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助的检查

我老婆和姨侄三人怯生生站在台阶下,她们从没感到自己这么无助和害怕过,斜看到大毛有些气愤的样子和白大褂黑着脸用手暗示她们上去,我老婆等三个女的自己知道如果反抗一定会为她们带来像胖女人那样的不幸,她们脑中一片混乱和空白,只能放弃挣扎,有些同步似顺从地扭动踩着台阶,步履艰难地挪开大腿,两脚踩上两边的红砖上,颤巍巍地蹲下身去……在场的三个女人觉得此刻她们好象正在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肮脏最隐私的器官,强烈的羞耻感冲击她们的大脑,居然做出这样的大幅度叉开双腿动作,她们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都象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让头发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


众人欣赏着屄门大开的女人们暴露出了最怕羞的部位,那丰满略微松弛的乳房,乳晕呈暗红色,三个肥大的,两腿间都呈倒三角形的密布,被羞得无地自容又表露出有点惊慌失措的成人风情。


大伙暗地里津津有味地谈论欣赏着三个女人的屄样,白大褂从地上捡着被刚才那胖女人丢掉的一次性塑料验尿杯后,看到台面上三个女人都低着头,女人天生的害羞使她们地双手都拿着小小塑料验尿杯捂挡着,正准备能尽快完成,他觉得面前这三个人妻的身材都比较丰满,还有那特茂盛和屄唇外露特厉害,特征十分相似,他突然萌发奇想,大声训话说:「都给我停下,还没消毒,紧张干嘛?」


「验尿杯放在前面,先外阴部消毒后里面。」白大褂边说边手里面托着一个大盘子,里面放了一瓶的碘酒和一叠消毒小纱布,他用戴着透明橡胶手套的一手拿个镊子夹小纱布浸着碘酒,分别让我老婆她们三人拿在手上。


三个女人左手食指捏着小纱布伸到自己的阴部搽擦着,白大褂一面享受着欣赏在场女人羞涩的表情,一面看着这些赤裸的女人们难堪的姿势,突然他又起恶作念头,要求我老婆等人把已经擦完的消毒小纱布自己塞进里面,进行消毒。


三个女人赤裸的展现出优美的成人曲线,丰满的臀部和大腿显得极富弹性,她双腿中央有团黑色的绒毛,她们按着吩咐用自己的手,扒开了两侧的,将那小纱布艰难塞进自己的肥屄里面,她们地动作因羞怯而显得有几分手足无措。


「都塞进里面消毒了吗?」白大褂见到这些女人基本完成了,他为了进一步羞辱她们,还要求她们自己再低头检查自己的屄部,然后他和大毛逐一审视这些女人最怕羞的部位。


当挨着最里面蹲着的我老婆,由于她没抓来的时候阴部被塞了东西,特别刚才塞进去的把自己的壁摩擦得有些疼痛,现在那浸着碘酒的小纱布再次刺激,里面传了一阵难受的感觉,所以她没按白大褂的要求全部塞进去,那暴露的两片小中间的口呈现出一点小纱布。


白大褂发现后,他用手指着我老婆的两腿之间黑着脸喊:「叫你塞进去里面消毒,你没听到呀?」


我老婆连忙低着头自己观察,她神情有些窘迫,那残存的一点羞耻让她开口解释道:「我……我……」


可恨的白大褂看到我老婆蹲在地上被羞得无地自容,心想她一定也刚才搞那胖女人时他们凶霸霸的态度吓坏了,只见她的手不停地发着抖,他故意把身体板立起来对视着我老婆,命令似的说:「你自己不能做,我来!」「姿势要正确,消毒才到位!」白大褂刚才的话引来在场其他保安没的围观,他嘿嘿的笑着蹲下,看到我老婆的双手好像挡住自己的阴部,好像自己马上要动手塞进去,他抬起头淫笑说:「双手放在膝盖,腿打开、腰和挺起来…嗯…对了!」


只见我老婆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俩侧,眉头紧锁,微睁着的眼睛里流露出呆滞而又迷离的目光,她知道激怒面前这些人对她会非常的不利,毫无选择的她屈辱的按照白大褂的指令摆好姿势。


在围观下,我老婆颤巍巍地蹲着打开身体,赤裸的上身微微颤抖,胸前两个肥白乳房晃动着,下身正吃力地大大分开自己的双腿,肥屄向外张着褐色的小,阴部被绷得紧紧的连都张开了,口撑得老大。


就这样,孤立无援的我老婆大伙的欣赏中,双手按住两边的膝盖,紧张地挺直身体,白大褂就蹲在在她旁边,他知道女人的阴部在碘酒的作用下,肉壁完全是一种收缩的状态,里面的的是不可能有分泌物的,他似地用带着橡胶手套的两根手食指猛抠插进我老婆的……


「啊…」我老婆一股疼痛从脚底直冲脑门,本能扭动身体想躲避着白大褂那只手,显然她很痛苦,又不再敢叫喊,只好眼神无助地用求饶的眼神乞求着白大褂。


「还没到里面…你扭干嘛?」白大褂恶狠狠的低声训斥我老婆,她身体一颤,吓得不敢再动也不敢再说话,只是无奈抬着头,屈辱的任由白大褂的手指继续调戏和折磨她。


白大褂猥亵我老婆后,满意地站起来要求我老婆等人可以拿验尿杯,并按刚才那姿势撒尿,不过撒出来的尿液必须超过半杯,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他还使坏地提醒这地方是专门提取尿液检查,不是厕所,可以随便尿尿。


那塑料透明的验尿杯其实很小,好像小茶杯一样,在平时医院尿检的时候,女人都痛快地放松膀胱后射出尿液,再用验尿杯去接,而按照白大褂的要求,这样是不准许的。


毫无选择,我老婆等三个女人完美下半身暴露在大伙眼前,滚圆的肥臀,丰满的双腿叉开蹲在红砖上方,敞开的完全暴露在我眼前,小腹下仿佛是一片黑色的原始丛林,绵延不绝,阴阜上、大上、会阴处、周围……几乎整条腹股沟全部覆盖着黑毛,她们两片舟形大呈红褐色,下垂暴露的两片小也被撑开,露出口,摆好姿势手拿着小杯子,白大褂随即淫笑似地发出指令:「开始……」。


那个被怀疑是的女人下午跟她老公被抓后,到现在都没有小便,从当时被破门而入的人就吓得要失禁,到这里后她都憋着尿,所以一听到白大褂的指令,她只见那两片褐色的向外张开,颤动了两下,一条的尿液从肉缝中冲了出来,射在验尿杯里后又直接射出杯外……「啪」一声,那女的头部被白大褂用手扫了一下,白大褂淫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慌乱的她笑着说:「哇…哇…停…停…」


那女的脸上露出窘迫难堪的神情,连忙收紧膀胱,硬邦邦地艰难刹住尿液,然后羞得满面通红,像跟白大褂解释又像求饶似地说:「我…我尿好急呀!」「哦!你尿急呀?这里可不是厕所?」白大褂看着那女的尿尿的地方,见到挂在她上的两滴尿液,他又补充说:「好了,把杯子拿好下来。」「喂…喂…你们两人干嘛?还不快点。」那女的小心翼翼那着盛着自己尿液的杯子下来后,在一旁的大毛对着那小姨和我老婆说道。


没一会儿,小姨涨红了脸拚命使劲,她「嗯……嗯……」地轻叫着,全身都在发抖。终于一小股尿液垂了出来,落在杯里,她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拿着盛着尿液的杯子小心翼翼的走下来。


而此时,我老婆由于从出门到被抓来这里,喝的水比较少,有二次撒尿都被侮辱了,现在她虽然想尽力放松臀肌,但实在是尿不出来,所以她抬起哀怨的脸,看着白大褂的脸色,眼神里写满了恐惧,她既害怕又既害羞说:「我…我尿不出来?」


「哦!尿不出来?啥原因呢?」白大褂特意提高声音又问:「尿尿的地方是不是堵住呢?」,要我老婆打开肥屄,暴露出尿道口让他看,他得意的饶有兴致地观赏着。


刚好这时,检查室内屋传来胖女人的求饶叫喊声,把我老婆吓得不寒而栗,她十分害怕白大褂和大毛他们会把她送进内屋强制查尿,尽管自己的屄被摸得浑身发抖,但她已经顾不上害羞,显得有点惊慌失措地求饶说:「我…我…没尿…让我喝一下水好吗?」


白大褂听后无动于衷的样子,在旁边的大毛使坏地叫保安拿来一大瓶玻璃遵的青岛啤酒,用火机打开盖子后,把它直接递给我老婆命令道:「把它全喝光,快点!」


我老婆听后浑身一颤,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乖乖地接过啤酒瓶,而大毛看到我老婆有些迟疑的样子,他则用无比的语调跟白大褂问道:「医生,没尿要从上面喝,还是下面喝比较快有尿呢?」「哈哈…哈…」白大褂没有回答,而是发出心领神会的笑声,我老婆脸色就像纸一样的白,身子在微微的发颤,她咬着嘴唇,无奈仰着头喝起啤酒……大毛看到我老婆保持这样难堪的姿势一口一口喝着啤酒,他没有催她,而是叫保安把另外三个女的叫来,也按照刚才那样的姿势蹲下,用浸着碘酒的小纱布消毒后塞进里面,然后撒出一点尿液在杯子。


另外三个女人一直听到检查室内屋传来胖女人的哭喊和求饶声,还有看到我老婆喝着一瓶东西,知道来到这里要好好配合,不然可要吃亏,还好她们从抓来到现在都没有上过厕所,确实有些尿意,差不多地完成取尿的环节,都相继走下蹲位。


此时,我老婆一边把啤酒艰难的喝完,一边看着旁边的另外三个女人都很快地撒完尿,她心情是极度恐慌的。


「喝完了,尿呀?」白大褂拿过啤酒瓶,他冷冷出声逼问着。


「嗯……嗯……我……」我老婆漂亮的脸蛋,痛苦得扭曲着。


「怎么了?站起来,我看看…」白大褂看到旁边已经没有其他女人,他大胆地伸出手捏着我老婆乳头,边往上拉边说道。


我老婆仍然难受地半蹲着,乳头被白大褂突然又捏又往上提,不由得身体一颤,双手按着膝盖整个身子也就站起来。


「水也喝了,是不是这里不通呀?」没等我老婆反应和回话,白大褂放下捏乳的手,立刻伸下挑逗起我老婆外露的和,他目露凶光,凌厉的盯着她,冷笑又说:「要不要到内屋…叫几个人帮你通一通呢?」「不…不要……我…」我老婆的眼角泛着泪光,是羞耻,还是害怕。


白大褂继续用手指抠插着我老婆的屄肉,而另一只手按着揉动我老婆的下腹部,她的膀胱和腹部同时的承受着刺激,全身的感受就像电击般的震撼,我老婆紧咬着嘴唇,一瞬间强烈的尿意刺激着大脑,膀胱那儿传来的强烈压迫感,已经到了崩溃的程度,只见她羞愧的红晕着脸,几乎是想找个地洞钻似地连忙说:


「我…我…尿…」


「别动…站着尿…我帮你!」白大褂见到他的动作起了作用,他用手指抠紧我老婆的尿道口,另一只手拿着验尿杯对着屄口,伸出手指转向两边扒着后,把整个杯口按在她的屄口,然后色眯眯的望着我老婆说:「好了,开始…要一滴一滴出来哦!」


此时,我老婆再也不能思考羞耻的问题,放弃似地抖动着白皙的大腿,忽然一小道的尿液从她的激射而出,顺势喷洒到杯子,激动的身躯不停的抖动,溅湿了白大褂拿杯子的手指,显然我老婆没有理睬他的要求,只见白大褂凶恶的目光露了出来,他扒着的手指对着屄肉狠狠抓来一把,用生气却是坚决的声音,低低的说:「要一滴一滴出来,你没听见呀?你以为撒尿让我们看!」「医生,让她自己来!」「要是敢尿出杯子半滴的话…嗯…嗯!」在场的大毛和保安的一言一语,指指点点,此起彼落吓唬着我老婆。我老婆堆积已久的尿液,还未排解完毕,只能维持这个羞耻的姿势,在大伙的胁迫下,自己一手向两边扒开,暴露出尿道口,另一只手拿着杯子对着下面,在大伙审视下,越发的难堪,她无助哀羞的放松膀胱一下,随即又立刻收紧起来,小小的尿孔在湿红的黏膜上张开释出一小小道尿来,不过还好没冲出杯外……「他妈的,谁叫你搞一泡尿出来!」白大褂显然很生气,他上前抢过那盛有半杯尿的验尿杯,把尿洒掉,顺势从旁边一个保安手里接过警棍,气汹汹地说:


「你喜欢撒尿让人看…是不是呢?」


我老婆满脸困惑摇了摇头,更有几分无奈的羞怯,看到白大褂手里的警棍,她老实问道:「我…我怎么做啊?」


「过来这边,给我蹲下!」白大褂边说边把验尿杯放在台面最后两个蹲位之间的水泥板上。


他让我转过身弯腰。他两手扒开看。我老婆屈服于白大褂的严厉,无奈侧挪着身子,站在验尿杯上方对着双腿向下屈蹲,按照白大褂的要求,用手指剥开自己阴部那两片褐色向外张着的,露出尿道口,尽量对着杯口挪动着,然后涨红了脸使劲控制自己的膀胱和收缩尿道,她「嗯……嗯……」地低声着,全身都在发抖,终于「叮咚」一小声脆响,一滴尿液泄了出来,落在杯里,我老婆扒着不敢松手,紧接着又有几声落下,这声音好象敲在她心头,把她羞得无地自容。直到杯子盛有一大半杯,她好像一阵急风骤雨过去,才松了一口气。


整个过程我老婆长长的秀发遮掩了她的脸,整个屄部夸张的向两边张开,摆出了一种极刺激的姿势,当场的男人们看到我老婆的演出,早已亢奋不已。


我老婆按常规进行了尿液抽样检测后,被带到原来的墙壁边,跟另外五个女人正站成一排的时候,内屋的房门打开,只听到保安责骂着那胖女人:「到那边排队,双手要抱头呀!」


此时胖女人赤裸的身子连连颤动,被剃光了耻毛,成了光秃秃的不毛之地,白嫩的嫩肉露出来,只觉得羞耻到了极点,只是一个劲的边啜泣,边走到我老婆身边排成一排站好。


白大褂和大毛、及那几个保安站在周围,他们的脸上露出胜利者般的兴奋的笑意,是呀,这么一个一个陌生的女人,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呀!


白大褂审视着一群羔羊,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要求我老婆她们伸出手指在自己的体内扣挖着,把消毒的小纱布拿出来,又以按照法律规定对抓获的嫌疑人,都必须由办案部门组织对其进行性病的检查。


我老婆她们一听到还要作性病检查,个个的脸色都十分惊讶,她们以前都听说过被抓的女人,要作性病检查,但没想到今天她们自己要接受这样的检查,刚才所谓的提取尿液检查有没吸毒,她们已经觉得心理有很大打击,令人觉得尊严被侵犯,被,人格被侮辱了,而此时她们看到面前这些穿着的同志,知道自己还是必须好好配合,以免自己受到更大的折磨,所以我老婆她们忐忑地等待着……


作为领导的大毛逐个询问着我老婆她们是否进行过性病检查,得知都没有,他知道抓来的这些农村女人,没什么文化程度,连生孩子都是村子的接生婆搞的,长到现在可能医院都没进过,特别刚才看这些傻女人撒尿的时候,都老老实实笨手笨脚地摆着难堪的姿势,个个没提出异议,所以他都紧盯着我老婆她们的表情,发出残忍和的暗笑。


「都给我站好…听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保安在白大褂的指示下,把刚才尿检的结果公布,称都呈阴性,证明在场的人都没有吸毒,他宣布后还像模像样地在各人的表格上登记。


「毒品这些东西可不能碰呀!我告诉你们…如果查有吸毒,那可要关进戒毒所二年哦!」大毛在一旁吓唬着我老婆她们,看到她们都好像十分庆幸的样子,他又黑着脸说道:「性病是传染病,简单讲也是害人的,国家对这些人处理比较严格,谁查出性病,除了她自己要进行隔离治疗外,对她所接触和生活的人同样也要检查,那她今后可就对不起周围的人咯!」「还有些得了慢性性病,比如有过瘙痒和异味,白带增多等症状,这都是慢性性病的表现,得病的人可能不知道!」白大褂知道农村女人得这些症状都是正常的,他为了可以为所欲为地进一步和侮辱我老婆这些女人,他站在中间脸上浮过一丝得意的淫笑补充说道:「你们都没有检查的经验,我告诉你们,接下来的检查,就是要提取你们性器官的分泌物样本做显微镜检查,有没得性病一化验就知道!」


我老婆她们听到大毛和白大褂的话,只觉得浑身肌肉一紧,汗毛直竖,心里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觉。


这时,大毛带着满意的神态对着我老婆她们说:「按照法律规定,性病检查涉及个人的隐私,不能当众检查,所以你们要逐个进到里面检查!」大毛讲后,就吩咐保安把检查室里面左角的一个木门打开,领我老婆她们一排七人到里面等,那是一间几平米的房间,以前是杂物间,但现在没放东西,里面空荡荡,我老婆最后一个刚要进去,就被大毛叫住,要她先检查,其他人在里面等候,还命令不可以交谈和说话,上面的监控如果发现谁不老实,那就不客气了,大毛讲后门就被保安锁上。


我老婆被带进检查室里面的内屋,看到灯光很亮,屋子的摆设比较简单,挨着门的墙壁和地面被装修成好像照相馆那样的白色背景,中间放着一张检查床,那是黄毛和白大褂用发廊扣押的床披上白布做成的,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容器,里面尽是一些折磨女人用的器具。


进来的我老婆被白大褂要求到屋角的地方冲洗身体,我老婆听后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实在有些脏兮兮,也不顾大伙的观看,就拿着水龙头把自己的身体彻底的洗干净,洗好了她擦着身体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喝了一瓶啤酒,现在有些尿意,所以她背对着大伙蹲下,正想放松膀胱撒尿……「这里不许撒尿……」我老婆的被一个保安打了一下,白大褂在旁边补充说:「哪里又不是厕所,洗好了…过来!」


我老婆站起来,无奈走到检查床旁,赤裸的身体展现出优美的成人曲线,丰满的臀部和大腿显得极富弹性,她双腿中央有团黑色的绒毛,她全裸地站在白大褂和大毛及那些保安面前,因羞怯而显得有几分手足无措。


「检查前,我先跟你讲…为了保证检查的真实和客观性,按照法律规定,必须由医生和办案人员一起检查确定结果,并对整个检查过程进行拍照备查,你对我们这些检查人员有什么异议吗?」大毛为了使大伙可以尽情的我老婆,他使坏地当面问起我老婆。


因自己有把柄被抓来这里,在陌生男性面前裸露身体而满脸通红,羞涩难当的我老婆,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最隐秘的女人部位即将让这些陌生的男性触摸和观察,但哪敢有什么异议呢?只见她双手却下意识地和徒劳的遮住部位,非常听话似地摇了摇头表示同意。


「作为医生我告诉你…得了性病的人那她身体的性器官就会有炎症和畸形的症状,所以要你进行性器官的检查,首先看你身体发育是否异常,明白吗?」白大褂又大肆宣传了一番女性的医学神圣论,他边讲边把我老婆带到被装修成好像照相馆那样的白色背景下,要求我老婆站在背景中间的比例尺前面……接着,羞红着脸的我老婆乖乖地按照白大褂的指令,手忙脚乱地摆着各种难堪的姿势供大伙审视,检查是否身体是否有异常,发育和性器官是否正常,什么站着、蹲着、趴着、跪着的姿势都要按正面、侧面、背面不同的角度让大伙看,瞧一瞧我老婆乳房和屄唇等作为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是否对称和正常,并且每个动作都要拍照。


不管白大褂,还是大毛等人要我老婆摆怎样的姿势,就是把自己雪白的大腿都无奈地张开着,甚至光着赤裸裸地露出那从来都不见阳光却又黑黝黝,毛茸茸的女性生殖器让大伙观察,我老婆对个个动作都红着脸做好,庆幸的是大伙都没有动手动脚。


这时,白大褂叫那个戴眼镜的保安把表格拿来,对刚才我老婆身体的发育和性器官的情况一个总结,就是多毛症,并把结果像模像样地写在表格上,然后走到我老婆身边,用手指着我老婆的屄毛说:「你的鸡毛这么多,连周围都是毛,那是不正常的发育,你身体的内分泌失调,像你这样不管被男人怎么操,有孩子的机会很少…」


我老婆这次来广东找她姐的目的就是要到医院看病,检查她没怀孕的原因,白大褂的一席话无意中好像道明我老婆心中的疑问,使她认为白大褂真是一个大夫,她以前听说里面有法医,莫非这个白大褂真是一名法医,那自己更应该好好配合了。


在一旁的大毛,发现白大褂的话好像说中我老婆心中的秘密,他无意朝白大褂手里的表格瞧一瞧,上面我老婆的资料清清楚楚填着我老婆结婚三年没孩子,他有些佩服白大褂这样有头脑吓唬女人,大毛心里暗自淫笑想:哈哈,被你老公操了三年,都没孩子,那呆会儿我的可以不带套,帮你捅一捅……大毛想后,边称赞白大褂负责任的检查,边又关心似问道:「还是医生厉害,一看就知道没孩子的原因,那她这种症状会不会治好呢?」「会不会治好…那得提取各个器官分泌物检查化验,总结后才知道,来…你躺在上面。」白大褂先让我老婆用「胸膝位」在检查床上弯着腰并用突起裸露的臀部对着大伙,要我老婆自己掰开其双臀进行一次后背式暴露出的和阴部,让大伙更近距离欣赏一下我老婆女人此时的丰臀和,那丰臀,光溜溜雪白的间那深褐色的女性生殖器一览无遗,绝对是性欲大挑战!尔后让我老婆平躺在妇科检查台上,此时的我老婆那雪白的大腿根部深褐色的女性生殖器在检查灯的照射下完全毫发毕现,清晰无比地暴露无遗。


「鸡毛多的女人最容易得性病,那是正常人的一倍上,你不会怀孕,也有可能得了性病。」白大褂看到我老婆说着,我老婆她心里一下子起了疙瘩,羞涩难当不知所措,羞答答地满脸通红眼看天花板不敢斜视,白大褂故意拿来两根一大一小的玻璃试管,大的口子直径有7公分,小的直径有3公分,对着我老婆晃来晃去又说:「现在要提取你和的分泌物,你要好好配合,也是对你身体的负责,明白吗?」


白大褂说完,拿起大玻璃试管,左手在我老婆会阴处摸索了一下,用拇指和食指张开我老婆的口,将直径有7公分的玻璃试管口子对准口用力的斜着往里挖插去,我老婆的哪能承受这么大的东西,还有里面还不够润滑,白大褂看着试管斜插不进去,似地硬要求我老婆放松和长开大腿,然后直接用力戳进我老婆的屄肉……


我老婆吃力地大大分开自己的双腿,毫无准备被白大褂一连贯动作搞得浑身发抖,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滚下来,呼吸也乱了,双手死死抓住盖在检查床上的白布,感觉到自己阴部被绷得紧紧的连都张开了,口撑得老大,尽管自己多么地配合和努力,但那直径有7公分试管口都没能插进内,伴随而来的一阵一阵的疼痛,特别难受的是刚才喝了一瓶啤酒,尿已经有些急,被搞得差点失禁,我老婆牙齿紧紧地咬着,只能带着哀求连连说道:「啊…痛…不行…不行…太…太大…我要…尿…」


我老婆说出『尿』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白大褂听到和发现我老婆的丑态,他知道像我老婆这样没生产的人妻,正常直径有7公分的东西应该都没法插进去,而且我老婆发出的祈求声和哀求声给白大褂和大毛们找到了继续羞辱她的动力,白大褂看到我老婆那油黑的耻毛、通红的和口纤毫毕现在大伙的眼里,特别是尿道口的那小红洞开始蠕动,知道我老婆正在为力收紧膀胱,不让尿液出来,他假装没听到我老婆的求饶声似的,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放松点…再试一下!」


白大褂说完,要求我老婆挪动身体,把移到检查床后端,还叫旁边的两个保安分别抬起我老婆的大腿,用力分开按住,然后他扒开我老婆的小,尿道明显地看到一个豌豆大的小孔,白大褂一手把试管口堵按在尿道口,另一只手用左手拇指与食指将还在收缩着的向左右一分,右手食指便猛的插了下去,「啊──」我老婆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剧痛和刺激,不禁失声尖叫,身体剧烈的抖动着,一股强劲的尿液射向试管里面……


「放…停…放…停…」白大褂的手指依然停留在她的内,不断用力抠老婆的,刺激我老婆膀胱的收缩,让我老婆的尿液跟随着他手指的动作射出,白大褂搞了三、四次后,他不想让我老婆顺意地撒尿,要她继续憋着,所以他抽出手指,拿着盛有半试管尿液,举起来晃了晃,脸上露出胜利者般的兴奋的哈哈的大笑说:「你尿那么急呀?」


「嗯…嗯…憋不住了!」我老婆带着哀求连连说道,身体也为之颤抖,她的声音里带着恐惧。


「哈哈,刚才尿液检查你就故意尿不出来,现在没叫你尿你就故意尿出来……」白大褂笑后,突然朝我老婆的屄部一手打下,目露凶光,凌厉的盯着我老婆,冷笑说:「我警告你,下面的检查你要是敢漏出来半点尿,你这里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我老婆委屈的望着白大褂,清澈的眼睛中仿佛带着无限伤感,哽咽着说不出话。


接下来,白大褂拿了一根直径五公分的试管,盯着我老婆的脸观察我老婆的表情,非常坏的笑说:「你没生过孩子,下面的洞小点,这一根不错嘛?」我老婆闭紧嘴巴,不在出声,白大褂把试管的上半部分塞进我老婆的膣口,一边淫亵的用试管在她体内抽送,一边揉捏她勃起的,坚硬冰凉的试管一下就被柔软火热的膣壁卷住,我老婆下身颤抖着,白大褂认真的揉我老婆的,模仿的动作,进出进出的来回捅,他把试管插到最深处,挑逗我老婆的宫颈,顶几下再轻轻的拨弄,我老婆感觉自己里又痒又酸又涨,还微微得有些疼,我老婆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下一下的抽搐样的抬动,里涌出了水,白浊的黏液汩汩地几滴流进试管里。


白大褂挑逗我老婆的技艺非常高超!让我老婆受到强烈刺激,而心情是极度恐慌的,这刺激让我老婆在他们面前露出丢人的丑态!我老婆的身体叫白大褂捏弄得不能自己控制,痒和痛的滋味难以忍受!


白大褂肯定知道我老婆里的变化,看到我老婆红着脸和呼吸加快了!他非常得意地抽出试管,而另一只手继续揉我老婆的,欣赏粘满了我老婆的斑斑性液和密密麻麻黝黑的,然后捋开我老婆的包皮淫笑说:「哈哈!你这一粒比别呀!好了起来…检查……」我老婆满脸困惑,更有几分无奈的羞怯:「怎么做啊?」白大褂要求我老婆转过身弯腰趴下,还要两手扒开出来。我老婆屈服于白大褂的严厉,无奈地翻身趴下,双腿向腹下屈跪,顺从地朝上撅起,她的头伏在检查床上,长长的秀发遮掩了她的脸,她整个臀部高高的向上撅起,双手无声地伸到上,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大伙眼前,摆出了一种极刺激的姿势。


「很好……」白大褂满意地点点头,走近后用左手拇指与食指将还在收缩着的向左右一分,右手食指便猛的插了下去,「啊──」我老婆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剧痛,不禁失声尖叫,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别动!趴好。」白大褂对我老婆命令道,然后用左手按直了我老婆要弓起的腰肢,随后手指在我老婆里面活动了起来,痛得我老婆直吸冷气,臀部前后晃动想要挣脱一般,忍不住大声一声,白大褂则用力按住这个又肥又圆的丰臀。


「嗯…痛…」我老婆头本能地仰起,喉咙里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被白大褂粗糙硕大的脚拇指顶穿,火辣辣的灼痛。


「痛?是不是多了呢?」白大褂看着我老婆那羞急的神色后顿时得意了起来,他想知道我老婆有没被开发过,所以笑得更加的了。


「没有…我没有…」我老婆不觉满脸羞愧,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口,随后脸就像染了颜色一般血红血红。


「没有?那怎么轻轻一搞就会痛呢?」白大褂故意问道,然后抽出插在我老婆里面的手指,伸到我老婆面前问:「这么臭,你今天没大便呀?」这一下,我老婆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她那里再敢看白大褂的手指,只能摇了摇头,太羞耻了!太羞耻了!一个赤身,蹶着,让陌生男人这样玩弄!我老婆的心狂跳!羞得已经说不出话了!


「哦!没有就好,那我们要用试管提取你的大便检查。」白大褂说完,将小试管在我老婆的口按了按,找到那个肉嘟嘟的眼,用力一按试管,「咕~~」试管捅进了我老婆的有一寸深,我老婆皱了皱眉头,然后直肠一用力,的括约肌一松,原来小巧的竟一下子阔大得足可以容下试管,白大褂用力朝里一推,「吱~~」一声,试管插进有五分之四的。


我老婆似乎还紧一紧地收缩,呼吸急促:「……轻一点……」我老婆作为女人都有一种害羞心理,特别是把拉屎的让大伙检查,这可是女人最最隐私的部位,但是白大褂他们为了进一步折磨和我老婆,他们借着提取大便检查这样的幌子,将试管插进我老婆的,要我老婆保持那种趴下高耸着极其羞辱的姿势排便,白大褂和大毛这些保安们围在检查床周围,吓唬我老婆不许撒尿只许大便,还催促我老婆快点。


我老婆觉得这样简直就是折磨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哪能憋着尿排便,何况还趴着插有试管,只见她脸色就像纸一样的白,单薄的身子在微微的发颤,她咬着嘴唇求饶的说:「我…我…想先尿尿…」


「不行!」大毛恼怒的大声斥责着,然后又低沉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


「你能不能大便呢?」


我老婆委屈的望着我,清澈的眼睛中仿佛带着无限伤感,哽咽的说:「没…办法…」


「没办法排便…那就我们可要先堵住尿道,再进行灌肠了!」白大褂说后,就从旁边推来一部手术车,打开车上的一个布包,拿了一根一次性导尿管,那是被白大褂改剪后的导尿管,一根被剪做成二根用,下面连有分流袋的是专门玩弄那些没尿的女人可以导尿,刚才保安们已经把它用在那个胖女人身上了;剩下连有个三角阀门的一根是专门插在那些尿急的女人身上,这样一来就可以堵住了导尿管顶端的排尿口,使女人得尿道进至尿道膜部时即遇阻力,那尿道括约肌更加收紧,尿急的女人下腹部更加憋着难受,不管怎么样就是小便解出来,时间稍微长点,膀胱内积有大量尿液而不能排出就会导致的急性尿潴留,使排尿反射受抑制,腹部疼痛引起膀胱和后尿道括约肌反射性痉挛,那女人会痛到感觉小腹憋胀,尿道口隐痛,整个人紧张和焦虑加剧,其次等把导尿管抽出后,会造成女人尿频、尿不尽感,下腹胀满不适,甚至形成压力性尿失禁或经常性漏尿,一个女人如果小便不受她控制了,那真是变成让女人难堪的恶梦。


白大褂拿着连着阀门的导尿管,在导管的先端擦拭一些作润滑剂,然后轻轻将尿管慢慢插入尿道口,管子一头有个三角阀门扭转处在关闭位置,白大褂插完尿管后,那尿管和阀门留在尿道口不到二十公分,白大褂拿着医用胶布使坏地把它贴在我老婆的那一大戳上面。


我老婆脑中一片空白,没有了意志,她感觉导尿管插的时候就是一种异物刺激和深挖着尿道壁,尿道有点火辣辣的疼痛感,而这一切她都默默忍受着。


周围的大毛和保安们都静悄悄欣赏着,他们知道抓进来有些姿色的女人,如果她们有把柄或什么借口可以玩弄和羞辱的,都要被灌肠,把和直肠搞得干干净净的,这样就有机会强行。


接着,白大褂拿起一只粗大的针管,在一个瓶子中抽了大半管溶液后,看着我老婆盲目的服从着。「来,弯下腰,放松一点,腿分开点尽量放松露出,呆会注射进浣肠剂后尽量忍一会再大便。」他要求我老婆趴下身体弯下腰,撅起,然后针筒口插进了我老婆的,紧接着一股液体进入了直肠,「啊!……」大伙听见我老婆一声受不了的本能叫喊声。


「下来」,白大褂命令到,我老婆下了检查床,赤着下身站在床前,双手徒劳的掩着小腹下,低着头,他指着墙角的蹲便器,我老婆一下子知道要做什么了,她脑中一片空白,没有了意志,强忍着走向蹲便器,按白大褂的要求,还必须要面对着大伙才行,一蹲下大小便一下子涌出,泪水和汗水交织着在我老婆脸上流动,我老婆无助和害羞地看着白大褂。


我老婆站在大伙面前,仿佛一块僵尸,被再次命令跪伏在检查床上,白大褂用纱布擦干净我老婆的,用手抬起她的整个,我老婆的由于拉伸,四周的菊花蕾已显凸出,似乎还紧一紧地收缩,白大褂反复三次注射溶液清洗我老婆的直肠,看到蹲便器上我老婆射出较为清洁的溶液后,白大褂第四次注射进了浣肠剂,没有让我老婆下检查床,而是将食指缓缓插入她内,直到整个指头全没入我老婆的,转动指头抠弄她内的直肠,这时候,我老婆呼吸急促发出不大的尖叫声:「啊……」


而这时,白大褂另一只手扒开我老婆的,直接把插在我老婆尿道的导尿管扯出来,那胶布还连有我老婆好几根,突然,一阵剧烈的刺激从上传来,我老婆不由得身体一颤,她顿然承受这样痛苦的刺激,肥臀激烈地摆荡着躲开,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退缩扑倒在检查床,检查床的弹簧发出一种异样的声响……


「好了…下来!」白大褂哈哈的大笑朝趴躺在检查床上我老婆的轻轻打了一下,看到我老婆屈辱使得她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全身开始冒出冷汗,紧咬着嘴唇,美丽清秀的脸上充满了苦闷,下身因憋尿和直肠里面浣肠剂的作用下而战栗着,白大褂又警告着说道:「别漏出来了啊,不然你就好看了。」我老婆连忙起身下床,但她浑身颤抖,脸上露出害怕之极的表情,立刻像是被击中了要害,面部中充满了惊惶,看来她已经方寸大乱了、手足无措了!


白大褂和大伙注视着全身赤裸茫然站在检查床旁的我老婆,欣赏着我老婆在痛苦和羞耻心的折磨后,挂满脸颊的泪水,大伙心头泛过一阵快意,大毛则沉声说:「快点走呀!后面的人还等着检查呢?」


「先等一下,检查表要签名…」那个手里拿着填有我老婆资料的戴眼镜保安爽朗地笑了笑,一脸正色地要我老婆签名和盖指纹,然后把资料拿给大毛。


大毛和另外二个保安把我老婆带出检查室的内房,到外面走廊的角落,我老婆看到自己地上熟悉的灰色旧皮箱,她不知道皮箱怎么会丢在这里,当然是黄毛和那司机把我老婆放在他们金杯车里面的皮箱拿出来的,而我老婆也没多想,她连忙蹲下打开皮箱,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有她刚下车撒过尿的牛仔裤和,有后来穿上的白色恤衫和,有大院里面红姐的蕾丝透明和白色及两张百元和戒指这些东西……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