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巧安排

张东骑着电驴到市场采购了一些家常菜,反正大鱼大肉估计曾宝贝也吃腻了,换点清奇菜色。主菜就牛里脊肉加自己特制的酱汁好了。


回到家里,素素已经穿上衣服开始打扮自己,坐在梳妆台前好像很忙碌的样子。张东打了个招呼就上楼整理食材,切好肉洗好菜,下楼发现素素还在梳妆打扮。无奈摇摇头,「等会你去接丹丹还是我去?已经快五点了!」「不用接了,外公外婆要带她过周末!」素素看都没看过来一眼。


「好吧!我去下厨了!她6点能到吧?」张东无奈地迈步上楼。


「能的,能的。快去干活!」素素忙着给自己配装,由于脚上有伤,很多搭配都用不起来,她大感烦恼。


等到张东煮得差不多的时候,楼梯传来了素素和曾宝贝悦耳动听互相奉承的声音。不一会儿两人都走到了四楼,出现在了张东眼前。


饶是张东对两人都很熟悉,对妻子更是熟悉到每一根毛的程度。看到走来的两人还是大为惊艳。


素素把头发放到脖子之放到右边锁骨才结了一个短马尾,更显脸小精致,一身灰黑色连衣蓬裙衬托出如雪的肌肤,额,好像没戴,黑色并不完全掩盖她那凸起的乳头。笔直的双腿没穿,由于受伤的脚踝也只能穿着一双大拖鞋,露出整齐圆润的脚趾。一只手被曾宝贝托着慢慢走来,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姿态。


让人一看就想拥到怀里好好的爱护。


曾宝贝一身无袖露肩连衣黑色短裙,脖子上同色布带环绕着系在锁骨中间,下边开了一道口子,露出深不见底的乳沟,肉色黑色高跟鞋。火爆高挑的身材被表现得淋漓尽致,露出来的手臂纤长而白皙,衬托出双峰的雄伟,纤细的手指尖涂着一点红色,让人的眼神在沉迷的同时发现她的丰臀细腰。


张东连忙过去扶着素素另一只手送素素到饭桌坐下,然后给曾宝贝也拉开一个椅子伺候她坐下,然后招呼着开饭。开了瓶红酒招待客人,平时都是喝点鲜榨果汁。


曾宝贝对红酒不置可否,却对张东准备的菜相当满意,出筷相当频繁,这对于需要保持身材的女性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三人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当年的趣事。慢慢的进入了和谐的氛围当中,曾宝贝扔掉了她高傲的架子,言谈间露出了小女生的举止。


这次晚饭吃得宾主尽欢。意犹未尽的两女又来到4楼露天大阳台,坐在素素设计,张东亲自动手裁料,焊接的懒人铁艺沙发椅上继续聊着,从高中聊到现在,种种趣事,种种无奈,行业的趣事,化妆品的优劣等等等等。


张东收拾完碗筷,榨了两杯橘子汁送到两女面前,然后坐到素素的另一旁静静的听着。心里暗想:「你们常常见面,难道平时不聊这些吗?搞得好像十年不见的样子!」不过他可不傻,说出来败坏气氛的事情他可不干!


「素素你和张东和好如初真是太好了,我们班唯一一对结婚的金童玉女,要是散了真是天理不容啊!」曾宝贝突然改变了话题。


张东十分尴尬,他想到了他们夫妻的秘密被曾宝贝知道得一清二楚,男人最隐秘的事情被另一个知根知底的美女发现了,那个美女还是他的老总。


「那当然,我们的感情很好的,只是,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而已!」素素一边说着一边也结巴起来,怕打击张东的自尊心。


「现在张东已经好了!厉害得不得了!!」素素要维护自己男人的尊严,语气坚决起来.


「张东不是我说你啊!你这几年变得太厉害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敢跟七、八个老生开战的霸气呢?现在你快圆滑成一个老头子了!男子气概可不能丢掉,感觉现在你做什么事都瞻前顾后的!」曾宝贝继续点评张东。


「社会逼人圆滑啊!不然怎么混呢?」张东揉揉鼻梁。


「逼?什么时候逼你了?我接手这个公司就没人敢找过你的麻烦,就是我哥抢了你的位置让你难受吧?」曾宝贝又开始霸气起来。「不过他快要滚蛋了,老头子要把他弄到总公司准备,为了扶他这滩烂泥上墙,给他准备了三个助理。」


「额,没听他说起过啊!」张东大为惊讶,还以为曾大宝就在这里混一辈子呢!


「呵呵,他是男丁,老头子从来都准备把家业都给他的。我最多也就得到现在这个小公司!」曾宝贝开始不忿起来「女孩生来都是泼出去的水!我能得到这个已经算是他老人家开恩了!不过这件事我哥确实不知道,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哈哈哈!他会很开心的,还有两个保镖监督他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素素伸手拍拍曾宝贝的手,让她冷静下来。


「我想你上来帮我!现在主管生产的副总估计会跟我哥一起回上海吃香喝辣。


你上来帮我把生产这方面做好」曾宝贝收拾好心情「我不想靠着家里施舍的订单过活了,我想把重心放到营销这边,开发市场,不能总让家里卡着脖子。老是安排相亲,想用我做和亲交易!」


「放心,我给你权限,你这样唯唯诺诺的可不行,必须有领导的霸气,不然谁会服你!」曾宝贝继续说着:「怎么样,老同学,上来帮我,这个公司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了!」


「额,升官发财当然好啊,不过……」张东话还没说完就被素素掐了一下大腿。


只听素素说:「帮助你管理公司当然义不容辞,不过你老是说上来帮,上来帮,你想我老公爬到你身上去帮你?」


张东吞错口水猛烈的咳嗽起来,「喀,喀喀!」


「死丫头,越来越流氓了!」曾宝贝难得羞红了脸。


「什么叫流氓?幻想那……哈。哈哈哈哈。疼,脚疼!」素素继续调笑曾宝贝的时候被曾宝贝扑到身上挠起痒痒来。


曾宝贝连忙停下手,伸头往素素受伤的左脚看去。


张东辛苦地把咳嗽止住就看到两个妖精在打架,甚至看到了曾宝贝露出的黑色无痕。听到素素喊疼,连忙贴身过去保护素素,也往她的脚看去。


一时间,张东和曾宝贝的脸贴在了一起,就在素素的眼前贴在了一起,只露出两个后脑勺。时间凝固了,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秒钟,但是张东能感觉到曾宝贝脸蛋的火热。闻到娇躯传来的香气。


「喂!贴够了没?贴够了就过来我给你们开诚布公的说一说!」素素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吓了两人一跳。急忙靠回了沙发靠背,眼睛看向素素,穿过素素的小脸又好似能看到对方涨红的脸。


「宝贝,上次的事情我都跟我老公坦白了!无论是你前夫的日记还是后来我们干的事,都坦白交代了。然后我们才找到解决的办法,现在他在我身上很猛!」素素拉过曾宝贝的手对她说:「我说你幻想他的的时候他硬了,嘿嘿,反正你这几年那么苦,就让他安慰安慰你呗!拿个冷冷的玩具插自己多没意思啊!以前大学的时候你就羡慕我经常去开房嗨皮吧?这次我也让你享受一下我的专属!」


「你们怎么解决的?」曾宝贝想缩回手但是被素素两只手牢牢握着,红着脸追问。


「按照你说的呗!创造素材来刺激慢慢沉寂的!你也是我们的素材之一哦!」素素两只手握着曾宝贝的手说「而且刚才你还说到了我们没发现的事情,就是张东的锐气没了,不再那么意气风发,你就当帮帮我们呗!他说高中时就不爽你的高傲直到今天,你就享受着让他在你身上霸气一次呗!」「你们真是一对奸夫淫妇,狗男女!」曾宝贝红着脸说,却没有用力地挣脱素素的手了。


「老公你别压抑自己了,再这样下去绿帽也救不了你的鸡鸡!你老是委屈自己奉承我,连吵架都让着我,为了这个家你付出太多了!」素素一转头,用一只手抓住张东的手,拉过去盖在曾宝贝的手上。两只手一起上下包着丈夫和闺蜜的手,「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你们都插过我的,你们也放纵一次吧!闷骚的两个家伙!!!」


「额,你这样搞得我们好尴尬。哪有你这么直白的骗闺蜜的炮?」曾宝贝虽然红着脸,但是却马上冷静下来了,「万一我不同意,以后就绝交?」「你肯定会同意的,你那么骚,又好几年没被男人蹂躏了。说不定你现在下面都水漫金山了,同宿舍七年,我还不了解你吗?」素素腻到曾宝贝身上撒娇:


「来来来,扶我下楼,我带你去享受一下张东亲手做的冲浪浴缸。快起来啊!贱人就是矫情!!」素素单脚也要站起来拉曾宝贝。


「喂!我还没答应呢!」


「快扶着我,我站不住了,一只脚使不上力!」「你也太维护你老公了,还给老公送闺蜜!重色轻友,奸夫淫妇!」「别废话,扶着我!」


张东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美娇娘互相纠缠着,胡言乱语就向楼下走去。心想「女人的友谊真是不可猜测。」


正当张东发呆的时候,楼下传来素素的呼唤:「老公快来帮我们放水!曾宝贝笨死了,教了几遍都不会!」


张东一边答应着一边恍恍惚惚地往楼下走去,高傲的曾宝贝答应要在自己胯下称臣?这特么是做梦吗?想到曾宝贝被自己暴操的样子,小张东就隐隐开始鸡动起来。


来到三楼看到两女在沙发上说着悄悄话,曾宝贝不敢看过来,素素却是一脸得意的冲张东眨眼,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张东也不敢过去搭话,闪身进了主卧大浴室。先把抽水泵打开把喷水管路清洗了一下,然后给浴缸放水,这浴缸也是夫妻合作的产物,素素设计,张东动手,喷水冲浪的管路也是素素设计的。坐在里边感受水流的冲击十分舒服。


试好水温,张东就出了浴室准备去跟两女聊天,做点心里建设。浴缸这边水满会自动停止注水。


张东心里有点忐忑地来到沙发边,素素给他打眼神,示意他坐到曾宝贝身边,夫妻两人把曾宝贝夹在一起。素素的手从曾宝贝身后穿过,抓住张东的手拉过来,让他搂着曾宝贝的腰。全过程曾宝贝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是就是装作不知道,脸也始终对着素素说话。


素素得寸进尺,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过曾宝贝前面,把张东的另一只手抓过来抚在曾宝贝翘起的二郎腿上面那只肉色大腿上。让张东像把曾宝贝搂抱在怀里一样。说道:「好了,就这样,我们先聊聊天!」「素素你越来越得寸进尺了!」曾宝贝的脸红到了耳根,好几年没有这种被男人环抱的感觉了,而且过一会就要献身给身后这个家伙了。曾宝贝想到这里不由得灵魂颤栗起来,也开始潮湿起来。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可是我专属的怀抱。一般人可享受不到的!」素素一本正经的说:「要不是我们关系好,哼!」说完又用手指轻佻地托起曾宝贝的下巴,「放下你虚假的外壳,笑一个!」


这下曾宝贝受不了了,身体往前一倾,就要挠素素的痒痒。被张东双手用力环抱进了怀里。男性的气息喷薄着曾宝贝的脖子。


曾宝贝脖子一痒,下意识的就仰头抵抗。在素素的眼里却变成了她放弃抵抗张东的搂抱,把头枕到张东的肩膀上的样子,酥胸起伏着,脸上还有红晕,样子诱人至极。


「对嘛!这样才乖。」素素一侧身就躺在了曾宝贝身上,头枕着曾宝贝的肚皮,脸朝向曾宝贝的大腿,「其实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我也不会嫉妒你,也不会猜忌我老公,宝贝你也得到满足,我老公对你也很有把你征服的。你也有对我老公的幻想!」


「更重要的是我不用去找野男人暧昧就能让老公找到刺激硬起来。虽然张东同意我去找有感觉的人暧昧来刺激他,甚至失身也不怪我!」素素在自说自话「但是我放不开,我是不会主动去找的,除非对方来找我,我或许会被动的接受!


但是我没感觉的就会强烈,我有感觉的又不一定知道我其实可以被调戏!」「或许我们可以过一夫二妻的生活。我觉得我们很合拍,不会出问题!」芈苏一拍大腿,「这真是一箭三雕!」


说完转身一看,发现张东和曾宝贝在对视,嘴唇都在寻找对方的嘴唇。却被自己的转身吓了一跳,两人变回了刚才拘谨的样子!


「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素素捂着眼睛从新把头枕在曾宝贝的肚皮上心想:「他们刚有点进度就被我破坏了!哎!万一等下老公状态不行那就完蛋了!」


素素正胡思乱想,一双纤细的玉手从她的肩膀越过抓住了她的两只翘乳,然后发现她没戴乳罩,那双玉手轻而易举熟门熟路地捏住了素素两只乳头,「骚货,都没戴!」


「你尽管捏,我只管享受,你们两个在场我是不会害羞的。」素素一边享受一边宣誓。


张东被眼前两个美娇娘的互动刺激到了,刚才跟曾宝贝的情不自禁又回来了,他轻抬手掌,交叉握住了曾宝贝两只乳罩的下缘,轻轻揉动起来。这个动作把曾宝贝完全揉在了自己怀里,两人的胸背都给各自带来了异样的快感。


素素感觉到曾宝贝捏弄自己乳头的手轻轻一颤,然后自己的乳头被大力捏了一下,她知道张东肯定耍小动作了,这次她没有回头打扰他们。反而借着曾宝贝对自己的揉捏,旁敲侧击的指挥起张东的动作来,「老公轻一点,慢慢的揉,慢慢刺激整个咪咪,最后才捏乳头。」


曾宝贝感觉到张东在顺从素素的指挥对自己进行揉胸操作,哭笑不得,这对夫妻真是太极品了。「既然自己不想反抗,那就尽情享受吧!」曾宝贝在心里对自己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一边感受张东的动作,一边给素素做乳房,虽然不知道素素乳房的敏感点,动作不是很熟练。但是在张东的现场示范下,也开始慢慢熟络起来。素素也开始有了间歇的娇喘。


三人相互调情间,卫生间没有了水声。


「走走走!先去洗澡!」素素坐了起来,看到张东闪电般的缩回双手。「噢哟,要不要你们先单独洗?」


两人为了掩饰尴尬,不由分说先配合着把素素扒得光溜溜的,「哎呀!谋杀亲妻啦!」素素捂着嘴咯咯笑。


张东扛起素素就往浴室走。


「宝贝你快来,先脱了衣服再过来吧,浴室地滑。梳妆台旁边有新拖鞋!」素素在张东的肩膀朝曾宝贝喊着,一双乳房在摇晃着……「你说话也太直白了,曾宝贝好像挺尴尬!」张东轻轻把素素放进大型冲浪浴缸里,这自己设计自己动手做的浴缸足以容下三五个人。开启水泵,把管路调成上下循环模式。


「你不懂曾宝贝的个性,只要她决定就会一直做到底。」素素一脸的舒坦,头枕在专门设计的凹槽里,张开四肢成一个大字,享受着水流在池底往上喷,二十多个往上喷的水流,在她身下,身边涌动着,水面激起一团团乱流。


张东也不管曾宝贝来不来了,先帮爱妻一下脚踝先,刚才她喊了几次痛,说不定真的痛到了。三两下把自己扒光,进入浴缸里,跟素素面对面坐着,给她慢慢起踝关节来。


正当两人享受着热水的冲刷的时候,曾宝贝一手横在胸前挡着两个乳头,一手捂着阴埠,摇曳生姿的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快来!宝贝快来……!我把皇帝位让给你!」素素招呼着曾宝贝。


曾宝贝迈着一双大长腿,一步一步小心的走上为这个浴缸砌的阶梯。每迈动一次大腿,张东的眼睛就死死盯着那胯间,期望能看到一丝桃源洞穴的真容。口水咕噜咕噜的往下咽。曾宝贝的小手只能掩盖两颗乳头,大致的胸型被张东猜得七七八八,她的乳房比素素的大了一圈,不是素素的梨形乳,是一对外八字的乳房,没有的托起依然半挺,这种大乳,如果能挺着,肯定是假奶!


终于,曾宝贝跨进浴缸的时候弯了一下腰,张东从后面看到了曾宝贝的蜜穴。


曾宝贝的蜜穴跟素素的不一样,她的小是露出来的。但是并不是露出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只是露出匀称的两条粉色肉片,与整个蜜穴持平。


虽然有水泵压出的水声,但是两女还是听到了张东咽口水的咕噜声。曾宝贝急忙把臀部沉到了水里,身体缩成一团,两只大奶奶被膝盖压得乳肉侧漏。


素素一边偷笑着一边挪开位置,把曾宝贝扯过来躺在浴池的正中间,还踢了张东一脚示意他去到曾宝贝的另一边,夫妻俩躺在浅水位。


两人服侍着半推半就的曾宝贝躺在了浴池正中间他们设计的皇帝位上,这个位置夫妻俩研究了好久才确定下来。靠枕最舒服,池底的支点最多,池底铺满了鸡蛋大的鹅卵石,但是在皇帝位那,特别铺设的是大如砖头的几块大型卵石。用于让躺在那的人便于稳定自己找到最舒服的姿势,享受水流的冲击。


素素看曾宝贝还双手抱着屈着腿半躺在皇帝位,就在她耳边轻轻说:「还放不开啊!都到这个程度了还矫情什么?这不是我认识的宝贝呀!把手松开让我老公看看你那傲人的大奶奶!」说完就半强迫的把曾宝贝一只手拉开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并给张东眨眼示意要他做一样的事情。


张东轻轻一拉曾宝贝捂着双乳的手,反抗并不坚决,或者说根本没有反抗。


就顺从的把另一只手挂在了张东的脖子上。两只雄伟的乳房就在荡漾的水面若隐若现。乳头虽然看起来没有素素的挺,但是那也是比例的问题。真正测量起来估计也差不多。乳晕也很小,不愧是好闺蜜……


曾宝贝感到自己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娇羞之下,把整个后脑勺都贴到了靠枕上,看着浴室天花板,一副听天由命,任人摆布的样子。


「好好享受吧!」素素对曾宝贝说完就按了一下浴池外壁的一个按钮,「这是所有的喷头给皇帝的专门服务。」


立时,曾宝贝就感到了水流的冲击,给全身带来一种全身被水流束缚的感觉,感觉宽厚的水流在冲刷着全身的肌肤,最关键是无论水流从哪个方向冲来,给她的感觉都是顺着自己的身体冲刷,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她双腿放弃了屈起,伸直了出去。


曾宝贝慢慢的就迷失在这些热流的冲刷中,不自觉的就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甚至有想睡一觉的困意。


十分钟过去了,正当曾宝贝全身都放松下来,正享受着水流的冲击的时候。


在素素的控制下,水流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专门对着曾宝贝的后背和下阴的冲刷。


一只小手慢慢的潜到她的一只乳房上,推动着乳房的边缘,逼得乳头浮出水面,摇晃着推开附近的水,然后又沉到水里。一冷一热间曾宝贝也懒得反抗,就这么半睁着眼睛享受着,不知道是享受水流对身体的冲刷还是享受素素的。接着另一只乳房也被一只大手如法炮制起来。


曾宝贝的乳头越来越硬,身体完全情动起来,翘臀偷偷挪动着,寻找水流冲来的方向,让水流直接对蜜穴进行冲击,减少腔道传来的瘙痒。她以为她做得很隐秘,却不知道在这个皇帝位享受了无数次的素素已经对她的动作了然于胸,芈苏对张东使了个眼神,朝曾宝贝的下身努了努嘴。夫妻俩并没有揭穿曾宝贝的小动作,假装看不到。曾宝贝找到了最佳的位置停下来让水流直接冲击着蜜穴,然而这只是饮鸩止渴,缓和了蜜穴却加重了整个身体的情欲。这时候一左一右两只乳头都被推出了水面,然后被两片肉片夹了起来,然后是一阵让灵魂悸动的吮吸。


三个敏感地带的刺激让曾宝贝的大长腿一阵抽搐乱蹬。她开始渴望有硬物来抚慰两腿之间的蜜穴,哪怕是手指也好。


但是张东和素素并没有对曾宝贝做其他任何动作,就这么轻轻地开始撕咬起曾宝贝在水面若隐若现的乳头。「啊……!」痛苦和快感同时冲刷着曾宝贝的快感神经,她忍不住娇喘起来。她把自己的手从素素的脖子上解下来,抓着素素的小手往自己下身伸去,然而却遭到了残忍的拒绝。素素强行挣脱了曾宝贝的控制,并且在曾宝贝的耳边轻轻说「让我老公来。刚才他都对你的吞口水了!」说完牵着曾宝贝的手去抓张东的手。


张东不是傻子,他的情欲也起来了,他对于征服这个以高傲着称的班花同学,霸道老总。有着强烈的渴望。以前隐藏自己的棱角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成熟,今晚在两女的怂恿下,他突然有了放飞自我的冲动。


不过他要等,他要等曾宝贝的主动,这样才能打掉曾宝贝对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当曾宝贝抓住张东的手腕把这只的大手送去自己的胯下的时候,张东并没有犹豫或者反抗,这时候的不顺从会激起曾宝贝的高傲。


张东顺从地往曾宝贝胯下摸去,他用四根手指把曾宝贝的蜜穴包围起来,掌心和拇指压着她的小腹。「果然跟素素说的一样,曾宝贝一根毛都没有,是个白虎。」张东一边在心里暗想。


虽然已经能感受到那蜜已经出现跟水不一样的湿滑和粘稠,但是张东依然开始轮流按动四只手指的指肚。接着单独用中指的指肚慢慢弹击曾宝贝的整个蜜,搅动那湿滑的泥泞,指尖每次弹击都按在曾宝贝的会阴上。随着弹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蜜穴越来越湿滑,越来越开放,无名指和食指都滑入了大和小之间,中指肚的指肚每次弹击都陷入了蜜的包裹,指尖也常常能滑入曾宝贝的蜜底部。


「嗯……!」「啊……!」曾宝贝开始用鼻音娇啼起来,她刚想用大腿把张东作恶的手夹起来,好使得那根可恶的手指不要只在捣弄,也钻进里边搅动一下,抚慰一下自己。就被张东抢先一步用双腿把自己的一只大腿夹起来。接着醒悟过来的素素坐起来用手把另一只大腿控制住,让张东继续挑逗曾宝贝的蜜穴。


素素双手抱着曾宝贝的一条大长腿,感受它不由自主的抽搐,心中也感到异常刺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丈夫和曾宝贝的互动。


曾宝贝无奈只能放弃抵抗被动的被张东挑逗起来,张东一看曾宝贝放弃了抵抗,就把一只手垫入了曾宝贝身体下面,手穿过曾宝贝的后背绕到前面捏住一颗乳头搓弄,两条腿交叉着缠住曾宝贝的一条玉腿,让小张东贴着曾宝贝的玉腿享受着筋道十足的颤动,另一只手继续敲击曾宝贝的蜜,时不时安慰一下,然后大嘴一张就把曾宝贝靠近自己的这只乳头含在嘴里吮吸,舔动,轻咬。


这一套动作下来,曾宝贝可算落入了狼口,想反抗也没机会了,「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曾宝贝再次安慰自己。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是永远都填不满的。她身上几乎所有的敏感地带都被调戏着,蜜穴腔道的皱褶里积满爱液,腔道每次不由自主的蠕动都会挤出爱液,湿润着张东的手指,然后被浴池里流动的水流带走,稀释。


欲壑难填的曾宝贝已经忍耐到了极致,她一只手抓着张东的头发狠狠地把张东的脸埋到自己胸前,一只手按住正在自己胯下捣乱的手,隔着那只手想把张东作恶的中指按进自己的蜜穴里。同时腰胯在前后挺动着。


但是力量的差距是明显的。一切的动作都是徒劳的。曾宝贝知道张东在等什么,身体的空虚已经不容她再保持最后一点矜持。


「求……!求你……!」曾宝贝抓着张东的头发贴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插进去吧!」


终于等到了曾宝贝的求饶,张东把食指插进了曾宝贝的蜜穴,挖弄,,把腔肉皱褶里积攒附着的爱液统统刮了下来。同时大拇指指肚压在上,颤动着,往上推动时轻轻磨暴露出来的,往下推动时用力按压已经被包皮覆盖的。


不到一分钟,曾宝贝就在张东指奸下到达了,她的腿在到来的一瞬间挣脱了猝不及防的素素的双手,翻身夹住了张东上面那条毛腿,弓着身子,双手抱着张东的头享受着的余韵。


张东怀抱着因为而颤抖的美女老总,心中的成就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双手在曾宝贝后背各处摩挲,助她度过的余韵期,素素也挣扎着过来隔着曾宝贝抱着张东,夫妻两人都认为的女人需要的是包裹全身的抚慰,直到过去。


三人搂做一团,就这样持续了很久。


渐渐过去,曾宝贝思绪万千。在两个老同学的面前了,特别是在张东面前,自己在他面前保持了十几年的高傲碎了一池,被水冲走。但是却感受到了他们夫妻俩对自己的关切爱护,并没有失身之后那种被人亵渎的羞耻恼怒的感觉。反而生出对这两个奸夫淫妇的感激。


「骚货!爽了吧?等下还有更爽的!」素素在曾宝贝耳边边吹气边说。


不说这话还好,说完就激起了曾宝贝的羞耻之心,挣扎着站了起来。但是脚却是软的,跨过张东身上要出浴池的时候,摇摇晃晃就摔在张东身上,被眼疾手快的张东双手撑住了肩膀,一双骄人玉乳就晃荡在张东眼前。搞得好像是曾宝贝主动翻身骑在张东身上一样。


「噢哟,那么急着就要骑我老公啊!」素素可不管那么多,继续调笑曾宝贝,虽然是自己主动给老公约的炮,但是心底总有一股酸溜溜的嫉妒感。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分享,被人索取的感觉。


「老公的绿帽情节就是为了得到这种心底酸溜溜,凉飕飕的感觉吗?」素素在心里暗暗想。


曾宝贝看到自己的豪乳在张东眼前晃荡,耳边听到素素的调笑,羞红了脸。


感受着胯下坐着的有变硬的趋势,曾宝贝下意识的移动往前,坐在了张东的小腹上。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动作却把一只乳头压到了张东的嘴唇上,然后被张东一口含住,嘴巴圈成 O型,卡着乳晕部分,吮吸着那硬硬的乳头,同时还加入了舌尖的挑动。


曾宝贝下意识就要坐直身体,张东的嘴却没有松开吮吸,还加入了齿咬的项目。曾宝贝被自己的乳房牵引着趴回了张东身前,双手撑着浴池的墙壁,闭上了眼睛感受张东的舔弄。感受那从乳头开始连到脊柱分开,一头连接到蜜穴,一头连接到大脑的酥麻快感。不由自主的在张东的肚皮上磨蹭的蜜穴慢慢开始渗出爱液。


张东的两只大手握着曾宝贝的盆骨,手指伸到了翘臀的边缘捏弄着,被扯动的臀部一开一合更加深了曾宝贝的欲念。张然感到半硬的被一只小手握住,慢慢地撸动起来,他知道这是妻子的手,曾宝贝的手在自己头顶呢!在妻子的支持之下,小张东迅速长高长大。


张东感受着肚皮上曾宝贝的蜜穴越来越泥泞,越来越湿滑,两只手握着她的腰往上抬了起来,往后一送。同时挺起自己的胯部。素素瞬间会意,扶着小张东对准了曾宝贝的蜜。张东的双手用力一落,激起一片水花的同时,小张东尽杆而入,把曾宝贝那久旷的蜜穴腔道堵得结结实实。


曾宝贝本来还在疑惑后边的水流变得奇怪了,蜜穴就被素素夫妻俩一个配合填满了!跟假完全不同的感觉!这是一种直达内心的侵入!


曾宝贝连一声惊呼都没发出来,一口冷气都没吸下去,就被张东占据了最隐秘的洞穴。双手一软就趴在了张东胸前,两只玉乳压在张东胸口,乳头隐隐露出在张东的肋骨。鼻子的清香的气息喷在张东脸上。


张东毫不犹豫地抬头把曾宝贝的小嘴整个含在自己的大嘴里,伸出舌头舔动曾宝贝的嘴唇,要把曾宝贝的香舌给引出来。美女老总给他的异样的刺激让他感觉拥有了十八岁的,小张东在美女老总的蜜穴里跳动,粗暴的搅动,撑开那无数的皱褶,把皱褶上的爱液统统挤压出蜜。


仅此还不能满足张东的欲念,他的双手捏着曾宝贝的腰和盆骨,开始上下活动起来,激起层层水花。


曾宝贝上面的嘴被吮吸舔弄,下面的嘴被粗暴的操弄着。两只玉乳在张东胸口碰撞晃荡。


终于,曾宝贝喘不上气了,她撑着张东的胸口把上身直立起来。大口喘着粗气,腰臀不由自主的配合在张东的,给张东渐渐疲累的手臂减少了很多工作量。


旁边的素素有意见了,不大声浪叫求饶怎么行呢?


「宝贝我昨天发现一个好东西,能让人冲上中的!我让你体验体验哈!」说完也不等曾宝贝回应。


一巴掌就拍在了曾宝贝向上运动而翘起的臀瓣上。


「啊……!」随着素素拍击臀瓣的清脆声响,曾宝贝终于起来。她感受到了疼痛和快感交织在一起冲刷着灵魂。这一声之后就没能再停下来了。


「爽不爽?」素素继续击打了起来,她暗爽的样子似乎是在报复,报复自己心爱的小张东被别人的蜜穴吞下,绞杀。


啪啪啪打屁屁的声音交织着水花四溅的声音,每次离开水面就被打,曾宝贝想在水里磨蹭大不要出来,却被张东强力的抬起臀部。然后迎接她的是无情的拍打。


「啊……!」「啊……!」「啊……!」简单的一个字从鼻音变成了嗓子的呐喊。从f调升到了a调,「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啊……!「啊……!」最后一声啊变成了海豚音的尖叫。


曾宝贝自己捏着自己的乳头在一声尖叫中到达了,全身都软塌在张东的身上。


素素一脸满意地看着曾宝贝两瓣被自己拍红的屁屁,慢慢趴到了曾宝贝后背上,挺翘的乳房被压扁在曾宝贝后背。「小宝贝,我没骗你吧?是不是爽到了灵魂深处?为了让你享受,我手都痛了!」素素这是先声夺人,先把坏事变成功劳。


曾宝贝哼哼两声没说话,她还在享受着的余韵,好几年没有这样全身都舒爽了,假给的之后带来的是更多的空虚和寂寞。


张东被两个美女压着,一百多斤的重量压着他,他却一脸的满足,大手一会摸摸中间的曾宝贝的大腿,一会摸摸娇妻垂下来的手臂。虽然自己没有,却感到十分的满足。


等到曾宝贝的潮韵过去,三人互相扶持着走出浴池,开始淋浴洗刷起来,张东大饱眼福的同时双手也实地测量着美女老总的身体各处,最后更是激动地一左一右环抱着两个美娇娘,久久不愿放开。伺候完俩美女冲洗完毕,帮着素素擦干身体,张东和曾宝贝就一人扛一只素素的手臂,三人赤条条的离开了浴室。


曾宝贝要穿衣服回家,却被素素一句酒后不能开车留了下来,却不说曾宝贝一个电话就能叫司机来接……


本来在素素身上显得宽松的睡袍,穿在曾宝贝的身上却变得贴身得很,前凸后翘,美肉荡漾。张东眼睛都陷了进去拔不出来,直到被素素掐了一下才醒过来。


抱着歉意帮素素套上睡袍,抱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握住素素受伤的脚踝就开始缓缓地起来。


看着张东贴心地给素素,曾宝贝一阵嫉妒,为什么自己就遇人不淑呢!


唉……!她走到了梳妆台前审视着素素的化妆品,远距离跟素素聊起化妆品的优劣来。冷静下来的她也有点拘谨起来,她可不敢先,毕竟是客人,要等主人安排位置。虽然她很想在张东的怀抱里睡着,那感觉确实挺舒服,很久都没有那种感觉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