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X的妓女扮演

(废屋的一角,小X头向后仰着,


表情分不清痛苦还是愉悦,双手各被一根皮革带向上吊在铁架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前后包围着她,而她全身的重量似乎由两根插进她溪谷和菊花的支撑着。


)》


两个穿着橘红色马甲建筑工人走过来。一个高一点带着安全帽的是个健壮的白人,另一个包着头巾的是个有些肥胖的黑人。在和小X说了几句后,两个人就一左一右夹着她沿着一直走到底,穿过外面的铁丝网上的破洞走进一个废弃的酒吧一样的房子。残破的招牌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个字Rose。


我也跟着走了进去。先是一个大厅,破烂的桌椅堆在角落,墙壁上满是涂鸦,在外面照进来的昏暗的的灯光下空无一人。我穿过大厅走进侧面的通向厨房的门框。厨房的天花板已经没有了,明亮的月光照进来,墙壁上都是火烧过的痕迹。


继续向前寻找小X他们的踪迹。穿过同样没有屋顶的库房,来到废屋后侧是一个办公室。除了窗户被木板钉上了,这里保存的相当完好。后街的路灯正对着窗户,昏黄的灯光从木板的缝隙中照进来,地上有几个施工用的便携灯把整个屋子照亮。


长长的沙发和堆满酒瓶的办公桌靠着墙边,还有几个破旧的床垫,几个用过的安全套凌乱的扔在地上,这是一个男人们的秘密基地。


小X外套已经被脱去。两个人熟练的拿出皮质束缚带与绳索,要把小X双手在背后绑起来。


「跪下。」胖大的黑人命令道。


小X顺从的在黑人面前的床垫上跪下。


黑胖子伸出肥大的手捏起小X的小脸说道。


「真是个勇敢的小,最近很少有妓女敢接我们俩的生意了。这次我们可要好好享受一下。」


「先绑好,省的一会她反悔。」高大白人一边说,一边又在把小X绑在身后手上的绳子紧了紧。


黑人飞快的脱去身上的衣服,一根肥大的在身前甩来甩去。浓密的毛发间是异常粗的根部,越到的前端就越来越细,最前端还包在包皮里,像一个黑色的圆锥体。整体的长度和他的体型比较起来不是特别长,但显得特别粗。两个硕大的蛋蛋垂了下来。


他抓着小X的头发,把她的脸凑到肥大的前,命令道:「妓女,给我好好的吹。」


小X顺从地张开小口包住黑人腥臭的头。香软的舌头沿着打转与朱唇一起吧黑色的包皮褪下露出紫黑色的。舌尖在上轻轻地舔舐,再把整根从前到后每一寸都舔到。


黑黑的在小X的服务下膨胀成坚硬的棒槌。小X卖力的套动着黑人的。


身后的白人在把小X双手捆好后,把绳索从高处的铁架子上绕过,高高拉起小X的手臂。把小X摆成双腿分开站起,腰向前完全弯下,手臂高高吊起头向前依然在为黑人粗大的服务。


白人脱下污垢的裤子,露出早已坚硬的。与黑人相比不是很粗,但是长了不少。他扶住小X的腰,迫不及待的把狠狠的捅进小X鲜嫩的。他狠狠的撞击,几分钟之内完成了从紧涩到顺畅的转变。


小X一直在努力地在感受着身后的撞击,同时全力地套弄着面前的黑,前后二人渐渐掌握好了节奏,一前一后猛力夹攻几分钟。


黑人抓住小X的头,把他的深深地插入到小X的口中,深入到小X的喉头处,跳动着喷射出大股。


白人按着小X白皙的腰部,长长的在小X尽头激动的弹跳喷射出他的精华,小X的子宫又一次被充满。


小X身体越发敏感,双腿颤栗,乳头挺立,体内激荡,浑身发软,要不是双手被吊着就要倒下了。


很快二人交换了一下位置,白人把深深插入到小X的嘴唇中。胖黑人则把锥头顶着她的粉色菊花处。锥形的坚硬坚定有力,不可阻挡地插进她的深处。


胖黑人用他的充沛的体力在小X身体里驰骋了十几分钟。期间白人在小X口中发射了一回又让她清理了他的。


终于当胖黑人在小X体内又一次发射出大量,小X本就不多的体力完全耗尽了。粗大的黑色抽离出身体时,她再也保持不住平衡瘫倒下来。上半身仅仅依靠双手上的绳索吊着。


小X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双手吊着,身体无力地瘫软在肮脏的床垫上,和不断抽搐着流出白浊的液体,失禁的尿道口流出地晶莹的尿液也加入其中,一片狼藉。


我看见手机上小X体力显示(0%昏迷中)。胖黑人站在一边微微喘息,白人则有些不满的抓着小X头发把低垂的头拉起来,用依然坚挺的抽打小X的脸颊。


「臭,着么快就嗨的不行了吗?快点醒醒,老子还没干完呢!」「不行,接客任务要失败。」我看向补充体力的选项(接客中恢复量减半)「还有这种设定!以后要提前调节好身体状态完成客人要求。……奇怪我怎么会这么想!」


点选了恢复体力($ —50体力+50%)。一阵粉红色的光晕悄然滑过小X白皙狼藉的身体。小X一声娇喘,睁开了眼睛,情欲的火花在眼眸中一闪又收敛在深处。


白人一看小X清醒了就和胖黑人一起拉高绑在小X手上的绳子,一直拉高到小X完全悬吊起来。美好的女体完全伸展开,无助的轻轻摇荡。


胖黑人固定好绳索,一只手套弄着,一只手抓住小X的乳房揉搓。白人站在小X身后把她两条匀称的大腿抱起向两边拉开。她的口完全展露在胖黑人面前。粉红色的嫩肉微微颤动,白色的液体还在不断地滴下来。


胖黑人的又一次迅速胀大。他抱起小X的腰,把的尖端对准粉红色的花心,轻轻地一放手,小X的就轻巧的包裹住他的全部只留下两个硕大的。胖黑人接过小X的大腿,再把两条白皙的大腿向上抬起,把她的膝盖架在他的肩膀上,几乎把小X在空中折叠起来。他用胳膊环住她大腿外侧,两只大黑手抓在小X的两肋。


小X像一个白色的吊钟一样被前后摇摆起来,胖黑人的像黑色的钟槌一样一下一下重重的的擂进她的深处。她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发出一声声有韵律的娇喘,享受着狠狠地撞击。


「啊……啊……嗯……嗯……」


几十次撞击后黑人停下来调整一下急促的呼吸。白人站在小X身后,双手托住两瓣雪白的臀肉向两边分开,把坚挺的对准她粉色的,也是顺畅的深深插入。黑白两根同时充满了小X的肉体与,两根火热坚硬的隔着一层娇嫩肉壁互相挤压。


白人立刻开始了快速的挺动,白色的在粉色的菊门中快速进出。还在休息的胖黑人则低头咬住一颗不断跳动的粉色花蕾。小X开始迷失。几分钟后当胖黑人也加入到快速挺动时,两根同时进出的极致冲击使得小X陷入了的痴狂。


另一部手机跳动,有了新的文件被破解出来。


游戏的结局:完成任务2×D6


2回归没有记忆


幸运,一切游戏中的记忆像幻梦一样消失无踪。


3影业邀请


记忆保留,嫖客中有一位片导游,觉得妻子很有潜力,邀请她成为下一个片明星。


4名人邀请


记忆保留,嫖客中一位名人希望妻子成为他的。


5老板地下情人邀请


记忆保留,嫖客中偶遇妻子公司高层老板,认出了她,希望她成为老板在公司的地下情人。


6open婚姻


记忆保留,经历了这一切后,妻子的性观念发生转变,你们决定开始open的婚姻。


7回归正常但带着记忆


记忆保留,每一次,每一次插入,每一次都留在妻子的记忆中。


8怀孕父亲未知


记忆保留,几周后妻子发现怀孕了,但永远也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9感染性病


记忆保留,身体也留下了痕迹,妻子得了多种性病,在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后一年才能治好。


10抓住


记忆保留,被卧底发现真实身份,被捕留下案底,花费金钱聘请律师后才获得保释。


11强迫私人3月


记忆保留,被性绑架成为私人,三个月后才被丈夫救出。


12黑帮控制长期妓女3年


记忆保留,被当地黑帮控制成为了长期妓女,三年后才被打击黑帮行动中被解救。


未完成任务D6


1性瘾缠身,每天都必须与不同的人。


2控制你们的灵魂。


3成为了一个性团体的。


4控制你们的灵魂。


5被黑帮控制,成为长期妓女。


6获得你们的灵魂与肉体,成为降临的容器。


怎样都是令人绝望的结果。


在我心情混乱的阅读完这份预示着我们悲惨未来的文件后。他们又一次变换了体位。


他们吧小X双手放下,白人躺下。小X急切地手口并用的让他的恢复挺立,然后主动的坐了上去。开发充分的淫洞轻易地吞下。小X扭动着腰,主动上下抬起配合着身下的挺动。


胖黑人的经过几次发射并没有瘫软太多很快就更加坚硬了。他把小X按倒在白人的胸膛上,美丽的乳房紧紧的压在白人多毛的胸口。胖黑人的肥大锥形又一下戳进了小X还在流淌着的。


又是十几分钟的双洞被同时摧残后,小X陷入长久的中,体内不停的收缩痉挛,两根也同时在深处喷射出火热的精华。


这两个嫖客心满意足的从小X体内退出,简单的清理后就穿好衣服无视赤裸横陈的女体,满意的离开了废弃的仓库。小X就像一个被用过的充气娃娃一样遗弃在这里。白皙的肉体在一片污浊的废墟中是那样耀眼。


《客人满意,绿色+1,200x2x1。5$600,我和朋友碰到了一个勇敢的,在我们的秘密基地一间废屋里我们把她绑起来狠狠的干了一个多小时,中间被操的昏了过去但又神奇的恢复回来了。luckyday(小X半吊在空中小腿拖拉在地上,垂着头,大量从她合不拢的和中流出)。》($1030,绿色+5,,红色+1)我老婆在肮脏的床垫上,手腕上满是红印,脸上布满泪痕,意识模糊,饱受摧残的还在流出,前面的淫道也红肿大开着不复往日的娇嫩。【接客8人次,9次(40%声音嘶哑),9次(10%严重受伤不能闭合),4次(50%受伤)7次(耐受+2,+3),体力(10%)】


我平静的看着狼藉的小X,点选了修复和恢复体力,—$150$880


「不对,我现在这么冷静的面对小X经受的的情绪是不对的……屈辱愤怒的情绪都被压制了,只能在内心深处偶尔发出愤怒的火花。正常的我绝对会不顾一切的阻止,现在却理智的接受这是一个游戏的设定。被改写认知的不止是小X,还……有……我……」


在又一次粉红色的光晕划过后,小X身体恢复了。摧残的不成样子的也恢复成粉色紧致,更加完美诱人的模样。黯然无神的眼眸也在闪动了情欲的火花后恢复了清亮。


「不对,虽然小X的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摧残蹂躏,但也不会这么快变成被彻底无法恢复的程度。这是游戏为了提高难度加大了的损伤速度,目的是让我们多多用游戏恢复功能。是的,每用一次,情欲的力量就会在小X身体里渗透一分。」


我依然诡异的平静分析。


我们回到汽车旅馆前的街道边,我面无表情的点动了骰子。


《9:30第七次,9+514BBC,3你的房车,3+5+110无套中出。(房车的床上黑壮汉正在把一个粗大异于常人的插入表情痛苦扭曲的小X的。)》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黑人壮汉走了过来。小X在他面前像娃娃一样娇小。


两人走向了我们的房车,打开车门,黑人壮汉低着头走上来,车身为之一沉。


来到了车厢后部的床边。


黑壮汉坐在床边,小X熟练的解开黑人的裤带,把手伸进去艰难的掏出一个怪物。巨大的比小X的手臂还要粗,一只手都无法握住,小X双手慢慢地在这巨大的上下滑动,感受着他的火热与弹动。这个巨物看起来至少有一英尺长,头部比啤酒罐还要粗。


小X努力张开小口也无法含住这个巨大的,只能用舌头在上面不停的舔动,尽量给这个庞然巨物更多的润滑以便能挺过即将到来的摧残。


当小X的舌头与这个巨大的愤怒的怪物接触时,它就开始越发膨胀变大变长,颜色变成怒胀的紫色。它的缝隙中闪闪发亮。


黑人站起来,脱掉衣服,让小X躺着床边。熟练的让小X自己用双手把双腿向两边用力打开到极限。黑人把他那挺立狰狞的巨物放在小X的口前。那可怕的巨龙与娇小紧致的完全不成比例。小X的在颤抖。他把巨物在小X的小腹上比量了一下,一直能接近胸口。小X看见那个突然靠近的巨物,眼睛中满是惊恐。


「宝贝,不知你能不能承受我的巨龙的进攻?」小X用颤抖的手伸到双腿之间,抓住他那坚硬暴躁的,在花心上下摩擦。


巨大的挤开刚刚修复的粉嫩的花瓣,最后对准在小X紧密潮湿的开口处。


「我要干的你走不动路。」


他开始推,集中下半身的力量开始推。但他的太大了,小X的太小,它无法进入只是带给小X剧烈的痛楚。


「总是这样,这些小逼总是拒绝我,每次那些贱人总会哭喊着逃跑。」他把双手狠狠的压在小X的阴部俩侧。


「这次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干爆你这个亚洲妓女的逼。把你的双腿分开,我要进入你那个紧紧的淫洞把它彻底的撕开。」小X照他的命令做了,两只手拉住两条腿使劲分开到极限。现在她的已经大开,试图让这个黑人的愿望更容易实现。


他用毫不留情的巨力猛地推动他那巨大的。当头部刚刚伸进去时,小X的下面就要被撕成两半了。当这个怪物尝试进入的更深时,她的内壁已经开始撕裂了。小X的极致扩张的边已经开始流血了。


颤抖的惨叫声一直响着,在他那可怕的巨物刺穿她可怜的紧致的时带来的极致的痛苦中,小X全身都在颤抖。她分开大腿几乎都要被压断。


巨物缓慢而坚定的挤入了小X的。淫洞口被撑到了极限,小大都完全张开一直挤压到小豆豆下方。才插入了刚到三分之一就已经顶到了花心。


小X的小腹处明显看到涨起了一道痕迹。小X脸色苍白,两道泪水流在脸颊上。


内壁多处撕裂的灼热痛楚完全击倒了她。


黑人感受着紧致的对巨龙的反抗。开始一下下撞击。巨龙退出时紧紧地拉出淫洞的肉壁,巨龙前进时一点点深入到花心深处,直到进入子宫深处。巨龙终于进入了不到一半,留在外面的部分也比她经历过的最长的还要长。小腹上能清晰的看见隆起。小X也被干的无声尖叫着,双手也徒劳的试图推开黑人的进击。


黑人正觉得干的不够深入爽快,又被小X的反抗激怒。他猛地把身体向下压,然后快速的冲刺起来。小X的无谓的反抗很快就被击溃。


黑人抱住小X的双臀把她像一个娃娃一样抱起来。巨龙在小X体内进入到极限把她的内脏都顶了起来。外面依然还剩下三分之一。


小X就像一个大号的性玩具娃娃一样被黑人举着在他的巨龙上下套弄。疼痛一次次从她的阴部穿过子宫,转过整个身体里直达喉咙。小X眼睛睁的大大,嘴也张的大大的,试图把所有的疼痛从尖叫声中排出去。但尖叫声很快变为无声无息,眼神变得模糊。很快她就疼痛的失去了意识双眼禁闭,双手垂下。


黑人又套弄了一会,发觉不如意就把小X从巨龙上拔了下来,把她背朝上扔在床上。小X的口完全打开成了深邃的孔洞。在黑色的巨龙抽离后,完全失去了弹性,一点也没有恢复原状的迹象。边缘的褶皱充血肿胀着,伴随着不时颤抖的波动。外唇至少十处开裂,四周散布着激烈打发出的白浆与流出的鲜血。


「哦……该死!又是一个!我一直只能干这些一次性的妓女。其他的女孩都被吓跑了。今天你这个妓女跑不掉的!」


缓了一会小X才恢复回意识,还没等她多喘几口气。黑人的巨龙就从后面猛地贯穿她的。


接下来几十分钟的非人的折磨过程中。


小X尖叫,昏迷,痛醒,,麻木,昏迷不停的循环着。


黑人则怒吼着,每一个慕名而来的女人,只因为他有着传奇大吊,挑逗见识一下巨大的怪物又逃离的女人们。今天也是一次失败的约会,对方只是想看看他的巨物满足一下猎奇的心里。他诅咒那些女人,诅咒自己那巨大到令他失去正常人生的器官。他把身下的女人当成要发泄报复的目标,毫不留情地倾泻出自己的怒火。在可怜的小X身上发泄出满载的。


黑人壮汉终于在小X的体内发射了出来。大股的充满了小X深处。他那没有变软多少的巨物退出后,小X那又红又肿完全扩张到极限的口里涌出了大量的与鲜血。小X只能无力的趴在床上。


黑人略有不满的穿上衣物。胯下的巨物甩动着套进宽大裤子里。神情遗憾的离开了房车。


《客人不满意绿色—1,$120x0。5$60,异于常人的让我很难找到性伙伴,今天在房车里一个对此一无所知的妓女成了我巨龙的又一个祭品,她过于娇小的体型让我不是很过瘾,最后又又又被玩坏了一个,心情不好。(小X那完全被摧毁的淫洞)》($940,绿色+4,红色+1)小X无力的趴在床上,红肿的口完全分辨不出大小,合不拢的还在流淌着。【接客9人次,9次(20%无法发声不能寻找嫖客),12次(0%完全损坏),4次(50%)7次(耐受+3,+4),体力(10%)】


看着她痛苦的喘息,我选择了修复、口腔和恢复体力,—$200$740。小X那不堪入目的神奇的恢复如初。也有体力坐了起来,不过神情依旧有些恍惚,在经过刚刚噩梦般的摧残后精神似乎还没有恢复。我麻木地带着奇异冷静的声音试探着问。


「小X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把,任务不急,现在还是第一天。」我心里在分析出现在自己认知也被改写了后,就陷入了奇怪的沮丧痛苦麻木冷静交织的情绪中。我就像行走在麻木无视与平静机械的冰层上看着小X被摧残。


我也知道冰层下的痛苦愤怒的岩浆想要摧毁抗争这一切。


「不行,不能就这么停下来,刚刚是运气不好,没有完成客人的愿望,我还可以继续。」


「我能感觉到刚才黑人的是真的想用他的巨物一个女人。你不可能真的完成他的的。你是运气好,他及时收敛了心中的怒火。」我心里想着。


「回想一下每一个嫖客的我都好像感知到了。第一个大学生是的助教给他来个,第二个红脖子是把一个邻家的干成,第三个外地卡车司机是希望家里的大胸大老婆。流浪汉是希望在被赶出来过的酒吧里令人羡慕的尽情操一个漂亮女人。两个是想操个巡逻时经常看见的最的妓女。两个建筑工人是想监禁们老板的女儿,不过那个白人对他的黑人工友有着一些隐晦的。」


「这个游戏满足了他们心底的。这真是个的游戏。」我点下骰子时,心里想的是。


「下一个嫖客心底的是什么?我还是有这种奇怪的平静与好奇。」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