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最易出轨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云苑一群人刚来遁世庵不久天就下起了噼里啪啦的大雨。


夜里,遁世庵后院的一间昏暗的客房,小雅在屋里不停得来回走动,显得十分的烦躁。每凡遇到下雨天,小雅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也许是因为她是在雨夜出生的吧,生喻为死,小雅的母亲同样是在小雅出生那夜去世的。虽然父亲是那么的宠爱小雅,从没因为母亲的事抱怨过她,但自从懂事知道母亲因为自己难产流血过多而死开始,小雅就开始讨厌雨天。


不停在屋里走来走去的小雅最终决定外出找个人聊天。菲儿,这个自己嫁给夫君之后最好的姐妹?还是算了吧。虽然平时没有表现什么,但自己心里清楚所谓名门正派出生的菲儿从骨子里瞧不起自己。找赵秀才画漫画看,不错的选择,可惜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自己已经嫁为人妇了。不再是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了。倩倩还是算了吧,千金大小姐出生,实在是没什么话可说。看来只能找大姐云苑听琴解闷。云苑的房子离小雅住的不远,往右走再左拐就到。


屋外雨还是那么大,落下的雨点不时溅到走廊上的小雅脚下。快到大姐云苑居住的客房时,小雅听到了一阵勾人心魄的奇异之声,身为人妇的小雅知道那是什么?当年和夫君一起意外落入悬崖下,日久生情,最终在湖畔被夫君采摘第一次时自己就开始明白了,那是女人在时极度欢快时的声音。


古灵精怪的小雅并不傻,不用想也能猜到那是大姐云苑和唯一的男人赵秀才。


唯一让她困惑的是他们是通奸还是大姐被奸,还有她们保持这关系多长了?


手指舔了下口水在窗户上划开一个小孔,左眼睛靠前另一只眼眯着。在一张有点破旧的床上此刻正跪着两个下身紧贴全身白花花的人,女在前男在后。出嫁前曾被父亲谋下千面妖姬赵姨调教过的小雅知道那是狗爬式,象狗一样的交合的姿势。说到狗爬式赵姨那发亮的眼睛让早已破身的小雅知道那种姿势肯定很舒服,可惜自从嫁给夫君之后自己从没机会试过,渐渐的也忘记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平时看起来一阵清风就能吹倒的赵秀才原来在床上那么狂野,每一次都是那么的有力,每一次都顶得云苑向前倾,平时看起来很大很挺的豪乳,在这个姿势下向下垂着,不停的摇晃,显得十分的诱人,不时的赵秀才会伸手揉捏一下。


虽然小雅不是第一次见到张秀才的,但这次给小雅的感觉完全不同。那是一种与夫君完全相反的风格,夫君是床下霸道床上温柔,赵秀才是床下病夫床上猛兽。那短夫君一号的命根子,在这雨夜中,显得那么的粗壮,那么有劲,那么的勾人眼光。


「难怪云苑姐会勾搭上赵秀才,不知道其他姐妹们有吗?」忍不住舔了下舌头的小雅暗想。


屋内,赵秀才那粗大的命根子每次进出都会带出一丝丝白色细沫,云苑那娇小的也不时得被干得翻出两片鲜红的嫩肉。


许久小雅发现了一点异常之处,赵秀才每次的位置有点偏上,不像是云苑姐的。


仔细盯着两人交合之处辨别许久终于让小雅看出了门道,「那是…!」万分震惊。虽然赵姨曾说过女人有三个洞可以插,而且滋味各不相同。赵姨说到时,自己是满脸不相信。那么脏那么小,什么可能承受男人的那根呢?


今天小雅终于是长见识了。」贱人,让你让别的男人碰你,我这贱人。」平时风度翩翩的模样早已不见。


「好…好…深啊…好奇怪的…感觉,主人,人家…人家不是已经把后面第一次给你了吗,你…还…生人家气」云苑娇喘道。


「况且他是人家夫君,人家也迫不得已」


「啊…轻点…人家那里是第一次…你…那坏家伙太大了…」「我的那个大还是你那性无能的夫君大」看来每一个男人都喜欢比那个。」不要提夫君,人家对不起他。人家是贱货…一个的贱货」云苑满脸愧疚却有点性奋叫道。


「你不说,我就拔出来」赵秀才威胁。」不要,人家说还不是~」「夫君的命根子比主人的大…」赵秀才听此很生气刚想拔出,但接下来云苑的话让赵秀才的命根子重新又重重的插回去。


「但没有主人插得人家爽,人家以后只让主人插…快…主人快干死…给夫君…带绿帽的人家」屋里的两人奋战n久,也接近结束,赵秀才意识到自己快忍不住了于是明显加快速率,云苑姐也浑身发红颤抖,明显是快了。


「我…」秀才咬着牙筋喊道。


「啊…好奇怪的感觉…好…舒服,人家也要来了…啊…」没想到平时安静的云苑在与赵秀才交合时那么疯狂,但是接下来云苑的话更是让小雅大吃一惊。


「主人…快…快…射到人家里,人家要替主人生个胖孩子。」说着居然扭着身子想伸手去引导。


赵秀才也疯狂的回应「贱人,我不但要让你夫君带绿帽,还要让他给我白养个儿子。」说着从中抽出命根子用力的朝着往后迎的下的插进去。


「啊…主人…进了…进了…主人的又顶进人家子宫了…人家…飞了…」说完剧烈颤抖几下趴着一动不动。


背后的赵秀才贴着云苑的身子一手抓住她那雪白的豪乳揉捏着一手抚摸着她光滑细嫩的腹部,同时粗大的命根子紧紧的顶着云苑的,正在不停的射着男人的精华,也许是赵秀才的量多和射出力度强,在这持续了三四分钟的中云苑好似又攀上巅峰,全身再次剧烈的颤抖。


完事之后,赵秀才拔出半硬着的。在双眼迷茫的小雅眼中,云苑下面两个洞张得老大,许久也没有闭上。且口处混合着淫液和的浓密物体再不停的流出,那个镜像是那么的淫秽那么的诱人。


抽出的秀才拉起云苑,对准她那因还未过去微张的小口在云苑还未反应过来就插了进去。然后在云苑「呜呜…」中不停的进进出出,不时因为插到喉咙,使得云苑双眼发红,落下几滴泪珠。


窗外的小雅早已一手插进裤下扣挖着,一手隔着衣裳捏着自己的小樱桃。


当小雅听到云苑喊道赵秀才的命根子插进子宫后再也忍不住,射的满手都是淫液。插入子宫,那是夫君从未有过的,因为他的命根子大了点,而秀才的命根子却大小刚好适中,可以破开子宫颈插入夫君不能进入之地。赵夷曾说过破开子宫颈是她梦寐以求的事,可惜她这辈子碰到的男人要么台大要么太小都无法插进她子宫。难怪云苑和小雅都因此而。


许久中清醒过来的小雅明白了为什么云苑能那么痴迷赵秀才,因为他能带给云苑姐太多夫君所不能给的体验。


清醒过来的小雅见云苑姐在赵秀才的强迫下,身子居然再次剧烈的抖动了几下,比刚才还有高峰的快感由心而来。让小雅不禁回忆起那夜,自己嫁人前的一夜。母亲坟前,父亲在悲伤与欢喜中喝醉,把自己误认为母亲,对自己,差点造成之事。幸亏在关键时刻自己用嘴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保住了清白。此刻在屋内两人的中让自己刻意忘记奉为神明的父亲那粗壮的命根子以及满嘴因来不及抽出而留在自己口中的大量从嘴巴流下的画面在小雅心中不断浮现。


于是在那个蓬勃大雨中小雅暗暗下决意在大雨中去做那不为人耻的事。


此时的我不但不知道大老婆被人连破两处,而且另一娇妻也即将带给自己一顶新的绿帽。在山庄的我正庆幸娇妻们无法归来迷恋在小茹的温柔乡之中,同时性奋的给赵秀才带着绿帽。


这场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五人也在遁世庵呆了三天三夜。没有人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除了她们五个。遁世庵那些尼姑们也只是隐隐听到一些奇怪之音,除了曾经嫁为人妇的主持明白外其他人在那大雨之中,也只以为听错。


后记


三日后五人回来,隔一天赵秀才带着小茹回老家拜堂成亲。而云苑等四人在一个月之后竟然全部被发现怀孕了。见此我心中自然是大为惊喜,除了感叹先天境界的不一样,还在心里暗骂那些说武功越高越难有后代的江湖人。可惜自从孩子出生之后我再也没有让云苑等人怀上孩子,此事也让我遗为憾。而每年总有那么几天云苑几个就会去遁世庵闭关为我祈福,且那几天又刚好下雨。遁世庵的尼姑们都能在那几天听到一些奇异之声以及主持的烦躁的敲木鱼声。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