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们的厦门行

几年前也是在QQ群里瞎玩,认识很多人,都一直在断断续续瞎聊着,慢慢就聊得少了,就剩下来几个了,其中有一个聊得挺合得来的,后来才知道是高中历史老师,我咋说那么能聊得呢,后来就让媳妇加他的QQ聊,女人这方面比较慢热,也幸亏他能聊,知识面也广,慢慢也聊起来,包括后来我跟他媳妇也带着一起聊。


15年,我们夫妻俩带着小孩去厦门玩了一下,人家两口子出来招待了,包括陪玩了一天,还请吃了大海鲜,但是还是非常克制的,你们想的什么都没干,就是像朋友一样。


取了一次之后对后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影响非常大,毕竟算是面对面见过了,互相之间有了还算比较好的感觉,对于对方的工作家庭啥的也有了一点底,所以回来之后,大家之间就聊得比较开心了,你们懂的,慢慢就尼玛开始有了很多真实的,那方面的想法了俺不是写小说的啊,你们觉得无聊,及时叫停,我就不码字了,主要是下午没啥事,跟大家吹吹回来之后四个人加了个微信群,经常在里面瞎说八道,打打擦边球,有时候也会拍点小照片互相看看,当然是我跟那哥们私下发的后来感觉很到位了,还是两个女人说的,不行就放暑假的时候他们过来江苏这边玩,大家再磨合磨合,再后来,就是16年的事,原来他们是准备过来的,后来由于他媳妇是社区医院的,换了个什么领导,比较难批假,我们夫妻两一商量,就又一次去了这次小孩都扔给我爸妈了,就再一次杀了过去,这次去感觉又不一样了,比上次反而紧张了,我就跟媳妇说,不行我们先到泉州玩一天再过去,先放松一下,就这样,去南京坐的动车,先到泉州,玩了一天住了一个晚上,这样反而更好,南京没有直达厦门岛内的动车,从泉州走反而有,可以直达岛内,方便人家接我们。


到了之后,两口子过来接的我们,见面一瞬间还是有点尴尬,但分分钟后就正常了,毕竟聊了快 3年了,中间又见过一次,熟悉感还是很强的。


接了我们去宾馆吃了午饭,下午去南普陀,媳妇一定要去烧香,玩了一圈又到厦大里面瞎逛逛,过程还是比较正常的。到了晚上去了一家大众点评上的热门店吃海鲜,关键是我喜欢吃海鲜,当然行程是我跟对方老公基本上定下来的。这时候重头戏就要来了,是应该喝点酒的……中间插播一下说明,两边都是第一次,没有老司机,都是新手碰新手,过程坎坷点也正常。


吃完饭,两位女士都喝了红酒,就在沙滩上散步聊天,我趁着酒劲就跟那哥们说,下面咋办?要不我们趁着天黑,分开逛一下,预热一下,他说行。就拽着我媳妇往其他方向的沙滩走了,说带她去看看什么海对面漳州的夜景。我就跟他媳妇留在原地慢慢晃着。


走了一会,她觉得有点累,说坐下来休息一下,我就拉着她坐到了靠近海水的礁石上,吹着海风还是蛮舒服的,我开玩笑对她说,你累的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下,顺手就把她肩膀搂了过来,反正周围黑乎乎的,我就用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和腰部,她也一动不动,但是明显觉得身体很紧很紧,还是有点紧张……其实我什么都没敢多做,毕竟旁边人不少,还有卡拉OK的,不能真的在沙滩上干什么。过程中我的JJ一直处于微涨的状态,还好,喝点酒就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后来我另一只手,从前面她的裙子里往里摸,触碰到了,鼓鼓囔囔的两腿中间,这时却一把就把她把手按住,说你不要太过分,这里是在外边。


我哦的一声,就把手缩了回来,她又笑着说,你老婆跟我老公是不是也在这样?


我一听到这话,脑海里泛起了一些场景,下面立马硬邦邦的,她也发现了,用手假装划过去蹭了一下,笑了。


她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就掏出手机给他老公打电话。


我们四个人在沙滩集合,明显也看出来我媳妇也是脸上骚红一片,我搂着她一起往车上走。不敢多问。到了宾馆,对方老公跟我说,开了两间,但是旅游高峰期,没有都开到大床房,一间是标间,一间是大床。


来之前我们其实都说好了,如果感觉好了,要准备干啥的,一定要分开两间房,这是两位女士的强烈要求,我们也都同意了,毕竟两个男人也是新手,也没有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掏出 JJ的经验。


在大堂里,我媳妇跟他媳妇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我们两个男的在开房,我说,这样,别啰嗦,我住标间,你拖着我媳妇的拉杆箱去大床房。他一伸手,跟我握了下手,好!你带我老婆住标间,她的换洗衣服都在她的双肩包里。成交!


回头我们两走到大堂沙发旁,他拉着我媳妇的拉杆箱,我一把拎起他老婆的双肩包,说走吧,回房间睡觉!两个女人也发现了,都没吱声,就跟着我们两后面走,两个房间不是一个楼层,标间好像是在低楼层,大床房是高楼层,我记不清楚了,反正是我先下的电梯。


我拎着双肩包就出了电梯,对方老公轻轻地用手推了一下他老婆,他老婆也低着头跟着出来了,这时我回头,扫了一眼正准备关门的电梯,看了媳妇,正看着我,那种眼神我分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后来问她,她也回答不出来,说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记得用什么眼神看我了回房间了,两个人待在房间里,那还能干啥呢,洗个澡呗,毕竟很熟悉的人。


这个前提很重要,我们聊了快三年了,前面还见过一次,所以进了房间反而好多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就说了一句,谁先洗?


后面就是XXOO了,具体的细节就不多描述了。需要多说一句的是,他媳妇典型的南方人,身材比较娇小,很多姿势比较畅快。而且可以一边的时候,一边毫不费力舔我的乳头,这点我比较欣赏。


我们做完之后,我躺在沙发上抽烟,这点好,两个男人都抽烟,不是太反感。


她躺在床上跟我瞎聊,我媳妇打电话过来了,说他们也结束了,但是她不想跟对方老公睡一个晚上,想过来,我说行吧,那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我就跟对方老婆说,我媳妇可能不习惯跟你老公过夜睡觉,想过来,她说,行啊,那我穿好衣服,我过去陪我老公睡。


结果过了一会,敲门声来了,我起身开门,发现两个人都在门外,我老婆微红着脸,说他非要过来大家一起聊一会。好嘛,我就笑着让他们两进来了,对方老婆看见他老公也跟着进来,也愣住了,就开玩笑问了,今晚那就都不走了,反正这边两张床。


我们四个人聊了一会,就开始有人打哈欠了,大家就决定,尼玛不烦了,就四个人睡这边,反正标间的床也是 1米35的,没问题。


女人到卫生间换好睡衣,大家就分开躺下了。说实话,都想问老婆的感受,尼玛我当时也想问啊,可是都在一个房间,哪好意思问啊,就搂着老婆睡觉,躺下来一关灯,大家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是喝点酒又做了,明显感觉累,反正别人我不知道,我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卫生间的水声吵醒了,就是洗澡的水声放得很大,我迷迷糊糊睁眼一开,我靠,尼玛床上一个人没有,就我一个人在睡觉,都已经快 8点了。


我起来走到卫生间,门一推,第一次看到了我自己到现在都历历在目难忘的一幕,我媳妇跟他老公在卫生间淋浴房里,我媳妇拿着花洒撅着站在那里,对方老公两腿劈开站在我媳妇后面一耸一耸的顶着对方老婆站在淋浴房外边一边刷着牙,一边在看着他们两做。当时我脑袋就充血了,一步跨了进去,对方老婆看到我进来,上来用手指按住我的嘴,示意我不要出声。


我站在旁边隔着淋浴房不是太透明的玻璃,看着里面我自己的老婆别另外一个男人干,心里还有有点酸酸的,不舒服的,但是下身的JJ却把顶得高高的。


对方媳妇用水漱了漱口,就到我旁边一把拽下了我的……对方老婆站在我旁边用手给我揉搓着JJ,跟我一起看她老公操我媳妇,这是媳妇突然回头发现我们了,尖叫了一声,反倒把我吓了一跳。老婆想推开对方老公,但是被紧紧压住,一时推不开,就哭笑不得,一边被操着一边跟我说,早上起来上厕所,刚上完就被对方老公拉到淋浴房说一起洗澡,就被了,而且小徐进来的时候,都不阻止,就看热闹,你又睡得跟猪一样。


小徐是对方媳妇的姓,我老婆一直叫她小徐。


我不满足看着自己媳妇被他干,而仅仅是让他老婆站我身旁给我,我心里相当不平衡,酸楚刺激交替灼伤着我的心窝,其实我是想拉开淋浴房的门,毕竟隔着玻璃有雾气,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媳妇一只手撑在玻璃隔断上,清晰地印着掌纹,当然我更想仔细看一下两人的交合之处,这种场景也一直在我的意淫中才会产生。


由于被他挡住了,我看不见对方老公的在我媳妇的里进进出出,但是小腹对的啪啪声音和我媳妇极力压制的声,依然让我的如日中天硬到不行。


我觉得硬得受不了了,我就想扒掉他媳妇的睡衣,也要干起来,结果她还不愿意,嘻嘻哈哈地身子直往旁边躲,我也来劲了,尼玛,你老公干我媳妇,还不给我找你报仇,我想了一下,就紧紧地抱着她,用力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耳垂,这是她的敏感点,在她耳边跟她说,蹲下来帮我吹一下。


她不是很愿意,但是又抵不过的往下压的力气,委委屈屈地也就蹲在我的面前,含着我的吞吐起来。


这时她老公也发现了我们的动作,一边耸动着一边大呼小叫的,意思是我媳妇还没有给他过,我摸着他老婆的头,也在微微挺动着,对他笑着说,其实我媳妇的口活也真不错,你可以动员尝试一下。当然我没有说谎,我媳妇的口活儿确实不错,可能比外边会所里那些职业的都要好,我个人的感觉,这个也有天赋一说的。


他抱着我媳妇的后背,也在她耳边嘀咕了半天,我媳妇还是摇动着不肯同意,我到是想开了,都尼玛这样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就对我媳妇说,你不帮他吹一下,他要是射出来了,你还要吃药,多不好啊。


他老婆蹲在我身下,也张嘴吐出我的,笑道,姐,你也给他吹一下吧,赵哥都说了好多次了,说你的口活特别好,也让我老公见识一下吧,天天在家说我技不如人啥的。


(鄙人姓赵,百家姓第一位,赵家人,威武吧?!)媳妇听我们一起在说,也不好意思了,也就回过身来,用莲蓬头对着对方老公的JJ一顿猛冲,又加了沐浴露清洗了一遍,也蹲了下来,我看到她的脑袋在对方老公的胯下前面前后摇动。隔着玻璃终究是不过瘾,可能也是对方老公的想法,我们两人很默契的一拉一推,就把淋浴房的门给打开了。


这下清晰了,视觉的冲击一下大了起来,用后来我媳妇跟我说的话,当我们打开淋浴房门的时候,她到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对方老公在她嘴里的一下子好像爆涨了几分,显然很激动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媳妇,而是看到了他老婆在给我。


其实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当亲眼近距离目睹自己的媳妇给别的男人时,那种兴奋刺激而有酸楚的感觉不但冲击着大脑,也冲击着下半身。这个时候两位女士明显也很不认真了,都是一边在舔着,一边在看着自己的老公。


你们能想象出来嘛?这是小说的文字难以描述的感觉,你在看着你的媳妇舔着别的男人的,但是脸还是侧对着你,睁着眼睛在仔细的观察着你的感受,看着你就看着吧,嘴巴还是下意识的在舔着那根不是自己的,用舌头在上缠绕着,偶尔深入含住,又或紧紧吸住,脸颊肌肉在微动,说明含住的同时,舌头在里面不停地扫动着。


平时在家的时候,媳妇给我的时候,我一般是闭着眼睛享受的,很少看到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幕,看到这一幕,我下身的实在是撑不住了,没有任何征兆地爆射在对方老婆的嘴里。


由于射得太快又或者太猛,对方老婆一下子呛住了,站起身来不停的咳嗽,咳了几下,又赶紧趴到洗脸池去吐了。就这在过程中,对方老公也猛然射了,我媳妇也赶紧转身就吐在了淋浴房,然后对着莲蓬头漱起口来。


后来,两位女人还笑话我们两位男士,说连射得时候都一起约好了,是不是有心灵感应。其实不然,对方老公私下跟我说,他当时觉得也刺激了,但还没准备射,但看到我射了后,她老婆咳嗽的时候,嘴里我的咳出来一部分挂在她的下巴上的时候,那一幕也太刺激他了,他就忍不住了,也跟我我一起射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