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骚老头

许梅从来没想到今天的老公怎么会这样?就在这充满刺激气味的屋子里,而且,关键的是四面的窗子还没有窗帘,她抬头透过窗户看看对面的屋子,仿佛能看到人影在晃动,而更好像,那人影好像还在往这边看过来。


许梅道:“老公,快停下,你看那边有人往这看呢。”徐凯的用强让许梅感到一丝的不愉快。


徐凯往对面看了看,手却并不停下,嘴里道:“不会的,白天对面看不见这里面的。”


下面涨的更厉害了。徐凯实在是受不了。


他隔着和许梅那小三角半透明扣她的小屄。


突然小屄里面一股瘙痒感传来,许梅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啊!”


说心里话,这一个多星期没做了,特别是近来一段时间她就没怎么过,她确实也是想了。


“啊——啊——”许梅又叫了好几声,身体有点发软,护着的手也没了力气,刚才让徐凯一推差点撞在桌子上,她把握着徐凯的手抽了回来扶住桌子……而此时,徐凯更是等不及了。


“哧——”徐凯竟然把许梅的裤袜撕破了。


“你——”许梅叫了声,“这是我刚买的WOLFORD的——”


终于,徐凯的手摸到了那肉肉的,轻轻一摸。


“啊——”许梅大叫道:“你这个坏蛋——”


“嘿嘿。”徐凯把对准了许梅的小屄。又道:“刚才老头让我捡起的一百块钱可以买二双吧?”


“我的才不是那种廉价货呢,还有,别提那老头,”许梅刚刚兴奋的心情又有点不爽,“不要跟我提那种低档次的人。”


许梅扭动了一下身子,徐凯刚刚插进去的又滑了出来。


“是是——”徐凯却突然想到,如果是那老头那长长的是不是会进的更多,而且那大大的是不是只要插进去了就不容易掉出来呢?


徐凯颤抖了一下,我就不信比不过那老头。不,除了大点,我那样不比他强?我老婆肯定比他老婆漂亮,我比他有钱,比他年轻,比他有地位,比他——就是比他小点。这样想着,有点软。


而许梅也感到了,就说:“好老公,别玩了,留着精力晚上来。”接着又想起了什么:“这里也没套,我又在危险期,别再怀上了。”


徐凯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失败感,如果是那老头,他肯定不会软的,我也不能,也许,就在刚才许梅一挣扎间,插到了她淫屄深处。


“不,我要来。”徐凯恶狠狠地说。


“别来了。”许梅道,“看,对面楼上真的出来人了。”


“不行。”徐凯看了一眼对面:“他们看不到这里的。”


“那我先过去看看。我在窗口看看能不能看到对面楼内。”许梅就往窗跟前走去。


徐凯紧紧的贴在许梅的身后,两手伸在许梅衣服下面,摸着两个大,手指则拨弄着奶头。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窗口,往对面看去。


确实,如徐凯所说,看不到对面楼的内部。


“我说的对吧?”徐凯又把往许梅胯下的小屄插去。


许梅扭了扭身子,道:“走,到桌子那去。”


突然,就在许梅转身的那一霎那,她突然又看到了那个老头。


“真恶心。”许梅刚刚提起来来的性趣,一下子跌到了低谷。


“怎么了?”徐凯的已经插了进去。


“啊——”许梅道,“我又看到那恶心的老头。”


“别管他。”徐凯又插了一下,他又想到了老头那又长又粗的。


“好了,老公,别插了,让那老头恶心的我没心情了。”


“好吧,我插几下就行。”


“好了,插了好几下了。”许梅夹紧了双腿,并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徐凯。


徐凯一下子就射了,就在被许梅甩开的那一霎那,全部的都射在了许梅的连裤上。徐凯有点气恼,心中说,“老婆啊老婆,我这让老头刺激的刚刚有了点雄心,又让你给弄的没了。这才几分钟,还没全部插进去我就交了枪。


像是老头那粗长的肯定不会这样。我这不容易有机会振作自己的性信心——唉——”


“哎呀,你——”许梅伸手在胯下摸了一把,粘乎乎的粘了一手。


“嘿嘿——”徐凯从口袋里掏出卫生纸擦了擦,已经缩成个小豆虫,与老头的比起来差的更远了,徐凯有点灰心,毫无心情地提上了裤子。


“真是的,”许梅埋怨道,“说让你晚上来你非不,晚上来还舒服。看看现在,撕破了不说,还都弄这上面了。”


“脱下来,把扔了吧。”徐凯道。


“不扔也得扔啊。”许梅仍然没有好气。


许梅扶着徐凯,把连裤脱了下来,当作手纸,在自己小屄上擦了擦。


徐凯把裤袜揉成一团,把裆部蒙在鼻子上用力的吸着,一股骚香传入脑海,他感到自己又有了雄心,虽然小豆虫没有变化,他却感到仿佛在长大,长大,长的比老头的还大。


“你啊。”许梅要去夺,“还不快扔了。”


“好吧。”徐凯又闻了闻,恋恋不舍得往窗前走去。那下面有一堆垃圾,徐凯打算直接扔在那里。


“别扔那边。”许梅制止道,“我不想让那老头看到。”


“好的。”徐凯走到另一面窗户,正好那下边有一堆建筑垃圾,也不知道是谁家把建筑商给配的马桶砸了下来扔了。


当后来徐凯回忆这些事时,再一次的反思自己的内心,自己一开始并没有任何的绿帽思想,也没有想象过老婆许梅会和谁有婚外情,见到老头和陈成好像对许梅有不良企图的时候,也没往绿帽的方向想,只是一直烦恼自己有点,应该是以前一直不知道许梅出轨,只是发现许梅和家里的女人好像和老头有点暧昧,但是因为觉得老头是个山野村夫,而许梅和自己家的女人们都是高素质的知识女性,从来没想到会有什么私情,只是觉着那是女人们在调戏一个老光棍呢。突然发现许梅出轨,一开始很生气很不理解,但是因为性格有点懦弱而且自己了,不知道怎样解决这个事情,继而又发现家里的七个女人都被老头驯服了,而后又发现自己居然有绿帽的潜质,再通过回忆找到绿帽心理的根源,而后才默认接受现实情况。


老头正在楼下那些被正在装修的人们扔掉的垃圾中寻找着有点价值的东西。


突然,他听到了几声女人的“啊,啊”的尖叫声,虽然已经多年没有接触过女人了,但是这叫声他还是非常的熟悉,没有别的原因,这声音只能是女人的小屄被插入时受不了刺激所发出的声音。


根据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并没有持续的尖叫,他推测出,女人的性生活应该不是很满足。


那第一声叫声,显示了女人已经很多天没被男人肏过了,那是寂寞了多日的小屄被初次插入时所发出的特有的声音。想必,女人被插入时应该全身颤抖了吧。


而女人的只是偶尔有,而没有一直连续不停,却也说明了那个肏她的男人并没有真正的让她满足。或者,插入的不深?还是没插入?


该不会是吧。只有才不敢放声叫出来。


嘿嘿。老头色色一笑。


老头抬头看了看,应该是在三层,也就是三四层那个别墅的那户人家,应该是刚才那个穿着短裙跑着上楼的女人吧?听声音,就是在窗口,难道是她趴在窗台上被男人背后插进去的?


这房子还没装修完全,一定是的,看来也是个小骚货啊。


嘿嘿。老头又色色的一笑。


“啊——”又传来一声煽动人心的声。


老头抬头看看三楼,好像声音已经离开了窗口,可能到了房间内吧。


老头收回自己的想象,骑着破旧的三轮车,准备转到楼的那一边,那边还有几个垃圾桶,除了一个立着外,其余的五个都倒了,因为装修的人把一些建筑垃圾往里放给压倒了。而在垃圾桶的周围,也围了一大圈的垃圾。


老头摇摇头,这城里人的素质也好不到那里去。


嗯,也不错,起码这个垃圾堆里的东西还不少。什么素质不素质的不关我的事。


拐过楼角,老头就往那堆垃圾看去,却看到一团东西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曲线,撞在倒了的垃圾桶上,又滚了几滚,滚到了路的中央。


“啊!”老头吓了一跳,这城里人什么素质,这高空扔东西不怕把人砸死啊?


老头摸了摸右脸,那次就有人扔下一包垃圾,里面有个破了的酒瓶,差点没把自己的肚子削破,留下了好长一道疤。


这是老头第三次碰到高空扔物了,第二次扔的是卫生巾,一包十几条用完的卫生巾,弄得自己一身的血。


都说有一有二没有三,这次没被砸倒,走运啊。看来要走好运啊。


好运个屁,自己一辈子就没走过好运。


对了,看看这次是什么东西。


听声音看来不是什么沉重的东西,过去看看去。


老头停好车子,低下头,去寻找那团东西。


哇!是一条揉成一团的连裤,浅浅的肉色,细细的亮丝。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跑着上楼的女人,想起了那几声尖叫,老头那刚刚沉下去的冲动又涌上了心头,那软软的又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这不会就是她的吧?


他走了过去,捡起,好像还热乎乎的,这是刚刚才脱下来的吧。


老头抬头看看楼上,整个楼就三楼那户人家开着窗,毫无疑问,这肯定是那个娘们的了。


是从腰部开始卷在一起的,然后两条腿系在一起。


老头开始去解系在一起的袜腿,系的并不紧,可他有点小激动,虽然他这不是第一次捡到女人穿过没洗的了,但这刚刚被热扔掉的还带着女温的他还是第一次捡到呢。


老头的手颤抖着,慢慢地解开了系在了一起的袜腿,那是脚的位置,从痕迹看上去,并不明显,看来这女人应该是第一次穿。的,城里的女人真是浪费,如果在农村不穿到破了十个八个窟窿是不会扔的。


再细细看去,女人的脚应该是属于细长型的,脚尖那个地方好像还有点指甲油的痕迹。


老头把连裤的脚部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稍稍的有点汗位,却更有一股清香。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