。世事就是这样,物极必反。


酒席进行到第二天的时候,刘大就被省里公安厅的人紧急召见了。


紧接着,打击黑恶势力的就发了出来了。刘大在都没回来。特警没惊动市里是从省里直接调过来的。这次围剿活动也进行了三天三夜。总共抓捕了成员一百多人,失足妇女几百人。重要头目十几人当场毙命期中就有刘三,胖子……金爷是在得知刘大被叫走就赶忙回了红楼,特警功入红楼的时候是在金爷后来后的几个小时以后,从此就在都没见过金爷。


有人说金爷了,死前把他都弄死了。也有人说金爷是被杀的,他的是得知金爷被杀后集体了。也有人说,金爷带着他的们逃走了,总之在那以后就再都没见过小奈。


我最初被当作流氓团后成员被判了20年,后来莫名其妙的做了三年就出狱了。


没想到监狱门口居然有一排人来接我,仔细看了看只认识当初在厂房烧尸体的老头,当头自我介绍叫任强,任强把我接到了原来刘三的金马,这里都已经翻修过了,比以前更气派,小姐比以前更多了。任强说以前红楼的人就剩下你了,希望你重整红楼。当我知道任强的叔叔又被调回来当了市长。我觉得这帮人才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整个刘三集团都被他们算计了。


我说去红楼看看再说,


红楼已经空了,都已经里里外外搜查无数回了。


任强去看看也好给了我长名片,说想好了打这个电话。


再来红楼,草已经一人多高,我想起小奈说过的话,密室的门都已经没了,里边空空的。我按小奈说法打开了暗墙,密室很小仅容一个人转个身。架子上有成排的录像带,上面有时间和人名,并不是奴隶的人名而是某某集团某某总。还有大量的美元和首饰。最后翻到了一本账单。高利贷的账本和借据。


我知道库里的这些钱这辈子都花不完。但是我想找小奈,要找小奈还得依靠任强的势力,我拨通了任强的电话。


不久以后红楼在我的管理下又运转了起来,曾经的女人一个也没少全都被弄了回来。没有小奈我只能看着这些录像带,还有那张照片,在那以后找了很久的小奈,都渺无音信。直到有一天接到了一封快递,是一个巴掌大的皮制工艺品,上面纹有一个。


多年以后我已经成了强哥的左膀右臂,某天我去参加强哥举行的一个仪式,一个女孩双手双脚被他们绑在桌子上,阴部露在外面涂好了润滑油,强哥胯下年轻的妈妈桑给强哥吹着,见我来了举起香槟示意了一下。原来,女孩今天过生日,过了生日就18岁了,强哥要在她满十八的那一秒钟给她,还有10秒的时候,强哥挺着走到女孩的身后,大家看着墙上的钟倒计时,10,9,8,7,6,5,4,3,2,强哥一把抓起女孩的头发,女孩的脸往上一扬,我看到了女孩的脸,心里一惊,这个女孩八分长的像小奈,两分长的像柴狗啊!1,啊!~~~~一声惨叫。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