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日记之奸情

1月10日


今年真霉运,年初倒栽葱,投资了两万块血汗钱,大半打了水漂!


年末,日子更难,外国佬那边的订单说不来就不来,像我工作的那家组装生产线小厂直接减产,身边不少老乡早早就「被放假」,他们离开了广州到其他城市找活。像我这样走不掉的,只能想法子搞点副业挣点小钱,勉强做着「俯卧撑」希望在明天,好在政府搞起那家电下乡,算有点活路,我拉拉资源关系,给一些厂家老板介绍进入部分政府订单,从中抽佣金。算是赚了点小钱。但也不得不跟老婆商量一下,未来家里开销要省点,期待明年时来运转,有机会了,自己开店做点小生意吧!


所以,这个春节我就打算跟老婆好好休息,平常到街上走走,在城里四处逛逛大商场,就当作旅游了,反正就为图个散心。唉过去这一年,我真是忙透了,陪老婆的时间太少太少了!


好在老婆没抱怨,但她是个总把事情放心里,宁愿憋出病也不想说的人。即时她不说出口,我也不能当没事,过年怎么也得花点钱,送她些小礼物,吃一顿好的,并且……在床上好好的补偿补偿她。


因为近一年来,烟酒应酬,熬夜加班,我就算跟她保持着固定的房事,但分明觉得自己是勉强对付过去,那「服务质量」是走下坡了!


1月16


这个星期,厂里没多少事可做,不用加班了,所以我晚上都在家,几顿晚饭跟老婆一起吃,虽然是边吃边聊,但发觉夫妻俩说起话来有点生疏!


是啊,忙太久了,早出晚归,人跟人相处的时间少了,多多少少会有点陌生感,也由于愧疚吧,我是特别的留意老婆动静,希望能多找些话题,增进回来一些趣味。可没想到,这竟然让我发现了一些让我心里犯疑的事情!


事情就发生在这几天晚饭后,几乎都准时在七点半钟,我老婆就收拾好碗碟厨余到楼下倒垃圾去。


丢垃圾当然是平常事,但一晚两晚三晚下来,我就看出一点正常,为什么下楼以后要半个小时才回来呢?


我家在五楼,从楼上到楼下,再走到宿舍外不远的垃圾收集点,像我和老婆这样的年青人,来回个十分钟也够了,我老婆平常上下楼也不慢,凭什么丢那一趟垃圾要用上半小时,难道她这一去是顺道散散步?


但很快我就认为不是,因为我还发现一点不寻常,老婆回到家里的时候,脸上神色总显得不安,往往一进门就直接走进浴室,一阵子才出来后,她必定换了一套衣服,可却听不到她在里面有洗澡的声音发出,也就是说她进去只是为了换衣服。


要说是上楼下楼出了一身汗,换衣服也是正常,可就因为她进门时脸上那种神态和刻意躲避不跟我眼光接触这一点,我基本判定……她是有些不可告人的事怕我察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敏感,可能是在厂里面对过不少工人,处理过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所以对那种干了坏事的人身体语言上的表现我挺有经验。


故此,老婆情态我是一眼就看出来,难道……


难道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只隐隐约约的想到不会是一般的事情。


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她会有事情要瞒着我,因为我太熟悉她了。


我老婆文婷是潮汕妹子,人品温顺,不爱与人相争,甚至于……是怕惹事的那种内弱性格,所以要说她跟人发生了什么矛盾争执的事,可能性不大;而硬要想到其他方面,那会是……情感上的?


难道有人追求她?


这也不是绝对没可能。文婷的样子不算漂亮,但皮肤白净也眉清目秀,是那种长相耐看的那一种。


身材来说嘛,属于匀称,不大不小。可这种不大不小不代表不吸引男人,因为她是潮汕的,有着潮汕妹子那腰小臀肥的魔鬼配搭,加上一对一手刚刚掌握的白奶,就构成了能招蜂引蝶的……孕味体态。


孕味体态是我从一位经常泡网站的工友咀里听回来的,就是说不小,也挺肉感的那种女人,这身材很能吸引成熟的男人,并不是吸引男人谈情说爱,是很直接的出于想要播种生育的本能。


我老婆文婷就是孕味体态,要说有男人对她想入非非,不是没可能,但要说她跟别人有了什么暧昧的话,那我是绝不相信的。可即使……即使要联系到这情况上,我真的不会觉得是外遇,一定不会发生的,因为我很爱她,我也知道她很爱我。


唉,思来想去,文婷那种显得心虚表现……会不会是我觉得自己少了陪她,抬眼的神经敏感?


但是,当我起了那种念想后,就像着了魔。思绪牵扯老是往外遇、暧昧的那些事情上。


1月19日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婆也察觉到我开始有所留意,往后的几天晚上,她下楼倒垃圾的时间快了些。而那时,我也因为不想再猜度下去,决定要找机会偷偷的进行跟踪,要亲眼证实老婆每晚下楼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吃过了饭,我就假装要追看足球赛,一个人窝到沙发上自顾看电视。


老婆看我在看球,似乎想要抓紧时间,收拾的比平常匆忙些,然后照旧又去倒垃圾。


看样子,她真的是要节省时间,让倒垃圾的时间可以长一些,她真的要免得我起疑心?想到这,心里十分不快,思想上叫着自己镇静,脑海中幻想着待会下楼看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老婆只是因为跟……跟附近邻里聊上几句才晚了上楼。


等老婆出了门,我就听着她走下楼梯的声音渐小后才出了家门,蹑手蹑脚的跟着下楼,跟老婆约莫距离两层楼级远,在老婆下了楼走出住宅楼二十米远,我再慢慢的从后跟着。


看着老婆走出了小区大门,转到街道垃圾屋那边巷子去,我始终隔着一定距离跟踪。老婆把垃圾扔到收集箱里后把身往后一转,我就料到了她要往后看看,我当时躲在远处一个街灯照不到的角落,头一缩,我眼睛还能看到她,而她根本看不到我。


我就看着文婷她走向街区的另一头,但并没走多远,她就到了那家附近住户经常买东西的老广杂货店,那杂货点真的叫老广,一个广东老头子开的,附近的人都叫他郑伯。年轻时是船厂的维修工,退休了在家赋闲,近几年城中村要拆迁,收了大笔补偿款后他没搬新楼,买下了这个离旧家不远的商铺,卖起生活用品。


郑伯是个六十多岁的胖老头,老头嘛,五官长得再怎么端正也会猥琐,加上一身肥肉,像极那胖墩墩的招财猫,平常帮衬时也会打打招呼,他说话算是客气有礼。


无论什么季节,郑伯都是那身打扮,老式白背心,牛头及膝短裤,广东天气最冷也就七、八度,郑伯在最冷的时候也只是换条长裤,身上搭一件风衣,身子骨是挺好的。每天都能看见他挺着大肚腩坐在店门前喝白酒吃花生米,好不自在。


他喝多了有时管不好咀,骂骂咧咧的,但有时心情好,喝多了的他就会得意的晃着自己的大光头,咿咿呀呀的唱着粤剧。


回想这些的时候,文婷竟然就走进了杂货店里去,进去后还左右看看,真的是在怕有谁会看见无疑了!


我看着她回头看了以后就走进杂货店最深的一处,我被商品货架挡了视线,老婆就这样在我视线范围里消失了。


我怕打草惊蛇,又怕是自己猜错,心想说不定老婆只是很平常的买了日用品回家,可一直等了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文婷还没见影。她进去杂货店挑多少东西,这么久到底是干什么去了呢?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杂货店深处有人走出来了,但不是我老婆文婷,而是……两个人,不高不矮,五短身材的两个大叔,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其中一个还边走边整理裤腰带。我稍为在街灯暗处走近杂货店,那时,两个大叔走出店门,一同转弯走向左边三叉口,道了个别,各自拐一方向走了!


两大叔挺脸熟,但说不是谁跟谁,应该是不认识,但肯定是附近生活,是有碰过面的。


当我把目光转回到杂货店时,终于看到我老婆文婷出现在杂货店里,而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从店内灯光就能看到那就是杂货店老板郑伯,酒后泛红的猪哥脸、反映着灯光的秃头还有圆滚的大肚腩。


他正嬉皮笑脸把脸凑到老婆耳边,说了些什么,态度亲热到过分的那种,像要往我老婆脸蛋亲上去那样,说了几句他在货架上拿过一瓶酱油塞到我老婆手里,另一只手好像还伸到我老婆背后摸了摸似的,老婆扭动了几下身子,感觉不好受的样子,但也没说什么,招呼也没有的走出了杂货店。


我赶紧从暗处快步远离她的视线,然后跑回家去,一路上心潮起伏,虽然还没看到,可想起那揪裤腰带的大叔和郑伯动手猥亵,十有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了!老婆文婷跟郑伯那老头……或者还不一只郑伯一个发生了……发生了些不清不白的事。


我有些不敢想下去,不敢想那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了!


但毕竟是成年人,在工厂里处理过更复杂的烂事,我的情绪还是勉强压伏住了。虽然那事情的出现让我十分的错愕和惶惑,但还是知道要捉贼先拿赃。


一路上心跳和步伐几乎同步,一个字:急!


心里生着恨意,脑袋却开始浮现一些不想知道的事情的画面跟情状的「胡思乱想」,虽然都是糊乱的联想,但却越想越觉得真实,仿佛亲眼所见,难堪,恶心但却停不下来!


回到家,我先倒了一杯冰水喝了,让自己血脉冷静,然后坐回沙发继续看球赛,不到几分钟,老婆文婷回来了,进门口特别的亮了亮手里的酱油,说刚才顺道在杂货店挑了一瓶香港进口的李 X记蚝油,因为明天准备给我做几道好菜。


我随便的应了一声,装成专心看球,不想看也不敢看她当时的神态,因为我明明知道自己心爱的老婆在骗我。而从她说话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是在说着慌,吐字时声线带着颤抖,我听得出来。


1月20日


今晚,我还是窝家里,晚饭后看继续电视,老婆饭后又去倒垃圾……我没有跟踪。因为既然已知道她去了哪里,就没需要再跟了,只是在想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老婆回来的时候又像昨天一样,说顺道在杂货店买了点东西,所以晚了上楼,这回她手上带回来的是一包进口卫巾。放下了东西,她又直奔洗澡间换衣服。


我心里在想,进口的卫生巾!郑伯那老头挺关心我老婆下面,真体贴啊!


呸,我怎么能这样去想文婷,她是爱我的,绝对没错,就是真的发生了那事,也绝对不是她主动的犯的错。要怪,一定是怪那老而不死的老郑伯。


老婆进了洗澡间后关上了门,我这就想明白了,老婆每天晚上到杂货店是在里头跟别人干了什么……羞羞的事,那郑伯每次可能是个人或跟另外的人一起淫辱我老婆。为了怕我觉察痕迹,老婆回到家必先换下那「脏衣服」。


最近可能怕我在家久了会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会怀疑她为什么丢垃圾要那么久,所以郑伯就教她应付我的疑心,就送她一些生活用品,让我以为老婆是顺道买东西才浪费的时间在楼下。


接着我在想老婆为什么样要跟郑伯那几个老男人做这种事呢?是肉体交易,不可能!


即使现在家里用的钱不充裕,也不至于让她出卖自己;而说到感情,我跟她也就是相处时间少了,可没有过什么争执矛盾,以她的为人,不可能因为我少了陪伴就另结新欢。


我一时真的想不到出是……是出于什么奇缘巧合导致老婆像鸡一样每天让那几个老男人……唉!


那会不会那些老家伙拿到了她的一些……把柄之类的东西威胁她,然后强迫发生了关系?


把柄又是从哪里来?


我们住的是旧城街,到处是老家伙,住下这一年,往常都不怎和那些邻居来往,我老婆又是那种不多话不随便交朋友的人。要是说她寂寞难耐,要找也找年青一点的吧,没理由会找些活动能力都不怎么好的老头子呀!


怎么会?


为什么会?


除非,除非不是她自愿的!


文婷她……会是自愿的吗?


1月21日


今天早上文婷说身体不舒服,让我去买菜。反正厂里没事,我就请了假去市场。回来的时候一留神就注意到前头不远就是郑伯的杂货店,老远就看到店门旁边那空置小平房的院子里,郑老头和另外几个人围坐一起。


这刻我心头一动,就从旁边巷子绕开,穿过几户小平房后院接受杂货店,来到那空置的小平房后,我从房屋之间的小过道悄声靠前,渐渐听到郑伯和另外几个男人的说着笑着,倒酒磕花生的声音。


借着几丛矮树花草的遮挡,我来到跟他们不到四米的距离,便蹲下来偷听,马上听到杂货店郑伯嘶哑的声音。


郑伯:「你哋睇下,张张相我都拍得好清噶,嗱!睇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