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今天早点睡

老公,吃完饭我就去洗澡,我们今天早点睡好么……」晚饭时,老婆闪着一双大眼无限娇羞的对我说。


同时,她的小脚攀上我的大腿,用脚掌轻轻地摩擦着我慢慢膨胀的。


老婆总是知道怎样快速挑起我的性欲,每次她发出这个信号的时候,我知道她已经在我们的夜宵里「加料」了。


虽然之前给老婆时,我已经发现她的里夹着别的男人的,但是出于对她的宠爱,以及怕她尴尬的情况出现,所以我从来没有向她挑明,一直装作不知道,她也一直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不知道我这样处理,是不是我内心深处的绿帽情节使然。但是好奇心每个人都有,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有资格把直接射进老婆的,并且一直侵泡滋润着她的。


要知道从我俩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开始,我就一直戴着和老婆。让我更想不透的是,老婆为什么敢在里夹着别人的回来,还让我为她,难道她不怕我发现她的出轨么?可能也是我每次掩饰的很好,问她为什么会那么湿,她的答复都是说因为我舔的好。而每次给舔她加了料的,她都会特别的动情,来得特别快特别猛,的余韵久久才会消退。


晚饭后,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脑子里却满是老婆雪白的胴体,乳房虽然只有B,娇嫩的乳尖却一直骄傲地挺立,纤纤细腰盈盈一握,惊人的弧线勾勒出令男人窒息的丰臀,虽然已经快三十岁,但是皮肤依然白皙嫩滑,岁月并没有在老婆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随着卫生间的淋浴声停止,就看到老婆光着被热水冲洗泛着淡淡嫩红的身体走出浴室,边用浴巾擦着俏丽的短发边对我说:「傻老公别发呆了,快去洗,我在床上等着你。」得到命令,我一跃下床冲进浴室以风的速度洗完澡,正待出门,看到脏衣篮里搭着老婆换下的白色蕾丝,我无法控制马上拾起,把裆部凑近口鼻,立刻感到一阵潮湿中带着淡淡腥臊的味道扑面袭来,不由自主的用嘴唇轻蹭,果然是一股男女体液混合的熟悉味道。不同的是,这次要比上次淡了些许。


「老公,快出来啊,老婆都等不及了」老婆娇嗔的声音传进浴室。


「来了,来了」,我赶紧放下出了浴室,跳就吻向老婆红艳的小嘴,「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湿透了……」说着,老婆就迫不及待地把我的头往她身下推去……「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湿透了……」我把头埋进老婆的双腿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婆的味道总是那么迷人,接着我就用舌头覆盖上了老婆的。


「啊……老公,好舒服,好老公,你好会舔老婆啊」,我边卖力的舔着老婆的,边抬眼看向老婆,只见老婆双眼半睁半闭,轻咬着下嘴唇,两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正在搓揉自己的乳尖,一会轻捏旋转,一会摩擦乳头,一副享受的表情。


「啊……嗯……还是老公最会舔了,往下点……再往下点,嗯……对,就是那里,好舒服啊……」,在我对老婆的和小菊花不断的口舌攻势下,老婆很快就达到了一次。


大床上,老婆半趴在我身上,头枕着我的肩膀,小舌头在我的乳头上打着圈圈,小手不老实的玩弄着我另一边的乳头,在老婆的舔弄下,我的很快的充血,翘起的一点点的蹭着老婆搭在我身上的小腿,我不禁爽的出声,「好爽啊老婆,你可真是个小妖精,舔的老公真舒服」老婆听到我的称赞,抬起后泛着红晕的笑脸,喃喃的说,「坏老公,光舔你小乳头就把你美成这样,那老婆要是再舔你的大棒棒和小,你还不马上就射出来啊」「是啊,老婆,你就嘴上说说有本事,可每次都是我为你服务,你从来都不给老公舔」,我不禁抱怨道。


在和老婆的性生活中,都是我先给老婆,卖力服侍她的和小菊花,让她先到。接着她会刺激我的乳头,同时让我自己套弄,快时才带上插入她的,总是不了几分钟就射在里。


我们曾经也讨论过这样的性生活方式。老婆说她喜欢这样,这样表示我非常爱她在乎她,因为我愿意伺候她先到,而不是自己贪图享受。而她后有时会感觉疲倦想要睡觉,通常不会让我马上插入,她会刺激我敏感的乳头进而控制我的速度。而大多时候,我都等不到插入,就会被老婆刺激的射出。


「傻老公,那样才证明你有多么爱我,在乎我,尊重我啊。」我不解的问「老婆,你又这是什么歪理邪说?」「去你的,不许瞎说,你才是歪理邪说,」老婆假装生气的轻轻打了我充血的一下,「因为老婆最爱的就是老公你的温柔,你总是尽力满足我的要求,把我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这样让老婆有一种很大的安全感,尤其是我们时,老公从来不强迫我做那些特别下流的事情,你是那么尊重我,爱护我,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好老婆,你就是我的公主,我怎么舍得你做那些下流的事,」,我马上违心的向老婆表白。


「就知道老公最爱我了,」老婆说着,小舌头快速在我的乳头上舔了几下,同时用手握紧了我的,上下套弄起来。


「一点都不像他们,就知道欺负我,总是喜欢逼我做那些下……下贱的事情……」正在享受老婆小手套弄的当下,突然听到老婆说出那句话,他们?他们是谁?下贱?有多下贱?老婆和我调情时可从没说过那么过火的脏话。绿帽情节和老婆的无心之语碰撞之下,大脑之中摩擦出了一丝异样的火花,直接导致老婆手中套弄的剧烈的跳了两跳,几乎阳关失首精关大开。


我立刻咬紧牙关,舌顶上膛,小腹用力,夹紧,双腿绞缠,坚持了几十秒过后才堪堪忍过此劫。


老婆感觉到了手中的明显变化以及我的全身紧绷,意识到自己性奋之下说错了话,但马上联想到我的身体变化,知道我并没有反感她的无心之语,脸红心跳的用大腿夹住我,两腿之间的温热潮湿用力的摩擦上来。


「他们?他们是谁啊小妖精?他们经常欺负你么?告诉老公,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我忍过精关大开之际,不由自主的向老婆提出心中的疑问。


老婆看我的语气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大感放心,小手又缠上了仍然勃起的,在我耳边动情的呢喃,「好老公,哪有他们啊,我可没说现在,我说的是以前。再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又怎么帮我讨回公道啊,傻老公」「哼哼,真会狡辩,还以为我不知道?算了,好男不和女斗,不和你计较」我心里想着,继续提出我的疑问,


「你说的他们是谁啊,是你以前的男朋友么?」,我问着问题,还把被老婆攥着的向上挺了几挺,表示出想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傻老公,早就和你说过,你可是我的初恋啊。他们?我才不要他们做我的男朋友呢。他们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只求自己高兴自己爽,一点都不尊重我,我才不会喜欢那样的男人。」老婆气愤的说道我现在的大脑像我的一样充血,根本无法指出老婆话里逻辑混乱的问题,马上跟着问出早已想好的问题,「那他们又是怎样欺负你的呢?逼你做了什么下贱的事呢?」我忍不住一股脑问了出来。


「坏老公,你问这些干什么?我才不会告诉你呢」老婆的手突然用力,紧紧箍住我的,飞快的上下套弄了四五下,差点又让我缴械投降。


「好老婆,你就告诉我吧。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该如何帮你讨回公道啊?」我咬着后槽牙,努力不让自己射出耻辱的。


老婆的小脸嫩的要滴出水来,娇羞的红唇轻轻撅起,吐出我想听到回答,「告诉你可以,但老公你得保证,不许学他们,你要永远爱我尊重我」我大脑一片混乱,已经语无伦次,「好的老婆,我答应你,我保证不学他们,快告诉我吧……」「他……他们总……总是强迫我做一些……嗯……一些事情」「什么事情?」


「就是……就是让我觉得自己特别,特别下……下贱的事情?」「比如呢,老婆?」


「比如……比如,他们会让我舔他们的……嗯……他们的。」「?」老婆和我在一起时可从来没说过那么的词「老公,是他们逼我说的,不是我自愿的。」


「好吧,还有呢?」


「嗯,对了,他们经常不洗就直接插进我的嘴里,好臭好臭的。还说我是贱货,,让我用嘴把他们的洗干净」「哦,妈的,忍住,啊……还有呢?」


「舔干净他们的后,他们还逼我舔他们的脏。嗯……就像,就像老公舔我的一样。嘻嘻」「老公,偷偷的告诉你,你老婆的技术很不错呢,他们都特别喜欢我为他们服务,有时忍不住还会直接射进我的嘴里呢」「不过,我警告你不准你和他们学,要不然老婆不和你爱爱了。」「老婆,你爆的料也太猛了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哼,明明是你求我说的,现在又说这些?不理你了。」「是我错了,老婆你别生气,接着说接着说。」「老公,闭上眼,把嘴张开」想不出她要干什么,我疑惑的看了老婆一眼,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突然一股液体流进我嘴里,香香的,我睁眼一看,原来老婆正在往我嘴里吐口水,不知她何时存了一大口口水在嘴里,刚才竟然只吐了一半,眼看着她将剩下半口吐进我嘴里,最后拉长的细丝连结着我俩的嘴,老婆把小嘴凑近,在我的嘴唇上把细丝蹭断,还调皮的亲了亲。


「他们不仅强吻我,还把他们的舌头伸进你老婆的小嘴里搅动,又把我的舌头吸来吸去,弄得我都没法说话拒绝。更过分的是,他们还喜欢往我的嘴里吐口水,好多的口水,不仅不让我吐掉,还强迫我吞下他们的臭口水,比我刚才吐给你的还要多。老公,你说他们是不是对我太过分了……」在老婆的轻声诉说中,我的不争气的剧烈颤动起来,几下之后,射出了我今天早该射出的一股浓精,打湿了老婆的手,也打湿了我的心…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