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小马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监控画面,过了一会浴室的门又打开了,只穿着白色贴身和蕾丝的妻子小芯也走了进来,她来到洗漱台前拿起了发夹,向镜子里的小马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挽好头发然后把和都脱了扔到内衣篮里。


她赤裸着身子从身后抱住了小马,一边用她丰满的乳房摩擦着小马的后背,一边伸手到前面轻轻揉搓着他那垂吊着的。小马没回头看她,仍旧对镜子打着剃须膏刮胡子,但他垂吊着的粗大在小芯的殷勤套弄下一会儿就直直地勃起耸立了起来。


「妈的,这小子到底吃什么了,越长越大,简直就是匹公马!」我心里暗暗吐槽着,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小马的,可每次都是让我心里又羡慕又嫉妒,他的硬起来就像是根又粗又长的肉枪一般,连下面吊着的卵袋都有婴儿拳头大小,顶端圆润的紫红色像颗熟透的大李子,带着青筋的粗壮棒身和他壮实腹肌一样呈现出健康的深褐色,仿佛炫耀般地直直勃起在他胯间浓郁卷曲的丛中,那挺起来的长度都快顶到肚脐了,我和小马相比之下,自己这早泄的小简直就是跟太监差不多。我忽然想起了曾经在看过妻子在朋友圈转发的文章,里面说现在女性对男人的择偶要求就是潘驴邓小闲,我不自觉地暗暗对比了一下小马,就算昧着良心说他没有潘安的相貌,那剩下里面除了他并没那么闲,的、有钱、疼女人这三样是怎么也绝对算得上的,面对这样的男人别说是自己老婆小芯了,估计就算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不动心吧。


妻子握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一边用她的乳头摩擦着小马一边亲吻着他的后背,同时手上还不停地套弄着他,她又弯腰从后背慢慢亲到了臀部,然后蹲下来伸出舌头探进了小马毛乎乎的臀缝里轻轻转动着,小马手上的刮胡刀只是迟滞了一下,然后对着镜子继续没停。我看得心里又酸又刺激,没想到以前在学校和男生说话还会脸红的妻子小芯,现在竟然会主动帮情夫小马舔,而且看她熟练的动作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相比之下,我这个已经结婚多年的正牌老公却从没享受过这种服务,这让我实在有些不是滋味。


画面上的妻子帮小马舔了好一会,然后又转到小马身前分开腿蹲下来含住了他那粗大勃挺的,她一边给小马上下吮吸,一边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茂密的轻轻揉搓着着。小马一边享受着小芯的服务一边慢悠悠地刮完了胡子,他抓住了小芯的马尾前后地挺动臀部,坚挺粗大的像操穴一样操着她的小嘴,小芯大张着嘴含着唔唔地任由小马来回着,粘稠的口水接连不断地从她的嘴角滴到了她丰满的乳房上,小芯加快了揉搓自己的手指速度,忽然一股淡的尿液水柱从她茂密的腿间肉唇中激射了出来,她就这样一边射小便一边让小马操着嘴,好一会才淅淅沥沥地射完,在浴室的白色瓷砖地上漫延开了一片尿迹的水洼。


监控里妻子一边给小马一边尿尿的画面让我血脉贲张,胯间被贞操带锁成小小一团的徒劳地想要勃起着,我感到自己的马眼都已经受不住刺激分泌粘液了,我忍不住脱掉了,一边忍着的胀痛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卵袋。这时画面上的妻子已经被小马抱起来放到了洗漱台上,她挺着一双饱满的双乳满脸娇媚地看着小马,雪白的腿大张着,茂盛的湿黏黏的,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小马握住了她的一边乳房揉搓着,那深褐色的乳晕和乳头在他的手指间变换着形状,她轻喘着脸更红了,小马俯下头去用嘴覆盖上了妻子的双唇,妻子轻颤了一下,两只手把小马的脖子揽得紧紧的,和他动情地接起吻来。


看着妻子和小马像热恋的蜜月恋人一般吻得如胶似漆,我被这画面刺激得有点头晕目眩,想起前面妻子说想跟小马跑的那些真真假假的话,仿佛有种把妻子献给别人之后自己已经被抛弃的感觉,这种自虐一样的强烈绿帽快感让我忍不住想要,如果这时候小芯能让我闻一下她的脏恐怕我都能立刻射出来。


我也不顾什么羞耻了,干脆用跪趴的姿势揉搓着自己的卵袋和,我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绿奴玩到后面会接受被爆菊了,当绿帽和自虐的羞辱快感到达极致的时候,用什么方式来满足自己都是最正常不过的。


小马和妻子唇舌交合了好久,才离开小芯的嘴唇吻到了她的下巴脖子,再经过她精致的锁骨吻到了她的腋下,小芯配合地抬起了手让他吻着。妻子果然照小马的要求没有再清理体毛,这半个月她的和腋毛长得更加黝黑茂密了,和她那清丽漂亮脸蛋成了强烈的刺激反差。妻子一边抬着手让小马又吻又亲地舔着她的腋毛,一边握着小马那笔挺粗大的抵到自己的,轻轻扭着腰肢用自己茂盛的磨蹭着小马紫红色的,小马刺激地抖了抖:「老婆,你的逼毛和腋毛越来越多了。」「……喜欢吧?为了你我一直都没刮,短袖都快不敢穿了。」小芯羞红着脸说。


「真听话,我都说过不许你刮了,」小马看着她笑:「老婆,我就喜欢你这种平时看起来清纯漂亮,但是腋毛和逼毛却从来不刮的骚样子,要是让你网上那些粉丝知道,估计他们都要拿你的照片呢。」「讨厌,就你会玩,」小芯脸颊绯红:「……那今晚你玩我的时候多射一次,好不好?」「呵呵,为什么啊?」小马分开小芯的看了看,挑了一点她粘稠的用手指拉成了丝,「老婆,你逼里的水怎么这么骚,吃助兴的药了?」「什么啊?……是因为我有惊喜要给你了。」小芯不好意思地红着脸。


「还有惊喜啊?」小马笑:「那快说来听听。」「你先答应我,不然干嘛要告诉你。」小芯娇嗔着,故意白了他一眼。


「你说了我再考虑,」小马笑:「不就多一会嘛,有什么难的。」「你好坏,答应得一点都不干脆,」小芯作势撒娇地说:「那不说了,让你自己发现好了。」「哈哈,老婆对不起嘛,」小马哄着笑:「那给点提示总行吧?」「哼,」小芯脸红红地扶着自己那对圆润的大,我才发现她的乳房好像比平常更加丰满鼓涨,在那两只宽厚的褐黑色乳晕上面,小指粗大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你亲一下我的奶头就知道了呗。」「哟,老婆你不会又有奶水了吧?」小马捏了捏她胀大耸立的褐黑色乳头,凑上去含住吮吸了起来,「……尝到了吗?……」小芯红着脸像催乳一样不停揉捏挤压着自己的乳房和乳晕,她的乳头上慢慢分泌出了几个白色的小点,随着小芯轻轻一挤,一滴奶白色的乳汁竟然从她乳头上流了下来,屏幕外的我十分吃惊,小马也抬起头惊喜地说:「我靠,老婆你真的有奶了啊,是不是又怀孕了?」「嗯,都怪你,我又怀上了,」小芯看着小马:「你可高兴了吧?」听到妻子又被小马操到怀孕的消息让我一阵头昏目眩,却不得不承认贞操带里的硬得要爆炸一样,小马却是又惊又喜:「真的?那当然太好了!」他停了停又疑惑地说:「老婆不对吧?我才来了半个月,你这么容易又怀上了?」「对啊,才半个月我哪那么容易怀上,是我逗你的了,其实我没怀孕,是我这两天去打了催乳针,」小芯红着脸说:「我知道你现在觉得我不漂亮,让你玩起来老是不想射,所以我想要是有奶的话可能你会刺激一点了,你不会怪我没提前告诉你吧。」「操,老婆你真淘气,」小马笑着握住了小芯那鼓胀的乳房,妻子的雪白乳肉和褐黑色的乳晕像揉面团一样在他手里变换着形状,小马用力一捏,一道的乳白奶水就从妻子那粗大的乳头里射了出来,「老婆,你的奶还是这么多,不用来浪费了对吧?」小马把凑到了小芯的乳头边上,挤着她射出来的奶水把挺立的淋成了湿黏黏的乳白色,然后拨开她的用抵住了挑逗似地轻轻磨着。


「嗯……你好坏……我想让你吃的,你用来操我……啊…………」小芯话没说完,小马已经把裹着奶白色乳汁的整根送入了她浓密的,她后面的语调顿时变成了一声高亢的销魂。


「靠,老婆你的逼里真湿,」小马一边揉搓着小芯涨奶的乳房,一边挺着粗大的用力抽送她的,「老婆,你想玩催奶早点告诉我嘛,我让你试试我老爸他们玩的进口药,那种能让女人的奶水更多,催情的效果也更强,保证让老婆你爽到不行。」「……才不要呢……你老爸玩女人那么厉害,你想像他一样玩死我啊……」小芯枕着手露着两边茂盛的黝黑腋毛,雪白的腿张得开开地迎合小马抽送着,她胸前褐黑色的乳头在小马的揉捏下不断地外喷着乳白的奶汁,小马一边操还一边凑上去含着她的奶头用力吮吸。「啊……小马你轻一点……太用力我奶头会疼的……啊啊……嗯……啊……你好硬……插得我好舒服……嗯嗯……我的奶好不好吃……你想不想射在我里面啊……嗯……啊啊……」小马一边操一边吸着小芯的奶水,他操几下就把嘴凑到了妻子的乳房旁边,用力一捏她褐黑色的胀大乳晕,一股乳白色的奶水就从妻子的奶头飞溅着射进了他的嘴里。「靠,老婆,怎么感觉你的奶味道变骚了?」小马用手指抹了一点她乳头上的奶水闻了闻:「怎么像你逼里面的味道似的,是不是你生完回来以后云哥没把你照顾好啊?还是你怀孕那时候的奶水香,现在味道差远了。」「啊……不会吧?……是不是我生完以后内分泌都一直不太好……」小芯咬着嘴唇一边忍耐小马的,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你好坏……吃人家的奶还说人家的奶骚……嗯嗯……啊啊啊……你老爸那些女人的奶才骚呢……下次你吃别人的去……」「呵,对不起嘛老婆,不过你现在的奶水味道确实骚,不信你自己尝尝?」小马一边挺着抽送,一边把沾着奶水手指送到了小芯的嘴里让她吸吮着,「其实也没什么了,女人内分泌不好就会影响奶水质量,老婆你往后注意休息好好调理呗?」「我还能怎么好好调理啊?现在每天那么忙,阿云还老是不省心让我生气,」小芯红着脸说:「……我今天还说他了呢,要是他有你一半的能干和上进心,我跟他两个人的生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呵呵,老婆你平时就少说云哥两句了,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小马笑着说:


「不过也难怪,云哥的都了,女人总是没性生活内分泌怎么会好啊?」「那可不是,你有时间帮他留意一下有没有好的医院能治呗?」小芯说:


「还有啊,……我打催乳针的事别让他知道了,我担心他会吃醋。」「你在乎云哥吃醋,就不在乎我会不会吃醋啊?」小马用力操着她笑:「老婆你放心吧,云哥的事交给我,不过得先让我疼你一次,先一次好不好?」「……啊……嗯嗯……啊啊……好……」小马加快了抽送速度,小芯又开始急促地喘息了起来:「……其实我也在乎你了……啊啊……嗯……那我的时候……你也一起射好不好?……」「行,老公尽量满足你!」小马架住小芯的大腿握住她的腰肢,粗壮勃挺的像打桩机一样往她用力地撞击着,一时间浴室里充斥着频率急速的啪啪撞击声。小芯开始还满面潮红地一边揉着乳房喘息一边盯着小马自己的看,小马快速操了几分钟以后她开始喘息变快,喉咙里的声也变无意识地混乱了起来。


「啊……嗯嗯……啊……小马……你怎么能一直操这么快啊……嗯……啊啊啊……受不了了……还有多久……想射了没有啊?……」「还早呢,哪有那么快,」小马一边操一边笑:「老婆再等等。」「等不了了……我马上要了……」在小马胯部一下又一下的快速撞击中,妻子挺着仰着头眼神迷离,胸前流着奶水的一对乳房被操得上下甩动,小嘴像搁浅的鱼一样一张一合地吸着气,「……你这坏蛋……老是哄我……嗯嗯……啊啊啊……你的好硬好厉害……嗯嗯……老是顶我最里面……嗯啊……我快要到了……我要不理你了……啊啊……啊啊啊……要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芯急促地喘息着,忽然她像溺水求生的人一样死死抓住了小马的腰,指甲扣进肉里好像憋住什么一样,连漂亮的脸蛋都扭曲变形了,忽然她雪白的身体泛起红晕,全身一颤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喊,她在下足足痉挛颤抖了十多秒钟,快感尽情肆虐过后才软软地倒在了小马的怀里。


我看着妻子被小马操到了,心里又酸又刺激,我拼命地揉着自己的卵袋,连手指都插进了自己里用力刺激着后庭,忽然自己贞操带里的一酸,一股稀稀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我没想到自己的竟然在没有勃起的情况下遗精了!


我的遗精之后迅速缩成一团毫无感觉,我躺在床上喘着气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是自己毛病又加重了,过了会也干脆懒得再想,扯过纸巾给自己清理继续看着屏幕。浴室里过后的妻子大腿张开地还在洗漱台上,小马那直挺没的仍旧还插在妻子的中,不同的是前面那疾风骤雨的已经变成了温柔的缓缓推送。


「老婆,舒服吗?」小马看着小芯笑:「满意不满意?」「嗯,舒服死了,」小芯说:「你哪次不让我满意啊?明知故问。」「那是必须的,让我的宝贝老婆在床上满意是我最重要的任务嘛,」小马对着我的妻子一字一顿地说:「老婆,我爱你。」「嗯,收到,」小芯的脸上满是爱恋的羞涩:「我也爱你。」「要叫老公。」「嗯,老公,我爱你。」妻子甜蜜羞涩的声音细微而又清晰,每一个字都像重锤一样敲打在我的心上。


「这才对了嘛,」小马把妻子抱起来揽在怀里,温柔地在她里着,「老婆,能这样抱着你真好,要是我们能老是这样在一起就好了。」「没关系啊,我知道你忙,」小芯脸红红地说:「那你以后有时间就多来看我呗,别让我老是等太久,其实……我也想你的。」小马默然了一会:「老婆,有时候我真羡慕云哥能娶到你。」「你都说过好多遍了,」小芯说:「那谁叫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不主动追我?


我还以为你看不上我呢,你要是像阿云一样懂得对女孩子主动,说不定我早就嫁给你了。」「是啊,都怪我以前太傻,不敢对自己喜欢的女神表白,」小马说:「老婆你知道吗?那时候看着你和云哥那么好,其实我心里难过得要命,知道你和云哥结婚那时候,我在家里躺了一个月干什么都没心思,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原来你是我心里真爱的女人。」「我都嫁人了你还想着我……你真傻,」小芯说:「……说真的,一直以来你身边也有很多好女孩吧?就像婉言,人家也是富二代大小姐有钱又漂亮,还有你现在公司里的那个彤彤,我觉得她们都比我对你好得多,……其实你不一定要那么喜欢我的。」「她们都很好,可在我心里她们都不是我最喜欢的人,」小马说:「老婆,说句心里话,我不希望破坏你和云哥的家庭,可要是有一天你和云哥离婚了,我一定会让你嫁给我。」「你想得美,我才没打算和阿云离婚呢,」小芯让他着,「……而且就算离了,我也不会答应嫁给你的……」「为什么啊?老婆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小马的语气有些失望和不解。


「不是因为这个了……」小芯红着脸,顿了好久才说:「说了你不许笑我啊,因为我觉得我生了孩子,现在也算不上什么漂亮了,而且还是个已经结过婚的女人,……可你又帅又有钱,还有那么多年轻女孩子追你,我觉得我真的配不上你了,其实……其实……」她越说脸越红,连声音也越来越小。


「呵呵,其实什么?」


「其实……其实你现在愿意玩我,我都已经觉得很难得了,」小芯红着脸小声地说:「……我还担心有一天你会看不上我呢。」「呵呵,老婆你放心,我不会看不上你的,」小马笑:「那我也跟老婆你说实话吧,其实比起让你嫁给我,我更想让你做我的隶母狗。」「啊?做你的隶……母狗?」小芯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本来红着的脸更红了。


「没错,上次我跟婉言去马尔代夫度蜜月,你也跟着一块去了,还记得我们是怎么玩的吗?」「怎么会不记得啊,」小芯迎合着他的抽送,小声地说:「你要我到了马尔代夫以后,就是你和婉言两个人的母狗,要像母狗一样伺候你们,让你两位主人玩。」「对啊,你不是也玩得很开心吗?不过那次只在马尔代夫,我现在想要的是以后了,」小马边操边说:「老婆,我只要一想到你这个我当初暗恋的校花女神,以后成为我的隶像母狗一样伺候我,这种成就感不知道要比签了多少万的生意操了多少个长腿嫩模还要爽!我觉得只是现在占有你还不够,我想一辈子都能够完完全全地占有你,老婆你愿不愿意答应我?」「……为了你,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呀?」小芯亮闪闪的眼睛看着小马:


「可我现在……我现在是不会答应和阿云离婚的。」「呵呵,老婆,我不会要你和云哥离婚的,」小马说:「不过既然你答应我,我也不会再有什么保留了,因为你是我的隶母狗,我要完完全全地占有你,不能允许你心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所以我要让你心里慢慢地不再有云哥,直到彻底地不再爱他,明白吗?」我在屏幕外听着小马的话,心里酸酸地思绪翻腾,我心里又浮现起了当初和小芯一起读书约会恋爱,结婚生女成家的片段点滴,在我心里小芯永远是那个喜欢穿着漂亮白裙子的清纯女孩,但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也许会永远失去她,她会永远离开我成为别人的隶玩物,被另一个男人从里外身心彻底地完全占有。


这种念头就像是带刺的玫瑰,只要是稍微一想都会让我的心像刀割一样疼痛不已,可似乎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在我脑海里反复盘旋虐心着挥之不去。


「嗯,明白……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可你就那么有信心,能让我心里不再有阿云啊?」小芯看着小马:「其实……其实我也挺担心的,我怕自己真的有一天会为了你和阿云离婚,成为那种抛弃老公的坏女人。」「呵,老婆你别想那么多了,」小马笑着在小芯的唇上亲了一口,停下了的:「你看我们聊了那么久,到现在都还没洗澡呢。」「哦……对啊,明天还有竞选会呢,」小芯看着小马把从里拔了出来,身子又止不住地一颤,她的两片已经充血得发亮,变成了一个合不拢的圆形孔洞,许多白白的浆液分泌物从她的流出来,裹得她周围的一片狼藉。


「……老公,你看你老是不射!……」小芯娇嗔地说,小马那刚操完的上面裹满了妻子分泌物的白浆,仿佛战利品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高挺着,小芯从洗漱台上下来蹲在他的身前,毫不犹豫地替他用嘴含住吸吮了起来,她仔细地用舌头来回舔过肉茎和卵袋,就像是在清理最心爱的东西一样,才一会就把小马的舔得干干净净,她舔完了吐出了帮小马着,恋恋不舍地看着他:「老公……再玩我一下好不好?我真的想你先射一次了。」「呵呵,老婆你这骚母狗,这么欠我啊?」小马俯下身来和她说了些什么,小芯的脸上立刻飞起了红霞,「……你要玩那个啊?……可肛塞还在卧室呢。」「那你去拿呗,」小马忽然浮起了坏坏的笑容,「老婆,你不是要做我的母狗吗?那你这样了爬过去用嘴叼回来,不然我就不。」「可是阿云……」小芯满面羞红。


「怕什么,他早睡了,」小马嘿嘿笑:「他要醒了更好,干脆一会让他看着撸个痛快。」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