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个刺激的M

老婆每天上班,做了些什么,虽然细节上没怎么告诉我,不过也都大致给我说了,我也基本都知道。遇到她的主人也是个意外。


当天送别她的主人后老婆也才通过微信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知道了这些,我也问老婆:「遇到你主人感觉怎么样?」


老婆:还是很兴奋,很喜欢被他玩,不过还是喜欢之前那样连续玩几天,我才能感觉自己彻底变成他的狗。


我:那你上几天班感觉怎么样?


老婆:还行吧,没有想象的刺激,因为好多男人都只是想操,倒是被操舒服了,每次都操的时候,都想被塞得满满的,就是没被玩爽,不够刺激。


我:昨天你主人玩你玩得还不爽吗?


老婆:爽是爽,可是我还想要。老公你觉得我是不是越来越贱了。


我:你越贱老公就越喜欢。那你告诉我,你觉得怎样才刺激。


老婆:新鲜的,没玩过的,还有就是极致的,我都喜欢。


我:具体点儿,有什么渴望。


老婆:我想想,就是在KTV当着客人露出没多大意思,不够刺激,要不是都穿着衣服,我还想什么都不穿呢。还有就是,我最近特别喜欢圣水,可没几个会玩的。还有就是都不怎么会羞辱,被操了这么多天,我快要憋不住了,真想遇到一个会玩的客人,被极致的羞辱,被不当人的玩一次。对了,还有还有,我这里那大姐头,我也想被她玩,可是她好像不怎么会。


老婆说了一大堆,看来这次因为客人的局限性,并没有达到预期。不过也这边可没闲着,很早的时候,我就开始着手准备,或许从身体方面,我不如她的主人,毕竟自己的老婆,有些下不去手,但是羞辱方面,我也是一样喜欢极致。


我能感觉到,这几天的上班,让老婆到了爆发的边缘,要是遇到一个会玩的老手,老婆就会完全的沦陷。就安慰老婆别着急,慢慢来。老婆也就睡瞌睡补觉去了。


等老婆睡觉起来,也就自己回寝室了,不过那大姐头昨天那一耳光显然是怀恨在心,虽然没有当面对老婆做什么,但肯定也是记在心里了。老婆也不来假的,将昨天她主人给她的5000照样分了一半给大姐头,也多少缓解了一些她内心的气愤。


而同时,我的准备工作也在进行着。在老婆去之前,我就背着她在联系人了,我要的是精品,要的是优秀的合作伙伴。因为每次联系人,都难免有被放鸽子的情况,所以我联系的人也比较多,拉了个接近二十个人的小群,名字就叫临时作战群,当然也注定要淘汰,要流失掉一部分。


我直接就告诉他们说某KTV有个女孩儿,是我一个朋友的M,承受能力强,口味重,我自己也参与一起玩过,这次我请客,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玩。但则特别说明了玩带着专项的体检报告,毕竟这样更方便。当然我这样的表达方式,就相当于白捡一样,肯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怀疑和质疑,这样多少就会少一些人。也有闲麻烦的,那我就不管了,我也不过多解释,有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拿老婆出来大家一起玩,难道还要我来苦口婆心的劝你?还要我来信誓旦旦的给你证明事情的真实性?其实话说回来,也是很简单的事,你来一起玩,就算没有成行,无非就是损失点路费,多大点事儿。另外,还有一些也持观望的态度,表示有时间就一起来。不过也还是有几个兴致勃勃的,特别是其中一个叫网名叫辣手摧花的,四十多点,也姓刘,就叫刘哥吧。他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人士,性功能一般,但是喜欢玩女人,经验也比较丰富,主要是他也有自己的调教室,还能为以后做下准备。跟他也很聊得来,后来我知道,他玩这个有差不多二十年了,口味肯定也比较重了,而且也有很多各种的资源。我给她发了一张老婆的闪照,他也表示非常满意,并问我老婆身材的尺寸,我也假装再问了他主人一次,然后再告诉了他,并且告诉他,这个M,只要不玩黄金,不对身体造成伤害,不留下永久的痕迹,怎么玩都行,她既耐操又耐玩。


就在当天中午跟老婆聊完天后,我就在群里开始了动员工作,并将老婆告诉我的话再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她喜欢刺激的人前露出,喜欢强烈的羞辱,喜欢喝尿,喜欢被轮,喜欢不被当人看待。老婆也并不知道我这样的安排,还是照常跟之前一样。不过这也在群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刘哥当仁不让的表示要参加,他也算是我内定的男一号了。另外还有不少也表示要来,我都无所谓,约好时间五点在KTV附近的一家店见面。然后我也立刻驱车前往。到点时,加我和刘哥在内,一共只来了三个人,还有个是个新手,偌大一个临时群,大部分都还是观望着的。不过三个也够了,毕竟都是玩SM圈的人。吃饭的过程大家都很和谐,当然聊最多的就是关于老婆的话题,我们也决定先KTV,在带出去去酒吧玩。我也额外带了些玩具,他们也都看了下,觉得我这些东西一般女人都受不了。


我们边吃边喝酒聊天,很快到了七点多,我就告诉他们,我没有提前告诉她,所以早点去,免得她被别人选走了。刘哥也结了账,于是很快就去了那家KTV,并说好由我负责点妹儿,然后我先玩,他们配合玩,之后就随便他们玩了,而之所以我要先玩,也是想给他们定个基调,他们也更能放开手脚。稍微有点尴尬的是去早了点,女孩儿们都还没上班。我们也只好叫了两件啤酒,边喝边等。


等了一小会儿,总算等到她们上班了,不过他们这里有好多组女孩儿,第一组来试房的并不是老婆那组,当然我们也就要求换人了,直到换到第三组的时候,才轮到她们。


随着一排女人走进来,不用看脸,我就知道谁是我老婆,穿得最骚的无疑就是她,毕竟也都是我买的衣服。她今天穿的倒不是透明的,不过却依旧,她今天又穿了之前那一件毛衣,就是脖子处是绑带,侧面刚刚挡住胸,整个后背和股沟都在暴露外面那一件,只不过这次她多穿了一双开裆黑丝,大腿处有吊带那种,但跟之前那次不一样的就是她的毛衣下面,后面,垂着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我一看就知道了,她居然插了一个尾巴状的肛塞,还这样穿着大张旗鼓的从休息室走到了包间。


我看到了老婆,老婆也看到了我,感觉得到她有些激动,不过还是表现得很镇定。我就按照之前的打算,留下了老婆,和那个大姐头。我们三个男人,也只挑选了这两个女人。可能在其他女孩儿看来,看我们有些不顺眼吧,挑了三组妹儿,结果只选了两个人。不过那些都跟我们无关了。


等到其他人都出去了,就只剩下了老婆和大姐头两个人了,老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过来陪谁了。我作为游戏的组织者,当然不能让这冷场。先对那大姐头说到,「去点下歌,点点儿嗨歌,多点一些,自动播放,当声音不要太大,不然听不到说话了,你就帮忙打打下手,不少你的钱。」于是她就去点歌去了,然后我又对还现在那里的老婆说到,「还站那里干什么?过来。」


老婆也就款款的走到了我面前,但并没有像对她主人之前那样跪在我的面前,因为我没有通知她,她也并不知道我想要的是怎样的效果。


老婆刚刚站定,我就把手伸到了她的,把毛衣往胸前一拉,老婆的乳房就从两侧弹了出来,我抓着她的胸,抠着乳头上的乳环,故意说到,「我没骗你们吧,看她上的环,就知道这多贱了。」看了看老婆,又对他们几个说到,「你们谁敢跟我打赌,她下面绝对流水了,你看她上还插着东西呢,肯定喜欢被爆菊。」我又向老婆问到。


他们也都负荷着我的话,但是却没有人跟我打赌,显然是都认同我说的话。


一开始就听到我这样说,老婆也有些兴奋了起来,不过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大胆回答我说,「是,我喜欢被爆菊,除了爆菊,也喜欢被插其他的洞。」那大姐头也有些好奇,最近的客人,好像都知道老婆一样,根本都不唱歌,一上来就是直入主题。不过跟她没关系,她也不会多事。


接着,我对老婆下达了今天的第一个正式命令,对她说到,「来,在这所有人面前爬一圈,让大家都看看你到底流水了没有。」这时候老婆也在我面前弯下了腰,跪在了地上,不需要我再额外的提醒,自己就把撅的高高的,毛衣也同样滑向了腰间,一根白色的毛茸茸的尾巴下垂着。我也顺手将这个尾巴搭在了老婆上方,老婆肥美的也露了出来,上面也早就是湿湿的了,而她的大小都还有些红肿,看来昨晚没有被少操。


我并没有伸手去触碰,而是先对老婆说到,「接着爬,让他们都看看。」然后又继续对那大姐头说到,「你来帮忙,把她的逼掰开给他们都看看。」她也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任务,当老婆爬到刘哥面前的时候,大姐头在一旁将老婆的逼掰得开开的,我就坐在旁边,也看得清楚,粉色的嫩肉,还不停的有液体冒出,刘哥也伸出他的手指,插进了老婆的逼里,手指上,还带着戒指!老婆也发出了「嗯嗯」的。接着又将插老婆逼的手指送进了老婆,老婆也主动吮吸起来,刘哥也转头对我说到,「这母狗果然不错,身边好,也够骚,有机会让我拿去玩几天。」


我就回答到,「我去帮你问问她主人,他同意你就拿去玩呗。」显然,把老婆当成了物品来评论,这简单的两句对话,也决定了老婆后面一段时间的命运。


而听到刘哥说这样的话,老婆也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看,对于新鲜刺激的,她有着极大的兴趣。


刘哥看到了老婆有些红肿的,问到,「逼怎么是肿的?」老婆也很诚实的回答说,「昨天被别人用鞭子抽的。」「哦?这样的话,我也想抽,但是我没鞭子怎么办?」刘哥说到。


「您用皮带吧。」老婆很积极的帮他想着办法。


话刚落音,刘哥就从腰间抽下了自己的皮带,对着老婆的逼就是一皮带。


「啊!」一声叫声传来,却并不是老婆发出的,而是那大姐头发出的,因为这一下,有一部分不小心打在了她手上。而老婆,只是「嗯」了一声,咬牙坚持着。


刘哥也只抽了一下,毕竟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老婆继续爬行,同样的方式展示给其他几人看,都是差不多的过程,不再赘述。但是这样简单一个动作,却让老婆几乎水流成河,被女人掰着自己的逼,给人观看,就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大家的情绪也起来了。老婆爬了一圈,又回到了我面前,保持着低头翘臀的姿势。而他们也一直以为老婆只是别人的M而已,并不知道她是我的老婆。


而现在,我想做的,就是先刺激老婆,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老婆和大姐头的关系,我也大概知道一些,于是我伸手招呼那大姐头坐到了我旁边,她也很听话的坐了过来,主动的挽着我的手,靠在我身上。我抬起了老婆的头,然后顺势一手搂住了大姐头的腰,另一只手从她胸前探入,这是专门做给老婆看的,希望老婆能有一个全新的突破,看到我和其他女人亲热,会更加刺激到老婆的神经,也会让她变得更贱。


果然,老婆的目光逐渐火热了起来,似乎正在酝酿着爆发。我也并没有理会老婆,慢慢的将大姐头的衣服脱了下来,褪到了腰间,露出了她的一双乳房,轻轻的把玩着。并对老婆说到,「去让兄弟们先试试手,感觉一下。」听到我这样说,老婆立刻迫不及待的爬到了就近的刘哥旁边,一双充满春水的眼睛盯着他,很露骨的直接说到,「请您玩我吧,我就是条母狗。」她这就是说给我听的。


这时候,大姐头也在一旁对着我的耳朵悄悄说,「这女的太贱了,就喜欢被人玩。」


「一会儿让你也玩玩。」我也对她说到。


刘哥也没客气,伸手就解开了老婆脖子上的绑带,命令老婆脱掉她的毛衣,老婆也很麻利的完成了这个动作,脱掉衣服,放到了一边。


「跪好,抬头,挺胸,背着手。」刘哥命令到。


于是老婆就按照他的命令,腰杆挺得笔直,胸也挺立着,抬头看着他。


刘哥没有客气,抬手就是「啪」的一耳光,并问到,「还想被玩吗?」老婆这次却没有发出叫声,左边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回答到,「想。」这时候刘哥又伸出双手,一手捏住一个乳头,用力的扭动,掐着。又接着问到,「还想被玩吗?」


「啊,啊啊啊。」老婆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了叫声,但身体仍然挺得笔直。


颤抖着回答到,「想,想被您玩。」


刘哥并没有就此停下,用力的抽打了老婆的乳房几下,然后拽住了老婆的乳环,慢慢的向后拉动,老婆的奶头,连带着乳房,都被拉得长长的。


老婆干脆闭上了眼睛,咬着牙,一言不发,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刘哥突然松开手,老婆也长出了一口气。


「这母狗不错,很优秀。」刘哥转头对我说到。


而跪着的老婆,还不忘表示感谢,说到,「谢谢您夸奖。」刘哥接着又对老婆说到,「先跟我来厕所。」接着,他从我带的东西里面拿出一个大号的针筒和软管,并让另外一个兄弟帮忙拿了几瓶啤酒一起过去。很显然,他是要给老婆灌肠,不过用啤酒灌我还没见过。他们两个就带着老婆一起去到了厕所,不过老婆是爬过去的。


我并没有跟着一起去,和那大姐头在一起喝着天一边慢慢的跟她调着情,也扒掉了她的。


而另一边,老婆被带进去以后,虽然也并没有关上门,不过我也并没有过去看,让刘哥自由发挥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后,老婆被他们带出来了,依然是爬出来的,由于没有项圈,被刘哥拉着头发爬了过来,并又跪在了他的面前。刘哥坐定后告诉我,刚刚这会儿时间,老婆除了被他灌肠,也被另外一个口爆了一次,还喝了他们俩的尿,并且还是自己主动要求喝的,并对我说,「这贱货果然喜欢喝尿,几乎是一滴没洒。」


接着又问老婆到,「贱货,是这样吧?」


老婆见我还在跟她调情,也更加的渴望被别人玩弄,于是回答到,「是,我就喜欢喝尿,把你们的都给我。」


听到他说这些,我没想到短短十来分钟,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有些兴奋起来,将大姐头的头按在了我两腿之间,这个游戏她并不陌生,很主动的解开了我的皮带,含住了我的,我也能感觉到,她很认真的在吃,不过技术肯定比不了我老婆。这会儿,他们两个倒并不急了,都看着我,包括老婆也看着我。


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肯定不会紧张,惬意的享受着,一边摸着她的乳房,一边享受着她的口活,偶尔深插几下,她也并不在意。之前我也有很多天没射了,在她的一阵吮吸之后,我也射进了很多在她嘴里。她下意识的准备转头吐掉,我连忙拦住了她,对她说到,「别急,吐她嘴里,她就喜欢吃这些。」然后又对着她耳朵悄悄说,「你还可以吐口水在她嘴里。」她笑了笑,起了身,来到了老婆面前,老婆也扬起了头,尽量把嘴张得大大的,不过她并不是接吻式的吐进老婆嘴里,而且隔空吐进了老婆嘴里,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也从她嘴里全部吐进了老婆嘴里,老婆也舔着舌头全部吞了。而大姐头,果然按照我说的,接着又将口水吐进了老婆嘴里,老婆也同样照吞不误。


大姐头想了想,又拿起一杯酒,漱了下口,接着又吐进了老婆嘴里。老婆的内心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汹涌着,喷发着。


看她做完了这些,我对他们说到,「兄弟们,我就先玩玩了。」毕竟算是我做东,他们肯定不会跟我争抢,都示意我随意,他们先看看。


我又转身问那大姐头,「你觉得这女人怎样?」不过这次没悄悄说,而且当着老婆的面说了让她听到。


「这女的太贱了。」她似乎也想不出其他形容词,接着又说,「你是没看到,前几天被别人怎么玩的,真的是个。」


她也只知道老婆是。


「你想不想玩她?」我又问到。


「想啊,但我不知道该怎么玩。」她回答说。


「我教你,怎么样?」我说到。


「好好好。」她一连说了三个好,表示很开心?


接着我又问老婆,「想被她玩吗?」


这会儿对老婆故意的冷落,早已让她热血澎湃了,回答到,「想。」其实她心里也是真的想。


于是我先拿出了一条穿戴式的,正反都有,也正反都可以穿,只是两边尺寸不一样,一边短些,只有8厘米,一边长些,有16厘米。让那大姐头穿戴上,留着16厘米的在外面,然后对她说,「你想操哪儿,随便操。」她也经常看到老婆被操嘴,对着老婆的嘴就插了进去,当然没有丝毫的怜惜,一插到底。不过由于假是硅胶的,有一定的柔软度,不像那么坚硬,老婆反而会轻松些,但是强度大,干呕是免不了的。要是一起的人是炮友,肯定他们会忍不住操老婆了,不过由于都是玩这个的,倒还是没有谁破坏这个气氛。我们三个男人,就看着大姐头按着老婆的头,着老婆的嘴。光操嘴好像还不够过瘾,又轮着将老婆另外两个洞操了一遍。这时候老婆的也充分润滑了。


但是老是这样让几个男人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当她又在操老婆嘴的时候,我对他们说到,「你们玩吧,随便玩。」


于是他们两个一起围到了老婆旁边,不过倒也没有出现哄抢,刘哥拿出了我包里最大的双头龙,直径4厘米,长度有70厘米。他走到老婆身后,拍了拍老婆,老婆也根本没看到后面的情况,就自觉的把抬了起来。他先将一头插进老婆逼里,感觉插不动了,又将另一头插进了老婆的菊花,接着开始了同时的前后移动。老婆的逼和菊花,又一次被塞满,充实,撕裂。


「啊,啊啊啊,呜呜。」老婆三个洞都被充实了,粗大的在她两个里着,疼痛和快意同时袭来。看到男人开始玩老婆了,大姐头也也自觉的退了出来,脱掉裤子,又坐回了我旁边。


(说点题外话,这下也让我有了额外的收获,因为那大姐头看到老婆经常被操菊花,还很兴奋很爽的样子,就问菊花就那么舒服吗?我也就知道了她的后门还是处,然后连哄带骗,又有老婆的现身说法,就对她说操菊花女人也爽,让她也试试,一开始她并不愿意。我说到先试着来,你不舒服就不来了,还给她加点钱,她也算是勉强同意了,不过肯定不可能想老婆那样插,先给她润滑了,然后慢慢进入,一开始她说胀,不舒服,但是进去了哪里还有出来的道理,于是我也就爆了她的菊,破了她的处。算是我另一种收获了。不过在老婆看来就不一样了,看到别人,她就更想被人操,不是说报复,而是另类的一种刺激。)而他们也干脆让老婆趴到了桌子上,这样的高度也更适合他们玩。老婆的嘴也空了出来,这时候,其中一个走到了老婆面前,端着一个空酒杯,就在老婆鼻尖处,尿了出来,即将尿满的时候,把插进了老婆嘴里接着尿,避免了浪费,老婆也同样当着我的面全部喝了进去。而他自己手里那一杯,他并没着急喂进老婆嘴里,而是又朝里面吐了些口水,才送入老婆口中。的快感,伴随着精神上的强烈刺激,老婆今天第一次潮喷了,桌子上到处都是水。老婆也一下全身都趴在了桌子上。他们停下了的动作,老婆的身体却还随着之前的节奏抖动着。


不过显然他们没有给老婆喘息的时间,除了那个刘哥,另外那个也是系了皮带的,两人一起同时扬起了手里的皮带,一个对着老婆的背,一个对着她的翘臀,「啪,啪,啪啪,啪啪。」有节奏的抽了起来。老婆这次居然没有哭泣,身体崩得直直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桌沿,任由他们的皮带一下又一下的落在自己身上。


每一下,老婆的后面就会红一道。


只抽后面他们也觉得不过瘾,一起动作,让老婆翻了个身,老婆的正面又一次暴露在了他们面前。他们也似乎都只对老婆的有莫大的兴趣,分开老婆的腿,对着她的,般的抽打了起来。如此娇嫩的地方,如此残酷的鞭打,老婆再也忍不住了,「啊,啊啊啊。」终于大声叫了起来。不但是红肿,而是变得充血起来。在连续的高强度鞭打下,老婆一阵阵的尿液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不停的流着。瘫软在桌子上,失禁了!


我看着也有些心疼,心想这强度是不是太大了这,他们也停手了,给老婆缓和的时间。大姐头也在我旁边悄悄对我说,「他们玩得可真狠。」我也只能故作镇定的对她说,「没事,她歇一会儿就好了。」过了好几分钟,老婆才悠悠的正常过来,我心里虽然关切,却不敢表现在脸上,还没等到我说话,刘哥问老婆,「怎么样?爽不爽?还敢玩吗?」老婆也知道刚才自己失禁了,轻声的回答说,「爽,我都爽上天了,没事,我受得了,你们接着玩。」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老婆,小看了一个真正的M,骨子里的奴性和受虐倾向,这能激发她最大的潜力。不过既然老婆自己还这样坚定,我也没其他可说的了。


刘哥也在一旁表扬老婆到,「不错,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母狗,太完美了。」以前我就说过,女人,总是喜欢听到赞美的,哪怕这方面的也一样。老婆慢慢恢复了过来,很开心的回答说,「谢谢您的表扬,您的满意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刘哥借此机会,又问老婆,「想不想去我那里玩几天?我有调教室,工具齐全,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这,我得先问问我的主人。」老婆回答到。但我知道,她的心里已经动摇了。


这时候老婆的依旧红肿,上也全是皮带痕迹,她也被命令趴在了桌子上。刘哥拿出了两个套子,让大姐头戴在手上,她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却隐约明白了,老婆同样也明白了,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反抗或者拒绝的意思。


果然,他让大姐头躲在了老婆旁,把着她的手,先是几根手指并拢,在老婆湿漉漉的口来回移动,摩擦。然后把她的手缩成弓形,一点点,全部挤压按进了老婆的里。可能刚刚经历过疼痛的极点,老婆没有觉得有多疼,就这样,她的被大姐头用手塞得满满当当,第一次被拳交成功,还是被一个女人。


感受到一个女人的手在自己逼里进出,老婆不但不怕,反而哀求到,「快,!」


大姐头也要得很有劲,再老婆的逼里缓缓进出,刘哥又让她把另一只手,伸到了老婆出,同样的方式,不过由于逼里已经有一只手了,并没有刚才顺利,但是老婆的后门以前也被开发过,加上之前被双头龙撑过,还灌过肠,相对容易一些,也终于被她的拳头塞了进去。老婆只感觉到两只手在自己体内摩擦着,第一次被两只手同时拳交,这也是老婆的一次突破吧。


大姐头的双手在老婆的双穴里面进出,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时候另一个也走到了老婆面前,又一次将送进了老婆嘴里,并讲皮带套在老婆头上,并不用手,老婆的双手撑着桌子,也动不了。刚刚缓过劲的她,又一次被送上了巅峰。


当大姐头的双手从老婆身体里面抽出的时候,拳头刚刚离开老婆的身体,老婆也又一次喷出来了!


老婆只感觉到身体一下被放空了,也是空虚的,但是嘴里的还在不停的着,还好今天这两个的都不是特别长,所以老婆虽然干呕不断,却并没有被插吐。刘哥也提着就捅进了她的菊花,刚被拳头用过,略微有些松弛,但不妨碍他的策马奔腾,皮带也又一次落到了老婆上。老婆的大脑也再次变成一片空白,又变成了泄欲的工具。


不过当晚倒没有下面两穴同插,可能是因为被拳交过,没有那么紧致了,操起来感觉不是特别好,而老婆的嘴也再次成了主要的发泄目标。老婆又一次被别人口爆后,身后的男人也转到了前面,还是嘴巴干着更爽。


老婆的也空了出来,这时候,我按了包房服务的按钮,让服务员送点酒进来,刘哥也趁这个时间,将一个啤酒瓶套上套子,接着,把粗的那头插进了老婆,既然操着不舒服,那就用其他东西塞满。现在进去也比较轻松了,半个瓶身都插进了老婆,只剩下一小部分在外面。老婆的姿势也是正对着门。


没一会儿,进来一个年轻服务员,一进门看到这样的场景,老婆趴在桌子上替别人,撅着,插着一个酒瓶,另外还有一个人正在用皮带抽。也有些吓住了,没有说话,放下东西,然后假装有事把大姐头拉到了一边,问她,「这样玩不会有事吧?要不要叫人来?」


大姐头也对她示意说没问题,我也对他说到,「来都来了,操一次在走。」大姐头也同样在一旁怂恿说到,「老板请你操呢,快上快上。」说完,就递了个套子给他。


我又对他说,「把瓶子拿出来,操她。」


虽然他之前有过担忧,但是不要钱白捡的,谁不愿意呢?于是他就按照我的提示,插进了老婆,射完后,也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大姐头也赶忙将他丢掉的套子捡了起来,用之前的方式,系在了老婆乳环上,并告诉我这是老婆的战利品。


不过由于手机的工具并不是很多,简单玩了会,轮流操了一下,就到十一点多了。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也要去酒吧了,这大姐头兴致到挺高,非要跟我们一起去。


接着我们就转战到了下一个地方,找了附近一家酒吧。但是这次酒吧之行并不太顺利,也就简单说说了。


这时候的老婆,腿上的吊带袜已经被撕烂了,但是并没有脱掉,穿上她的毛衣,她的外套,我们一起进了酒吧。


凌晨的酒吧,很喧闹,人也很多,我们找了个位置,大姐头依然被我搂着,而他们分坐在老婆周围,羽绒服的拉链被拉开了,但是衣服却没有脱下来。之前在KTV的时候,老婆没有喝酒,这会儿一坐下就喝了几杯,看见大姐头在我怀里跟我逗乐,老婆主动说要去跳舞,大家也都乐意让她表演,于是她脱掉了外套走进了舞池,她穿的这件衣服太过显眼,袜子也是被撕烂了的,她还专门挤到了中间的一个圆台上,每当跳动的时候,乳房就会时不时的露出来。现场的DJ也是看到了这个大胆闯入的女人,还调动气氛的喊到,「让我们一起来给这位的美女来点尖叫声。」老婆也一下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这时又有一个男人也站上就高台,从身后搂着老婆,手从侧面深入,一下就探入了老婆的乳房。老婆也不在乎,似乎是想让所有人看到,还故意将毛衣胸前拉成一条线,乳房一下就露了出来,但是并没有持续太久,老婆就被那人带了下来,要是不被他带下来,估计一会儿老婆哪怕是全裸都愿意,他也不是一个人,是好几个,想把老婆带走。


我们适当的阻止了这个事情,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这几个人,自己都还没玩够呢,怎么可能让老婆被带走。二是安全问题了,以前虽然老婆也在酒吧玩过类似的,不过那是在有人熟悉,能够安排的情况下,而今天,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酒吧,而且一开始老婆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引起了小小的,怕出问题,于是很快我们就带着她出来了,虽然也小露了一下,但是酒吧之行算是失败的。不过他们也对我所说老婆喜欢人前露出,深信不疑。


刘哥提出既然酒吧玩不了,那就外面玩吧,也算是临时起意。我老婆当然是同意的,而且也根本没有征求她的意见。人多的地方还是不安全,而且现在都半夜了,除了一些室内场所,也没什么人多的地方了,计划也有些打乱了,于是我就提议,开房玩吧,就可以自由发挥了。我们一行人就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刘哥很积极的付了钱,刚开好房,还没上电梯,他就说话了,「要不再外面玩玩?」我本来是打算回酒店的,听到他这样说,我也就问了下老婆的意思,当然没有表露身份,我问她,「他们还想外面玩玩?你是想去房间挨操,还是继续外面玩玩?」


听到我这样问,老婆就回答说,「他们还想玩那就再玩会儿吧。」果然,老婆的回答不出我所料,我就对他们说到,「我有点累了,先去睡一会儿,你们玩完之后再回来吧。」


他们也欣然同意,于是他们两个就转身又带老婆出了酒店。而我,也并没有回房间,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偷看,比当面更刺激。


这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所以我也不会跟丢目标,就在后面阴暗处远远的跟着。


我看着他们走到了一家24小时便利店门口,跟老婆交谈着,应该是让老婆进去买东西。老婆就脱掉了自己的羽绒服,另一个男人帮忙拿在手上。她以前也做过这样的事,对她来说应该不难,进去之后里面的情景我并没有看到,买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毕竟有点远,但很快老婆就出来了。


老婆出来之后,就站在便利店的门口,躲开摄像头的范围,脱掉了自己的毛衣,里面上夜班的小哥那角度应该也是清晰可见。重庆的冬夜还是很冷的,老婆脱掉了里面的,又再次穿上了自己的羽绒服,毕竟这个天气不适合户外全裸的露出,只不过拉链却没拉那么高了,露出了自己半个酥胸。


后来有些事,是老婆告诉我的,虽然我也能看见,但是毕竟没在跟前,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打算做什么,就悄悄的跟在后面走着。


一直到前面有一个公厕,男女分开,里面带隔间,公共区域有小便池那种,他们带着老婆一起进去了,接着没一会儿,另一个兄弟就单独出来了,手里还拿着老婆的羽绒服,剩下老婆和刘哥还在厕所里面。后来老婆告诉我,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做了我一直想做,却没有,也不太敢做的事。


还在路上的时候,刘哥就问老婆,「想喝尿吗?」他记得老婆在KTV说过的喜欢喝尿。


「想。」老婆回答。


接着就是后面这一幕,他们带着老婆去了公厕,里面没有人,刘哥就命令老婆脱掉了衣服。接着,就在老婆的乳房上面写上了「请尿进我嘴里」这几个字,又在老婆乳房下面写上了「操我嘴」三个字。原来他们之前去便利店,就是让老婆自己去买了一只红色的记号笔,现在就用那笔,将那几个字写在了老婆乳房上。


这时候刘哥又对老婆说到,「只要有人上厕所,你就让他看你胸前的字,让他尿你嘴里喝掉,要主动,要贱,明白吗?」


「是,明白了,没问题。」老婆回答得很坚决。


「如果有人看到你这样,想报警的话,你就赶紧跑出来,如果敢尿你嘴里,就按照我要求的做,明白吗?」刘哥又说。


因为毕竟怕遇到比较正直,或者胆小,或者其他原因的话,看到这样一个女人在这里,也有可能会报警,刘哥这考虑得也还是挺周全的。


「都明白了。」老婆也回答。


「去,跪到便池旁边去。」刘哥命令到。


老婆就乖乖的跪在两个小便池中间,挨着自己脚,挺着胸,跪得笔直,俨然变成了一个口便器。


这时候,只有老婆自己知道,她的早已水流不止了,自己在公厕里,被当成了一个便器,强烈的羞辱感,让她的内心也无比的期待。


老婆摆好了姿势,刘哥就很自然的掏出了,作为这便器的第一个使用者,他并没有把插进老婆嘴里,而是隔空对着老婆嘴尿,谁小便的时候,又会把自己的JJ贴着便器呢?


看到刘哥准备尿了,老婆也张大了嘴巴,内心强烈的渴望着。接着,一股热流对着老婆的嘴冲了出来,但不管老婆的嘴张得多大,也不管老婆如何大口的吞咽着,在冲击力的作用下,还是有很多溅到了老婆的脸上,身上。等刘哥尿完后,另外一个兄弟,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同样的方式尿在了老婆嘴里,只不过这样尿,也有不少洒落到老婆身体上。


等他们两个尿完,刘哥自己就躲在了其中一个隔间,既是起到监视作用,看老婆有没有按照要求做,另一方面也起到保护作用,以免发生什么突发事件。


另一个朋友就出来到了外面等着,就剩下老婆自己一个人跪在便池旁边。不过很幸运,没过几分钟,就有两个男人去了厕所,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才出来,接下来说的,就是厕所里面所发生的事。


老婆跪在便池旁边,看到从侧面进来的两个男人,虽然现在是冬天,老婆还是全裸的,可是当她看到这两个男人的时候,一点都没感觉到冷,只觉得身体发烫,强烈的羞辱感迎面而来,还没有开始,她就已经在幻想自己喝他们尿的场景了。


而刚进来的两个男人,也一眼就看到了老婆,两人都愣在了原地,有尴尬,有疑惑,又不解。而老婆的心里却只有渴望。他们慢慢的挪动脚步,走到了老婆面前,注意力根本没有去考虑厕所里面是否还有其他人了,也看见了老婆身上的字,还有老婆乳头上的乳环。但是面对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情况,一般人肯定会有很多疑虑,他们同样也是,并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


见他们目前为止只是盯着老婆看,还没有主动做什么的打算,老婆就先他们一步说话了,「你们上厕所的话,就尿在我嘴里吧。」见老婆开口了,他们也说话了,其中一个就说到,「美女你这是怎么回事?


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什么事,就是我想喝男人的尿了,就来了,快来尿我嘴里吧。」老婆催促着回答。


「真的尿你嘴里?」那人说到,显然还是不太相信。


「真的,快来吧。」老婆说到,看到他们迟迟不行动,也有些着急了。


那人也就犹豫着,慢慢的靠近老婆,掏出了自己的。出现在老婆眼里的,是一个硬邦邦的,原来当他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早就已经硬了,只是一开始不太敢靠近。


另一个男人也在一边观望着,而他也来到了老婆跟前,试着慢慢把靠近老婆的嘴唇。看着慢慢的靠近自己,老婆立刻主动把脖子往前伸了一点,一口就将他的含了一半在嘴里。


老婆不是没有吃过陌生人的,也不是没有喝过陌生人的尿,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公厕里面做过这样的事。那人顿了一下,因为硬着,迟迟没有尿出来,老婆也含在嘴里,安静的等待着。


终于,一股热流冲进了老婆嘴里,看不到颜色,但应该是黄黄的吧,味道特别浓烈,骚味特别重,他也应该经常熬夜吧,老婆心里想着,自己也是一阵阵的暖流溢出,羞耻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婆开始大口吞咽着,事实就摆在眼前,那人也不在有什么疑虑,尿液也流畅的进了老婆嘴里,持续了好长时间,才尿完停下,毕竟都是尿涨了才回来上厕所,整个厕所里面也安静得只能听到老婆吞咽的声音,而老婆也做到了一滴都没洒出来。


当他把最后一滴尿在老婆嘴里之后,自己也将退了出来,没等他们开口,老婆就对着另一个又说到,「你也来吧,都尿我嘴里。」由于之前已经真真切切的看到自己朋友尿在了老婆嘴里,全部被老婆吞了下去,他也就不再有什么其他的顾虑和犹豫了,快步走到老婆跟前,学着他朋友一样,掏出同样坚硬的,将鲜红的塞进了老婆嘴里。但跟之前那个不一样的是,他的比之前那个长多了,也很粗,一进去,就把老婆的小嘴填满了。


老婆将它含在嘴里也没动,他也是先是一小股,慢慢的流量变大,老婆又开始大口吞咽起来,又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尿完。而这次,在他的退出之前,老婆主动伸手抱住了他的腿,一下把全部含进了嘴里。看到他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又再次吐出,对他说到,「操我嘴好吗?」面对一个跪在男厕所喝尿的女人,再次说出这样的话,他也不感到惊奇了,老婆也感觉到了他高涨的情欲。他也二话没说,开始起来,不过动作很缓慢,插得也并不是很深。


老婆眼睛看着他的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虽然不像别人操得那样猛烈,但是环境的刺激,也让老婆心里又另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的朋友这时候也走到了大门边上,看样子是放风去了,配合得倒还是挺默契。


老婆见他一直这样慢节奏的动,有些按耐不住了,自己主动动了起来,越大的老婆越喜欢,她也喜欢看着别人的全部被自己吞下去,然后她也加快了动作,并且也每次都含到底,在老婆的带动下,他也总算激烈了起来,开始按着老婆的头猛烈的,不过也很很多第一次操老婆嘴的男人一样,没坚持太久,就一阵抖动,子子孙孙都射进了老婆嘴里。老婆也还故意张着嘴给他看,然后再一口吞下。


这次,之前那个男人,没等老婆说话,倒是很主动就过来了,可能他们心里都觉得今天捡到大便宜了吧。而刚射完的这个,同样也很默契的走到了门口,换个人来把风了。


刚才操老婆嘴的情景,他也看在眼里,一上来,就开始了深喉。但是他的不是根粗大,对老婆来说也很轻松,厕所里面也只剩下了噗嗤噗嗤的声。


没过多久,他也坚持不住了,不过他没打算射在老婆嘴里,而是快速的拔出,对着老婆的脸,他想要。老婆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热流射在了自己的脸上,流到嘴角的残余也伸出了舌头舔舐。


老婆感觉到他停止了,也睁开了眼睛,看到他上还残留着余液,又伸出了舌尖给他舔干净。


这时候,那人对老婆说到,「美女,你要是没地方去,跟我们走吧。」显然,尝到了甜头,想把老婆带走去接着操。被人操几下,老婆倒无所谓,只不过我们还有人在这里呢,老婆也不可能跟他们走,就回答到,「不了,你们走吧,今晚我就在这里了。」


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外面就是大街,他们也不可能用强。但是也不甘心就这样走了,于是两个人一起走到了来到了老婆面前,都伸出手来揉捏着老婆的乳房,老婆也挺着胸任由他们玩弄着。直到他们都过了一会儿瘾,才纷纷离去。


也就是我看到他们出来的那一幕了。


他们走后,刘哥也才出来,看到老婆满脸挂着的,就对老婆说到,「脸上的精子把他抹匀。」


老婆也点了点头照做,这会儿她才感觉到肚子发胀,毕竟刚才是连续喝了四个人的尿。刘哥也没有做什么,就这样里面等着。但毕竟太晚了,半天都没再遇到人来上厕所,而且老婆是,也冷了起来,条件不允许在继续,又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刘哥领着老婆出来了,依然是着的,不过出来后,把羽绒服给老婆穿上了,看他们样子,是准备往回走去酒店。我就赶紧撤离,先他们一步回到了酒店。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刘哥给我发信息来了,他们没有卡,让我下去接一下。


当我下去出电梯的时候,迎面而来就从老婆的脸上传来一股浓浓的味道,旁边还有个负责指引的电梯小妹,想必她也闻到了吧。


回到酒店后,开始了我们四个人的活动,当然我参与得最少,主要是他们在玩,而跟老婆之前上班时候被带出去的情况不一样,之前上班被带出去,别人操她,操累了就一起睡了。而这次,他们并没有打算让老婆睡觉。他们操完之后,会让老婆继续舔脚舔。直到他们也玩累了,差不多四点了,才一起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才六点多一点,刘哥就起床了,因为他公司要开会,必须要去,但是他也没忘了把老婆弄醒,塞在她嘴里尿了一泡晨尿。另一个也醒了过来,也顺便干了老婆一次,他也得去公司上班,也就跟刘哥前后脚的走了,今天的活动,也到此结束。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