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别人操吧

「和别人操吧!」身无寸缕,跪在地上的我向我的妻子,若英请求道。


「唉?什么?」理所当然的,我的妻子感到惊讶也不足为奇,毕竟是亲老公提出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只不过馨她也没有向普通人那样情绪激动,难以置信,而是以一种略微无奈的语气对我说,「老公啊,你又有新兴趣了吗?」说来难为情,其实我提出这种强人所难的要求也不只一次两次了,现在我裸身土下座也是兴趣之一,而我的漂亮老婆,馨,则是穿着一身黑色缕空紧身衣,这是由皮带组成,只能遮住三点的暴露紧身衣。


并且,馨手里还拿着鞭子,赤脚踩在我的头顶,这也是我的要求之一,sm是我的兴趣,而且我还得是男m,所以就要求馨做女王了。不得不说,身材高挑,眼神锐利,还带着眼镜的馨平时就是一副女强人的做派,现在再穿上特定的服装,真就是女王的模样。


此时的馨脚上用力,轻轻碾动着我的头,「我说贱狗老公啊~你说怎么就这么贱呢?」虽然,若花一开始很抗拒,但在我不依不饶的请求下,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经过了漫长的磨合期,馨也越来越有女王样子了。


「是的!我就是贱!所以我向让我的老婆在别人的胯下欢愉,让我的老婆被人干,被人抢走!」馨越有女王味,就会让我越兴奋,更何况在讨论我的另一个爱好,绿帽的时候。


啪的一声空甩,鞭子劈打在了我的背上,紧接着就听到馨的严声训斥「贱狗,谁是你老婆,叫女王!」


「是,女王。」在馨的训斥下,让我更加兴奋了。


「我说贱狗老公诶」抽完我一边鞭子的馨蹲下身,俯视着我说「你就这么想让我被别人干?我要是被别人操走了怎么办?」「那就被别人操走好了!」我兴奋的回答:「贱狗的那么不行,我早就感觉对不起老婆了,要是老婆感觉别人的好,就和那人操吧!」馨并没有被我的诚意感动,而是一堵嘴:「老公~你怎么老是这样啊~公公婆婆还想着我们赶紧生孩子,抱孙子呢,你这样我怎么向他们交代啊。」「那就和别人生孩子吧!」我感觉自己的要爆炸,但还是继续说「让别人的射进你的子宫里,生出别人的孩子吧!我会负责养的!」听到我信誓旦旦的话,馨也不禁愣了一下,扶额说道:「怎么这样啊?算了,你先起来吧,别着凉了,先吃饭再说吧。」


「不行!」我坚决的说:「一定要老婆你答应我,要不我不起来!」「好好好。我答应你了~」馨无奈的说。


我听到这话赶紧起身,挽住馨的芊芊细腰,「真的?你可不要后悔欧!」「哼,谁会后悔啊,最好赶紧找个大的,把我给操走,当别人老婆去。


」馨气哼哼的说。


「唉~不要嘛,咱俩可是要当一辈子的恩爱夫妻欧,你如果找到自己的真爱,就和他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在我们的客厅,房间,厨房里,在室外,屋内,公司中,在我眼前操也都行,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了,只要和别人操就行,其他的都由我这贱狗老公负责,反正我很有钱,不管你的情人是乞丐,工人,让我付钱给他们都行!哪怕你去当公共厕所,天天给街上的人免费轮流操,我都一直爱你。」我试着用深情的语气,向馨表达不变的爱意。


但馨却对此嗤之以鼻:「呸呸呸,你才当公共厕所呢,你妈才是公共厕所!





嘿,要是我妈是公共厕所我不得乐死?这么想着的我这才发现,走向厨房的馨胯间,似有丝丝低下,莫非她也动情了?那这事就定了吧。我心里高兴极了。


之后我们即使在餐桌上也在讨论这件事精该如何发展。


以馨的姿色,童颜巨乳,前凸后翘,气质极佳,简直倾国倾城的美女,想操她的人肯定数不胜数,但若花不想随便,还是想仔细考虑,筛选出合适的人。


虽然我很,但始终是刚入这个圈子里的新人,一开始有老手领路确实不错,但人品这东西确实无法琢磨,万一要是起了歹心,我还没打算为了性癖而丢掉性命,更何况万一真的把馨给操的身心臣服,离我而去,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老公,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让我被别人操的?」用银勺优雅地喝着海鲜浓汤的馨率先让我提问让我食指大动。


「从一开始就这么想了,从我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啊?」馨诧异道「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那可是。。。哎,你跟我说一见钟情该不会指的是。。。」


「嘿嘿」我尴尬地笑了两声,「其实我刚看见这大美人的时候,就觉得你肯定有很多男朋友,等婚后一定能给我带绿帽子,哪知道老婆你这么优秀。。。」听到我这么说,馨顿时黑了脸「哼,嫌我不给你戴绿帽子是吗?嫌我把给了你是吗?你说我怎么瞎了眼嫁给了你?」


「老婆,遇到你是我十世休不来的福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你也知道,我就好这一口。说实话,我第一次遇到你,就觉得你是个完美的仙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全心全意的只爱我一个,我知道我下贱,但就是觉得差点什么。」


「哎?」馨听了我的话,露出邪魅的笑容,「老公,你真的就觉得我百分百爱你?」


看到馨的笑容。听到若花的话,仿佛醍醐灌顶般,有一股刺激的凉气从我的脑门传到尾骨。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幕啊!


「老婆,真的吗?你难道在外面有男人了?」我激动的问道。


「什么男人,是主人!」妻子明显也来戏了,一本正经地说道。


「欧


?」还没等我继续把戏接下去,只看老婆微微思考了一下,说了声等会,就直奔换衣室。


等她出来是,只见她穿着贴身的塑身短裙,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衣装,不仅如此,她还贴心地将发型妆容也打扮的和一开始一样。更让我血脉喷张的的,就是,她居然还创发性的在自己裸露的小腿上贴上了一个黑桃q的纹身贴,老婆清纯的外表配合着的纹身,让我的直接硬到不能自已。


只见老婆再次回到饭桌后,挺直的坐在椅子上,我就知道老婆想要完什么花样了,看来她听到我对于我俩第一次的见面有点遗憾,是想重现当时的场景,为我弥补一下。


老婆如此为我着想是在令我感动。也让我更加爱这位对我无限包容的妻子了。


只见馨双腿交叉着坐着,丰满的白腿相互挤压,短裙下的风光若隐若现,勾人心魂。


「你好,初次见面。」馨的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


「你好啊。」我可以想象自己的脸上一定猥琐无比,明明对面就是我熟悉无比的老婆,可我还是忍不住将眼光偷偷地往馨的裙底跑。


「哼」馨也装膜做样的冷哼一声。「行了,你也是来的吧。今天吃完这顿饭之后就当咱俩没见过面。」


「嘿嘿」我讨好的笑着「馨小姐,别这么说嘛,咱俩还不熟悉,不如先聊聊看,说不定咱俩很合得来呢。比如说,馨小姐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呢?」「没什么爱好,」馨装作敷衍的模样「就是喜欢玩。」「那您具体喜欢玩什么?」我穷追不舍。


馨则一幅不耐烦的样子「你管得着吗?我今天喜欢和这个男的玩玩,明天喜欢和那个男的玩玩,反正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那太好了」我惊喜道:「我也喜欢玩!特别是馨小姐腿上的那个玩法。」馨装作吃惊的样子:「看不出来你这小还挺流氓的,本小姐的腿是你能看的吗?既然你看到了,那还想着娶我?我可说好,你着小贱狗可别想占我一丁点便宜。」


「不会的」我急忙说「我是真心喜欢馨小姐的,如果您不信我的诚意,我可以现在就和你去领证,而且以后绝对不会限制你,你还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绝不干涉!」


「嗯?」馨疑惑道「真的?」


「当然,只要馨小姐不反对就行。」我打着保票「如果您愿意和我分享一下您的经历就好了,但我绝对不反悔。」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绿帽乌龟呢。」馨嘲笑道「算了,便宜你了。要不是主人的命令,我就是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你。」


「馨小姐有主人啊。那来相亲真的没事吗?」我配合着馨的表演,心里高兴极了,这些话大多是我口述言传,教给馨的,看到馨现在也逐渐开始能接受这些的东西了。


「当然,我的身体都是属于主人的。但我对主人而已只是个母猪罢了」馨装作一副自豪的样子。「我明白自己时配不上当主人的伴侣的,所以我也是向主人请示过,主人同意了让我做别人的人妻我才来的。」馨顿了一下,想了想台词接着说:「只不过你要明白,哪怕我和你结了婚,我的身心都是属于主人的!不管主人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照做,可不会顾及你半点。而且我可是身为伟大主人的母猪,在家里,我的地位一定是比你这绿毛龟强的!」


我自然兴高采烈的同意「那当然,在家里你就是我的女王,不管你在外面是怎样的下贱,你都是我永远的女神!」


「哈哈,你怎么这么贱啊!」馨笑着说「那,我不是。」「我不在意」我断然说。


「哼,量你也不敢在意,我的本来就该献给主人,不只是,连菊花和嘴的第一次也都给了主人了,主人的巨根的雄伟可不是你这小可以想象的,我现在可已经完全是主人的形状了。虽然我也不想,但你的小恐怕连感觉就没有吧。」


我卑微道「我怎么配的上您那高贵的呢。我只要能够看着您被操的画面自己撸就满足了。不,能让我看您被操的画面也是恩赐,我只需要在家里自己撸就行了。」


馨不屑道:「你也配是个男人?我看不用了,长在你身上也是浪费,你以后不许再像男人一样了,只配像女人一样。」接着,馨便岔开双腿,裸露出自己裙子里的,果然没穿「今天我就是被主人很恨操过之后才来的,因为我要来相亲,主人今天可是好好的调教了我一下,保证了他的身姿永远刻在了我低贱的大脑里,绝对忘不了我只是一只母猪的事实。」


我咽了咽口水,「看来女王大人很爱您的主人啊。」馨挺了挺自己高耸的胸膛:「那当然,露出也是平常,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不管是野外还是城里,只要主人的性趣来时,我就要衣服,随他的心意崛起,随时准备好被主人的巨根插入,只为取乐于他。因为在主人的眼里我不是父母的好女儿,也不是优秀的独立女性,而只是主人的娃娃。哪怕和你结婚后,这种关系也绝不会改变!」


「好啊好啊」我感觉自己的快失控了,却听到馨继续说道。


「哼,不只是主人,我还要找工人操我,特别是那种年纪大的工人,因为他们身体很强壮,有都有家庭要支撑,一年回不了家一两次,也不舍得花钱嫖娼,肯定都憋坏了,就让我来当最低贱的妓女,让他们尽情肆虐。


不管是把我当作赚钱工具,给工友作为廉价的妓女使用,还是玩法我都接受。


说不定,他们还在你的公司下干活,你身为老板在最顶层高高在上的俯视他们,却不知道,你的老婆在昏暗肮脏的民工房里做比他们还底层的无常妓女。不仅如此,他们出工出力,我还要给他们操我的工钱,随时随地,操我就有钱拿,就像ATM机一样,只不过插的不是卡,是!」听到馨说起了新玩法,我也提议道:「老婆干脆你就去当好了,抓到犯人之后,不管他是作奸犯科,还是毒虫酒鬼,就让他们在穿着警服的你身上,把他们罪恶肮脏的种子全部播撒到你身上。或者你去应聘狱警,在无人理会的夜晚,老婆你充当犯人的母狗,人人可上的贱妇。」馨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好像真的在考虑这个提案,但不一会她又抬头道:「这样还不如去学校里当老师,白天在课堂上训斥,却在晚上成为学生们的母马,让他们骑在我身上,拿着马鞭发泄之前的愤怒。还能用到各种工具,用实践来教导她们女性身上的各个神秘的地方。现在的小孩都可聪明了,一定能想到更多你不知道的玩法。」


说道这里,我们就直接在饭桌上开始发情了,但我们都自制的没有用手或者工具触碰我们的,而是夹紧双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扭动,让情趣更加激烈。


「让黑人怎么样?」我接着提议,虽然现在我们的大脑都开始发晕了,但的点子还是源源不断的想了出来。「黑人的可大了,像你这样的美人在他们的国家肯定见都没见过,他们壮硕的身躯一定能把你征服。你就当它们的导游兼家庭教师,一边教他们用下流的语言,一边在各种中国的名胜古迹下,列祖列宗的目前,把你这华夏名门之女操的认输求饶,向野蛮落后的黑鬼磕头做奴。」


「唉 ~才不要 ,听说老外身上都有很重的味道,臭死了。」「嗯,要不老婆你直接在找附近住着的那个宅男,他每次偷看你的时候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还以为你没发现。我看他天天神神叨叨的,前一段日子我在外面遇到他,你猜他拿着什么?是催眠术的书!干脆老婆你找个时间,假装被他的催眠术催眠了,看看那小子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要是那小子能上道,说不定还会催眠我,在我面前光明正大的,那多刺激!」我打起了附近人的主意。


馨想了想「其实这附近有不少健身房,我可以进去学点东西,比如学一点瑜伽,穿着紧身服,让强壮帅气的男教练手把手的教我,如果有学不会的地方,就得让他随意摆弄我的身体,摆出漂亮的姿势才行。或者让我直接去家里私教,怎么教都行。或者去学一点防身术,当然,得实际点才行,比如如果遇到怎么办,这都得让教练教给我才行啊。」


「嘿嘿」我想起了公司里的事情「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小刘还记得吗?我那个下属以前就是搞健身的,现在天天加班才没发去了,你要是去发骚,他肯定把上班的怨气都发在你身上。到时候我让他当你的贴身教练,你还怕没人吗?





馨听了我这话,脸色突然低沉,我发现自己的话里的不对了「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怕没人操我?要不是你,我为什么要说这么的话。我是想去当出墙的红杏吗?」


我见馨突然生气,也没了继续的心思,赶紧上去哄哄,唉,这算是出师不杰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实施。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