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美妻文洁

小静的生母在她2 岁的时候就因为车祸不幸离世,小静的生父在小静7 岁时找了文洁做小静的继母,文洁因为一些原因不能生育,所以一直将小静视如己出,关爱有加,可小静的生父因为公司老板卷款出逃,牵连被判无期进了监狱,文洁一个人带着小静生活,十分艰苦。一次巧遇,让我结识了文洁,她漂亮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劲爆的身材,充满母爱的眼神都让我十分着迷。由于工作的不顺利和官司,文洁被小静的生父冷暴力了很久,让她几乎对男人失去了信心,不过当我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生活和对男人的印象慢慢有了改善,她后来说「感觉就像在阴郁的天气里,浓密乌云里漏下的一缕光」我们慢慢生活在一起,组成了新的家庭,加上文洁的时尚妈妈雅芝四个人,缓慢开启了我们的全新生活。


小静已经上初二了,由于小时候有些营养不良,发育有点慢,浑身还散发着小孩子的稚嫩,可随着这些年我和文洁的细心照顾,她纤细的身体已经像春天的枝丫一样开始慢慢的萌发,微翘的娇乳充满活力,提拔的身高与略显纤细的双腿更衬出腰的柔美,唯一不足的是还没开始发育的,有些平坦,不过走起路来配合摇摆的腰肢,另有一番稚嫩风情。


看着小静一天天的发育,我正打算和文洁商量把次卧收拾出来让小静一个人住,一方面小静开始发育,女孩子要有些私人空间,另外我和文洁的夫妻生活也可以更方便,否则每次都要等到小静睡熟了再弄,要么太晚要么不敢弄太大声,让我多有不适。


今天我跟进的项目终于结束,可以小小的放松一下,早早的去超市买了小静和文洁爱吃的菜,回家忙活了半天,菜刚刚端上桌,文洁就接小静放学回来了,看到桌上的饭菜,小静欢呼一声跳了起来,漏出了一截雪白柔软想让人握住的腰,让我忍不住瞟了一眼。没敢多看,就连忙招呼她俩吃饭。


这顿晚饭小静吃的开心极了,我打算趁热打铁,于是说「静静啊,你看你也上初中了,现在学习任务也重了,爸爸每天晚上睡觉都打呼噜怕影响你休息,而且爸爸妈妈总在一起,怕影响你,爸爸打算把次卧好好收拾收拾给你做卧室好不好?」听我说到一半,文洁就打了我一下,意思是在孩子面前提夫妻之间的事,等我说完,小静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充泪欲滴,让人生怜。委屈的低声说到「爸爸妈妈是不喜欢我了么?」文洁赶紧又打我一下,我连忙说「没有,没有。爸爸就是怕耽误你的学习。」我心里暗叹一口气,分房睡的计划泡汤了,只能再寻机会了。吃完饭小静去写作业,文洁把餐具和桌子收拾好,开好洗碗机,就招呼我去卧室,关上门,低声和我说「小静从小没妈妈,她爸爸再没找我之前,她没少受到她奶奶家那边人的冷嘲热讽,很缺乏安全感,分房的事还是再等等吧」,我从背后抱着文洁听她说话,摇晃间文洁的翘臀不停的摩擦我的裆部,一会我就翘起来顶在了那里,我用力耸动两下,文洁娇嗔着说「人家说正事呢,你整天就想着这个」我委屈的说「两不耽误,两不耽误,再说抱着你这么个大美人,谁还能没想法和反应,除了两种人,一种是太监、、、、、」文洁接我的话头「那另一种呢?」我:「另一种不是人」


文洁娇嗔道:「讨厌!」


我:「哎就你这魔鬼身材,不是人也忍不住啊」我又用力顶了两下,文洁也顺着扭起了,我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摸上了文洁饱满柔软的丰胸,文洁看我这状态吓的赶快从我怀里挣脱出来,怕我现在就要弄她,看着我肿胀硕大的裤裆,弹了一下。


文洁俏皮的说「晚上,晚上,现在不行,真的不行,静静还在呢!」看着两颊微红诱人的文洁我真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就地」,可现在情况真的不允许,文洁整理了一下头发,拉了拉衣服,就出去切水果了。


我委屈的看着裤裆,「哎,只能苦你忍到晚上了,兄弟。」苦挨到晚上11点,终于都弄好了,三人都洗漱好了,准备睡觉。小静躺在床上,每天大负荷的学习让她不一会就睡着了。


黑灯下火的我直接摸上了文洁的胸,饱满柔软的乳房一直是我的最爱,才揉了几下,文洁鼻子里就传来微小的声,文洁修长的手就直接伸进了我的睡裤,缓慢的撸起了我的,都已经硬了半天的我,一会就分泌出了前列腺液,文洁柔软的手指蘸着前列腺液涂满,撸动起来更是顺滑,爽的我闷哼一声,我揉着胸的大手慢慢收拢开始轻捻文洁软弹的乳头,文洁的声一下就大了一个等级,可能意识到自己太大声了,文洁转头看了看睡着的小静,黑暗中我俩又默契的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都看得到对方眼神里偷偷摸摸的小TIPS. 我看着状态渐入佳境,我俩又对视一眼,然后默契的脱去一只睡裤腿,我顺势趴到文洁身上,就这一起身,我的手碰到了小静的手,精虫上脑的我根本就不关心也没在意小静有没有醒,就继续手上的动作了。


文洁偷偷打开床头微弱的床头灯,看着慵懒美丽的文洁我兴奋的吻了上去,文洁也配合的张开嘴开始舌吻起来,互相交换着口中的唾液,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我左手揉着文洁的丰胸,右手顺势滑到到文洁的,那里丰富的一点不妨碍它的美丽,我手指轻柔,文洁就的声声婉转起来,听着文洁这种从嗓子里挤出的声就一下点燃了我的浴火,我双膝顶开文洁的双腿,扶着就要插进去,文洁一扭就闪开了,说「你那么大,直接进来会痛的,猴急鬼」轻打我的胳膊。


文洁说完坐了起来,推我躺下,昏暗的灯光下看着文洁的头慢慢埋到我的胯下,接着我的就进入到一个温暖的腔体,文洁的舌尖刮擦环绕着,爽的我倒吸一口凉气,尽管文洁竭尽能力也没能将我的全部含到嘴里,只能用舌头和嘴唇像吃快要融化的雪糕一样,不停的吮吸着,把清亮的口水涂满棒身。


偶尔还会抬起头用那阴暗中也可以看到浴火的大眼睛看着我,十分富有征服感。


听着文洁动情用力的声,我灵光一闪顺势抱起我的双腿把抬了起来,我的从文洁的嘴里滑了出来,看到我的姿势,文洁低声道「讨厌」又低声问道「洗干净了么」我赶快说「洗了」文洁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我就感觉到一条柔软的舌头,在我的上面滑动起来,想着文洁这种温柔美丽体型劲爆的大美人在给我毒龙,我的就又硬了一分,每舔一下,我就舒服的一声,舔了不一会,文洁也被自己的行为感染,抬起头来,在黑暗中我也看到文洁大眼睛里溢出的浴火,我们快速摆好姿势,我扶住就慢慢插了进去,湿暖腻滑,充满包裹感,我们俩一起舒服的叫了一声「啊」我的短促,而文洁的婉转悠长。我开始小幅度的轻轻,文洁也深情的轻轻扭动她柔软的腰,完美的契合度让我们水融,几乎无声的舌吻更是让我们有些压抑的无法得到释放,我直起上身,开始大幅度的,几乎下下到底,我知道文洁最怕这个我上翘的刚好在这个姿势下刮到文洁的G 点,果然,三五下之后,文洁就差点没忍住,一声难以抑制的婉转声从被压抑的嗓子里挤出来了一半,让文洁楞了一下,硬是把下一半憋在嘴里,我抓起枕巾塞到文洁的嘴里,开始不要命的打桩,文洁的已经湿的不行,我俩结合的地方从啪啪的撞击声到啪叽啪叽黏黏两片鲜肉之间撕开的声音,我渐渐渐入佳境,而文洁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一声低吟,文洁双腿用力夹住我的腰,双手抓住我的手腕,抵住我,浑身紧绷的用摩擦了几下我,就突然放松下来倒到床上,我的也从文洁的里掉了出来。刚才大幅度的也让我有点见汗,现在休息下来,我也微微的有点喘。文洁还躺在那里,小腹偶尔的小幅度痉挛,和大腿内侧偶尔的抽动,证明她还在的余韵里,文洁不喜欢我现在继续刺激她。看着昏暗床头灯光里照出的模糊而充满朦胧美的文洁,我的征服感就又多了一分。我静静的跪在那里等她缓过来,好一会,文洁才睁开眼睛,黑暗里也能看到她充满红晕的脸颊,满足的看着我,我也微笑着回看她,两人心照不宣的融化在对方深情的眼神里,我慢慢趴在文洁身上,文洁轻舒一口气。


在我耳边轻说,「射了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再弄下去我也累了。」文洁又摆好姿势,我也插了进去,开始起来,今天我的状态不错,又插了很一会,还是没什么感觉,文洁看着我无奈的表情,双手抱住我的腰,艰难的低下头舔起我右边的乳头,她知道这是我的弱点之一,快速刮擦我乳头的舌头一下让我的快感上升了一个台阶,感觉已经到了小腹部位,随时可以准备发射的样子,可文洁抱着我,我身上的重量增加,前后动作起来自然没有之前那么顺畅,右腿一用力好像拉到了腿,有点抽筋,在我小声的请求下文洁停下来,我伸了好一会右腿才缓过来,文洁说「我都没体了,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怎么办?」我说「再试一次,我尽量好么?」「嗯」


我们又改成之前的传教士姿势,文洁已经没体力抱着我了,只能改成用手指继续刺激我的乳头,她一边忍着我深插的快感,一边还要摸我的乳头。体力的下降,加上我猛冲产生的快感,自然就顾东不顾西了,手指刺激的准确度下降,我的快感也来的慢了很多。快速的深的体力也耗费的很快,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个东西到我的上滑了一下。


我时下半身本就敏感,我是不会感觉错的,可文洁正在我身前费力勉强的支撑,谁能碰到我的?卧室里一共就三个人,我心里一跳,结果不言而喻。


我的先是有点软,可马上就硬的不行。我脑子里首先闪现出来的是小静下午蹦起来那一闪而逝的白嫩细腰,身后的舌头然后像是在肯定我的推测一样,它在持续的舔着我的,虽然很生涩,但是我肯定那是舌头,而且是小静的舌头。


我偶尔的小癖好,让我能分清到底是舌头还是手指在爱抚我的菊花。本来我就是喜欢毒龙,又想到那是稚嫩的小静的舌头,又想到我们现在的姿势,快感直接就爆发开来,我猛冲三下,将插到文洁的最深处,再向前一顶,一泄如注,大量的分成几股,向她的深处涌去,文洁也被我一激,也紧紧的抱住我,轻轻的抖动让我知道她也迎来了小。而我感觉到那条生涩的舌头一直随着我的动作紧追着我的,虽然生涩但毫不气馁,体现着不一样的倔强。直到我拔出时撞到了小静的脑袋,她才离开。我缓过神,赶紧转头想看看小静,可看她时她已经重新背对着我躺好了。


一时间我很是纠结,真的想叫起小静,问个清楚,可我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开口了她不回答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文洁说,如果要说该怎么说,怎么才能说明白,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纠结和一身畅快淋漓后的疲惫,我都没有收拾就睡着了,而且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