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猎手之催眠张妍

背景介绍,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已经秘密地持续了几千年。其中,被称为「协会」的圣光会是抵御「组织」的心控能力的唯一力量,也是魔王沙贝鲁的眼中钉。就在「组织」节节败退的大背景下,出于对「协会」的报复,被「组织」的世界元首们对「协会」总部所在地——东洋实行了毁灭性打击。旧东洋的男多战死,侥幸活下来的女儿与孩子逃难至天朝开始了新的生活。于是,两个国家的文化开始交融,男女比例也出现失衡。


时间回到现代。在一次学校的意外探险中,高中生李小卫发现了学校的美女教师与校花竟然被催眠成了商品,阴差阳错中他竟也获得了这股控制人心的力量,可因此他也被蠢蠢欲动的力量盯上。虽然身为杰出黑客,但面对「组织」的追杀他还是无能为力,于是他不得已向黑客界教父级别的存在——「老爹」求助,以寻求「组织」的线索。作为交换,李小卫将「老爹」的心上人教师张妍催眠,让她成为了深度的抖M,抛弃原本幸福的家庭,选择与「老爹」生活在一起。在这期间,「老爹」发现了李小卫的奇特能力源自一部手机……***********************************


从李小卫那里偷来手机之后,「老爹」薛天明这几天一直都在研究这部手机的功能。现在,屏幕上只显现出张妍的图标,也就是说李小卫还只能控制她一个人,但是薛天明知道,这个手机的能力一定不止那么简单!


果然,很快薛天明便发现了手机的隐藏权限。在破解系统并将自己更换为手机的主人之后,手机上出现一行文字,欢迎薛天明主人使用「汇星」科技,已经模拟「魂力」MAX,功能完全开通。接下来,出现的是手机一行使用功能介绍。


薛天明发现,使用手机时只要用对方的个人信息搜索到本人的图标之后,手机的控制系统便会在后台自动运行,并在屏幕上显现出强烈白光。这是通过机器编码出的催眠光线分钟内再让对方本人看到这屏幕上的白光,手机就可以将目标格式化,成为手机使用者的奴隶。


但是不同人有不同的控制方式,该手机一共拥有,「傀儡控制,衍生人格,身份吸收,暗语催眠,记忆修改,属性编辑,幻境制造,灵魂操作」八大功能。


薛天明这几天一直在研究不同功能具体的效用。


「主人老公,还没有好吗?」这时张妍已经洗完澡,穿着薄沙的披肩走了下来,站在楼梯口着薛天明。自从被薛天明改变了感官,让羞耻与成为其唯一获得快感的方式之后,张妍便放弃了原本的家庭,搬到了薛天明简陋的房子里,和他的父母住在了一起。虽然薛天明在黑客界享有教主般的地位,被人尊称为「老爹」,但是现实生活中的他不过是个宅在家里没有工作的loser。


现在对于张妍来说,幸福是折磨人的毒药,而屈辱却是甜美的蜜汁。此时的她已经被薛天明调教出了极端M的行为,一想到自己自甘堕落的经历,她竟然露出了最为灿烂的笑容,「主人老公,我已经辞去了学校的工作,这样主人老公就会更方便欺负我了。而且我的父母也已经对我失望透顶,我的爸爸更是被我气到中风,说不定随时都会去世呢……哈哈哈,我不行了,太爽快了……」说话间,张妍几乎快要疯了,叉开腿蹲在薛天明面前,纤指反复在自己刚洗好的肉壶内着,肉壶中不断冒出,被白嫩如青葱一般的嫩指不断摩擦,肉唇边上带上一丝丝浑浊的白沫,但这些都无法抒发内心那强烈之极,几乎让人完全崩溃的扭曲快感。事关自己最爱之人,这样的刺激远比自己当方面的折磨更高。


「小淫娃,别烦我。」薛天明不耐烦地说道,得到了张妍的他反而因为失去挑战而没有了新鲜感,「你真是越发地贱了。」听见对面的辱骂,张妍却不惊反喜,她更加幸福地过来跨坐在薛天明的双腿上,用没穿的,磨蹭着他勃起的,「薛天明的复仇没有涉及到我的父母,反倒是我这个不孝的女儿快活活把我父母气死了,每次这一想我都『性奋』至极!」


看着张妍满脸的媚态,薛天明一把将她的头抱住,对着她的嘴唇大口的吮吸起来,手也不老实地摸向她裸露的双乳。很快,没有任何的爱抚与前戏,薛天明就直接插入,根本不管张妍的感受。之后,薛天明便把张妍当做工具一般扔在地上,「呼……真舒服。老子收留你,你要感恩戴德,听到没有?刚才你说你把工作辞了?」


「对……对啊。」被摔在地上的张妍内心充满着扭曲的刺激感,顿时脸上浮出一丝甜美动人的微笑。她一边开心地揉着身上磕碰的淤青,一边爱恋地回答道,「我是想更好地服侍主人老公。」


「混账!你也在家吃白饭,以后谁养我?让我父母养我们俩吗?」张妍忽闪着大眼睛,不解地问道,「主人老公您的意思是……」「真笨,当然是再找份工作,」薛天明伸出一只脚踩在张妍的脸上,后者立刻饥渴地舔着薛天明发臭的脚,「你不是贱吗?那就找点来钱快的工作吧,反正你也不是我老婆,也算不上给我戴绿帽子。」


「好……好的老公……恩,真好吃……我会去会所当陪酒小姐,老公觉得怎么样?」一想到几个月前的自己还是拥有自己办公室的人民教师,现在竟然要去当KTV「公主」,一种的满足感从感官错乱的张妍心里涌现。


薛天明说道,「呵,你干脆去拍AV吧,来钱更快一点。我觉得你的条件应该不错,说不定以后能认识更多的给我认识呢,哈哈哈!」「主人老公真聪明!我都没想到还有这种作贱自己的方式……我有个侄女张佳盈,好像有门路,我去问问她吧!对了,我顺便把她绑架到主人老公身边!嘻嘻,想想就很开心,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姑姑啊,就要找人自己的侄女。」张妍幻想着,脸上全是幸福的憧憬。几个月的适应下来,张妍已经学会了自己找办法羞辱自己,根本不需要薛天明费力气。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咚咚咚的上楼声,薛天明的母亲谢丰琴推开门,柳眉、杏目、秀美的鼻梁。家庭带来的压力,并未在这个女人的天生丽质上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面容中纵然透着一丝担忧,却仍是掩不住她那秀美的姿容。


廉价的绵毛衫与长裤,勾勒出的是前凸后翘的丰满身形。朴素的衣物并未让她的姿色失分,反倒令其散发着一股邻家美妇的香甜气息。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配着她脸上那淡淡的忧郁,更是让人多了几分怜惜的感觉,「天明,你们情侣俩是打架了吗?你可要对张妍好一点,难得有姑娘能看上你!」一看见张妍胳膊紫青地躺在地上,薛天明的母亲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的美目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妈妈,没有。都是我不好,老公大人在教育我呢!老公打得对,打得好,我就是贱,就应该被打!」张妍赶紧解释道,满脸的依赖。


「哎呀,你们烦不烦啊。老子在干活,在工作!你们能不能不要打扰我,求求你们了!」薛天明不耐烦地将桌子旁的水杯打在地上,「妈,以后我叫你或者缺钱了,你再上来!真是的!」


「儿子,你们可不要胡闹。顺便说一下,过几天你的表妹来这里出差,之后可能要回咱们家里借宿一段时间,到时候赤月来你可不能……」薛天明无奈地嚷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薛天明的父母从小宠溺自己的儿子,所以导致他长期与社会脱节,并且就连性格都变得扭曲,暴戾。薛天明的母亲见儿子发作,只好跑下楼,这时薛天明粗暴地对张妍说道,「贱货,我们准备出去了!」张妍又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地问道,「主人老公……您的意思是?」「费什么话,当然是把你给我兄弟们看看咯,记得要穿那身衣服!」在一个破旧的出租房外,传来了「绑绑绑」的敲门声,三个眼睛宅男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门,「谁啊?咦……『老爹』!你居然出门了,稀客稀客啊!」「呵,你们三个对我可敬重一点。」


「我们知道,知道!」另一个男生赶紧说道,「您是谁啊,可是黑客界赫赫有名的天才。」


「对了,今天大家光临有何指教啊?」最后一个男生露出一嘴黄牙,笑道。


「今天给你介绍一下嫂子,顺便也让你们和嫂子玩一玩!」薛天明得意洋洋地说道。


「不会吧,连『老爹』都有女朋友了,是谁……啊……」薛天明侧过身子,屋子里昏暗电脑荧光下的三个男人长大了嘴巴。只看见屋外,张妍身穿一件长风衣,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略带焦虑的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这个……这个不是当时『老爹』你看上的那个娘们吗?我记得叫张妍吧?」另一个男生迎合道,「对啊,那个学校的老师。挺骚的娘们,却高傲得很!


当时『老爹』不是被鄙视了吗?」


「现在居然……好漂亮啊!」


「那可不。是我将她从坏人那里解放出来的。为了报答我,她就嫁给我咯,是不是啊?」


「是……是的。」


看到薛天明的眼神,张妍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事实,还是咬了咬牙,居然解开了大衣的扣子脱了下来,只见在大衣下面的她竟然身无片缕。女人纯洁蜜穴上方的处穿着一枚环,两片厚厚的左右各穿着三枚环,并用细铁链相互交织锁在了一起。


「张妍,还不和三位客人打个招呼!」


薛天明抖了下铁链带着张妍来到了脏兮兮的房间,厉声道。张妍在薛天明的呵斥下,本能的挺直上身,让更多的人能看见自己的身体。随着周围火热的视线扫射着身体的每一寸,乳尖忍不住胀大挺立了起来,连下身花唇处也忍不住流淌出透明的花蜜。


张妍双腿左右分开,露出剃到光洁的,双臂弯曲与下巴平行,张嘴吐舌,「汪汪汪!」


「三笨蛋」惊讶地看到张妍的小腹上竟然纹着,「张妍淫奴,老爹专用肉马桶。」


等做完这些动作之后,张妍才意识到自己在三个陌生男人面前做了什么,巨大的羞耻感还是无法抑制的充斥着她的心神,的肉体更是在这种羞耻感的冲击下泛起桃色的绯红,双股一颤,一道晶兰的淫液冲中喷涌而出。


于此同时,她猛的打了一个激灵,一股熟悉的尿意从膀胱涌出,已经激发出失禁性癖的她原本有很大几率在中放尿,但此刻面对三个男人,残余的一丝理智使她强行抑制住了排泄的。


然而这样的举动却使她需要承受更大的痛苦,强行锁闭的尿道在澎湃的尿意冲击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痛得她浑身战栗,嘴里发出含糊的呜咽,「汪呜……汪呜……」


薛天明望着面露羡慕、等表情的「三笨蛋」,得意的笑道,「看见了么,嫂子这是想要尿尿呢。」


也许是巨大的羞耻和猛烈的尿意使得张妍无比幸福,只见她主动径直爬到薛天明的脚边,像狗狗撒娇似得用脑袋蹭着薛天明的大腿,嘴里还「汪汪」直叫唤。


「嫂子确实就是那个冷酷的老师,是吧?」其中一个男生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这条母狗与当时那个傲到不行的女老师联系在一起。


薛天明踢了一下张妍的,「张妍你可以说人话了,你自己告诉下大家,你原来的工作是什么?」


「工作是什么……?」张妍迷茫地抬起头,不知所云地回答道,「张妍是主人的母狗,隶……」


另一个男生不耐烦地问道,「嫂子不是问你这个,是问你成为母狗之前,你是做什么的?」


「这之前……唔,张妍记得不了,应该是某个学校的老师吧……但是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对于张妍来说,一个月之前的生活似乎是上古的事情。


「没错,就是你们之前见过的那个女老师,如假包换哦,」薛天明轻抚狗头,笑语道,「小母狗真乖,还记得没有主人的允许不能随地大小便呢。不过想要成为一头优秀的母狗,光是这样还不行。在我和我的几个兄弟没有满意之前,可不能只顾着自己痛快哦,要知道这会儿我和几位客人也都还没有尿尿呢。」话音刚落,只见张妍立刻将脑袋靠向薛天明的胯间,熟练的仅仅依靠小嘴三下五除二打开拉链,将薛天明的含在口中,卖力的吮吸起来。


「哇!好厉害!」


在三笨蛋的赞叹声中,薛天明拍了拍张妍的脸颊,说道,「张嘴,我要尿了,在我兄弟面前要好好表现哦。」


一道腥臭的尿液从薛天明的中激射而出,张妍张大嘴巴努力的承接着薛天明降下的甘霖,喉头同时不断的吞咽。但小便的速度还是大大超过了她下咽的速度,一些满溢的尿液顺着她的嘴角滑落在身上。


等薛天明尿完,张妍再次将含在口中进行着清洁工作,看在她如此卖力的份上,薛天明自然不吝啬的在她口中又赏了一发男精,「嘿,真舒服。你们几个,没有想到我也有今天吧?」


「不愧是『老爹』,就是!」在三个小黑客的赞叹声中,薛天明开始了对张妍的进一步的。他们把不知道的是,一个男人正在出租房外,对着这的一幕拍个不停。


等到几个小时后,浑身沾满的张妍散发着一身臭味和薛天明一起回到了那个一直折磨她的炼狱不久后,薛天明的家里便响起了铃声。


很快,楼下传来了薛天明母亲的声音,「天明,楼下有个侦探要见你!」「侦探?找我?」正在研究薛天明手机的薛天明骂骂咧咧地从楼上下来,却看见一个男子穿着风衣严肃地坐在客厅里。他悄悄地把手机揣到后兜里。


侦探留着可笑的小胡子,瘦长的脸,竖着油头,「嘛,你就是薛天明先生吧?


我是张妍委托的律师,今天想来找你谈谈。」


「张妍?张妍本人派你来的?」薛天明有些心虚,头脑飞快地转动着,「我有充足的理由不相信你是张妍派来的。」


「确实是这样,我是张妍聘用的私家侦探,是来调查李小卫的事情。这里是我的名片。」


薛天明接过名片,看见上面写着,「毛利小五郎,私家侦探。」后面是他的联系方式。


「毛利先生,你是东洋人吧?我刚才听你说,你不是被聘用调查李小卫吗?」「没有错。我们回归正题,我的委托人自称有性命之忧,因此委托我在调查李小卫的同时保护她的人身安全。而事实是,最近我的委托人失踪了。」「哦?那此事与我何关?毛利先生,我也不是什么狗屁李小卫啊。」「确实是这样,但是……」毛利小五郎将几个照片递到薛天明的手里,「在最近的走访调查中,我发现了你和我的委托人在一起。我相信,薛先生已经限制了我委托人的人身自由,我现在特意来和你交涉。你已经涉嫌犯罪,请立刻终止违法行为。」


薛天明拿起照片,发现了里面都是两人的内容,照片中张妍的样貌格外清楚。薛天明偷偷将手伸向后兜。


「实不相瞒,以前我曾任职警视厅,先后隶属火灾二课和搜查一课。」毛利小五郎似乎话里有话地说道,盯着薛天明悄悄向后移动的手,「我的委托人之前曾警告过我她会被盯上,我也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来和薛先生会晤,所以我希望薛先生不要做傻事……」


可是下一瞬间,却只见薛天明拿出一部手机,将它递到了侦探的面前,「毛利先生,我想我们肯定是误会了。你只要看一下这个就明白了。」「这是什么?」一瞬间,手机里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毛利小五郎瞪大了眼睛,口袋里的钱包也掉在了地上,「唔……这是什么!啊啊啊!」薛天明冷笑道,「很遗憾,毛利先生,别看你是个侦探,但是脑子却不灵光的样子。」


「唔嗯嗯嗯!头,头好晕……你对我……对,对我做了什,什……」看着毛利小五郎的窘样,薛天明继续笑着说道,「你以为我,大名鼎鼎的『老爹』没有调查过你的底细吗?今天我带我家宝贝出来溜达一圈,就是为了引出你这只小老鼠哟。」


毛利小五郎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办法动弹,连说话都逐渐变得困难。他逐渐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陷阱,却只能瞪大眼睛,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错哟,你的事情我的小宝贝早就告诉我了,」薛天明得意洋洋地对楼上大喊,「贱货,快点给老子下来!有一个你的老熟人哟。」闻讯,张妍娇滴滴从楼上跑下来,一把冲进薛天明的怀里,「老公主人,人家好想你!咦,这位不是毛利先生吗?」


毛利小五郎绝望地挣扎着,但是身体没有移动半分,他知道自己被出卖了,「嗯嗯嗯!!!!」


「当然是毛利先生,我等他好久咯。刚才我对他使用了『傀儡控制』的技能,所以现在他的躯体已经被我掌控操纵了。」


「哦哦,不愧是主人。这下人家唯一获救的机会也消失了。我真是……太开心了!」张妍幸福地陶醉在这绝望的时刻里。


毛利小五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猎物,更让他惊讶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像薛天明一样,也拥有某种奇特的能力。


「毛利先生可要挺住哟,因为你一旦动摇,妥协于我,你残存的意志就会消失不见,成为我的……」薛天明继续说着,却突然对某样东西提起兴趣。他拿起侦探的钱包,似乎对里面的一张照片产生很大的兴趣。


照片中间便是毛利小五郎,看起来严肃枯燥,薛天明只扫了一眼;真正吸引他的是小五郎身边的那对母女,想必她们就是毛利小五郎的妻子与女儿,虽然照片上的女孩只有10岁左右的年纪,但是已经显示出诱人的轮廓,精致干净的五官更是预示了她的美好前景,真是个美人胚子。而他的妻子更不用说,冷峻的表情让人有深深的征服欲,仿佛天底下的男人都该被她踩在脚下。


「毛利先生,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你这个混蛋!对我做了什么!!」毛利小五郎破口大骂起来,「快让我恢复正常!」


薛天明慢慢说到,「照片中的两人都是谁?给我介绍一下。」「左边的是我的前妻,名叫妃英理,是拥有『律政界女王』的称号的着名律师。右边是……唔……我不能说……我,啊……她是我的女儿毛利兰,现在在帝丹高中上高中,擅长空手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真是一对迷人的母女花,可惜很快她们就是我的人了。一会你要协助我把你的女儿毛利兰收服,送给我,听到了吗?」


「你……你痴心妄想!我绝对绝对不会让兰被你这种……」「妍妍,我现在把你赏给毛利先生。你帮我劝劝他吧。」薛天明坏笑地看到张妍盈盈地踱步到毛利小五郎面前,然后将肩上的两条衣带卸下,连衣裙的上半部分就滑落到了腰间,丰满的双乳被棉白的胸围紧紧的包裹着,露出了一条诱人的乳沟。等将那胸围也一起脱下来之后,那丰满的双乳就跳跃了出来,随着呼吸而晃动着。


张妍陶醉地看着这个来救自己的男人,却被自己陷害。恍如燃烧一般的扭曲快感,让张妍略显颤抖地用纤手将毛利小五郎的双手按到了那丰乳上,「毛利先生,你现在可依旧受雇与我哦,而这是我的新委托哦——我们一起把毛利兰送给主人吧!」


「我……我,张小姐,你不要……」没等毛利小五郎说完,张妍便深深地吻下去。


被调教得异常的张妍开始与毛利小五郎湿吻起来,彼此交换着唾液,她带着颤音的甜美语调,说出了与真实内心极度违反的话语,「什么都不要想,乖乖地放弃自己,放弃一切,我会把身体交给你哟。」「不,我,我不能……」


「哎,毛利先生……什么都不要想。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这样喜欢下去吧,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是不是?」张妍媚眼如丝地伸出香舌,在毛利小五郎的嘴唇上不断挑逗着。


终于,毛利小五郎双眼无神地接受了张妍的索爱。他张开嘴巴,激烈地与张妍舌吻着,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白光,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一切似乎都无所谓了……最终,由于美女产生了动摇,毛利小五郎失去了自我,完全沦为了薛天明的傀儡。


亲吻过后,张妍缓缓地与毛利小五郎的嘴巴分开,只看见后者已经双目失神,对外界没有了反应。


「毛利先生?你还记得自己的使命吗?」薛天明试探性地问道。


毛利小五郎表情毫无波澜地回答道,「记得,将女儿毛利兰收服,送给你。」「哈哈,你女儿应该会听你的话,张妍你也去协助他吧。对了,把这个交给你。」薛天明很随意地将那神奇的手机塞进张妍的手里,「你就用这个去驯服他的女儿和老婆吧,怎么做你该知道的。」


张妍接过手上那个改变了自己生活的手机,愣了一分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看到张妍的反应,薛天明心里担忧了一下,「怎么?莫非你想毁坏手机,解除你的催眠后恢复原来的生活呢?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哦。」张妍艰难地咽了一口气,最终无奈地说道,「主人老公说得对,奴隶刚才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奴隶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只有在主人这个又窝囊,又恶臭的身边,奴隶才会觉得幸福。可能奴隶一辈子都离不开主人老公了吧!」「哈哈哈,真是贱!让你恢复自我你都不愿意,那你就乖乖地去完成任务吧。


千万不要把手机弄丢咯。」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